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宋小武
十恨歌2018-08-13 07:421,142

  进了家门,城卫把哥哥嫂子都叫醒了来。海棠这才知道他姓宋名小武,哥哥叫小文,在凤阳知府做文书。兄弟俩一文一武倒正是人如其名,物尽其责。嫂子更热心,又是拿药油给海棠擦脚踝,又是上灶膛热了稀饭馒头端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热情,海棠手脚无措,一切只由着他们说劝。可也不敢告诉他们真实身份,只说自己姓吴,叫海棠。家在扬州,父母早亡,是奶奶把她带大。现在奶奶离世了,让她去西安投奔姑妈。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编造的身世背书一样说完,然后又把钱袋被偷之后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小文听了之后,沉思了片刻,说道:“依我看,打晕你的人应该不是那年青后生。如果那人真如海棠姑娘所说看起来像个公子,那既然打晕你了直接把你带回家就是了,何必送到妓院。”

  “若他想把我卖入妓院呢?”海棠认定了那人脱不了干系。

  “那他就更没必要呆在房里等姑娘醒来。”小文说道,又想了想,道,“他该是正巧上妓院,正巧进了海棠姑娘的房间。”

  难不成她还打错了人?可是上妓院的能是什么好人?不打他她怎么逃得出来?海棠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没打死他就不错了。

  “没想到我凤阳居然还有如此歹毒之人,海棠姑娘明日随我去认一认是哪家妓院,我们必定要告了官府,究查到底。”小武也义愤填膺地说道。

  一听“官府”两字,海棠心里马上条件反射得抗拒起来,急忙告知她订着的客栈。她只想明日一早就离开凤阳,若再生出事端,只怕没命去西安了。

  “西安路途遥远,一个姑娘家如何去得。”嫂子说道。自海棠进门,她就忙个没完,这里刚督促着海棠把稀饭馒头都吃光了,又去翻找自己的衣裳拿来给她换上,“我看海棠就不要走了。我们家虽不是很富裕,多养个人还是养得起的。”说着,直给小武打眼色。

  “那如何使得?”海棠急忙回道,“我是一定要去西安的。”看着嫂子递给她的衣裳,又只好说,“我为路上方便一直穿得男儿衣,嫂嫂若不嫌麻烦,可否与我一身男儿旧衣裳?”

  嫂子还想说些劝留的话,小武已打断她:“时候不早了,海棠姑娘不嫌弃就先在这里将就一晚吧。”说着就回屋收拾了一番,把房间让给海棠歇下,自己还要去城门继续值夜。

  海棠也不推辞,和小文夫妇再说了会话,就进小武房间换上嫂子的衣裳睡下。吹熄了蜡烛,四周一下子沉静到黑暗里。躺下,坐起,再躺下,再坐起。反反复复,脑子里乱哄哄的,根本睡不着。再一摸脖颈,坏了,不见了,肯定是给歹人摸去了。这下更是悲愤交加,胸口都感觉堵了起来。

  那是她的花好颈玉,是她和秦世子订亲的信物。以前一直都由娘亲收着,她也不爱戴,感觉沉沉的,累赘。从苏州出来后就发现圈在了她的脖颈上,一定是娘亲在她“死”的时候给她戴上的。若没有这个,她到了西安如何跟秦世子相认?现在可好,她真的是彻头彻尾的吴海棠,跟杨毓敏再没有一分干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