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交代
周飞飞2018-08-24 08:002,870

  7月31号星期二。

  清晨,李连升刚醒来,就收到卓琳的微信:吕小敏的事让人震惊!明天下午回京详谈!

  信息是昨天卓琳发给自己的,看来她有新的收获。

  自己这边:

  孙超宗和王建强都需要继续调查;

  那个神秘的“第三人”身份待确认;

  周小龙一直觉得夹克男才是这个案件真正的凶手(如果吕小敏的确被杀),到现在却没有任何进展。

  另外,周小龙觉得宇翔公司的人应该在隐瞒着什么秘密,和吕小敏失踪有着直接的关系,必须要去揭开。

  原本一件普通的失踪案,短短几天竟然变得如此复杂!

  刚到单位,一脸愁容的窦剑涛就过来汇报:“周队,我昨天又仔细观察了瑞王坟和下一段的监控录像,仍没有发现有车停下来过。另外为了防止他们到路对面反方向乘车,然后再掉头回来,我把自东向西、自西向东的双向车辆都做了测算,依然没有什么发现。然后,按照你上次说的,他们还可能穿过交叉路口,到其它的路线去打车,所以我亲自到了现场,没有想到这里是待拆待建区,有很多岔路,我又调附近其他路线的监控,可惜已经删除了,想要恢复也不知道是否可行。”

  “什么?待拆待建区!”周小龙眼前一亮。

  “是啊,周队。这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剑涛,咱们之前一直以为歹徒是打车把吕小敏带走,但是我们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下车的地点,也有可能是最终的作案地点!”

  “作案地点?!周队你是说……”

  “不错!不管吕小敏是被杀害还是被囚禁,这个区域很可能就是最后的作案地点!”

  “明白了!”窦剑涛恍然大悟。

  周小龙沉思了一下道:“现在的线索已经很多,都还没有结果,暂时我们还是继续之前各自的方向,综合证据,抽丝剥茧抓到凶手。实地调查的事你先多印一些吕小敏的全身照片和失踪当天的监控截图,向当地居民了解一下,是否有人看过她们,尤其那段时间是否有什么特殊情况,例如特别的声响,特别的人出现。”

  “好!”窦剑涛痛快地答应着。

  8月1号,建军节。

  早上才五点多钟,周小龙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周警官吗?我是于海龙,出事了!王建强上吊自杀了!”

  “什么!”周小龙“腾”地坐起来:“已经死亡了吗?具体地点在哪里?”

  “还,还没。我这两天按照您的交待,密切注意着王建强的行动。他以前并不经常到这边来,最近两天老是喜欢和我们聊天,昨天沙威说了您来过这里调查,我看他脸色很不好。晚上他儿子王嘉文打电话给我们,说他爸给他打电话,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情绪很不稳定,他很担心,但是他自己在美国暂时又回不来,所以拜托我们帮忙照顾他几天,他已经和他爸说好了,过去一个人陪他聊天散散心,问我们谁愿意过去,还给我们免了这个月的房租。我想您让我多关注他的情况,于是就答应我过去陪他几天,昨天晚上就过去了。王建强知道我过去陪他,也没阻拦,只是给我安排了被褥,和他一个屋。我睡的比较轻,凌晨四五点钟听到声音就起来了,发现王建强偷偷起来,拎着绳子就出了门,走了五百多米,来到我们住的这个小区,小区已经开门了,他进来找了一棵树把绳子扔到树上就要上吊,我及时把他救了下来。虽然他上吊没有成功,但是救下来就昏了过去。我这就给您打了电话。”

  “做得好!你先稳定住局面,别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等我过去!”

  吩咐好,周小龙马上以最快速度穿戴洗漱好,出门开车,向瑞安花园驶去。

  半小时之后,周小龙到了瑞安花园,和于海龙见了面,也看到了坐在小区石凳上有些呆滞的王建强。

  王建强看见了周小龙,瞳孔瞬间放大,盯着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已经到这个地步,周小龙让于海龙请半天假,到警局去做笔录,配合把他所知道的前因后果都备案。之后,让王建强和于海龙坐在自己车上,向警局驶去。

  到了警局,窦剑涛已经来了,这个单身的工作狂,永远是第一个来警局工作的。他今天还没有去拆迁区调查,听周小龙简单叙述了一下情况,两眼放光,非要一起审问。

  八点半,知会了相关部门,王建强被送进了审讯室,由周小龙和窦剑涛进行审讯。由于王建强年纪比较大,怕出什么意外,专门配了一个刑警在身边。

  ——姓名?

  王建强。

  ——民族?

  汉族。

  ——出生年月日?

  1947年7月21。

  ——户籍所在地?

  河南省商丘市xx镇大葵乡二组。

  ——现住所?

  海定区闵庄新兴大厦。

  ——文化程度?

  小学。

  ——家庭情况,有什么亲人?

  我老伴儿多年前死了,就一个儿子,他们一家人经常在国外,平时我一个人。

  ——知道为什么请你到这里吗?

  知,知道。

  ——今年2月3号下午,你都去了哪里?

  我,我去了瑞安花园的出租屋。

  ——你去干什么?

  我儿子在京城有几套房,我要经常四处走走,如果哪里水电家具什么的出了问题,我找物业给修。

  ——到了那里你做了什么?

  我,我做了一件可耻的事。

  ——具体交代一下。

  我进去发现有一个房间没有关,就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我推开门,却看到了丫头。

  ——丫头是谁?交代清楚。

  我看到了吕小敏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身上,身上没穿衣服,也没盖被子。我想,想过去替她盖上被子,省得着凉,结果我过去之后,没有忍住。我一个人生活二十来年了,看到光着身子的女人,想摸一摸,后来做了那事儿……

  ——你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奸了她是吗?

  是,是的。

  ——她一直处在未醒状态吗?

  不是,我关紧门,脱了裤子,正在做那事儿,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我吓坏了,但是她没有反抗,我以为她也愿意,以后给她些钱,就,就继续了。

  ——后来呢?

  后来她好像越来越有力气,挣扎的很厉害,我连忙停止了。她骂了我,我就跑了。

  ——你确定从一开始她就处于昏迷状态,你没有给她吃过什么迷幻药?

  没有,我上哪儿去找那玩意。

  ——后来你给了她钱吗?

  给了,我第二天就偷偷在她被子底下放了儿子给我的12000块钱。

  ——你考虑过自首吗?

  考虑过,后来看她没有告我,我想着儿子的面子,就没有去自首。

  ——你今天为什么上吊自杀?

  警官到我那里去调查,我才知道丫头失踪了,可能还死了,我觉得是我害了人家,我心里有愧,想以死抵罪,不要连累了儿子。

  听着王建强的交代,和之前了解的情况很相符。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审问的,周小龙便让人把他带了下去,鉴于他年纪较大,还有过自杀情节,所以送到拘留所安排一间条件较好的房间,平时还要有人经常留意直至他情绪稳定。

  审讯完王建强,周小龙心中并不轻松。

  王建强以为自己强奸了吕小敏,还导致了她的失踪,实际上在他之前很可能早就有人迷奸了她,可惜吕小敏失踪,小区和楼道的监控早就过期删除了,暂时还找不到具体的线索。

  忙活了数日,入网的第一个罪犯实际上对于失踪案的侦破没有实际的作用。

  下午四点钟,出差四天的卓琳归来。

  周小龙把许文怀、窦剑涛都叫了回来,一起听卓琳的调查汇报。

  卓琳喝了一口茶,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汇报到吕小敏家里调查的情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