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疑团
周飞飞2018-08-19 09:004,381

  之前凤台警方曾经在海定警方协助下,来宇翔公司调查过吕小敏失踪案。因为吕小敏失踪,到现在还没有办好离职手续,并且吕小敏在劳动仲裁部门提交的仲裁申请还悬在那儿,所以宇翔公司领导对警方的二次来访早就有心理准备。

  前台行政人员带着门禁卡把两人带到公司,直接引进了右侧的总裁办公室。宇翔公司总裁黄胜军已经沏好了茶等候。

  周小龙进门之后眼光飞快的打量着黄胜军的办公室。

  办公室有三十多平米。迎门是总裁办公桌,桌后墙壁上挂着六七米宽的字幅,上书“厚德载物”。左边是外窗,右边墙壁上挂着十数个奖状匾额和锦旗,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最中间的锦旗,上书“慈善之星”,落款为某部委下属机构。旁边的牌匾和锦旗上多为“文化示范单位“、”慈善企业家“之类内容。回头靠门的墙边,是一个高达一米八左右的紫色实木书架,上面放满了各式书籍。

  黄胜军从椅子上站起,绕过桌子出来和周小龙、卓琳分别握手,之后几人落座,简单介绍之后,周小龙让黄胜军叙述一下吕小敏在公司的表现,以及后来为何被公司辞退。黄胜军让行政人员叫来了财务室的主任,也就是之前吕小敏的领导齐淑娟,齐淑娟开始介绍,然后由黄胜军进行一些补充。

  两年多前,公司招财务人员,当时吕小敏刚刚在一所普通的本科大学毕业,来京找工作。面试的时候,黄胜军和齐淑娟觉得吕小敏表现得比较谨慎,有证书,专业知识也不错,便给了她机会,担任公司的财务助理。

  吕小敏本人比较好学,对工作要求也很高,在齐淑娟的培养下,入职三个月后顺利转正,成为正式财务人员,和齐淑娟一起负责公司进出账目及工资发放等工作。

  开始的一年多时间,吕小敏工作能力和工作态度一直很不错,几乎没有出现过严重的纰漏。同时,相处得久了,大家也了解到吕小敏家庭经济情况不好,当初她上大学,家里借了不少钱供她,现在她大学毕业了,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替家里还上债,另外他大弟弟到了找对象的年纪,二弟上了西安的某所大学,都需要钱,所以平常她省吃俭用,希望更多的帮助家里。

  齐淑娟觉得吕小敏不容易,同时她的工作能力与态度都不错,于是向黄胜军提议,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给她提了两次工资,总共每月加了1000元,达到6000元,这对于刚进入岗位不久的员工来讲,已经非常不错了,至少代表公司看好你,吕小敏果然工作更加卖力。

  不过,在半年前,吕小敏可能遇到了什么挫折,消沉了几天,工作上也出现了几次纰漏,齐淑娟找她谈话,不久后她的工作状态就恢复了正常,不过却变得更加少言寡语。

  一直到今年的四、五月份,吕小敏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工作中经常犯些错误,甚至忘记进行纳税申报,害得公司被工商罚了8000元。齐淑娟问她为什么出错,她竟然说本月没有经济活动不用申报,实际上这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都不该犯的常识性错误。

  已经给过她机会,也找她谈过话,黄胜军和齐淑娟认为此时的吕小敏已经不适合在公司工作,于是做出了辞退的决定。

  没有想到本来整日无精打采的吕小敏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到黄胜军办公室多番辩解,甚至辱骂,并且索要巨额的解约赔偿金。黄胜军当然不同意,吕小敏直接去劳动仲裁部门把他给告了,那几天他让相关人员准备劳动仲裁应诉的资料,包括她所犯下的错误等,没想到还没等到调节,吕小敏竟然失踪了!

  两人的叙述内容和之前凤台警方调查得到的内容基本一样,不过周小龙注意到在齐淑娟介绍五月份吕小敏的表现时,黄胜军刻意强调吕小敏突然的变化。这是一个聪明人,对警方有一个刻意引导,尤其是之前的卷宗中叙述很平淡,时隔一个月对市公安局的调查人员才表现出这种引导,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周小龙又仔细查看着吕小敏四、五月份的考勤记录,这本来是为应对劳动仲裁准备的资料,里面显示,四月下旬到五月上旬,吕小敏多次迟到,再配合另外几份关于她工作失误资料,可以想象她当时的状态是多么差。不过上午刚刚问过张静,她说吕小敏失踪前并没有明显的变化。

  难道有人说谎?还是吕小敏是一个天生的演员善于表演和隐藏自己?

  周小龙皱着眉头,提出要继续看一下吕小敏从进公司以来的考勤统计和奖惩情况。

  公司实行电子打卡,每个员工的考勤情况从网上调出来非常简单。

  统计显示,吕小敏从2016年6月份开始进入宇翔公司,当时大学还没毕业,6、7月份缺勤好几天,估计是请假回去应对学业。自2016年7月份到2018年1月份,一年半时间内竟然保持着全勤。

  到了今年2月份情况有了些变化,有两次迟到记录,进入三月份又恢复了正常,四月下旬和五月份的考勤有些惨不忍睹。

  奖惩情况和考勤统统计非常的契合。吕小敏进入公司第六个月就被评为月度优秀员工,1年零11个月间,被评优秀员工6次,这对于一个29人的公司来讲,尤其作为财务岗位,是非常难得的,不仅体现出这个人工作能力和态度好,还体现出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这和之前张静、费宏达对她有些难相处的看法有明显的不同。

  由于吕小敏失踪的前几天,已经离开了单位,所以无法询问她那几天的情况,周小龙感觉案件疑点重重,刚刚询问的几人所反映的情况似乎隐含着什么线索,一时之间却又抓不住。

  吕小敏在这里工作将近两年,她为人到底怎样,和公司有没有其他矛盾,不能偏听黄、齐两人所言,于是周小龙让黄建军给调来公司的员工档案,并且逐个询问来公司时间,尤其是和吕小敏关系如何。

  公司从事图书编辑发行,文化产业网络平台建设,活动运营组织等业务,共分网络部、图书部、市场部、技术部、活动部、行政人事部、财会室、经理室几大部分,总人数29人。

  周小龙一个个问下去,突然,他的目光凝固在一份员工档案的照片上!

  孟莹,一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原来你来了这里!

  一张普通的彩色半身照。

  照片上,孟莹穿着白色的花边领衬衫,头上扎着粉红色的发卡,衬着她雪白的皮肤、漂亮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就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周小龙心中比较紧张,发出声音都有些艰难。

  “这个网络部的孟莹来公司多久了?”

  黄胜军没有发现周小龙的变化,认真答道:“她是今年2月底也就是年后来公司的,小姑娘工作比较认真,得到了部门领导的认可,过了试用期就转正了。”

  “她和吕小敏关系如何?”

  “她?她和吕小敏没多少交集,只是年纪差不多,可能偶尔一起吃吃饭,还有就是填好报销单让吕小敏给报销吧。要把她叫过来问一下?”

  “暂时不用。”周小龙很想见到孟莹,同时又有一些犹豫,见了面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做?

  不知是出于刑警的敏感,还是出于女人的直觉,旁边卓琳感觉到了周小龙面对孟莹这份档案表现有些失常,再看看照片中的女人,卓琳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

  对于一个规模不大、资金进出不是很频繁的公司来讲,配备两位财务人员已经够用,以前是齐淑娟和吕小敏,现在吕小敏已经不在,又增加了一个叫汪菲的新的财务人员,她的入职时间是5月14日,而吕小敏应该是5月18日才被告知辞退,看来公司早已经做了后续准备才辞退了吕小敏。汪菲和吕小敏在公司只有几天的重合,应该没有谈话的必要。

  由于财务工作的特殊性,一般财务人员和其他员工相处的都不是很多,吕小敏也是如此,和单位的其他人基本都是泛泛之交。虽然因为工作原因,和同事偶尔发生过小摩擦,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最后,周小龙让黄胜军叫来一个叫李连升的人。宇翔公司虽然有近三十人,但是人员流动也不小,大多数是来公司只有一两年的人。这个李连升已经四十岁,来公司有近三年,负责网络部的工作,对公司情况应该比较了解,可能知道吕小敏的情况,另外,他可能是孟莹的领导。

  很快,李连升进来,规规矩矩的坐在周小龙的对面。

  李连升身高170厘米左右,身材较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给人的感觉,就是比较踏实、顺从,思维很清晰,周小龙问他话的时候,对方都能很快整理好思路。

  李连升的叙述和黄、齐两人所言几乎一致,由于不是一个部门,吕小敏也不是一个擅长人际交往的人,大家平时交流较少。只是五月份被公司辞退前,感觉到有些不正常,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至于他在公司两年多,是否和人结怨,是否处过男朋友,却是不知道的。

  眼见也问不出什么新的情况,中间又有一个编辑部的女孩子敲门进来,说有一个客户来拜访,想要在网站做广告,需要李连升亲自去接待,周小龙给了他一张自己的名片便让李连升回去了。卓琳在旁看着,叹了一口气。

  周小龙看到档案中有一个员工叫黄其军,和总裁黄胜军名字只差了一个字,模样也有七分相似,在公司也有三年多了,便问了一下,结果黄建军说他的确是自己的弟弟,主要负责一些重要项目的前期关系,前几天到湖南出差还没回来。

  既然人不在,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说。于是,周小龙又给了黄建军和齐淑娟两张名片,告诉他们有什么情况及时反映,另外以后还会来拜访,黄、齐两人把周小龙和卓琳送出了门。

  在回单位的路上,卓琳有几次都欲言又止,周小龙知道他要问什么,于是边开车,边对她说道:“这个单位的孟莹,我早就认识,或者说,是我喜欢的人。”

  “那你们为什么分开呢?是因为叔叔和阿姨不喜欢她?”

  “一部分原因吧。”周小龙叹了口气:“我前年清明节去八宝山拜祭一个抓歹徒牺牲的同事,结果在公墓停车场附近有一个歹徒抢包儿,被我抓住了,被抢的人就是孟莹。原来她爸爸也是一个刑警,在她五岁的时候就牺牲了,那天她和她妈妈正要去拜祭她爸爸,第一次见面,我对她很有好感,于是要了联系方式。”

  “经过一段相处,我们正式成了男女朋友,没有想到我和家里说了她的事,家里非常反对,他们认为单亲家庭的女孩子心里可能有问题,依赖性太大,不适合组建家庭。我第一次把她带回家那天,我爸爸妈妈甚至当面就让我们分手。”

  “当时孟莹非常伤心,不过我们都没放弃,我们想日子久了,我家里会慢慢的接受她。没有想到孟莹的妈妈知道我们的事,反对得更加强烈,因为她爸爸就是做刑警牺牲的,并且常年办案,根本照顾不到家庭,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再嫁给一个刑警。”

  “由于双方家长都反对,我们两个都很煎熬,尤其孟莹这么多年一直对她妈妈言听计从,她妈妈的反对让她更加纠结。有一次她问我爱不爱她,我说爱,她又问我爱不爱刑警这份工作,我说爱。她听后笑了,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工作,注意安全。结果从那天以后,她就从原单位辞职了,手机号码也换了,我就再也找不到她,她妈妈也不告诉我她的消息,还让我放弃,因为我给不了她安全感,给不了她幸福。一晃一年多没见,没想到她来到这个公司做编辑了。”

  卓琳听了周小龙的话,心中有一种隐隐的痛,她能够听得出周小龙对这个孟莹还有很深的感情。

  这个案子,就像披着一层迷雾,宇翔公司内部好像在特意隐瞒些什么,如果有一个可靠的内部的人为警方提供资料,兴许可以更早破案。但是,自己怎么可能去揭开周小龙心中的伤疤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