002 抽了半包大旱烟
夏麦2018-09-03 17:161,819

  陈凤凤抹眼泪这事儿,不知怎么传到王老有的耳朵里,那一天50多岁的王老有在自家屋后的草垛边抽了半包大旱烟,那烟头燃着微火,一点点扑闪着亮,邻居老张走过,喝了一声:

  “王老有,你想做啥,草垛子边上抽烟,是想把这街都烧了”

  王老有听了,这才把烟灭了,向着老张喊,喊啥喊,我这看着呐!

  老张是王老有的邻居,做了几十年,老张生孩子早,四个闺女早已出嫁,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有个儿子传宗接代,也因此也一直羡慕王老有有两个儿子。如今看着王老有这个样子,心里不免起了几分得意心思:

  “友顺爹,你这是干啥呢,友顺媳妇的事儿,你急个啥嘞,友顺如今到了县上,是要找城里闺女的,咱这乡下闺女配不上的”

  接着又说

  “你这就是不知足呀,两个儿子还愁,你看我四个闺女,不是还都嫁出去了”

  王老有本就心不顺,听完这话更是啐了一口

  “你那是四个闺女,我这是儿呀”

  说完理都没理老张就转头回了家。

  王友顺并不知道他爹娘为他的婚事如此焦心,此时他正在县城的高中里认真备课。这是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学校,追其前身,可以追到宋朝某个本县所出的状元。史传因为这状元在朝廷里表现突出,皇帝特地给他家乡御赐了一批四书五经,为迎接这批御赐之书也是为了拍这位状元的马屁,当时的临青县令,特将原本寒酸的县学校舍加以扩建成书院,起名临青书院。民国时书院改做为教师办公室,书院外建了十几间平房做学生教室和宿舍,如今王友顺备课的窗外就是那棵千年古松,有时看书累了,他就抬头看看,觉得古松也在看他。

  对于目前的状况他是适应的,他能说会道,喜欢读书写作,教的也正是高中语文,这些都比他做学生时的境况好。若说不足就是这教师工资少了些,每月十几块钱根本不够花。他是个大人了,从他高中毕业当这高中老师时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再问家里要钱了。几年前高中毕业时,他也参加了那场高考,可他没有考中。他的目标太高了,那是全国最有名的学府,怎是他这种半工半读的孩子能考得上的。其实他是有后悔的,那年的成绩他比几个考中省师范学院的同学都高,如果再有第二次机会,他一定在考前填一个合适的学校,让自己能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而,他没有机会了,因为在他成绩下来没多久打算向爹娘提复读的事时,他哥王来顺就带着媳妇和全家的家当去了东北。为着高考,这半年来王友顺一直呆在学校,由他爹每半月送次粮票和咸菜,如今他刚回家没几天,就听到大哥要带着大嫂去东北,这让他很不适应。事情的发生是在一个傍晚,王友顺觉得他们家这辈子所有大事好像都是在傍晚的商量到决定的。

  那天晚饭后,大哥把家里的大门一关,让所有人到庭院里来。爹娘似乎早有预感,没有多说什么就带了板凳到庭院坐下。待到爹娘坐定,大哥和大嫂就对爹娘磕了三个头,王友顺看着那头一个个磕得震响,看着他娘一个劲地抹眼泪,他爹把一个全是粮票和钱的盒子给了大哥。那晚王友顺一夜没睡,他想去问爹娘到底怎么了,可是脚在房子里就是迈不出去,终于到了后半夜,他去敲了大哥的房门,却发现大哥的屋子已经空了。后来,村子里问起王来顺去哪了,王家就说去了东北闯生计。弥河村穷,这些年来出去找生计的人也不少,大部分去了东北或南边的江苏,所以听王家这么一说,再看看王老有家的这两间茅草屋和瘸着的王友顺,大家也都心中了然,不再打听什么。

  王来顺走后,陈凤凤就从以前的不爱说话变得更加沉默,平素干活也总是忘这忘那儿,王老有看她干啥都不行,就每天更早起床,把家里的活都干了。同时叮嘱王友顺在家里勤快点儿,别给陈凤凤添乱。这样一来,王友顺再没了提复读的机会,王老有似乎也在顾忌些什么,连王友顺的成绩都没有问过。表面上一家人和和气气啃着棒子吃煎饼,可那复读的想法就像一条小蛇般把王友顺的心绕着紧紧的,白天干活还好,可等到了晚上那蛇就向王友顺吐芯子,呲溜呲溜,呲得人心烦。

  日子过得越来越快,眼见九月份学校开学,王友顺打算找王老有摊牌。可等见到王老有牌还没摊,就听王老有咂摸嘴唇说:

  “赶明儿,去县上教育局报个到,县高中缺个语文老师,我找你四叔把你放进去了”

  “四叔,是那个您的结拜兄弟,您不是前年跟他闹翻了吗?咋又去找人家”王友顺蔫蔫地说。

  “咋了,我跟他闹翻是长辈的事儿,你个小辈又是,他做叔的帮个忙咋了!”听了这话,王友顺原本打好的那些腹稿算是都跟破洞的气球样,只剩个皮了。那些豪言壮语那些走出临青去北京的话,此时都只有一句:

  “好,赶明儿我去”。

继续阅读:003 二十四碗炸酱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鲁中记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