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 谢幕
周飞飞2018-09-26 22:364,112

  事情比想象的困难。

  旅游部门协助查了今天早上出发去平湖的旅游团,却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很多小旅游团都是私人自己组织人员旅游,采用微信报名、现场交钱的方式带团,想要查找李连升一家三口的信息根本做不到。

  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周小龙只好再次申请,定位李连升和他妻子朱茵电话所在位置。又过了两个小时,传来结果却是两人下午就关了手机。

  今天是七夕,李连升一定希望和家人好好的过个节,不想被打扰,或者他已经猜到周小龙这几天会对他动手,所以干脆关了手机玩个失踪?

  无论如何,需要尽快找到李连升一家人,不过今晚……

  李连升联系了平湖警方,连夜彻查山顶洞人博物馆和坡峰岭两个景点附近的宾馆酒店,一旦查到李家三口人的行踪马上上报。

  时间不等人,周小龙和窦剑涛两人先行驱车前往平湖,而卓琳和许文怀暂时留守,一旦当地警方有什么发现,或者监控到李家夫妻两人的手机开机,马上确定位置通报。

  晚上十点半,周小龙和窦剑涛终于赶到了周口店镇派出所,这里管理下辖景区安全的同志早等着两人的到来。

  现在的情况是,石大壮回去恢复李连升硬盘的数据还要至少一天的时间,也就是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无法确定李连升是否犯罪,警方只能让李连升回去接受调查,却无法抓捕。

  周小龙虽然认定李连升是吕小敏失踪案的背后真凶,实际上他也认为李连升的社会危害并不大,抓他本不急在一时。但是,他判断李连升已有自杀的心,一是明知罪责难逃,二是无钱治病,三是想给家人留下一笔遗产,也就是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保险赔偿。

  虽然本意是为他好,不想让他如此轻生,但是暂时救下他,不让他走那一步又能如何?没钱治癌症,他还能活多久?周小龙心中也非常矛盾,现在唯一支撑他的就是对于生命的尊重,以及对警察职责的尊重。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警局的人说,很多旅行团组团过来,支持团员夜宿民家,也就是在网上查证住宿人口也失去了效用。这样的话,只能等明天了。

  事实果然如此。

  8月18日,星期六。

  一直到凌晨七点多,周小龙和窦剑涛到现在睡了不足两小时,仍在坚持着,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

  再过一小时无论如何都要离开了,因为坡峰岭景区九点钟开门,任何人想要进去都要从大门走,他们一家三口人,不可能跳过这个程序。还有,景区门口的售票处需要身份证购买门票,却不是十分严格,他们一家三口可能让别人买票,或者花钱走一些野路,逃过了买票这一关,一旦他们进入景区,事情可能就不好控制了。周小龙已经提前把李连升和他妻子的身份信息,通过当地派出所,传给了景区售票处,一旦他们买票取钱,立即通知警方。

  等到八点多,卓琳和周口店派出所都没有传来好消息,周小龙只得按计划驱车前往坡峰岭,当然随同的还有周口店派出所的人,在景区还需要本地警方配合筛查。

  两车五人刚驶出一公里,卓琳那边却传来了消息:李连升的手机开机了,位置在博物馆不远的一个民家,开机后几分钟没有动!

  怎么办?周小龙有一定犹豫。

  以他对李连升的了解,这很可能是疑兵之计、调虎离山,他可能让妻子和儿子继续在民宿,而他自己离开了;也可能一家三口人都离开了,民宿里面只留下了手机!

  不可全信,不可不信,于是周小龙让窦剑涛上了另外一辆车,和一位当地警察立刻前往手机所在位置调查,而自己则和另外两位同志小邵、小郑继续前往坡峰岭风景区。

  从派出所到景区只需要20分钟左右,但是中间有一段人流特别多,开车要非常小心,几人到了九点钟才到景区门口。那边窦剑涛打电话过来,说李连升的手机丢在了床下,一家人早走了,马上过来和他汇合。

  今天是周六,此时景区门票已经开始卖了,数百人在门口拥挤着,排队长龙足足有百十来米。

  窦剑涛不在,周小龙只好让小邵在售票窗口监视,小郑在距离队伍十几米的地方把握全局,而自己则顺着队伍从头往后一个个人看。

  过了十几分钟,很多人已经进了景区,但是周小龙仍然一无所获。望着已经检查一遍的人群,周小龙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一般随团出行的都是旅游团团长代买门票,自己这个笨办法很可能做了无用功!

  好在售票处那边没有传来什么消息,李连升应该还没有进去才对。

  不过,周小龙心里很不踏实。和李连升打交道,虽然自己很早就保持着怀疑态度,结果却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可以说,万曙光作为一个涉毒人员反侦查能力已经很厉害,却只能被李连升当枪使,现在自己想要战胜他真的不容易!

  万曙光!!!

  周小龙突然想起万曙光用假身份证买车票的事来!

  如果,李连升早就策划好了,那么自己今天来抓他(暂且用抓吧),他可能已经预料到了,为了实施他自己的计划,很可能用别人的身份证买门票,甚至直接买别人买好的门票!还有一种可能是,他来坡峰岭游玩只是一个幌子,一个人想要死在哪里都行,甚至有可能他已经身在另外一个山崖、野岭中了!

  想到此,周小龙心中一阵懊恼,看来很可能被他得逞了!

  但是,得逞了又能如何呢?你不就想着逃脱法律的制裁,并且为家人留下一笔保险赔偿金吗?为了死,竟然如此算计!周小龙现在真的既气愤,又悲哀!

  “周警官快来!”在售票处的小邵突然叫道!

  “嗯?难道!”周小龙马上往售票处挤去,要不是他今天穿了警局的衬衫,恐怕会被旁边排队的老大爷、大妈的口水淹死!

  周小龙终于来到售票口,来到小邵身边,而他旁边还有一个导游模样的女人。

  “周警官,这位导游替她们团的游客买票,其中有朱茵和孩子李一鸣!”小邵急道。

  女导游看着周小龙,知道自己的团员可能出了大问题,冷汗都下来了!她们本是私下组团的,如果因为某个团员的事被警方调查,恐怕她再也无法干这行了!

  周小龙没有心思和导游多费口舌,问清楚今天李连升三人一起来了景区,结果到门前李连升要自己解决门票,外面等候的只有朱茵母子。看来李连升选择的还是这里!

  三人来到几十米外的一堆人前。这些人因为有导游买票,所以根本不用自己前去排队,就在旁边簇在一堆儿找地儿休息,周小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边的朱茵,和绕着妈妈跑的李一鸣。

  朱茵看到周小龙过来,没有一丝表情,周小龙感到她的眼神中仿佛有一丝悲凉。

  难道?周小龙不敢想!

  “一鸣,你爸爸去哪里了?”周小龙蹲下来问道。

  李一鸣见是周小龙,停下了脚步,欢快地扑过来拉着周小龙的手道:“周叔叔好!我爸爸说和我们在山里边见面!”

  周小龙拍了拍他的头,没有说话。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他还不知道今天对他来讲意味着什么,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李连升为何如此忍心!

  以李连升对家人的眷恋,周小龙相信他应该是希望多看老婆孩子一眼的,不管他以什么方法进入风景区,只要自己跟着朱茵和李一鸣,就一定能够靠近李连升;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绝不会死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所以和她们俩走,又不可能和李连升直接碰面。或许,在风景区内,李连升会一直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直到自己纵身一跃……

  大家是组团来,却不会一起登山,旅游团只规定了下午集合的时间。周小龙想让朱茵和李一鸣随小郑回警局,但是朱茵却坚持要上山看看,一鸣也吵着要上去玩。

  周小龙在门口买了景区地图,开始查找最陡的几个地方,计划好路线。又过了十来分钟,窦剑涛和另外一位派出所的同志也到了,五人分两组,周小龙带着小邵以及朱茵母子一组,顺着南线阶梯拾阶而上,经黄栌王、琵琶石,继续向前;而窦剑涛三人从北线经秋枫亭过黄栌。两队在鹰嘴岩、点将台汇合,最终,直奔山顶的玉虚宫。

  李一鸣兴致满满,但是十岁年纪,气力小又抱不得,速度自然较慢,再加上周小龙需要瞻前顾后,注意观察沿途的每一个人,以防漏掉李连升。几人行的慢,以至于一些脚步快想要快速登顶的游客都走在了他们前面。将近两个小时,四人才来到好汉岩,此时窦剑涛一队已经在那里等有十多分钟了。

  周小飞让大家找地方坐下休息一会,而自己则四周望着,希望能够找到李连升。突然,他发现一百多米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躲在树后,前面的人过去了才露出了小半身影。

  李连升!

  这两天周小龙的心里都是李连升的影子,此时见到他,虽然远,仍然立即认了出来!

  “留下两人保护母子,其余人跟我走!”李连升当机立断,向李连升追去!

  李连升见周小龙追来,深情的望了一眼正望向自己的妻子,以及在无忧无虑摘树叶的儿子,转身沿着山路向山顶疾步而去。

  周小龙不敢追得太紧,以防已经有死志的李连升伤害到其他的人。要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到了这个地方,不但有大人,还有孩子。这是一段望不到尽头的半米多宽的崖边小路,临渊一侧只有一些老旧的木制防护栏,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一旦自己追得紧了,李连生因急于逃跑而撞到了人很可能会造成人员跌落崖底,这不是自己希望发生的事。

  撞人?崖底?

  “厉害!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一个念头突然划过周小龙的脑海!

  尚在百米外的李连升回头见周小龙正在靠近,而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都已经看不到自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往前看,不远处的山路稍微平缓,一个几平米大小的石台上,站着七八个人在拍对面的美景。一位年轻的爸爸自己贪婪的拍着山中美景,而他的孩子在身边,扒着并不密实的防护栏向外张着手。

  “快闪开!”

  “闪开!”

  两声大叫传来,一声来自快速靠近的周小龙,一声来自正在接近的李连升。几个拍照的游客和年轻的爸爸还没反应过来,李连升已经冲到了小孩的身边。

  小孩惊愕的回头看着一个大人向自己冲过来,身子不由得向外靠去,而外面正是深渊!

  “儿子!”

  “小心!”

  “小心!”

  李连升此时已经冲到了孩子身边,伸手抓住他弱小的身躯,转身向他爸爸推去,而自己的身体因为反作用力向外边防护栏砸去!

  防护栏不高,年头也很久了,李连生的身子撞在上面,“咔”的一声,衔接处立即向外裂作两半,而李连升的身子稍微阻了一阻,向山崖地下掉了下去,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啊!”周围游客们惊叫起来,而有的正在拍照的游客,则快速拍下了这一幕。

  “啊~~啊~~啊~~”不远处的朱茵手捂着儿子的眼镜,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