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不认
周飞飞2018-09-01 12:004,049

  下午,周小龙和卓琳来到宇翔公司,这次黄其军已经回来了,于是借用宇翔公司的会客室进行盘问调查。

  黄其军三十岁左右,185的大个儿,穿戴讲究、表现得彬彬有礼,一副绅士的样子,让人第一眼看去,很难联想到是一个花花大少。然而,从他眼光偶尔略过卓琳的脸和胸部这个细节,暴露了他的本性。

  “我和吕小敏也不是很熟,两位有什么要了解的,请尽管问,我一定好好配合。”

  周小龙哼了一声道:“黄先生,你说和吕小敏不熟,我看不尽然吧?据我们调查的资料,你在今年一二月份可是对她很殷勤,经常约她出去聊天看电影,如果这样还是不熟,那怎样才算熟呢?”

  黄其军呵呵一笑:“周警官说笑了!现在的社会,男女之间非要互相特别熟悉,或者了解对方家世、祖宗十九代才能约吗?我和吕小敏不熟并不妨碍我约她,同时约了她也不等于就要娶她,二位说是不是?”

  周小龙和卓琳明白,这个黄其军不好对付,知道警方在查他和吕小敏的关系,尤其可能怀疑他当初迷X吕小敏的事,于是索性表现的比较花心、无所谓,把一些事情轻描淡写的说出来,避免警方深究。

  “黄先生,请不要避重就轻,我们对你的感情观没有兴趣,还是交代一下你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去接近吕小敏。”

  “好,那我说。我呢,三十岁了虽然保持特殊关系的女人不止一个,但是还没有正式的女朋友,我可不想娶回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将来给我戴绿帽子。在这里我近水楼台,发现吕小敏虽然长相很一般,但是非常节俭、正派,从不和哪个男人有什么来往,于是我想处着试试。没有想到,只是做个朋友而已,却费了我很大的劲才搞定,她终于愿意和我约会,后来逐渐被我的真情感动,到我那里我们上了床。”

  “嗯?你们是在你住的地方上了床?具体时间是哪天?”周小龙问道。

  “是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具体哪天我不记得了。”黄其军无所谓地道:“本来我想确定了关系,以后也收收心好好的处,总是在外面周旋也累。不过没想到,当时在床上她表现得非常紧张,还三番五次的拒绝,最后我发现她并不是处女了!我对她最主要的好感就是她不和男人乱搞,没想到她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卓琳不满地道:“你自己那么花心,有那么多女人,还要求人家是处女?”

  黄其军不在乎地道:“在这个社会上,我有钱就是比她更有选择权,不管你们承不承认,试试就是如此!”

  黄小龙继续问:“你发现她不是处女,之后怎么样了?”

  黄其军道:“男人嘛,到了那个时候即使不是处女,也得办完事,然后我给了她两千块钱,说以后就没有关系了。结果她很不高兴,也没拿钱就跑了。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什么来往了。”

  “那2月3号晚上你在哪里?是不是去找了吕小敏?”周小龙问。

  “周警官,我想我说的很明白了,我们发生关系那次之后,我就不和她联系了,2月3号我不记得自己干什么了,但是肯定的是我当天没有去找吕小敏。”

  “也就是你根本没有不在场证明?”周小龙问。

  “没有啊,不过你们也没证据证明我当天去找她了。另外你们一直在提2月3号这一天,据我所知,吕小敏失踪根本不是这一天,有什么特殊的吗?”

  卓琳在旁边观察,发现黄其军装作毫不知情,但是表情却显得很镇定,甚至有些嘲讽的意味,不知道是在笑话警方没有证据把他怎样,还是为自己的表现暗自得意。

  是啊!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没有人证、物证,甚至没有原告,如果黄其军一直抵赖,警方恐怕真的没有办法!

  “吕小敏失踪当晚,也就是5月26日你在哪里?干什么?”周小龙问。

  “那天那,让我想想。”黄其军看似在思考,然后拿出手机,查找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微信,找到了当天发的的一朋友圈条信息,递给周小龙看:“我那天到浙江出差了,我在酒桌上和某县的民政局谈文化扶贫的事,这事做不了假吧?”

  周小龙和卓琳看了他当天发的信息,不但有图有真相,还有当时的酒店定位信息。应该做不了假,因为是谎言的话,找到当时一起喝酒的人了解一下就露馅了,像黄其军这么精明的人,不可能给自己挖这么一个填不了的坑。

  周小龙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但是黄其军都以记不清、没在意搪塞过去。

  两人又找来了黄胜军,向他了解黄其军和吕小敏交往的情况。

  谈起这个弟弟,黄胜军苦笑道:“其军是我家里最小的男孩,从小被我家里惯坏了,总有一种优越感。在感情方面,大学时有一段失败的感情,被女朋友背叛,后来对于感情总是逃避,宁愿到外面花天酒地,结交一些放荡的女人,他说相处起来没有心理负担。公司里这么多优秀女孩子,我是希望他选择一个踏踏实实的处个对象,早点结婚的,但是他一直都不听我的。我对吕小敏很看好,这丫头虽然有点心思重,但是聪明、勤快、单纯、不乱交,他追吕小敏还是我多次提示,希望他考虑一下的。没想到后来他们相处了一段就分手了,其军也没有告诉我原因,就说不合适,而那段时间吕小敏的确有一些不正常,我怀疑和其军有关系,问了其军他不要我管他的事,还说吕小敏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至于她的变化,和他没什么关系。作为哥哥,我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弟弟。所以后来,有一次吕小敏找我,对我说其军欺骗了她的感情,希望我能够补偿给她30万,她就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我们面前,也不会做出任何对我们不利的事。我一听,觉得她是在敲诈,本来男女相处分分合合是很平常的事,即使其军有什么对不起他的,也不至于狮子大张口向我们讨要30万。其军说的很对,吕小敏这个人看上去很单纯,实际上并不简单,这样的人我们公司不可能再继续留下她,于是我也通知了人事招聘一个新的财务接替她。”

  “那后来吕小敏失踪,黄其军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卓琳问。

  黄胜军回道:“没有,他当时正在外地谈业务上的事,我向他提了一下,他说兴许是吕小敏演的戏,她这个人很缺钱,兴许想办法搞钱去了。即使是出了事,也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卓琳问道:“你们公司辞退吕小敏就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让你们对她的品行产生了怀疑?”

  “并不止如此。”黄胜军道:“我上次也给两位警官看了她那段时间的考勤和工作情况。我们做企业的考察员工,品行是一部分,是否有工作能力是另外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她讨要30万元赔偿的事,即使她这段时间工作状态不对劲,我们也可以容忍她一段时间,毕竟对任何公司来讲,财务岗位都是很重要的,如果新招一个人,还需要从头培训、从头熟悉公司的业务。这件事发生前,她都是比较合格的。”

  周小龙接着问道:“那你是否考虑过,吕小敏掌握了公司的财务机密,也许会在走劳动仲裁中提供一些对公司不利的证据?”

  黄胜军道:“这个没有考虑过,正所谓行得正走得直,我这几年投身于贫困地区孩子的教育事业,没有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我办公室墙上的奖牌、证书就是我的证明!”

  孙超宗说的有一定道理,很多公司在初期的资本积累时期,会利用一些手段,快速积累财富,宇翔公司由一个入不敷出的小公司,两三年间就发展成为行业里赫赫有名的公司,收支方面更是大有改观,其中很可能有一些龌龊,但是如果对方已经有了一定的警觉,就会想方设法把一些漏洞弥补起来。对于一个有良好口碑的企业、企业家、慈善人物,即使是公安部门,也要慎之又慎,以免造成大的社会舆论。

  鉴于黄其军迷X吕小敏、宇翔公司业务中的违法操作问题,只是调查吕小敏失踪案的两个分支,又缺乏足够的证据,只能暂时搁置,把重心重新回到原案件中来。

  两人开车回转局里。路上卓琳问周小龙:“周队,你觉得黄胜军真的不知道他弟弟迷X吕小敏的事吗?”

  周小龙道:“不管他知不知道,他都会替自己的弟弟隐瞒实情,甚至和公司里面几个主要人物交代好了,一致对此事不知情。我们上次来调查时候,他们故意调转话题,这次应该是知道我们我们调查出了一些证据,才不得不承认知道他俩的交往,甚至黄胜军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说黄其军是按照他的意思才和吕小敏交往。”

  卓琳听了,接着分析道:“那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孙超宗拉吕小敏下水,配合他收集公司业务方面的违规证据,吕小敏本来不想参与,但是由于距离自己回乡嫁给李甘宝时间越来越近了,再加上她被黄其军的花言巧语所诱惑,真的以为他对她是真心的,借助他的经济实力帮助自己还上30万元的违约金,这才尝试和黄其军处朋友。由于她早年就被黑耀阳给强X了,所以不是一个处女,黄其军知道了这个情况,收回了对她的某种承诺,吕小敏觉得自己又一次被骗,才决定和孙超宗合作吧。后来她决定再给公司一机会,她找黄胜军索要赔偿,如果黄胜军给了他赔偿,她就退出和孙超宗的联合,结果是黄胜军询问了黄其军之后,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并且决定辞退她,以求个了断。”

  “嗯,应该是这样。”周小龙道。“我们上次去吕小敏的住所,查到她曾经买了财务进修的书,说明她并不甘心回农村,甚至可能已经有了逃避的办法。至于她的倚仗是黄其军还是其他,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当然,从你上次到她家的调查结果,我们也不能排除吕小敏联合了别人偷偷到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藏了起来,只是这样的话,他应该跟家里人有过交代,尤其我们调查显示,吕小敏和外界交流并不多,应该很难找到帮助她逃跑的人,更没有能力失踪后逃掉我们的追查。要知道在这个社会上,不用自己的身份证、微信、支付宝,她几乎寸步难行。”

  “是啊,看来吕小敏失踪,甚至已经被害的可能性仍然是最大的。越调查,越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子的坚强和可怜,真的希望她没事只是藏了起来,这样至少她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

  听了卓琳的话,周小龙默默不语。

  两人到了局里,接到窦剑涛的电话。他和许文怀经过多半天的调查,有了一个新的线索,还在继续追查,明天上班具体汇报。

  此时,吕小敏的银行收支信息也提供过来。除了工资卡,吕小敏没有其他任何银行账号,而里面的出入账明细可以看出,她每个月赚到的工资的去处很明确,除了按时给家里打钱外,取出来的钱基本就够房租和一个人在京的日常花销。有一些网上的支出,去向也都明确,甚至很少有一次超过一百块的,这基本排除了吕小敏在网上找人制作假证件自己制造失踪的可能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花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