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旧情
周飞飞2018-08-29 08:004,184

  几人听着卓琳的汇报,尤其穿插播放了吕恩广叙述当年吕小敏被强X,后来为了上大学签订了卖身协议的录音,心情都无比沉重。最后听到卓琳能够协助当地警方抓住幕后真凶觉得非常的解气。

  卓琳叙述完,已经快六点钟了。

  大家各自回家休息,以备明天综合案情线索,继续追查。

  周小龙考虑到卓琳刚回来很辛苦,自己开车把她送回了住处,从观后镜里面看到坐在后排的卓琳累的睡着了,心中不禁升起一起愧疚和心疼。对于孟莹,他无法做到忘情,对于卓琳,他心存感动。

  8月2号早上,大家聚在一起,进行当前案情总结。

  周小龙对大家道:“现在,根据我们查出来的线索,已经可以对吕小敏这些年的遭遇进行还原。”

  “10年前吕小敏初中二年级还不足14周岁的时候,因为聪明、勤快、善良被临村村长李富贵相中,成为他为自己智障儿子物色的儿媳妇人选,于是他策划推动了黑耀阳强X吕小敏事件,导致她名誉扫地,4年后在她考上大学家里交不起学费的时候上门签订了协议,资助吕小敏上大学并且约定她在大城市自由生活两年后必须回乡成亲,以后帮他们照顾智障儿子并且生儿育女。”

  “吕小敏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她甚至在大四付出更多努力,就是为了早日完成课程早点进入社会实习,多享受一下城市生活,于是2016年6月份成功进入宇翔公司当了一名财务人员,表现非常优异,但是因为心理压力,她很少和外人做朋友,只是一个人和这个城市交流。”

  “今年1月份,吕小敏疑似恋爱,2月3号下午,她在住所疑似被人迷恋,然后碰巧王建强进屋,进行了二次强X,吕小敏受到了很大打击,于是2月5号把王建强赔偿给她的钱都给了家里,2月6号搬到新的住所。”

  “今年4月底,距离她和李富贵家的协议越来越近了,她因为某种原因,工作表现变得越来越差,并且不排除故意为之,在此期间,她和公司技术员孙超宗来往频繁,关系待查。5月18日吕小敏被公司辞退,吕小敏不服,于5月23日向海定区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仲裁,但是5月26日下午接到一个电话后出门,从此失踪。”

  “根据之前的调查,吕小敏住所放着财会进修的书,并且她在5月中下旬被公司辞退之后,上了招聘网站投简历辞职,还收到企业的电话,这能够反映出吕小敏并没有决心到了今年7月份回去乡下做李富贵的儿媳妇,那么就意味着她需要30万元来还违约金。当然,她读过大学,还在大城市里面生活,可能想过当时她不足14岁,那个协议无效,但是至少一下子要拿出10万元以上还李富贵的本金,她的信心从哪里来?”

  “我们目前主要的工作,一是获取吕小敏的微信内容,为整个调查提供线索证据,二是瑞王坟附近排查吕小敏失踪当天的可疑情况,三是弄清楚孙超宗和吕小敏的关系,四是弄清楚吕小敏和宇翔公司是否存在重大的矛盾,尤其吕小敏是否掌握着宇翔公司某个财务上的把柄,五是找到2月3日迷X吕小敏的人。我怀疑那个迷X吕小敏的人就是她公司的熟人,因为吕小敏本身就不爱和外人交往,并且从她的朋友圈来看,出事之前可能在恋爱,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许哥负责微信的问题,什么时候能解决?”

  许文怀道:“最晚明天下午就能得到。”

  “好,许哥今天继续追这事,越快越好。剑涛,瑞王坟附近调查的怎么样了?”

  窦剑涛答道:“由于处于拆迁区,人家并不是很多,之前我都是随机调查,没有什么收获,昨天已经和当地街道进行了接触,他们今天开始配合我进行入户调查,一是询问当日的情况,二也是排查吕小敏被囚禁的可能。”

  “好,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查,另外许哥办完微信的事,马上配合剑涛进行挨家挨户的排查工作,这个工作可能繁重些,争取早点有进展。”

  “对于孙超宗的调查,由卓琳来进行,一会会后卓琳找许哥拿相关资料,他俩的通话记录,另外到他们单位可以找李连升了解一下,他在公司呆的时间久,那阶段还和孙超宗有过交流,当然,注意别向对方泄露我们的办案进展。”

  “至于对宇翔公司、迷X吕小敏的神秘人的调查,由我来做。”

  卓琳听了他的安排,若有所思。

  会后已经到了十点多钟,几人各自行事。

  周小龙开车到了宇翔公司楼下,之前调查的时候,已经拿到了宇翔公司所有员工的手机号,其中当然包括孟莹,让他难以放下的人。

  周小龙打过去,孟莹明显犹豫了十几秒,终于接听了电话。

  “孟莹,我是小龙,挺长时间没联系了,你还好吗?”

  “我还好,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找到我。”

  “几点午休?出来我们见个面,关于吕小敏案子的事我还要向你了解一下。”

  “我们十二点午休。”

  “那好,我们就定在十二点十分在你们楼下不远的咖啡厅见面吧。”

  “好的。”

  再次和孟莹通话,周小龙心中非常复杂,也有些紧张。他到了咖啡厅,让老板安排了一个安静的隔间,先点了一杯咖啡,自己慢慢的品着,却不知是苦是甜。

  自从孟莹爸爸牺牲后,她妈妈一直细心地照顾着她的一切,包括服装、书包、饭菜,买的笔、本、玩具,她不想让失去父爱的女儿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受到一点点累,操一点点心。于是二十年来,孟莹就像是她妈妈精心打扮、保护的玩具,衣服风格永远停留在小公主的阶段,这也造成了孟莹后来工作可以做得很好,但是生活方面却时刻需要人来照顾。

  这样的女孩子,能够极大刺激男人的保护欲,但是对于周小龙来讲,有时也感觉有些累,并且经常担心自己照顾不好她,让她受到伤害。

  当初分开的时候周小龙很痛苦,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懂得了爱不等于一切,最后还要回归到吃喝拉撒这些平凡的生活中来,周小龙也逐渐理解了自己的父母和孟莹的妈妈为何反对两人在一起——孟莹在生活中依赖性很大,将来更难照顾好周小龙和家庭,未来周小龙会很累,还会耽误事业;周小龙做刑警比普通人照顾家的时间更少,更难照顾好孟莹,将来孟莹会很辛苦。

  周小龙遐想片刻,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钟。给孟莹点了杯咖啡,要了几样小甜点,又过了十分钟,孟莹如约而至。

  和周小龙想象的不同,孟莹今天穿着白色衬衫,套装小短裙,脚蹬一双高跟凉鞋,俨然一副公司精英白领的形象。装束风格变了,没变的是她雪白的皮肤、漂亮的脸庞、灵动纯洁的大眼睛。

  “孟莹,在这里工作还顺利吧?”

  “还行。前几天我师傅把你的名片放在桌子上被我看到了,我才知道你在查小敏失踪的事,估计也知道我在这里了。”

  “嗯,上次在办案,不方便找你。”

  “呵呵,这次找我只是为了调查吕小敏的案子?”

  “呃。”周小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呵呵,开玩笑的。”

  “孟莹,我发现你变化很大,和以前几乎完全不同了。”

  “是吗?那说明我改变自己成功了呗。说吧,想问什么,看我知不知道。”

  周小龙问道:“孟莹,你应该是二月底来到宇翔公司的吧,你是否知道或者听到吕小敏感情方面的事,或者跟谁结过怨?”

  “我来到这里,和吕小敏接触不多,感觉她是一个不喜欢与人交往的人,平时我们几个女同事经常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她很少参与进来,我们私下分析,她家里应该特别穷,舍不得花钱才这样。当然由于她工作的特殊性,偶尔会因为员工报销、按绩效扣员工工资类的事有点小矛盾,但是都没有形成激烈的争吵,更上升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至于感情方面,我注意到每次吕小敏见到黄总的弟弟,也就是负责大客户的黄其军都会有点不自然,好像在隐藏着什么情绪,而黄其军见到她却好像没事一般。这是我从见到他们偶尔相遇的反映判断的。后来黄其军还对我很热乎,我师傅,就是我们网络部的李连升总监警告过我,不要理睬黄其军,他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所以偶尔黄其军热情的请我吃饭,都被我冷脸怼了回去,他就再也不找我了。”

  “4月份,我能够感觉到,技术部的孙超宗接触吕小敏的次数比以前频繁,主要是下班后有时会私下等她一起走,而据我所知他们俩下班的路线根本不同。”

  “所以,我认为吕小敏可能和黄其军有过不愉快的交往,而孙超宗对吕小敏可能有意思。如果你要从吕小敏的感情方面入手查案,应该从他们两个入手。”

  周小龙听着孟莹冷静的分析,心中非常震撼。不是因为他终于圈定了2月初迷X吕小敏的嫌疑人,最主要的原因是孟莹现在竟然能如此主动的去思考、观察身边的人和事,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孟莹看到周小龙有些发愣,笑了笑道:“在想什么?”

  周小龙道:“我没有想到,你的变化很大。”

  孟莹呵呵笑道:“不要拿老眼光看人。每个人都要长大,只不过我底子薄,变化有些大,你一时想不到而已。”

  周小龙也笑了:“以前你心思比较单纯,把这个世界都看得很美好,很少去留意别人的事,没想到短短的时间,你身边一些小细节都能被你捕捉到,并且进行分析,都能去查案了。”

  孟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悠悠地道:“毕竟,我是刑警的女儿。”

  咖啡喝完,再续了一杯,而两人都没有吃甜点,孟莹说要注意保持身材,少吃甜食。

  “还有一件事,”周小龙继续问道:“你知道宇翔公司靠什么盈利?是否听过什么不正规的操作?”

  孟莹道:“这方面我了解不多。不过我听别人说公司现在的业务,尤其是盈利项目都是我师傅李连升替公司策划实施的。我们公司盈利主要依靠两块,一块是网络方面为文化公司做形象宣传,另一块是编辑出版书籍,并且结合文化扶贫把书籍销售出去,有时候也能够拿到一些政府的项目,为他们策划实施一些精神文明方面的项目活动。”

  “李连升,他倒是很能干。那他作为公司的功臣,收入应该很高才对,我和他接触过两次,感觉他的经济条件很一般,40岁了连车都没有。”

  “是啊,其实公司很多人都为他抱不平,公司的黄鼠狼,就是我们老板黄胜军特别自私,给李老师的工资不高,据说去年年终奖也就两三千,跟他的贡献一点都不匹配。有人私下问李老师,他说公司还没壮大起来,以后会好的,年纪大了,稳定是最重要的。”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到一点钟,孟莹要回去上班,临走前叫了服务员,把甜点打包带走,说要给不怕胖的姐妹吃。

  两人出了咖啡厅,各奔东西。

  周小龙看着逐渐走远的孟莹,有些开心,同时也有些怅然若失。直到她走进了办公大楼的大门,才转身向停车位走去。

  他不知道的是,孟莹刚平静的进入大门,便回过头来贴着大门旁边的玻璃往外看,看着那个自己爱的男人,嘴里喃喃道:“我要快点长大,完成和妈妈的约定。等有一天能够照顾你了我再去找你,希望那时,你还爱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