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卫生学校
茶七2018-08-17 22:212,259

  往后几天很平静,那个上吊自杀的男子并没有引起大家尤其是警方的重视。毕竟凶杀案、抢劫案、毒品案、危害公共安全案、重案要案那么多,哪有空闲去管一个自杀的。

  又过几天听说那人的丧事也草草办完了。债主们虽然不甘心,个别的还不依不饶,但大部分人面对抱头痛哭的孤儿寡母时都无计可施。

  寻秋池没有把潜渊这个人抛在脑后,工作之余偶尔还想起他,纳闷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以及他的隐藏技术是怎么实现的。

  半个月后,她再次见到了潜渊,在另一件自杀事件的抢救现场。

  在寻秋池所在派出所的辖区内,有一所卫生学校,以培养中专生护士为主。虽然大学早就开设护理专业了,但大部分真正有志成为护士的孩子还是从卫校毕业的。

  这所学校的生源比较稳定,在校学生常年维持在一千人左右。老校长抓纪律相当严格,因此比起别的专科学校来,此校打架斗殴、校园暴力、早恋怀孕之类的事情要少许多。然而就在这所模范中专里,一天之内发生了三起自杀事件,造成了三人全部死亡的惨剧。

  三个死去的女孩子住在同一间宿舍内,死亡的方式也很统一——睡死的。

  这个宿舍还住着另一位姓徐的女孩,但和死去的三人并不是一个班。

  此时新学期刚开学,大家都还不熟悉课表。徐同学早上起床,见其余人还在蒙头大睡,以为她们班第一、第二节没课,于是独自锁了门上课去。

  到了中午她下课回来,发现室友们居然还在睡,上前一看,才发现大事不好。

  徐同学语无伦次地给老师打电话,老师又连忙通知三名死者的班主任。班主任吓得差点儿当场死过去,等老师和宿管们一起冲进出事的宿舍,发现徐同学因为受到强烈的刺激而暂时失语,床上的三个女孩有两个已经回天乏术,另一个还有微弱的呼吸。

  大家疯狂地打120、110,寻求一切可能得到的帮助,派出所接到这个任务单时,是在下午一点差五分。

  老杨建议寻秋池一起出现场。他很欣赏这个女孩子,认定她是一棵革命的好苗子,有游击队政委之风,着重培养她。

  寻秋池同意了,她明白现场会有很多卫校女生和教师,也会有女性家长,比起男警察来,女警对她们的安抚作用会强一些。

  她和同事们一起去了医院,但不久就得到了一个坏消息:最后一位女生抢救无效,死亡了。

  事实上她在救护车上心跳就停止了,抢救室的医生们又轮流进行了四十分钟的心肺复苏,可惜回天乏术。

  寻秋池知道往后便更复杂的社会问题了:人是在学校死的,学校难辞其咎;学生家长突遭打击痛苦万分,也不会轻易放过。

  见老杨正在和丧魂落魄的校长说话,她走到距离抢救室远一些的地方观察四周,就在这时,她看见了潜渊。潜渊微笑着朝她挥手,显然一早就在等待她发现了。

  她走向他,小声问:“这可不是经济案件吧?”

  “谁说我调查的是经济案件?”潜渊反问。

  “那你调查什么?自杀吗?”寻秋池说,“这事儿与上次的唯一共同点,就是都是自杀。”

  潜渊没有回答,笑着问:“你怎么不来找我,这些天我一直在等你上门。”

  “太远了。”寻秋池说。

  潜渊知道这是借口,他名片上的地址距离此地十公里,走高架就算堵车也不过半小时。

  他没有追究,而是诚恳地说:“我这次需要你的帮助。”

  “为什么?”寻秋池问。

  潜渊指指抢救室门口那乌泱泱一堆人:“卫校女生,还有教师,我想她们不太容易信任我。”

  “你要我做什么?”

  “与她们谈话就行了,我会选择我想要的信息。”潜渊说。

  “行。”寻秋池问,“为贵单位办事,有没有奖励?”

  潜渊苦笑:“一会儿我给你买糖吃吧。”

  寻秋池说:“我不缺糖。”

  “那你缺什么?”

  “要不给我买套房吧?”

  潜渊说:“算了,我自己去谈话吧。”

  寻秋池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字一顿地问:“你到底是哪个单位的?你究竟在调查什么?真的是自杀?我只听说过自杀之前干预,没听说过自杀之后调查。我希望你老实回答,不要故弄玄虚。”

  “我在泡你。”潜渊说。

  “明天领证不?”寻秋池问。

  潜渊旋即改口:“开玩笑的。这样吧,现在时间来不及了,我要赶在六点前去卫校见一次徐同学。六点以后她母亲就会从郊区赶到,然后她必定会被接回家去,估计很长时间再也无法出门。我们约在七点半,老地方‘此刻天使’咖啡馆见面好吗?”

  “不要咖啡馆,不领证老约会干嘛?我在单位门口等你。”寻秋池说。

  “好,回头见。”潜渊说完这话,匆匆走了。

  比起上次来,他的身影这次似乎明显了些,寻秋池甚至能目送他穿过马路。

  我的观察力又进步啦?她自忖:进步这么快,搞不好我是真龙天子?

  她回到单位,耐心呆到七点,然后等不及似的走到单位门口的大樟树下。

  潜渊迟到三分钟,道了一连串的歉。两人随后挽着手,就如散步般边走边谈,说实话与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如此亲密挺奇怪的,可谁让不挽不行呢?

  寻秋池问:“怎么样?见到那个姓徐的女生了没有?听说她是三位死者的室友。”

  潜渊说:“见是见到了,但是毫无收获,因为那孩子受了刺激了,不肯说话。”

  寻秋池叹气:“这事太严重、太惨了,不知道学校和家长该怎么面对。”

  “这事不会收尾的,还没有结束。”潜渊说。

  “是难以收尾,我们派出所会持续介入的,少不了调解个几个月。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啊。”

  “不,”潜渊说,“我是另有所指——这事没有结束,除了这三个女生,还有人会死的。”

  寻秋池猛地停下脚步:“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潜渊说。“我是根据调查情况得出的结论。”

  “你到底在调查什么?”寻秋池松开他的胳膊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