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分析
周飞飞2018-08-20 08:003,557

  下午四点多,两人回到了局里。许文怀和窦剑涛都已经回来了,大家决定碰一下情况。

  首先是许文怀汇报了今天的收获。

  “今天我和剑涛分了工。我通过局里,找电信部门配合,调取了吕小敏失踪之前十天内的通话和短信记录,所有数据都被我拷贝到优盘里,下午回来我已经看过,并且进行了初步分析。”

  “从数据显示,5月18到28号,她一共往外打了17个电话,总通话83分钟,其中给老家号码打了3个,给劳动仲裁部门打了5个,外卖送餐的打了2个,其他电话7个。同期内,接收电话34个,总通话时间163分钟,来自家里的电话1个,企业注册电话14个,外卖快递电话6个,其他个人电话13个。我查了一下,企业注册电话来自凤台、景山、海定、西城四个区,初步认为她在网上投了简历,所以有一些企业给她打电话,这一点还需要继续查证。其中失踪当天上午11:31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接到企业电话2个,私人电话3个。”

  “短信方面,我还没有细看。另外,她的微信记录还没有和运营方协调好,这几天也会调出来参考。以上是我这次调查的结果。”

  “好!许哥辛苦了。”周小龙知道许文怀的调查分析很细致,其中很可能隐藏着破案的重要线索。

  “明天,许哥继续调查电话来源,现在电话都实行了实名制,你每一个电话都要认真核实身份,你明天就从宇翔公司调一下他们所有员工的电话,记住是所有人,所有电话,其中包括公司的业务电话。”

  “还有,不止这十天的电话、短信、微信记录,最好调出来最近半年的记录,因为我怀疑吕小敏半年前,也就是1月底到2月5号之前有什么遭遇,才让她情绪发生很大变化,甚至还换了住所,我怀疑半年前的遭遇和后来的失踪有什么关系。”

  “另外,刚才许哥的分析结果给我们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以前我们都觉得吕小敏的失踪,可能和宇翔公司有关,或者被熟人引出去杀害。不过我们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当时急于找工作,有被熟人带入传销组织的可能性,如果是被传销,那么后来的失踪就变得可以理解。所以许哥,你最近两天除了调查吕小敏的通讯记录外,还要和局里负责传销案、妇女拐卖案的同志打好招呼,把吕小敏的资料给他们一下,协助调查。”

  “好了,下面剑涛说一下。”

  窦剑涛挠着头不好意思道:“有些惭愧,我没有许哥那么多的收获。今天我和队长前后脚到了吕小敏所住的楼,本来想找到小区物业调用一下监控,结果这是一个老旧小区,没有专门的物业负责。辗转找了几个人,才找到这里的居委会同志,他们说这里没有监控,最近的监控就是500多米外的公交站附近。”

  “我调了下午四点到五点半,公交站附近的监控。一般来讲这类视频只会保留1~2个月,好在吕小敏失踪案立案较早,所以这些资料保留至今。通过仔细查看,发现吕小敏于四点五十多分上了360路车,方向向西,我持续调了该路车沿途各站监控,没有发现她在哪个站下了车,明天我重新再看一下监控视频,还会去公交公司调查一下,看当时的司机是否有什么印象,车内监控视频是否保留。”

  周小龙皱了皱眉,觉着里面透着蹊跷。“明天剑涛继续调查,记住一定要认真、重复的看这辆车沿途下车人的监控,争取有所收获。”

  接下来,周小龙也向大家介绍了自己今天的收获。

  结合三组人马的调查情况,大家进行了讨论,结果得到一些共识:

  一、这个案子不是普通的人口失踪案,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甚至几个厉害的对手;

  二、吕小敏年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情况,才导致她情绪大变,这和她的失踪可能有直接的联系;

  三、吕小敏的失踪和宇翔公司有关,对宇翔公司的调查需要继续进行。

  大家分析之后,都有一种激动的感觉!早上还在抱怨没有大案子,没有想到经过一天的调查,发现这个看似普通的人口失踪案竟然很有搞头!

  刑警就像是猎人,歹徒就像是猎物。干掉一只狡猾的狐狸那种成就感,还要高于干掉一只没有任何反抗的老虎。

  现在四个人,透过重重谜团,嗅到了一种狡猾的味道!

  次日,7月27号清晨,四人组又在办公室短暂碰了一下情况,周小龙发现许文怀精神有点不好,估计又加班很晚处理数据,于是让他注意身体,许文怀随意答应着。

  今天,许文怀需要继续梳理吕小敏相关的通讯记录,核对身份,并且把吕小敏的身份资料发给负责侦破拐卖、传销的部门辅助核查。

  窦剑涛负责重新核查吕小敏当日的外出监控,不放过一个细节。

  卓琳今天就买票前往林吉省吕小敏的家,在当地警方配合下,重点调查吕小敏与家里的经济往来、是否向家里人透露过案件相关疑点。

  周小龙通过宇翔公司的登记,调查一下半年前吕小敏的住所,找到原房东了解一下情况,另外通过银行系统,查一下吕小敏的收支情况,尤其是1、2、4、5几个月份。

  任务比较清晰,大家都没有异议,于是分头行动,有情况随时互通信息。

  周小龙首先打电话给黄胜军,让他们调一下吕小敏入职时候所填的当地住址,几分钟以后,黄胜军发到了周小龙的手机上。

  不知道吕小敏入职时候的住址是不是今年2月份搬走的地方。经过网络搜索,很快确定了该住址房屋所有人,通过局里人员的配合,很快找到了该社区街道办的联系方式,并且找到了房东电话。

  该房东王嘉文是一个40多岁的成功人士,常年在国外做生意,他农村的老妈已经去世多年,老爹王建强以前过了不少苦日子,前几年王嘉文把老爹接到京城替自己看房子,而自己的妻儿已经搬到了国外常住、上学。

  他在海定区颐和园附近有三套房产,吕小敏曾经住过的,是他的其中一处房产,瑞安花园9层120多平米老屋其中的一个卧室。平时都是他老爹王建强在打理。

  等周小龙驱车到达小区,乘电梯来到9层房间的门口,71岁的王建强已经在门外等候。

  这是一个看上去曾经历经风霜的老人,岁月在他黝黑的脸上无情的刻上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枯瘦的胳膊露在外面,就像两段枯树枝。可能年轻时候受累过多,背甚至有些驼了,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双眼睛非常有神。

  今天是周五,租户都去上班了,王建强开了门,打开灯,把周小龙让进了屋。

  这是一个大房间,客厅足有三十来平米,沙发、茶几、饮水机、大电视、冰箱应有尽有,卫生间和厨房也比较不错。120平米分三个房间租出去,平均到每个房间价钱也不会太高,如果价格差不多,这里的生活舒适度应该比费宏达那里强得多,周小龙再次坚信,半年前一定发生了什么,对吕小敏产生过较大伤害。

  由于吕小敏已经搬离好几个月,她原先的房间早就住进了新人,所以从房间里面已经无法取得什么收获,周小龙主要希望从房东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您好,我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点情况。”

  “好的警察同志,有什么事我一定好好配合!”

  “您还记得今年一月底,从这里搬走的一个女生,叫吕小敏吧?”

  “吕……吕小敏?”王建强听了她的名字明显心头一震,脸色都变了几变。

  周小龙一直在注意着他。一般来讲,人们都很少和代表国家法律的警察打交道,见面有些紧张是正常的,但是王建强一听到吕小敏名字,所表现出来的震惊与惊慌,这是案犯才会有的反应。

  难道……

  周小龙从兜儿里掏出烟来,他一般不抽烟,不过有时候香烟也是一种道具,就像现在这种情况。

  他撕开香烟盒口,用手指夹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轻轻的吐了两口烟圈,然后又夹出一支,扔到王建强面前桌上,把火机从桌面推了过去。

  王建强明显很紧张,见到周小龙给自己香烟,尤其是被其气势所夺,已是落了下风,顺从的从桌上捡起香烟和火机,打着火,深深地吸了一口。

  王建强吸了两口就呛到了,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周小龙没有上前帮忙。

  王建强调整了情绪,主动问道:“那个丫头怎么了?”

  周小龙沉默了几秒,慢慢说道:“他半年前在这里受到了刺激,一直情绪很不稳定,后来就突然失踪了,至今生死不知。”

  王建强听了,夹烟的手颤动了一下,没有言语。

  周小龙问道:“你应该知道我过来找你的原因吧,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王建强狠狠地抽了两口烟,抬起头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是觉得这里太贵,就搬出去了吧。”

  周小龙心中有些失望,知道对方心中一定有秘密,但是已经决定隐瞒,他这么大的年纪,自己也不好过于急切。

  事实上,他心中可能处于矛盾当中,自己如果再问些普通的问题,反而不利,会让对方觉得没有任何证据,从而彻底抵抗,于是向他要了手机号码,告诉他有什么话及时和自己联系,不久后还会来找他。

  回去的路上,周小龙心中没有什么兴奋。今天王建强的表现,只能说明半年前他可能有过伤害到吕小敏的举动,或者他知道什么秘密,同时可以推测出,自从吕小敏离开之后,王建强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吕小敏,也就是他不可能是吕小敏失踪或者被害的直接凶手。

  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