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协议
周飞飞2018-08-27 08:003,231

  转天30号,已经是卓琳来到这里的第三天。

  早上,小赵开车带卓琳来到四间房村,在村口,两人停下车,向刚刚从田里早忙回来的六十多岁的村民吴东打听李富贵。

  “你们打听我们李村长干什么?”吴东老汉看着两个大盖帽儿(警察)询问,显得很警惕。

  “大叔您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有个案子想要你们李村长提供点线索,配合破案。”

  “哦,这样啊。如果你们想要搞我们李村长,我们村民是不会答应的!”

  “大叔,听您的口气,李村长很受村民爱戴吗?”

  “爱不爱戴的我不知道,反正俺们农民心里清楚,谁对俺们好,谁给了我们好的生活。我们村要不是李村长,还在受穷呢。”

  “哦,看来李村长是个大好人那,他给你们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我们村以前比隔壁几个村都穷,十年前李村长上任,自己带头盖大棚种蔬菜,还联系了城里的大商场,长年从我们村进货,关是这一项,已经让我们村半数人脱离了贫困。后来,李村长又向镇里申请,成立了乡村互助组织,鼓励年轻的小伙子、丫头出去打工,家里有老人、孩子的,村里的其他人帮忙照顾。家里的田平时有我们这些老人来种,特别忙的时候孩子们再回来帮忙,他还鼓励从本村出去的人,谁出息了,要带村里致富,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成立了包工队在外接活儿,带出去了好几十号人。另外,李村长还提出,任何一家孩子只要愿意上学,至少要上完高中,考上大学的村里还有补助。现在,我们村民都摆脱了贫困,十里八村儿的都羡慕,有的还在学我们,这都是我们李村长的功劳!”

  看着吴东六十多岁了,说起他们村长满是自豪的神情,卓琳心中想:“难道这个李富贵还真是一个好村长?那他为什么逼迫吕小敏嫁给他傻儿子呢?”

  虽然知道大概的位置,卓琳还是问了一下李富贵的家在哪儿,吴东指道:“那个,那个唯一的三层楼就是我们李村长家!”

  旁边小赵笑了一声问道:“大叔,你们村长虽然带你们致了富,但是他是最富的,你们不嫉妒?”

  吴东道:“原先李村长家的房子很破,是村民们逼着他推倒了旧房子,盖一栋小楼的,他的这栋楼,是我们村里出去的两个施工队回村,免费给他盖的,以报答他的恩情!”

  原本不愿意说什么的吴东,讲起来他们村长来变得滔滔不绝,为了不耽误时间,两人开车来到了本村最豪华的住所,唯一的一个三层小楼。

  两人下车进院子,李富贵早上就上田里了,妻子黑桂香把两人让进了屋,然后打电话给李富贵。

  十几分钟后,李富贵身上带着露水,鞋上带着新鲜的泥土气息,手里拎着一个装满水果的塑料袋回来了,和两人打好招呼,把水果放到厨房,换了衣服鞋子,然后坐在了卓琳小赵对面。

  “李村长,这是从京城市来的刑警卓琳同志,调查吕小敏失踪的案子。”小赵介绍道。

  “哦?”李富贵惊讶地看着卓琳,握了握手,叹了口气道:“我原先还以为小敏这丫头是为了逃婚才自己逃跑了,她家帮她掩护,既然警方都介入了,那便是真的了!”说罢,眼中露出一丝落寞。

  “李村长,您能说一下当初为什么要出钱供吕小敏上学吗?”

  “供她上学?不瞒您说,我有我的私心,完全为了我的儿子甘宝。我喜欢小敏这丫头,从小就聪明、勤快,要不是她初中出了那事儿,我后来咋有脸提这个事儿?”

  “您儿子是怎样的?没有到大城市里治一治?”

  “说起来是我们自己造的孽呀。早年间,我和他妈开了养鸡场,和别人一样,用鸡饲料催熟小鸡,四五十天就能出栏。当时他妈肚子里面怀着他,每天去喂鸡,鸡饲料里面有很多激素,让孩子在肚子里面就感染了,出生之后不久就发现智力发育有障碍。我们卖了养鸡场,到全国很多大医院医治过,都治不好,我们作父母能补救的只有多赚钱,把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给他,就像现在他穿的衣服,都是我们让人在城里买的名牌。可惜现在甘宝三十岁人了,还不能自己上大街,遇到危险不知道躲。我和他妈都六十多岁了,照顾不了他多少年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是找个人能帮我们照顾他下半辈子,给他留个后,我们老两口将来死了也能闭眼了!”

  “所以您六年前就看上了吕小敏,想让她做您儿媳妇,这才签订了那个协议?”

  “是这样,当时如果没有我的介入,恐怕小敏也上不了大学,她的名声不好,以后也嫁不了好婆家。嫁给我儿子,除了他有点迟钝外,平时吃的用的我都给她最好的。甚至她给我们生完大孙子,实在不想过的话,我也可以同意他俩离婚,让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黑桂香把洗好的水果端上来,卓琳这几天随着调查,心情越来越沉重,没有心情吃,旁边小赵也推脱了。

  “这个想法您和吕小敏说过吗?”

  “没有,我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丫头能和我儿子过一辈子。”

  这时候,一个体型看上去有三十岁,但是面部表情如同孩童、没有一丝胡茬的男人,穿着背心、裤衩从里面的屋子出来,嚷着要吃水果。

  黑桂香递给他几粒葡萄,介绍道:“这就是我儿子甘宝。来,甘宝,叫姐姐!”

  甘宝盯着穿着警服的卓琳看了几眼,眼睛突然像放光一样,想要靠近却又不敢,哇的一声哭了:“我要姐姐!我要姐姐!”

  卓琳心里一动,拿过一个大草莓,递给甘宝道:“来,姐姐给你吃草莓。”

  甘宝乖乖的过来,接过草莓美美地吃着。

  卓琳道:“甘宝乖,告诉姐姐,你最近看见过和我一样的姐姐来过你家吗?”

  甘宝很努力地想:“没有,来家的都像妈妈一样的。”

  李富贵解释道:“我家甘宝这两年,对年轻女孩子有时候会表现出攻击性,所以我们很少让年轻女孩子来我家屋里。不过说实话,凭着我们家的条件,以及我在村民中的威望,我想给我们甘宝娶个一般的媳妇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因为在农村,很多家庭都是重男轻女,养女儿就是为了卖钱给儿子娶媳妇,女娃来我家也不吃亏,一辈子吃穿不愁,哪怕有一天我和他妈不在了,我们攒下来的钱也能够让他们夫妻俩和孩子衣食无忧。”

  黑桂香把甘宝搂过来,就像搂着一个小孩儿:“我们夫妻俩六十多了,就这么一个希望,他以后能有个好的着落,否则我们死了也闭不上眼啊!”

  卓琳看着三十岁的甘宝天真无邪的样子,感觉很能理解李富贵和黑桂香的心情,有这样一个孩子,谁都担心自己死后他无法生存。刚才通过问甘宝,他近期没有见过年轻女子来家里,基本排除了吕小敏被李家秘密绑回来的可能性,那么自己继续在这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突然她想起一件事,问道:“我能看看你们当初签订的协议吗?”

  “协议?”李富贵愣了一下,对黑桂香道:“你去拿出来给警察同志看看。”

  一会功夫,黑桂香拿过来一张纸。

  这只是一张很普通的办公用红格纸,上面还有乡政府的红字头。卓琳接过来,她知道这张纸承载着吕小敏的噩梦,甚至决定了她未来的命运。

  “协议

  今有吕中一家,因无力供女吕小敏上大学,故向李富贵借款10万元用做大学期间用度,并作出承诺:吕小敏大学毕业后可以在城市生活最多两年,于2018年7月25日前回乡与李富贵之子李甘宝成亲。届时李富贵将再拿出40万元作为聘礼,右吕中一家自由支配。如有违约,过时不归,吕中一家将于1年内归还于今日所借10万元款项,并缴纳违约金20万元。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

  下面日期是2012年7月25日。

  然后是双方以及中间证明人的签字、手印。

  卓琳特意查看了一下,吕小敏的手印比较浅却很清晰,仿佛能够感受到她当时那种无奈与凄苦。

  卓琳把协议递还给黑桂香,说道:“现在吕小敏失踪了,并且很可能被害了,你们这个协议也失去了效力,你们打算怎么做?”

  黑桂香把协议郑重的收起来,道:“我们当家的说过,如果吕小敏真的失踪或者死亡,这份协议就作废了,那10万块钱也不要了,算是我们为小敏做的一点事吧!”

  卓琳和小赵离开了李富贵家,心中又多了几分感叹。

  李富贵有能力、有头脑,能够帮助全村人致富,非常令人敬佩,尤其他们夫妻对于儿子甘宝的舐犊之情令人感动。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与吕中家签订的协议对于吕小敏来讲,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这个负担一直压着她度过了很多年,不值得原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