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昆奴
牧童笑2018-09-20 20:193,317

  ”少爷“,李玉涛李副官来到龙三练武场。

  突然,龙三冷不防极速挥拳向李玉涛攻来,被李副官斗转星移躲开,“来而不往非礼也”,身形未定趁旋身之力,李副官来到龙三身后,一式猴子摘桃抓向龙三后心,可没想到龙三身形转换的很快,一式咕噜头(前滚翻),躲过李副官袭击,又顺势脚蹬假山,一式绝地反击反攻李副官,李副官被这一来式,迫的身形有些微乱,只得来了一式回栓手,化解来袭之势,却没想到还是稍微慢了一步,被龙三在他衣服上摸了一把。

  “少爷,没想到你这绝地反击又进一步了”,李副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看得出来是你让着我”,龙三端了一杯茶水递与李副官,“怎么样,有消息了么”。

  “派出的人回来说,那一日过后,莲花帮好像出了什么意外,先后有多人暴毙街头,并且,莲花帮长老吕宋被人杀于黑水崖边,长老陈峰也莫名中毒身亡,眼下莲花帮上下人人自危,对外来者更是谨慎有加”。

  “马凤祥马长老现在干什么呢”,龙三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他现在暂代管莲花帮,以帮主自居,行走嚣张专横跋扈,惹得乡亲民众敢怒不敢言”,李玉涛话中带气。

  “不得以莲花帮之名,仗势欺人,不得行凶称霸,安分守己,如有违背,需受万刀之苦”,龙三说完迈步就要向外走。

  “等等少爷”,李副官连忙叫住龙三。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说”,龙三停步转过身。

  “少爷,你好像……”,李副官看向龙三。

  “好像什么”,龙三问道。

  “你已经,已经不是莲花帮护法了”,李副官慢慢道出。

  “是么”,龙三内心很是郁闷,看见李副官刚要上前扶他,“没事”,说完咬了咬牙,迈步出门。

  “少爷,您这是”,李副官连忙带人跟出来。

  “走走”,龙三就只说两字。

  “等等”,就在这时,门内有人喊。

  龙三等人回身看去,却原来是龙三二姨母许晴许老板,打门内出来。

  “龙三见过姨母”龙三连忙上前施礼。

  “上哪去”,许晴挥了挥手帕掸了轿子坐下。

  “出门散散心”,龙三满脸堆笑道。

  “得了,跟我走一趟”,许晴咬咬牙。

  “姨母,怎么了”,龙三看出脸色有些不对劲。

  “回趟燕凤楼”,许晴拍了拍身边让龙三上轿示意起轿。

  “怎么这么着急”,看见二姨母不断督促加快速度,龙三忍不住问道。

  “燕凤楼出事了”,许晴流下泪。

  “燕凤楼,出事了”,龙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燕凤楼,在蓉城谁有这么大胆子敢打燕凤楼的主意”。

  “死人了”,许晴泪流满面,“是我二师兄,勒海”。

  “什么”,龙三很是意外,“二叔,二叔走了”,勒海教过他很多东西,也算龙三半个师父,“二叔,他,他怎么走的”。

  “还不知道”,许晴眼含热泪,她与二师兄勒海青梅竹马,如果不是龙武抢亲,她恐怕早已与二师哥……,“一定要找到凶手”。

  “龙夫人”,燕凤楼老板马涛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警察来过了吗”,许晴问道。

  “因为这里牵连到龙家,没有让他们先插手”马涛点头哈腰道。

  “见过龙夫人,见过三少”,旁边正在喝茶的探长杜锋,一见龙三几人过来,连忙见礼,并递上烟。

  “周边可封锁了么”,龙三接过。

  “小的已经都吩咐手下,封锁周边所有路口,就连房顶也有人看守”,杜锋连忙回道。

  “可有什么异常”,龙三说话间环视四周。

  “其他的地方倒没什么异常,就只是勒老板所住的房间,墙上以一个人形洞”,杜锋连忙回道。

  “是么”,龙三邹紧眉,“带我看看”。

  “是是”,杜锋连忙引龙三前去,而许晴由李副官陪着现行进去了。

  “说是像人形,又有点……”,杜锋刚要说出来,就被龙三制止了。

  龙三走到墙边,那里确实有一个人形洞,龙三上前用手比划了半天,后又捻起一点土放到鼻口,嗅了嗅,心里有了一点底。

  “师哥,师哥”,透过破壁刚好看到,许晴扑倒在龙三二叔勒海身上,“师哥,是谁害了你,我要为你报仇,师哥”,许晴泪流满面。

  “少爷”,李副官听到脚步声,连忙回头,刚好看到龙三走进来。

  “可看出什么”,龙三进房环视四周后,问道。

  “这里看上去没有被人翻过,钱财等贵重物件都还在”,李副官回道,“其它就看不出什么了”。

  “马老板”,龙三叫道。

  “在在,小的在”,燕凤楼马老板连忙跑上前。

  “我二叔最近,可有去过什么地方”,龙三问道。

  “没有,我确定没有”,马老板肯定道,“勒老板最近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没有安排他出台,再有他吩咐过想好好休息休息,不让人打扰,所以小的就没让人来打扰,不过每天的饭食我都会按时送来,可是他都没出来吃一口,可没想到昨天他房间半夜哐的一声,发出很大一声声响,待我们打开门时,就看到勒这样了”。

  “最近可有什么人与他接触过,或来找过他,他又见过什么人”,龙三最问道。

  “有有,宝悦斋钱老板,谷凤楼刘老板,都来过”,马老板回禀道。

  “宝悦斋钱老板,谷凤楼刘老板”,龙三心里又多了几分自信,“二叔可出来见过他们”。

  “这倒没有,不过两位老板到被勒了老板请进房间”,马老板边回想边回道。

  “这是什么时间的事,他们又待了多久”,龙三问道。

  “是前天的事,他们相谈很晚才回去”,马老板回道。

  “可见到我二叔出来”,龙三问道。

  “是勒老板亲自送他们出来的,随后关门,就再也没出现过”,马老板说道。

  “你出去吧”,看着马老板走出门后,龙三示意李副官出门盯着,自己走到书架前伸手掰动书架上的一块木头,那书架慢慢后退,腾出一个人走动的空间,里面是勒海的私人空间,透过太阳的余光龙三看见此间,有不少藏品,以及一些工具,还有几张草图,其实这里的一切,龙三很是熟悉,不知来过多少次了,龙三看了看此间的一切的摆设,一点没有人动过,龙三迈步来到桌子前,拿起一张草图,第一眼看去就知道这图很是不一般,连忙把其它几张草图收进怀里,随后,他走到工具架前,拿起上边的洛阳铲,由上边抠下一些残土,拿到鼻子前嗅了嗅。

  “三宝,可有什么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许晴走了进来。

  “二叔,他下过冢”,龙三回身看向许晴,“并且还是昨天下的”。

  “什么”,许晴眼睛睁得很大,“难道,他找到红山遗宫了”。

  “看上去不像”,龙三指了指周边,“要是他找到红山遗宫,那他这里不会就只这些,再有,二叔说过一旦找到他就会带我去”。

  “那他又是怎么被害的”,许晴问道。

  “昆奴”,龙三肯定道。

  “昆奴是什么”,许晴问道。

  “古时很多王公贵人以血饲养的一种阴地怪兽,因为是以自己的血饲养,怪兽也就只听他个人的指令,因为昆奴见不得阳光,一般都会被关在主人的墓穴中,为其守墓,所以昆奴就是守墓怪兽,其力大无比,因为常年追随主人与墓中,皮革硬化,传说刀枪不入”,龙三解释道。

  “昆奴,师哥难道就是被这昆奴所害”,许晴眼泪再一次流落,“昆奴你不是说是守墓怪兽,为什么他会来这里害人”。

  “因为珍宝放置墓穴中久了,多少吸附墓穴中的一些气息,而这些气息也都被昆奴熟悉,一旦有人挪动或盗走,昆奴就会知晓,到那时昆奴就会透过微软的气息,找到盗墓者,把其杀死,并且把珍宝带回”,龙三继续细说。

  “难道师哥真的如你所说下冢了”。许晴身体扶着门边,“昆奴真的就刀枪不入么”。

  “怎么,姨母您想”,龙三意识到许晴要干什么。

  “对,我要为勒师哥报仇”,许晴攥着拳头说道。

  “据我所知,昆奴真的刀枪不入”,龙三摇摇头回道。

  “不会的,一定有办法,有办法杀死它”,许晴咬牙道。

  “最好不要招惹它,再有我们也找不到它所在的墓穴位置”,龙三好心劝阻。

  “不会就只有师哥一人去吧,他不是还有几个铁哥们,就如宝悦斋钱老板,谷凤楼刘老板”,许晴突然想起。

  “宝悦斋钱老板,谷凤楼刘老板”,龙三也想到这里,立马冲出。

  “干什么去”许晴连忙问道。

  “去晚恐怕来不及了”,龙三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踪影。

  “李副官,快去宝悦斋与谷凤楼,保护你家少爷”,许晴急忙跟出来叮嘱道,“一定不要让三宝出事”。

  “夫人你放心”,李副官回身,“你们几个在这里保护夫人,其它人跟我走”,说吧,拔出枪向龙三消失的方向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探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