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鹤展翅
Spurt2018-08-10 21:444,420

  第一章

  “妈的,瞎搞!”

  张辰挠着额头,一副焦急的模样,匆忙朝着落霞山山路赶去。

  张辰一家世代给人瞧风水,张老爷子张起云更是华夏有名的风水师,逢吉避凶,远观人之祸福。

  没曾想张起云张老爷子,一辈子给人看相避凶没把自己凶给避了去,说走便走,一下离世对张辰的打击可大了。

  对于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养父,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张辰一人承担张起云的后事,亲眼看着养父入殡下葬,一想到养父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拉扯大,偏说即使上了大学以后的工作也难找,偏执的将风声识水,相师看人的本事全全灌输在张辰脑子里。

  一旦张辰有空闲时间,便拉着张辰走南闯北见了不少世面,张辰一声叹息,顶着烈日高阳,走在落霞山上,心里想着,养父的下葬地点都还没着落,他怎么能闲着?

  此刻张起云的尸体可还在殡仪馆藏尸库里躺着,他怎能不着急。张辰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帮张起云找个好去处,让养父死的安心,至少也能让自己不再那么自责。

  “找了整整八家,八家殡仪馆都说没了下葬点,如果你这还没墓位,我特么把山上挖个窟窿,我看谁敢拦我!”

  张辰心有顾虑,连续三天接到殡仪馆电话,说是再找不到下葬地点便要当成无名尸体进行火化。

  眼睁睁看着养父死无葬身之地,那绝对不可能。

  张辰赶到了落霞山公众售墓处,一个姓陈的销售员,露出服务式的微笑,殷勤走上来。

  售墓跟卖楼是一个概念,寸土寸金,贵的很!只要售出一个墓地,销售员都能拿到一份可观的提成收入。

  “今儿早经理就跟我说会有一个尊贵的客人前来,我说谁呢,原来是您!张哥,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给您盼来了。”陈销售员嘿嘿直笑,再前面给张辰引入。

  “张哥,您先别生气,我这就给您引路,瞧见哪个墓给我说声,我立马给张哥您报上去。”陈销售员的服务态度绝对没毛病,干服务销售这块不给顾客贴心的服务就要被扣工资,哪个敢消极怠工?

  陈销售员整的张辰跟自己亲哥一样,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来,张哥这边请,这里是我们落霞山的优质墓场,多少大佬埋藏此地,听说此墓地明朝时期就已经存在,听说是一个皇室嫡系王爷的下葬口……”

  ……

  张辰双眸微眯,紧跟在小陈身后,上下打量落霞山风景,四周风景如画,阴阳分立调和,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

  山峰格局微崧,汉白玉石散落各地,隐约望去山峰之巅竟有白龟驼天等玄幻风景,实在风景如画,霸气绝伦!

  落霞山上有好地,自然就有差的地方,寒酸小墓建于阴气潮湿的地方,墓碑早已看不清字迹,不知道是何年所立,墓土上更是长满了野草,有蛇虫在上面随意游走,不时跳出来吓到了更选墓地的顾客。

  张辰尖刺心生忌讳,对探查风水这行的专业人员来说,野草野虫,碑裂水淹,这等不可抗力情况往往是最难解决的。

  如此看来,墓地定是经久未有人打理才会出现这种境况,祖宗坟墓落得下乘,后代定会伤财,破亲,本身家庭定不和谐。

  所谓坑后坑又低,财散子孙疏,这个道理,一般人还是懂得。

  换做从前张辰定会好好说道说道他们这些墓地管理员,出了钱依旧不打理,这个潮湿看似烂到极致的地方比起那些风景优美的好墓,差的不是十万八千里。

  就像穷人区和富人区乃是两个差距悬殊,令人发指的地方。

  张辰深吸一口气,此刻的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养父的墓地还没着落,哪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东西。

  张辰摇了摇头,跟着小陈的脚步,走马观花走遍半个落霞山,正当瞧风水断地之时,猛地一愣,大叫三声好。

  “好!好!好!”

  张辰许久没这么兴奋了,远见一处林子,竟有“白鹤冲天”之势,龙,砂,穴,水,天然布局十分奇特,山峰嶙峋密布,挡出了半边阳光,顶级阴阳汇聚之地,私有龙鸣嘶吼,凤声鸢啼,这是绝佳的好地,恐怕面临整个华夏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了。

  若是自己没看走眼的话,若是把张起云安葬在此地,非但张起云能入土为安,连后人的气运也是剧增!

  此乃风云汇聚的吉祥好地,跟着老爷子学了七八年的风水,为了准确判断墓地风水的准确,张辰习惯性站到墓地后方进行准确确认。

  看山似山,看水似水,五行八卦,乃至天地伦理尽皆在张辰眼中呈现,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比起世界那些传奇的相师也是不差。

  看风水往往讲究一个登山看水口,也就是人站在山间见水流流向,通过判断周围环境来决定这片地带适不适合做墓穴。

  张辰双眼微眯,精神无比集中,此事容不得马虎,张辰心情甚至有些激动,百年难见的墓穴场所“白鹤冲天”,连当初张起云活着的时候也没见过。

  入穴看名堂从来都是不变的定律,所谓明堂,便是指在墓穴前有一大块宽阔地势,明堂开阔、生机勃勃,才能前途无量。反之,则有碍墓主后代。

  也就是说,定对了墓穴身为张起云后代的张辰,起运会大幅度增加,若是定错了墓穴将张起云下葬至此,那张辰恐怕离霉运连连也不远了。

  张辰细细探查了一番,发现这处墓穴果真不简单!

  墓穴位处悬崖边缘,向下眺望,一片金黄油菜,农田山河,水地,大有一马平川之势!

  张辰从通风处,谨慎的抓起一把尘土,测试风向,山间有水滴,有阳光照耀,环境触感潮湿,吸一口气,令人感觉舒适。

  经过缜密的侦查探测,张辰露出一抹微笑,可以认定这是“白鹤冲天”之势!

  张辰拍了拍手,神情淡定,因为怕小陈坐地起价,张辰没有过多的表情流露。

  张辰回头望了望一眼眼轱辘乱转的小陈,尖嘴猴腮,油头粉面,就是一个典型的小人样貌,张辰嘴角一抽,露出谨慎的模样,搞不好这小陈成天就想着如何阴人来壮大自己的腰包。

  最近手头有些紧张,怕是被小陈发现是好地方,来个漫天要价,到时候估计自己卖肾都买不起这个墓地,到时候随便找个地里挖坑埋了,即使不从风水上谈,这也是大逆不道,张辰显然不会允许此事的发生。

  张辰皱眉,瞥了瞥墓地,不经摇了摇头,满脸不屑的道。

  “小陈啊,这破地方开个价吧!”

  小陈先是一愣,望了望张辰,想着赚笔大钱,这里都是落霞山底价坟地地带,地处山崖边上,最贵的也不到十万,提成自然少的可怜。

  “八万!张哥,您听我一句劝,这些地方我们公司专门请了风水大师来此断位定价,最佳的风水宝地已经被风水大师划开,这种地方都是预留下来的垃圾,我觉得以您的气质,怎么也得配上那等上佳顶端的风水宝地啊!”小陈嘿嘿一笑,说话间拿出顶尖风水的介绍传单,刚给张辰递去,便被张辰嫌弃的推开。

  “记住了!我只是一个养子。”张辰斜眸一撇,森然的冷意弥漫,让小陈不经缩了缩脖子。

  “犯不着为那老头花上大钱,拿着这钱大不了找两个皇冠小姐。”张辰随口说道,故意表露出一番冷血,冷漠的模样。

  小陈一愣,眼轱辘一转,立马对张辰挑起了大拇指。

  “张哥说的对,一个穷酸墓给一个老头已经够抬举了,这墓也不是张哥自己享用的东西,差不多意思意思得了,一个死人能管他下葬已经不错了。”

  小陈嘿嘿一笑,顺着张辰的话茬往下接道。

  “张哥,赎小弟不恭敬,给您提一句,外面现在那个楼哪个不是五十万起价,贵的一匹!一年一个价位不断上涨就没低过,正所谓活人住洋房,死人入阴宅,性质都是一样的,建议张哥您在那绝佳的风水地段买上一处,自己住也好投资也好,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跟张哥您透露一句,别说是我说出去的。”

  小陈故意望了望旁边,眼瞧没人,窃声道。

  “前一日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富二代,要把这一片包了,听说要建上一个堪比始皇遗迹的陵园,那可叫气派啊,这陵园建成之时,这一代墓地的价格准保翻一番,张哥有没有兴趣买下几处以备不时之需?”

  小陈满嘴胡说白咧,他这一套说辞不知道已经坑了多少人,待得墓主几日后打电话来询问,小陈销售员一定会以十分抱歉的语气说因为企业运转不周,富二代突然撤出了资金,实在抱歉,抱歉。

  张辰干的就是这行,七八年的沉寂下,哪会不知道这些隐藏在背地里的勾当。

  卖墓的销售员定然是不懂风水的人,这等极品墓场向来是可遇而不可求,白鹤冲天偶有有龙鸣凤啸声,这等墓地岂是那等人工墓所能够比拟的。

  小陈一看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一套套好话把“上佳风水”之地形容的天花乱坠。

  “张哥我做个主,那里的墓场我以关系给您打个八折,这收的可都是纯开发费用,根本是不赚钱的,您看?”

  张辰摇了摇头,笑着问道。

  “你看我今年多大?”

  小陈犹豫了会道。

  “刚刚二十出头?”

  张辰点了点头,冷哼道。

  “你这是咒我死?还是对我有什么想法?顶着个太阳过来帮一个死人看墓,你以为我闲得慌?我特么花个百八十万买块上佳风水的墓,难道你得给我备个棺材,让我成天躺里面感受山河壮丽,叫你们经理过来,什么服务态度!”张辰面露愠色,骂骂咧咧。

  小陈一听大事不妙,赶忙安慰。

  “别!哥,亲哥咧,你老息怒息怒!麻烦顾忌下兄弟的死活,经理一句话我这一个月工资就得没咯!这样我定个价,帮张哥申请个福利,八万,这个坟八万给哥留下,附赠个大理石碑,免费有师傅帮您刻字,您看如何!”

  小陈心绞痛,差点没闹出大事,八万就八万吧,八万好歹也有提成,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在客户面前吃了亏也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服务业向来就是注重服务标志,服务好工资自然能拿到满意。

  张辰表面皱眉,摆了摆手,意思很明显叫小陈把合同递上来。

  小陈见状,立马带着纸笔合同凑上去,在甲方销售员名字上唰唰两笔填上自己的名字,面色殷勤,指导着张辰把合同签订完毕。

  张辰签完合同后细查了一番,确认无误后,长舒一口气。

  张起云的墓算是搞定了,表演可是费心劳力。

  为老爷子挑了八家墓场,终是找到一个中意的,张辰攥着合同,望见小陈向着下一个顾客走去的背影,微微一笑,准备去售票处交钱。

  谁知张辰刚走两步,左右两边杀出程咬金,墨镜黑衣,手里攥着随身甩棍,两个彪形大汉身材魁梧,护在一个肥胖中年人身前。

  “把合同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未等张辰反应,松柏林处一个肥胖中年人戏虐的望着张辰,摩挲着胸前的檀木珠,似笑非笑。

  张辰双眸微眯,感受到不好的目光,仔细打量眼前的胖子,断定了此人来历。

  习吝风,乃是东海市有名的风水大师,占据了A省三市的半壁江山,李氏集团御用风水师,前几次在楼盘定点上露面,虽然人品不堪,依旧有大批量的拥护者。

  早先习吝风就觉得这块墓地不同寻常,并未探出此墓的精妙,待得他进行探查之际,发现了张辰种种异常举动,习吝风立即醒悟,这块墓不同寻常。

  “白鹤冲天”这等有价无市的格局,习吝风绝对不可能放过!

  在业界习吝风是出了名的狠辣无情,强抢太正常不过,戏虐的眼神望着张辰,就像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怎么着,不想拿?”习吝风冷笑,望了望身前的保安,挥了挥手,立即堵住了张辰的退路。

  现在张辰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习吝风见张辰有反抗的意思,笑了笑。

  “我看你小子是皮痒了吧,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宅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宅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