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失踪
周飞飞2018-08-17 14:194,545

  7月26号,京城市公安局内。

  “周队,我实在受不了了,领导这次又给王冰他们一个大案子,却只给我们一个人口失踪案,您说这不是偏心吗?”一大清早,刑侦总队二中队一支队探员窦剑涛就向队长周小龙抱怨,旁边的老侦查员许文怀、刚加入进来的卓琳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偷偷笑。

  “别废话!我们刑警要盼着不发生刑事案件才好,那样就意味着老百姓都过得平安。”周小龙嘴里这样说,心中却想:“这半年来就破了几个没啥难度的盗窃、传销类的案子,领导啥时候能给我们一个大任务啊!”

  二中队共有十八人,除去他们四个外,其他人手头都有正在进行的重要案件侦破工作,这个人口失踪案就被领导安排给了他们,临时组建了四人小组,由周小龙带队专门负责此案。

  昨天大家先看了卷宗,今天开会讨论案情。

  “昨天都看了卷宗,卓琳再简单介绍一下案情,然后大家都发表一下意见吧。”周小龙照例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卓琳今年二十五岁,身高一六五,面容姣好,性格活泼,刚从警官学校毕业一年多,凭着出色的思维能力和判断力,参与了几个案子后硬是从一个文书岗转到正式的刑侦岗。她把一份资料放在面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失踪人吕小敏,女,24周岁,未婚,老家林吉省茨坪市秦家屯镇某屯乡,家里有父母和两个弟弟,经济比较困难。失踪前在京城市宇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财务岗位干了1年零11个月,公司于2018年5月18日由人事部门告知辞退,但是双方没有在补偿方面达成一致,吕小敏于5月23日向海定区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仲裁,但是5月26日周六下午四点左右接到一个电话后出门再也没回来,出门的时候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和灰色短裙。其合租室友张静于5月28日根据她之前给家发的快递单,获取了她老家弟弟的电话,通知了她家人来京报案。由于她租住的地方位于凤台区,所以吕小敏的弟弟吕恩贵向凤台区公安分局提出立案侦查。凤台分局按照普通的人口失踪案处理,全国联网查找她的信息,但是没有任何进展。吕恩贵于是通过媒体在网上散发消息,说吕小敏发现了宇翔公司领导具有重大经济问题,所以才被灭口,迫于媒体压力,凤台分局立案侦查了一个月,没有什么进展,所以把案件提交到总局。”

  窦剑涛作为队里各种案件的先锋,首先发表意见:“周队,我看了凤台分局同志的调查卷宗,他们的调查比较中规中矩,能够得到的线索很有限,肯定有什么忽略的地方。我建议对吕小敏的公司、家庭重新进行调查。尤其对吕小敏失踪前接到的电话进行重点调查,另外还要还原她当日离开住所后的行踪。”

  老队员许文怀摸了摸嘴角几根没刮掉的胡茬接着道:“从之前调查情况来看,吕小敏这个人长相普通、没有什么钱,性格比较内向,社交群比较简单,失踪前后也没有出行迹象,再加上她刚刚提交劳动仲裁,所以她的失踪很可能和劳动纠纷有关,打电话给她的人,很可能是她的熟人,我们的重点还是从她单位熟人着手。”

  周小龙见卓琳没有发表意见,便让她从女性的角度来谈一谈。

  卓琳思考了一下道:“吕小敏是外地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的,毕业后就进入宇翔公司,工资也不算低,另外她的家庭情况比较差,她应该比较珍惜这个工作机会才对。在之前的调查中,宇翔公司因为吕小敏在工作中出现失误才被公司劝退,实际上我看劝退的理由比较勉强,另外一个公司的财务岗位比较重要,不会轻易换人,所以我觉得应该深挖一下她被辞退的原因。另外我比较同意许哥的想法,如果她已经被害,那么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而作案动机和她被辞退很可能有直接关系。”

  几个人听了卓琳的分析,都点着头。周小龙心中感叹刚刚毕业的卓琳竟然有如此清晰的思路,这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周小龙接下来谈了自己的看法,并对工作进行了安排。

  “大家分析的都很有道理。我也觉得我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就是查清楚吕小敏和公司的矛盾到底是什么,另外就是调查吕小敏失踪当日的行踪,包括她接到的电话、都去了哪里。由于案子原始调查不是由我们来做的,那么之前的线索都要重新调查,让凤台和海定分局的同志配合我们。”

  “这样,今天上午,我和窦剑涛先找到吕小敏同住的张静了解当时情况,然后到宇翔公司调查她被辞退的真正原因,并且对她公司的人进行初步排查,老许和卓琳先去调查吕小敏失踪前的电话使用记录,以及当天的行踪。有什么新情况随时沟通,明早我们碰完情况再安排下一步计划。”

  卓琳建议道:“我还是和队长一起去调查张静和宇翔公司吧,毕竟对方是个女性,我和她谈一些女孩子的话更方便些。”

  周小龙本想反驳,但是卓琳的话也在理,便同意了她的请求,让她和窦剑涛调换。

  许文怀和窦剑涛偷偷向卓琳挤挤眼,卓琳向他们比了一个“V字”,周小龙权当没看到。

  按照卷宗上注明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周小龙两人驱车很快到了吕小敏之前居住的地方。

  虽然她在海定区上班,租住的地方却属于凤台区。

  这里位于京西,距离园博园不远,当初规划园博园的时候有很多的想法,在这附近的居民也都盼望着园博园能够带动周边经济,让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然而最终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人们只好退而求其次,希望房子能够拆迁,赚点实实在在的利益,可最后周围的菜市场、沿街小店都拆掉了,就剩下几栋孤零零的最高六层的旧楼,无奈的矗立着。

  由于交通也不方便、几乎没有什么消费场所,这里的作用基本就是夜晚安身,所以租金相对比较便宜,这也是吕小敏跨区租房居住的理由,不过却对侦破工作造成了麻烦——监控设备很少,想必许文怀他们的调查很难有突破。

  此时张静肯定已经上班,两人决定找房东先了解一下情况,所以让卓琳提前联系了房东,对方比较配合,痛快的答应了。

  吕小敏住在五楼,由于是老楼,没有电梯,周小龙和卓琳两人一路走上去,也微微有点气喘。两人敲门进了502,房东——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油腻男——费宏达已经在小客厅等候了。

  他本来对周小龙的到来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转而看到卓琳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

  “费先生您好,我们是为吕小敏失踪的案子来的,请先带我们看一下房间,然后您再向我们介绍一下您所知道的事情。”周小龙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对房东道。

  费宏达摆摆手幽默地道:“别叫我费先生,听起来就像在叫废物一样,也不知道我家老祖宗咋姓这个倒霉姓儿。”说完话,还瞅了瞅卓琳,没有一点普通居民见警察的拘束,接下来他带着两人简单转了转。

  这个房间不到四十平米,开门进来后,首先是十多平米的小客厅,直对着的是卧室,右手边是厨房和卫生间。

  卧室很小,大约只有十几平米,两张单人床分立两边,床头都放了一个小柜子,摆放着女孩子的日常用品,几本书整齐放在床边,而床下则放着几个储物箱,里面收着衣服等物品。

  周小龙和卓琳简单看后,先向房东了解一下情况。

  “那是半年前,马上要春节了,原本在这租住的小伙儿回老家工作了,房子就空出来了,我就贴出了传单招租,网上也让人帮忙发了帖子,这里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阳台俱全,我贴出去的租金是1500,结果很快吕小敏打电话给我,说想租这个房间,但是价格希望再便宜些,我见小丫头长得也算清秀,就给她减了300块,她很快就住进来了,对,是2月6号,马上要过年了住进来的。没几天她又在网上找了人合租,就是张静,两人共担房租,我问起她,她还嘴硬说是自己的朋友,其实女人有几个把得住嘴儿的。我有七套房往外出租,虽不算大富大贵,也算衣食无忧,对我来讲这个小卧室租给一个人俩人没啥区别,本来卧室里面就备了两个床,不过从这事儿看出来吕小敏并不富裕,平时她也比较节俭。另外我听说她和张静的关系不是特别好,有一次我过来查水表,碰巧还听她们吵过架。”

  “哦,您知道她们为什么吵架吗。”周小龙问。

  费宏达毫不在乎地道:“那关我啥事儿。年轻人火力旺,吵吵架算什么。”

  短短的接触,周小龙已经判断出这家伙向来衣食无忧,养成了一种优越感,吕小敏和张静在他眼里估计就俩可怜虫,这样的人再细挖估计也没有太多收获。于是最后问道:“您知道吕小敏失踪那段时间她经常和谁来往吗?另外她可是和人吵过架结过仇?”

  费宏达道:“我是一个大老爷们儿,哪能探听房客的秘密呢?再说,有那闲工夫还不如找朋友打打牌来的快活!我现在就盼着你们早点破了案,这丫头平安无事,否则张静只付给我一半的租金,你们警察又不让我重新招租,我可吃亏大了。”

  周小龙估计从费宏达这里也问不出更多的东西来,只有希望张静那里提供更多线索了。不过既然过来,还是需要对吕小敏的物品进行仔细的检查。

  左边是吕小敏的床。

  由于仅仅是失踪,还不构成命案,所以吕小敏的东西也没有封存。之前海定分局的同志已经让费宏达和张静保持原状,但是不可能一点都没破坏,至少张静曾经在吕小敏的物品中翻找过她老家的联系方式。

  周小龙首先注意到的是床头放的一张合影。

  照片中,前排两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应该是吕小敏的父母,后面依次站着三个人。吕小敏在最左边,穿着一般,嘴角带着微笑;中间的一个看上去有二十岁左右一副书卷气,带着近视眼镜,度数看上去很高,应该是卷宗中吕小敏的二弟吕恩广;右边的男孩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皮肤晒得黝黑,咧嘴开心的笑着,应该是吕小敏的大弟吕恩贵,同时也是日前来京找媒体宣传吕小敏被公司领导害了的家人代表。

  五人背后,是十米多长的小园地,再远处一所三间矮小的土坯房,旁边还有一间小房,应该是农村的仓房或者养牛马的畜圈。

  卓琳拿过来照片端详一下道:“可以看出,吕小敏的家庭并不富裕,甚至急需要钱。”

  周小龙问:“为什么这么说?”

  卓琳道:“一看这照片拍摄的时间就不久,很可能是今年或者去年初夏拍的。在农村如果没有其他的收入,家里供养两个大学生不容易,学费就是一个大问题。还有,我听说农村娶媳妇的彩礼很高,动辄几十万,她们家估计很难一下拿出这么多少来。照片中都是她家自己人,而没有年轻媳妇和小孩,房子也很破旧,可以说明他们面对的经济压力会很大。”

  周小龙心中给卓琳大大的点了一个赞。这丫头虽然在城市中成长,但是非常细心,很会挖掘线索,从被害人角度去分析问题,这是一个刑警重要的素质和能力。同时,周小龙也知道卓琳最近如此好学、表现的原因——她对自己有些好感,希望自己能够开心一些,工作中也能少点压力。可是,周小龙想起那个难以忘记的倩影,心中又涌起一丝苦涩。

  在衣箱的中层,找到几张A4纸打印的资料,是吕小敏提交给劳动仲裁部门的证明资料,应该是备份,这些周小龙在之前的卷宗中已经看过。

  吕小敏是公司的财务人员,如果真的掌握了公司领导的经济问题,她一定会留下证据,她本人又没有笔记本电脑,那么这些证据会在哪里呢?一是形成电子文档放在手机里,二是放在专门的优盘里,三是把纸质资料收集起来藏在某个地方。

  两人继续检查着吕小敏的物品。她没有记日记的习惯,更没遗留下手机、录音资料,对破案没有什么实质的帮助。只是从所留下来的衣物、洗漱用品、财务进修书籍,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勤俭、勤奋,对物质生活没有什么追求的人。

  继续检查下去估计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收获,周小龙给了费宏达一张名片,让他想起什么随时给自己打电话。他不知道的是,这张名片让费宏达在人前炫耀时又多了一个市公安局的铁哥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