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钩吾饕餮
揭穿2018-08-26 10:111,817

  饕餮。《神异经·西南荒经》记载:“西南方有人焉,身多毛,头上戴豕。贪如狠恶,积财而不用,善夺人谷物(上二句原作“好自积财,而不食人谷”,据《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改。)《山海经·北山经》有云:“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18年10月20日。上次那个,求我去杀蜚的人,又来求我杀掉一只叫做饕餮的怪物。他这次不再用发飞镖的形式给我传达信息。而是直接找到了我,求我去杀掉那只饕餮。我同意了,但开了个条件:由于手头资费的不够,我决定开些报酬,这样才好继续合作下去,不然我白做这个人情了?他无奈的同意了。原本略小的眼珠,显得更加渺小,都快要看不见了。(俗称白眼狼。)我嘴角一直挂着笑容,看到他无奈的表情,我的表情也渐渐的低落下来,厉声道:“怎么?你不愿意吗?也罢,我不去了可否?”那人故作微笑地对我说道:“怎么可能?没有了你,我可怎么办呦?我这张嘴啊,也是跟着你吃饭的。”我也奸笑道:“如此甚好。不要让我再一次看到,你那罪恶的表情。”那人连忙说是。

  18年10月21日。我上路了。顺着西南方向一直往前走。虽然不知道具体坐标。但最起码的位置,我还是清楚的。那人没有跟着我一同前去。他说他要在城里等我的好消息。我没有强迫他跟我去。

  在路上。我突然想起来,从小猫跟着我到现在,我还没有给它起过名字。顺手起了一个,就叫冰炎吧。如果我不起名字,我难道一直叫她小猫?不存在的。

  18年11月7日。我四处打听,终于知道了,那饕餮在钩吾山上作孽。我当初应该把《山海经》都给背下,现在可好,有的地方知道,有的地方不知道,还得四处打听。

  不知不觉。天气已经凉了下来。茫然时,偶然滴落在掌间的雪花,转眼而逝,丝毫没有留下存在过的痕迹。天开始渐渐的冷了,我在薄薄一层衣服上,多加了几件儿线衣,下身也开始穿上了毛裤。树枝上的叶子已经掉落完了,只剩下一个个孤独的树枝,独自熬过白天黑夜。屋檐上也结起了小小的冰锥。我们把它掰下来,当冰刀打闹。大家都玩儿的不亦乐乎。

  18年11月8日。终于到了钩吾山。这个地方也真是神奇。覆盖着地面的,并非尘土,而是一块块宝玉,还是特别难寻到的那种。在这个地方,玉不值钱,要是我能带到,带到我们那个世界里去几块儿就好了。我肯定发发了。

  捡起一块儿明玉。太阳的光芒照在上面,穿透了它。它好像是半透明的,没有一点儿杂质,并且散发出芬芳的香泽。我很喜欢这种香味,在樱花的清雅中,不失玫瑰的高端,还掺和着点儿桂花和檀木的香气。嗅到这种味道,仿佛品尝到了初恋的味道:樱花的清雅,好似她纯洁的笑;玫瑰的高端,好似她的处事风格;樱花和檀木的香气,却极其相似她身上的体香。这害得荡漾的我,都开始不纯洁的笑了。

  在重重香气的叠加下,却始终掩盖不了一种恶臭。臭的清新脱俗,可谓是臭出了境界。随着臭味走去。只见一只好似羊一般的事物,长了一张人的脸,却没有眼睛,散发着恶臭的腋下,一双明亮的双眼敏锐地查看着周围的一切,它的牙齿酷似虎的牙齿,但手却像是人的。偶尔叫一声,声音与婴儿的哭声无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有人把婴儿丢在荒郊野外了呢。

  它迅速扑上前来。连咀嚼都不带咀嚼地吞下了冰炎。我看呆了,来时生龙活虎的人,就这么地没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它又扑向了欧阳紫岚,只听得一声尖叫,又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就被它活生生的吞下了。它用猥琐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用嘲讽的笑容嘲笑我,而且不正视我。它又扑向了竹儿,将她朝天一甩,一口吞下了。我彻底的蒙了。这是最新潮的吞食play吗?它最终扑向了我。已经被吓到失去行动能力的我,手无缚鸡之力。任它宰割。我就这么被它活生生的吞下了。它从始至终都没有咀嚼过一次,他真的就不怕噎着吗?我迅速的掏出了飞爪,成功的扣在了它的喉咙上。它失声的叫着,不停地在地上打滚儿。我迷茫了。被它甩入了,喉咙底下的深渊。我与竹儿、冰炎和欧阳紫岚团聚了。她们都没有死。只是在一滩粘液中拥抱着、挣扎着。(因为饕餮的胃,容积不是很大。)我过后才知道,那原来是饕餮的胃酸,但腐蚀性却不是很强,消化我们几个,估计得要五六天吧。她们合议着,想着撑死饕餮。我下到了那摊胃酸之中。用力划开了它的胃,到达了外面。正在合议着的她们,见到光亮,也跟随着我出来了。出来之后,我就用饕餮看我的那个表情,重新看了一下它。发出了一声“切……”。然后它就断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夏之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