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梁子
十恨歌2018-08-13 07:43703

  尚琰一屁股摔在地上,额头剧痛难忍。手一摸,一把稠稠的血腥味,夹杂着满脸的茶水渣子,眼前一片迷糊。想爬起来,身上的茶壶碎片“哗啦嗒啦”翻滚作响。从未想过一个皇孙王子竟会如此狼狈不堪,更可恶的竟是被个女子欺负霸凌。亏他刚刚还喂她喝水,还想救她赎她。这下可好,这梁子可算结上了,非逮到她抽筋剥皮不可。

  等尚琰喊了人,他的随仆小厮朱开第一个冲进来,见到他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赶忙用自己的袖子给他捂住伤口,扶他坐凳子上。尚琰对着窗户努了努下巴,朱开立即二话不说地就跳下去追人去了。只是天真是黑,辨不明方向,也不知那女子往哪跑了。朱开乱追一气,心里又惦记尚琰的伤势,只好草草收场回头去了。

  房里也来了七八杂役,却没一个敢直接跳窗的,那可是十几尺高啊。不过他们反应还算迅速,立即两人一队分散了去追。老鸨也火急火燎得赶了上来,忙不迭得给尚琰又是洗伤包扎,又是奴颜媚骨直赔不是。

  郭玹此时正在另一房里蜂狂蝶浪,待他完事了出来,见尚琰头上缠着的白棉布,心里直暗笑他没吃到羊肉却惹得一身臊。

  “想笑就笑吧。”尚琰一脸的苦不堪言,想到明天一早全凤阳的王孙公侯可都要来取笑他了,没准还要传到京师,传到……。哎,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无奈,出去的人寻到天快亮了也没找着海棠的影子。郭玹即命人画起肖像,送到凤阳府,着凤阳府去究办,然后自己又亲自带了人去曾家查探。原来海棠是老鸨从曾家夫妇手里买得,这也不是他们之间的头遭生意。

  以前也有过反抗的,不过哪个能敌得过阳刚男子,更何况还下了药呢?那药虽然不过是一丁点的麻药,但老鸨向来掌握着份量。多了怕人睡死过去,少了怕人醒得早。谁知道尚琰不及时行乐,错过了好时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好月圆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