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太山诛蜚
揭穿2018-08-23 20:381,601

  18年8月31日。清晨。一缕缕金黄色阳光洒下。雪山之巅。有一张被刺穿的纸,连同一枚飞镖一起发了过来。纸上写着:“邀请我到太山捉蜚。”我点点头。那个发暗镖的人,匆匆离去了。

  蜚。《山海经》卷四东山经东次四经记载:“又东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18年9月9日。告别了姑苏氏。以东四百里,前去太山。

  18年9月15日。还真有太山,从前只在《山海经》见到过。水枯竭了,此地寸草不生。四下眺望,这里好像大自然的废墟。走到废墟内部。残渣遍地。在残渣中,也反映出了这里以前的辉煌景象。

  在废墟中,有8根残留的龙柱。每根龙柱上都接着银色的铁链,铁链绑在一只怪物身上。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甚是稀奇。隐约之中,穿透着一股沧桑又压抑的力量。我知道,这非人非鬼的东西是什么——是蜚。一根根龙柱,或长或短,那些懦弱无用,与强悍结实的,共同构成了一个法阵,困住了那个长相怪异的东西。

  我不自然地向那8根龙柱走去。仿佛有一股磁场,在吸引着我。

  在我离蜚距离还不到三米的时候,它竟然悠然自在,丝毫没有看见我的存在。

  在此时,晴空万里。按剧情来发展,这时不应该是乌云密布的吗?来阵雷阵雨也是好的呀。

  竹儿抡起鞭子。快要抽打在蜚头上。蜚却只将头轻轻一挥,就把鞭子击落了。

  见到这种状况。我的手腕严重扭曲。挥出别人送我的乾坤圈。飞速的旋转,带到刀刃的乾坤圈,成功的打中了它的屁股。在它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长而深的伤疤。

  滑稽的我,又用力挥出了我的飞爪。成功的勾到了,蜚的尾巴。蜚不烧不痒,不动如山。我也无可奈何,顺手扣住飞爪,用力向蜚的屁股捅去。捅住的后三秒,蜚愣了。用无辜又无奈的表情看着我。虽然它只有一只眼睛,感觉好生奇怪。之后,它一尾巴打的我飞出五米。在挥出时,我看见了,蜚从屁股上流下的血,构成一朵又一朵奇妙无比又好生端庄的血花。

  竹儿跑上前来。顺手从我暗器袋里摸走了三枚乾坤圈。用力挥去。第一枚,打在了蜚屁股上,与之前我打的那两下重合;第二枚,打在了它的一只独眼旁边;最后一枚,击中了它的腹肌。蜚对天鸣叫,它好像在对废墟呼唤着什么,只是我们听不懂罢了。不久之后,它又压着尾巴坐了下来,不停的摩擦着它,鲜血淋漓,又因肥肉众多而摇摆的的屁股。看到我们都哈哈大笑。但它却不耐烦了,一只尾巴不停地在地上打击着,还富有节奏感。我微笑着又勾住了它的尾巴,在三重烙印的屁股上,成功的烙下了第四重。蜚仿佛那眼中含着眼泪,却不肯哭出来。只是不停地在地上摩擦着它鲜血淋漓的屁股。不久之后,就晕倒了。我又前去在它屁股上多补了几爪。让它生也难死也难。这真是我的恶趣味啊。

  刚出山没多久。回首眺望。太山早已花红柳绿,在这么远的地方,也能闻到太山发出的樱花香味。

  下山时。小猫吵吵着要我的那只飞爪。我就顺了她了。教会她使那件飞爪。就下山去寻武器铺。

  武器铺,今天有活动。买三件冷兵器,送一种暗器,任君挑任君选。我心动了。要求,锻造出一只上好的飞爪。就买了一柄铁扇,一支判官笔。这铁扇,我向来是不会使的。就连三岁的小孩儿也会把玩。铁扇,由纯铁制成,拿起来很重。在古代也是却也一种兵器,大多数都是折扇型。我的上面雕刻着龙凤图案。在古代,武艺高强的人会将它用来做武器进攻,不仅能杀死对方,而且还能抵挡住对方的攻击。我的铁扇里面仿佛还有机关。至于判官笔,就是器形似笔,笔头尖细,笔把粗圆,笔身中间有一圆环,形状比较接近峨眉刺,环套在手指笔可以旋转。笔长约20厘米——30厘米,前端稍重于后端,由金属制成。这我就不会使了。之后,我就随便抽了一袋暗器。抽到的是暴雨梨花钉。不算是最好的,但是也不错。暴雨梨花钉,以银制成,外观扁平如匣,长七寸,厚三寸。上用小篆字体雕出:“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