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老靳再临
茶七2018-08-17 22:212,524

  然而潜渊立刻又挽起了她,停顿片刻,然后说:“我下面所说的话,如果你觉得不可信,就当做科幻小说听好了——我调查的是死亡事件,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只是青少年的死亡事件。”

  “青少年?”寻秋池问。

  “哦,对了。”潜渊说,“青年一词的含义在现在和过去是不同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新的年龄分段,45岁以下都算青年,所以我调查的是45岁以下人士的死亡事件。”

  寻秋池愣了一会儿,说:“这个也太广泛了!全世界全国,不,就说我们省我们市,45岁以下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吗?”

  潜渊说:“这你不用太操心,实际上超过38岁,还在我的调查范围内的就很少了,除非他身份特殊,能力特殊。”

  “那也不少啊。”寻秋池问,“我不明白,病死的你也调查?”

  潜渊说:“病死的不管,只管意外死亡。”

  “车祸、坠楼、打架斗殴、嗑药致死之类的?”

  “意外死亡之中,有的是,有的不是。”

  “自杀呢?”

  潜渊说:“自杀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伪装成自杀的他杀也是同样处理。”

  寻秋池顿时眼皮一跳:“你在暗示三个卫校女生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潜渊说:“呃,这可是你自己猜的哦,你的思维还挺跳跃的嘛!”

  寻秋池板起面孔:“你说话要负责任,因为这是很严重的事,自杀和他杀的性质不一样。”

  潜渊说:“你严肃的时候好凶恶啊。而且我真没说,是你猜的。”

  寻秋池说:“我就猜怎么了?”

  潜渊说:“没怎么,你猜得挺好。你们办案不也是同样顺序吗?先有罪推定,然后一个一个排除嫌疑。实际上我也是这么猜的。”

  寻秋池说:“猜也要有依据,你的依据在哪里?”

  潜渊说:“前面。”

  “啥?”

  潜渊指着前面,他们竟然又走到了“此刻天使”咖啡馆门口。事实上寻秋池觉得这家店的名字恶俗,她讨厌有人把“天使”“恶魔”之类的东西挂在嘴边。当了警察就知道,但凡超过五岁的,能称为“天使”的就很少了。

  人的自私自利恨不得在还是个单细胞时就开始生根发芽了,小孩子虽然可爱,也是残忍的小动物。总之超过二十岁还是一朵白莲花的,片警同志承诺免费上门奉送“大彻大悟之我叫你装、我叫你装”之大耳刮子。

  日后寻秋池开咖啡店,宁肯起名“此刻先天混元玄灵祖师”,没生意也忍了。

  她看了一眼潜渊,心想这厮购物那么困难居然还很喜欢泡店,什么毛病?

  “大晚上的我不喝咖啡。”她说。

  “谁说要请你喝咖啡?”潜渊笑问。

  “茶也不喝。”寻秋池挑着眉毛说,“工作日更不喝酒。”

  “得了吧姑娘,我这儿白水也没有。”潜渊说,“不是看咖啡店,是咖啡店的招牌下面。”

  咖啡店的招牌下面站着一个人。

  由于那人一直背着,寻秋池没认出他是谁,现在他一转过身,赫然是市局掌管组织人事的老靳!

  他头发白了一大半,黑框眼镜,背部微驼,面孔清瘦又不注重穿戴,在夜风中怎么看都像个落魄知识分子。

  “靳书记?”寻秋池脱口而出。

  老靳说:“快来快来,你们俩真磨蹭!我可是骗夫人说出来散步的,再过半小时她老人家就要打电话查岗了!”

  “靳书记,你在等我们?”寻秋池问。

  “不然等谁?”老靳说,“走,上楼。”

  “上楼?”寻秋池莫名其妙。

  老靳不由分说往咖啡馆的侧面走,那里沿着墙根有一条断头巷子,分割了一片绿植和步行街。巷子大概二十多米长,一米多宽,底端是一扇厚重的防盗门。由于房子和街心花园特殊的夹角,从巷子外面看不见这扇门。

  寻秋池早就注意到这扇门了,谁让她是片警呢。她一直以为那是咖啡馆的后门,又诧异为什么一个用来倒垃圾和员工出入的后门要装指纹锁这么高端的玩意儿。

  老靳刷指纹开门,寻秋池觉得自己猜错了,这门肯定和咖啡馆没关系,里面是一部电梯。

  三人上了电梯,老靳摁下四十六楼的按钮。

  顺便说这部电梯里只有两个按钮:1和46。而据寻秋池所知,这片以三幢高楼和五幢裙楼所构成的步行街区,最高建筑为四十五层。

  虽然电梯运行迅速,但数十秒内三人同时保持沉默颇为尴尬,寻秋池打破宁静问:“这是哪儿?”

  老靳说:“这是华东局行动七处。”说罢他越过寻秋池问潜渊:“啥?你没告诉她?”

  潜渊说:“我思考来思考去,觉得不管怎么说,她都会当我是神经病的。”

  寻秋池没当他是神经病,直接了当问老靳:“靳书记,他是什么保密单位的?和我们一路的吗?”

  老靳说:“既然是保密单位,就不可能和我们一路,我们是国家行政机关。”

  话音刚落,电梯到了。

  在电梯门缓缓开启之时,寻秋池已经做好了看到外星球的准备。

  至少和电影上一样,门一开,背景乐响起,主角惊诧又兴奋地走进一个广阔的天地,空中地下不管是平面上还是立体方向,到处都是让他讶异得合不拢嘴的高科技——飞碟之类的,穿着制服的光鲜男女在忙碌地走来走去,巨大的机器人或者无数的办公桌或者战斗机绵延到视线之外……

  现实情况是,门一开,里面是一条两米长的走廊。

  没有黑科技,没有男女和机器人,倒是有地毯和水晶灯,乍一看还是很气派的。

  走廊尽头又是一道指纹锁防盗门,打开之后,里面是客厅——纯老派欧式风格那种,墙纸花得不行。

  果然不是一路的,行政机关也没法在酒店客房办公啊!

  “……”寻秋池问潜渊,“华东局行动七处?”

  潜渊说:“呃,这里头有点儿原因。”

  老靳催促说:“快坐,快谈,一会儿夫人要找我了。”

  潜渊故作热心地问:“靳老,你是不是有过外遇啊?尊夫人动不动要找你?”

  老靳一愣,脸顿时红了,吭吭巴巴说:“外遇倒是没有,我以前么,嘿嘿……喜欢摸两副小牌,夫人不是很赞成。”

  潜渊说:“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我去泡茶。”

  老靳赶忙拦住他,掏出证件往门口边柜上一拍,对寻秋池说:“寻秋池同志,我以我四十年的工龄担保,潜渊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寻秋池说:“我知道。”

  老靳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寻秋池说:“好人坏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忘了?我今年发现了好几个网上追逃对象。”

  “……”老靳讪讪收起证件,“感觉自己白来了。”

  寻秋池说:“可以信赖并不等于完全信赖,靳书记,他到底是谁啊?华东局行动七处又是个什么来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