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将至17
墨癫2019-02-07 01:083,698

  上古至今,十方之中有九大神器。

  东皇钟,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伏羲琴,神农鼎,崆峒印,昆仑镜以及女娲石。(神器名取自《轩辕剑》)

  其皆有通天之能,又有说得其九者,可破碎虚空,逆天道而行。而除却凤凰,麒麟,龙三祥瑞各取其一,剩下的神器则大多散落在十方各处,待机缘以现世。

  混沌之初,为了得到神器,仙妖人三族皆琢磨出不少“寻宝”功法,用以感知神器气息。然几千年已过,大多神器都已被三界各族瓜分保管,却是皆被秘密收置并不入传入世,是以神器之传慢慢消失于坊间,连带着大多寻宝功法也跟着失传,而苏晴也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习得皮毛,却也足够她出来搜寻炼妖壶了。

  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炼妖壶真正的用途。

  除了神农鼎外,炼妖壶是唯二“炼”的神器。不过与神农鼎炼器不同,炼妖壶炼的是“魂”,天道之下任何的灵力,魂魄,福泽都可为它所炼所凝,可为修为,可为灵力,可为万物休养之精,而无论那些作为原料的魂魄如何而来,最终吸收这些修为的受益者,并不会被判定为“妖祟”。

  即便如此,随便采集魂魄凝练之举,却是十成十的妖祟行径,连带着整个神器似都带着些邪气来,并不受涂山那群正经狐狸的待见,而其作用,也只有那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才知道了。

  因此纵然神器被盗,一开始涂山的那群老狐狸也并没有太过着急,毕竟这十方之中还记得炼妖壶的作用的老家伙,并做不出盗宝的事情,而这次的失窃,怕只是不懂道的蟊贼只是冲着这神器名号来的,即便神器在那人手上,怕也闹不出什么大乱来。

  是以他们仅派了苏晴独自前来,全当是给她的一次外出历练。

  谁料,他们到底是低估了这盗宝贼。

  她不但知晓其用法,还用的趁手的很。

  如今苏晴被十五所伤,虽不致命,却是实打实让她颜面尽失,她虽气急,奈何却只见十五游刃有余的样子,并不知那神器深浅,一时不敢轻易出手。

  此时那被榕树精掳来的凡人书生又横插进来,却让局势更加复杂起来。

  雷声又响,似有千钧之势,蓄势待发,势要滚滚而来。

  十五看着院中突然出现的书生,眼神一动。

  她虽不过只是一个三尾狐妖,却是没少吃炼妖壶的甜头,自然知道“神器”对修为有多大的好处。

  而之前苏晴说这凡人身上有神器的气息,她早就动了心思,才会让榕树精和五针松去将人捉来。更是让榕树精刻意留下证据让人怀疑到苏晴头上,只等借机出手,坐收这渔翁之利。

  如今苏青受伤,这青鹭山不过都是些三脚猫都算不上的孱弱妖怪,她哪怕是生吞了这凡人,也不怕有谁能来干扰。

  如此,她便有了两个神器傍身,假以时日,莫说练出五尾,只怕七尾九尾也不过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想到这里,她看沈卿的眼神更是火热,娇笑一声,声音都带着妩媚的弯:“,何人?自然是公子您的心头好人儿~公子且待妾身片刻,一会妾身带你离开,好好做些快乐事情~”

  虽比不上苏晴,十五却也是万里挑一的好样貌,平日收敛着自然看不出这千娇百媚的样子身段,如今放开了,倒真真似从那市井话本里蹦出来的狐妖一般,一颦一笑,皆都带着勾人的气质。

  “十五!”,苏晴猜到她打的什么主意,不待沈卿说话便皱眉厉声道,“你如今心生魔障,难道还要再继续逆天而行,执迷不悟吗?”

  十五转过头看向苏晴,慢慢收起了笑容。

  “是了,你总是见不得我这般模样。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在你眼里,我就和我那爹爹一样,是个血统低贱,见识浅薄的山野狐妖罢了。”

  两人目光相接,周围空气亦莫名凝重了起来,苏晴握紧手中白鞭,却不料十五又突然开口道:“呵呵,小姐,看来你还并不知道炼妖壶的精妙,这福泽天道这么好,我又怎么会逆天而行呢?”

  “执念太深,胡言乱语!”

  苏晴不再留情,一鞭子劈甩十五,谁料才运转灵力,妖丹处便传来一阵剧痛,滞涩的灵力逆行而上,生生逼得她吐出一口血来。

  “小姐小心啊,”十五露出些刻意的担忧神色来,“我刚才‘不小心’送了一丝灵力进去,小姐现在还是不要随便使用术法才好。”

  她语气随意,但那一手哪里仅仅只是“一丝灵力”那么简单,那可是“那位大人”给她的好东西,于心脉之处种下,几息之内就能封住灵力运转,若要强行突破,只能落得妖丹碎裂的下场来。

  即便她如今有炼妖壶傍身,说到底也不过只有三尾,自然不会是苏晴对手。她谋划了这么久,终于还是等到了把苏晴踩在脚下的这一刻。

  她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极大的愉悦了十五,她不再关注那一旁站着的凡人,慢慢踱步到苏晴身边,拿出手绢似要为她擦拭唇边血迹。回过神来的苏晴一掌打来,她悠悠一闪便落在一边,却也不恼,唇边甚至挂着温柔笑意,又恢复些往日那个十五的样子来。

  “小姐脾气怎的还是这么急躁,离了我可如何是好?”

  “闭嘴!”

  “是了,怎么会让小姐一个人呢,我们主仆二人,自然是要在一起的。”

  她说话时无论是语气亦或表情都带着些诡异,苏晴握紧长鞭也不答话,只是紧紧盯着面前这人,警惕异常。

  “待你也入了这炼妖壶中,化为修为灵力,迟早……也就会成为我的一部分了。不是吗?”

  “刁奴尔敢!”

  “为何不敢?小姐,你可知我为何引你来着青鹭山?”

  见苏晴不答,十五自顾自接了下去:“就这几日,天火将至。这里的一切,草木生灵都将化为一捧灰烬。而被天火焚烧至死的生灵,是断不了世间线的,自然也不会有冥鬼六界之人前来收魂,而这就会变成我最好的养分。

  你们总说天道天意,而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机缘!”

  “胡言乱语!且不说天火如何,你如此为祸一方,有何资格妄论天道一二!?”苏晴怒叱。

  “为祸一方?”十五歪歪头,似很困惑的样子,“我何时做过?”

  又似突然恍然大悟一般:“你是说那些妖祟吗?”

  “呵呵,”她看着苏晴满是愤怒的脸,笑道,“我只是告诉他们天火的事罢了,那些可怜的小妖心志不坚定,想要于九死中贸然寻一线生机,做出那般伤天害理的事情,又于我何干?”

  “你!!!”

  十五轻轻抚摸了一下手中的炼妖壶,痴迷地看着那妖冶的墨红色流光:“既然他们沦为妖祟,那我杀了他们也不过是替天行道,那些凡人小妖反而应该对我感激涕零才是。而小姐你……”

  “被青鹭山不知好歹的小妖们算计,困在天火之中殒命于此……”她笑弯了眉眼,“我自然会同长老们交代清楚,为你讨回公道的。”

  “十!五!!”苏晴气极,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便又要扬手,却只换得体内灵气四撞,连带着妖丹都出现了一丝裂纹。十五不过几句话,便换得她筋脉尽断灵力混乱,喉间腥甜一片,她又怎甘在这昔日的婢女面前再三示弱,生生咽下了那口鲜血,却是气的耳边轰鸣,流出血来。

  “小姐莫气,自有这青鹭山上下生灵,为你殉葬。”

  耳鸣溢血之后,苏晴却是冷静了许多,看到十五胜券在握的样子,再联想到她方才所言,竟然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咳……”喉间还残留些血,苏晴捂嘴咳了两声,才毫不客气地嘲笑道,“笑你愚不可及,被人骗了还在此处沾沾自喜。”

  “救你?连炼妖壶有何用途都不知,哪里来的资格说这些?”

  十五冷哼一声,只当苏晴穷途末路,不过是说些胡话转移她的注意,却不想苏晴却是笑的更开怀了。

  “和炼妖壶有何关系?我笑的是你连天火是何物都还没弄清楚,便自以为是的在这里谋划,更笑你怕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迟早不过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

  天火哪是会随便出现的东西?你可知天火以福泽为引,一旦燃起,若非有凤凰借以涅槃,便是不息不灭。上次天火降世,还是在那昆仑山,仙人未分之时,直烧到昆仑上下寸草不生,才又凤凰奉命而来。这小小青鹭山?呵,怕是引来火星的资格都没有吧。”

  “你胡说!”

  她如今灵力被封,妖丹受损,本是极为狼狈的时候,说话时却依旧是往日那般的骄纵霸道,盛气凌厉,反倒刺得十五突然暴怒起来:“那位大人怎会骗我!贱人!”

  十五不过三尾,神识之中还未有资格收到有关天火的传承,若有,也不过仅仅是些懵懂的轮廓而已,因此所有这一切,都是给她炼妖壶的“那位大人”教会她的。

  而关于“那位”的事情,她可以说得上是一无所知。

  他为何知道那么前所未闻的功法和结界,能轻易的掩藏神器的气息,甚至对于她们这一路的见闻都算计的清清楚楚,巨细无遗。那他又为什么选中了她,要帮她?

  太多的未知,让十五在临近这一场谋划的结尾之时,兴奋之余,心中也难免不安。她太相信这位大人的话,同时却又的确怀疑他的动机身份,而苏晴这番话,无异是将她心中忐忑放大了开来。

  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十五抓住苏晴的衣领,右手已经化爪高高举起,一旁的“沈卿”这才动了动。方才他被忽视的彻底,却亦不恼,反倒是通过二人对话将眼前形势了解了七七八八,如今眼看十五真的要出手了,他正欲上前,却被天上突然炸响的雷声止住了脚步。

  雷云笼罩,周围已经暗的如同黑夜一般,却被方才那道雷光照亮了天地,反而显得愈发恐怖骇人。

  这声雷响却仿佛成了一道号令,紧接而来的,是连绵不绝的道道惊雷。更可怕的是随雷声而到的,并不是耀目的闪电,而是一道道通天的赤红色雷火。不多时,天地之间便连成了一片燃烧的火墙,将整个天麓山笼罩其中。

  天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应是桃花不识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应是桃花不识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