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争高下
Spurt2018-08-11 00:442,164

  看到这里,张辰大致都明白了,于是便所有的土全部翻回去,又四周逛了逛,不得不说灵瞳的好处在于能够一眼看破这些风水效果,但具体到地底下的东西却要凭借着扎实的功力和能力了。在看完整个四周的环境后,张辰帮林可儿的父亲在南方的一处地方选了一个墓址,但他并未做声只是给林可儿打了个电话:“班长,我已经看过了,的确有一些问题,至于这问题等你们真正落地的时候我在初来指正,不然的话那个阔少爷我怕不认账啊”。

  林可儿听闻后:“我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放心我是相信你的,你也不要在叫我什么班长了,就叫我晓彤了,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一个忙,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还跟我这么客气。”

  “嘿嘿,我这也是新手了,还要感谢你的信任呢”,张辰虽然嘴上谦虚着,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丝甜意,接下来等到富二代带着班长和伯父来动工的时候在来说破就好了,不过对于富二代请来的风水师,周云逸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明而不明,这个风水师不可能说没看出土壤里面有一些问题,看来这中间的门道不少呢。

  转眼三天后,一大早林可儿就开车来接张辰了,而张辰也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带好了该有的装备,就这样驱车赶往了永慈的林山公墓,在那有久候多时的富二代,老远的时候富二代就看到了林可儿并且快步迎了过来,在看到张辰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和不怀好意了,便问道:“晓彤啊,这是谁啊,今天的伯父动土选址的日子,你带着这个不三不四的人不太好吧!”

  “这是我一个好朋友,也是一名风水师,过来帮我看看,何况我跟你不熟别一口一个晓彤,我听着不舒服”。林可儿没好气的回道。

  “哟,也是一位风水师嘛,看你年纪轻轻的嘛,想来刚刚出师不久,我的这个选址可是大师亲自选得,别乱说话闪了舌头。哈哈哈。”周云逸听后没在多说,他知道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毕竟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很难说服人,但好在自己有了十足的把握,于是也跟上前去,看看这个富二代怎么介绍这个选址,不过出于谨慎,他看了四周就没看到有同行的影子,难道有什么问题嘛?但还是靠选址吧。

  这是林可儿的父亲也到了,这个林大少爷赶忙上去迎接,笑盈盈的道:“伯父啊,这块选址南靠水,背靠山,东有阳光,加上日中之时恰好阳光落在墓前,就是我那位大师提到的风水宝地,一则必有后代,二则升官发财。”

  林可儿父亲听后大喜,那谢谢贤侄了,不由的心里一乐,这时张辰和林可儿走到跟前,张辰借来锄头翻了翻土,问道:“林大公子,请问这土中有虫有蚁,还在一股酸臭味,不知道您的那位大师又没有什么讲究呢?”

  只见这林少爷有些面露尴尬,“这个,这里是墓地有些虫蚁也是正常的,至于酸臭味些许是前段时间下雨的土壤问题,这个我不与你多说,伯父您看这选址可还满意?”转眼便对林可儿的父亲问道,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太多的解释。

  “哈哈哈哈,这个选址的作用关键在于环境不错,但土壤有酸臭,会影响到穴位,也会影响到后世子孙的身体健康,小则小病小灾大则英年早逝,我真的很想见见我们林少爷的这位风水师。”张辰一脸正色道。

  这是林可儿也对父亲说,“爸,这是我同学也是一位风水师,还是丁文的特别顾问”。周父听闻,颜色有些变化虽然有些尴尬,但自己也不是寻常人家,就笑了笑说,既然这个钟同学也对选址有所异议,林贤侄不如我们择日再来,反正我也不是很着急。

  “不可,朝天白日,依山傍水这样的选址已经很好了,虽然有些土壤和虫蚁问题,我自有妙法,这等小事不需要太过介怀。”话音刚落,这是习吝风出现了,他没留心到身边的张辰而是径直走到了林少爷身边,对周父拜了拜手,介绍了自己。

  周父一听,“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刁大师,久仰久仰。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那不知道大师有什么见解嘛?”

  习吝风捋了捋胡须故作状态,转眼才看到张辰,脸色便变了,不过想象上次被你当面折了我的面子,这次一定要扳回来也知道林少爷对林可儿的想法,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利用这件事把林少爷这个摇钱树抱住了。

  于是,习吝风一脸严肃说道:这探风选址可不是一般的家宅风水,钟道友莫要毁了人家祖祖辈辈积累来的阴德,我这依山傍水之局乃是说此处格局乃是紫燕衔草、富贵临门之局。

  林少爷听后也是一展愁容,本以来被张辰一番打击,周伯父会对自己有所意见,现在看来有习吝风相助,今天这个局是赢定了。

  习吝风话音刚落,张辰的脸上浮现出几许鄙夷不屑之色。道:还以为刁大师能布出多么好的局呢,原来是这般以死换活之局,可死局终究是死局,很难成为真正的庇佑后世的好墓地,再者这土壤的酸臭和虫蚁遍地,不知道刁大师打算如何处理呢?”

  习吝风听后笑了笑,看来这小子也是黔驴技穷了,不然又怎么会如此善罢甘休,便转身朝着周父和林少爷拜了拜说道:“两位大可不必担心,这穴位既然是我找的,肯定会妥善安排好,只许撒一把石灰,换一换土,在配上我的独家法门,此穴位的弊端就可全解了。”

  怎料到,不解释还好,刚一说完就听到张辰哈哈大笑,习吝风顿时觉得这张辰似乎有所准备,今日这二斗恐怕不得善了了。

  只见,张辰冲着习吝风不屑一笑,嘲弄其格局太小,只有燕雀之志。随即,便站至周父身边,说道:“伯父,小子虽然出道不久,但好在家父乃是风水界的前辈,也略懂一些皮毛,近几日也曾多次前往永慈林山,寻得一块不错的墓地,不知道伯父可有意向前往,就在前面东方五百多米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宅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宅相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