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新亭侯之妖刀百煞
八荒2018-08-20 21:073,413

  我从太平间回来之后,已经确定这次的东西非同寻常。也许我需要一个人的帮助,但他向来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我现在连这次任务目标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恐怕也无法打动那个人。在那天之后,我又回到哈尔滨,想查查资料,那件兵器到底是什么。我总觉得那些死者身上的伤口很眼熟,好像不是现代的兵器,但又想不起来什么。一开始我觉得是肋差或者太刀造成的伤口,但我回到哈尔滨特意找来刀做实验。

  如果是肋差的话,创伤不会有那么深,而且肋差的刃明显更薄一些。如果是太刀的话,虽然伤口比较像了,但太刀大多数都在一米左右长。无法想象胡兰大侠带着一柄这样得刀作案,竟然没有人发现。

  我在哈尔滨又查了很多资料,并且让组织着手调查胡兰这个地方有没有出过特种部队的成员,因为我总觉得他那种专业而不拘一格的手法,像是特种部队或者野战部队出身的。但这方面涉及到很多机密的东西,一时半刻也不可能有结果。

  至此,我的调查陷入了瓶颈,我知道从我能得知的资料上已经无法做的更好了。不得不承认这位大侠是个难缠的对手,他不仅有着非同寻常的身手和专业能力,而且为人必定冷静而果断,我们之间的博弈虽然看似他暂时占据上风,但我最大的优势是现在还处于暗处,或者说他即使已经发现了我,但现在还没有把目标锁定我。从这点上来说,我俩至少是平等的,我知道一旦跟他接触的时候,恐怕很多东西就会发生急剧的变化。

  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期待与他会面的那一天。

  不过,就目前来看,我自己已经没法再进一步了,所以我决定去找王教授,他跟我所处的位置不同,他身在专案组中,自然能更方面的接触到案件进程和资料,而且他身为痕检专家,对细节的看法也许会有独到之处,我觉得是时候和他交换下信息了,说不定这样我们两个的调查都能有新的突破。

  我回到呼兰的时候,已经是四月六号的晚上了,我已经耽搁了四天的时间,我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所以我直接去了王教授住的招待所。重案组一共有六百多人,他们不是住在一起的,而是分散住在四个地方,这个招待所就是其中之一。

  我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我悄悄来到招待所旁边的一个胡同里,这里的一侧正好是招待所的一面墙,我打算从这里翻进去,再潜入寻找王教授,但没想到的是,我看到有一个人,从胡同的另一边走来。那个人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以上,身材看上去很壮,但整体又很匀称。那天的月光不是很好,我第一眼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但却注意到他手里有一柄反射着月光的刀。刀在他手里轻轻颤抖着,就像是一段流动着的水。

  我脑海中立刻闪过在派出所长家墙上看到的那四个血红的字——血债血偿!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急道:“慢!”

  但我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对我的话置若罔闻,直接挥刀向往脖子横扫了过来,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做其他反应,只是一张嘴,吐出一颗金色的豆子,那是属于我的一件特殊物品。那金豆一接触空气立刻化作一道金光撞在他的刀上,金光一下子被他崩飞了,但他也不好受,胳膊被顶了回去,人也顺着惯性退了好几步。

  “去!”

  我知道他是一个无法谈条件的人,就算要跟他谈判,也得把他打服才行,所以也放弃了和解的可能。一声去字,金光在我身边绕了一个圈,直接又向他冲去,这时候他跟我倒是出奇的默契,没说多余的废话,只是挥刀一劈而上。

  我的金光飞行之中逐渐变化出了最终的形态,是一口小巧玲珑的金剑。 自古剑走轻灵,他又是在空中飞舞着的,速度自然快至无与伦比,我用心念控制着它,从四面八方不断攻击着呼兰大侠。

  一轮眼花缭乱的快攻在狭小的胡同中展开,金光乱闪之处极尽刁钻角度,速度快的让人有时候都以为不只是一把飞剑在攻击。但呼兰大侠竟然能跟上飞剑的速度,一把刀舞的密不透风,就好像一个银色罩子将浑身都罩住了,无论从什么角度攻击都能被他以不可思议的刀法挡住。

  一刀一剑,以快打快,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就跟打铁似的,响声因为太快,几乎连成长长的一声。我一边操纵着飞剑,一面眯着眼睛观察他手中的刀。

  他的刀不算太长,长度大约只有四十五厘米左右,刀尖应该向内有个弧度,这点确实跟日本刀很像,但不同的是他的刀没有刀鐔,同时刀柄的部分,我只能看到一道金光舞动,似乎是一个金环中间镶嵌着东西,但由于他运刀的速度太快,这种细节我却看不清了,我只注意到他有时候也把刀脱手而飞,原来那环上系着一根细绳,绳子另一边好像绑在他的手腕上,所以他可以甩刀脱手,也是凭借这种特殊的手法,他才能挡下我那些刁钻的攻击。

  快攻之中比的是两个人的意志力,也是艳丽,呼兰大侠突然漫了一下,腿上被飞剑划了一道,但他却双手持刀猛然劈下,刀剑相交便是一声尖锐的响声 ,我的飞剑受不住这一下大力劈砍,打着转飞了回来。

  操纵飞剑看似轻松,其实极为耗费精神,我一停下也难以立刻发起攻击,而他虽然还站在哪里,但呼吸也明显沉重了许多,一轮快攻,用他以上换声为结束,他手中的刀兀自轻颤不已,仿佛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让它很兴奋。

  “不愧是新亭侯,果然是好刀。”我在拼刀的过程中已经认出了他手中的刀。

  “你认识它?”我看到他听见我叫出那刀的名字的时候,眼中竟然有几分希望和挣扎。

  “后汉三国时期,刘备称帝之后,封张飞为新亭侯,张飞为了纪念此事,命人打造此刀,试刀之日,刀入溪流,其水自分,铸将以为不详,被张飞赐死。后来张飞带此刀上阵杀敌,凡出鞘必杀百人,而刃不染血。”

  他点点头,握刀的手有几分颤抖,道:“看来你知道的很多。”

  “呵呵,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够多。”我笑着说道:“张飞不是凡人,他能以一身煞气压制新亭侯,但他最后也死于新亭侯之手,此刀嗜血而彷主,张飞死后无人能持,若持此刀,出鞘之后便会逐渐控制主人,必杀百人之后,煞气才能消弱,而后将主杀之,故称妖刀百煞。”

  “你说得对,我……我已经被他所用了。” 他点点头,但反而向后退了两步:“你有办法吗?”

  我摇摇头道:“在杀满百人之前,恐怕谁也没办法,不过他与我这剑丸战了一阵,煞气已经消弱不小,你如果意志力够强的话,它或许已经不能完全控制你了,杀足百人之后,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

  “谢谢你。”他似乎感受到了刀对的控制果然小了很多,接着说道:“不过他要用我杀人,我也还要用它杀人,所以即使你现在有办法,我也不会同意。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希望下次相见不会再刀剑相向。”

  他一边说着一边倒退着往胡同口走,我与他对视着,表示自己不会再偷袭追击,但他眼中天生的警惕丝毫没有减少,直到他退出胡同口眼神也没从我身上离开一刻,接着突然转身跑掉了。

  我确认他走了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精神透支的疲惫感让我身子都站不稳,扶着墙才勉强没倒下。其实我刚才也是强弩之末,只是强撑着唱了一出空城计罢了,我回头看了眼我的飞剑,剑刃上布满了秘密麻麻的细小缺口,中间更是豁了好大一块,几乎要报废,我一张嘴,它又蜷成一颗金丸,被我吞入腹中。

  “可怕的人,可怕的刀……”

  我不知道他来到这是为了杀谁,刚才我俩打斗也弄出了不小的声响,现在再进去调查无论如何都太危险了,只但愿我来的时候他也刚来,而不是他已经杀完了人被我撞到,我也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以免被人发现解释不清楚。

  从招待所离开之后,我的精神已经十分疲惫,我就直接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我买了一屉包子,走了一条鲜为人知的路,来到一条街上,街道两边种着树,道路也干净整齐,跟呼兰那种泥泞的道路绝不一样,我走到了路的尽头,那是一间叫做磻溪的香店。

  磻溪是一间香店,望先生是这里的老板。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我只知道他这里的香每一种都是特殊物品,而他本人更是一件无法被收容的特殊物品。幸好他还可以合作,在我印象当中,志怪跟磻溪的这种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望先生就是我要找的人,我跟他说了新亭侯的事,他表示愿意帮忙,但我不能插手他的做法,而且最后新亭侯要给他。我知道新亭侯在志怪那虽然也有办法收容,但也代表着无限的危险,或许放在他那就是最安全的收容措施了。而他行事方法也亦正亦邪,在他眼中人心似乎是一件有趣的玩具,而他喜欢激发出人心险恶的一面,并以此为乐。

  一般来说我不愿意寻求他的帮助,但此时此刻也只能答应。

  从磻溪出来的那一刻,时间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被命运之线牵连的人,走向那个遥远的结点上,在那里,一切底牌都会揭晓,故事也会落下帷幕。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新亭侯之侠之寞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志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