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你们是什么东西
茶七2018-08-17 22:212,217

  听到这个问题,对面两人互相看一眼,竟然果断地把话题岔开了。

  潜渊说:“这儿原先是个会所——不是那种会所啊,就是个吃饭的会所——私密性好点儿、消费档次高点儿罢了。这几年不是打击会所嘛?这家店的老板出事了要卖房子,我觉得合适就托人从中斡旋买下来了。现在我和九皋都住这儿,算是办公室兼住家了。”

  这房子至少三千万……寻秋池默默地想。

  九皋说:“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钱大概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因为你们是反选择委员会的?”寻秋池问。

  九皋默认。

  潜渊推了推眼镜,尴尬地笑道:“呃……这个……到底从哪儿说起呢?嗯……秋池,你知道弦理论吗?”

  九皋怪叫道:“你是不是有病?这时候扯什么弦理论?!”

  潜渊说:“只有弦论可以解释啊。秋池,弦论认为自然界的基本单元不是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之类的点状粒子,而是极小的线状的‘弦’,弦的不同振动和运动就产生出各种不同的基本粒子……”

  寻秋池果断阻止他继续深入,以免他解释到明天早上去:“对不起,你说的我一点儿也听不懂,我的物理从高中起就是拖后腿的科目。”

  “看吧!”九皋说,“潜渊有病!我来问。”

  他问寻秋池:“看过科幻片没?知道平行世界吗?”

  “看过,知道。”寻秋池说。

  “这不结了!”九皋摊手,挑衅地瞪了一眼潜渊。

  “但是平行世界和反选择委员会有什么关系?”寻秋池问。

  潜渊摸了摸鼻子:“刚才我说的弦理论其实可以解释平行世界……总之既然你有概念就算了。你知道有多少个平行世界吗?”

  寻秋池心想:讨论完物理,又来讨论科幻?我闲得慌去研究多少个平行世界?

  “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潜渊说,“但佛经里说‘百亿须弥山,百亿日月,名为三千大千世界’,就姑且算它三千个吧。我下面讲的东西,如果你不信,就当故事听吧!”

  他往后坐了一点,缓缓说:“在三千个平行世界里,有两千九百九十九个和我们这个世界基本没有交集,但假设有一个却和我们同气连枝,不可分割,关系复杂。所谓的反选择委员会,就是处理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之间的……嗯,某一些纠纷的组织。”

  “公务组织。”九皋补充。

  “没错,我们是全球性的机构。”潜渊说,“你不信是吗?”

  寻秋池连忙收敛了一下表情。

  潜渊苦恼地喝水,片刻之后他突然抬头问:“你最近有没有检查过身体?”

  “体检?”寻秋池说,“年初检查过,怎么了?”

  潜渊说:“秋池,平行世界什么的你不信没关系,但有一件事你必须信!就是你最近或者干脆现在,一定要去一趟医院,把身体彻头彻尾地检查一遍!”

  “啊?为什么?”

  潜渊说:“是因为……”

  九皋突然打断:“不要问这么多,你赶紧去,生死攸关!”

  生死攸关?寻秋池简直莫名其妙。

  “我身体挺好的啊。”她强调。

  潜渊和九皋都没有接话,不约而同用一种复杂的神情望着她,潜渊欲言又止。

  寻秋池冷笑了一下。

  她心想好嘛,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遇见做局的主儿了!

  潜渊这厮也不知道运用什么手段骗过了所有人,把她诳到这个销金窟似的地方来,说什么自己三千万买下了它,自己尽调查些很玄乎的事儿,拉了市局的老靳给他扎台型,还弄了个极客似的人物在这儿当捧哏,结果只是说了个科幻故事给她听,然后危言耸听让她去体检?!

  她一方面怀疑眼前这两个人是卖保健品的,另一方面猜测老靳是不是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上。

  但她什么都没说出口,因为逻辑。

  假如她是这个骗局的目标,那真是个毫无价值的目标:基层小民警,刚刚转正,公务员职级序列里的残渣;孤女,无父无母、无配偶无子女无亲友;社会关系简单,没有仇家;也从未结识什么大人物;穷,去年好不容易攒下几万块钱,都用来还助学贷款了。

  她连睡觉的地方都是公家的,可谓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骗她能达到什么目的?

  莫非想要她的两只肾脏,倒卖器官?

  那真是古怪的嗜好,警察的肾脏有什么特殊风味吗?去摘个流浪汉的岂不是更安全,派出所的民警也是能合法使用枪支的。

  另外老靳是怎么一回事?他有必要弃自己几十年的工龄党龄老资历于不顾,帮两个骗子说话吗?

  寻秋池觉得眼前情况有点儿复杂,最明智的做法是赶紧抽身而退,回家好好想想。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我今天值夜班,必须要回去了。咱们下回再聊吧。”随即她抓起外套往门口走去。

  潜渊也站起来:“我送你。”

  “不用。”寻秋池淡定地冲他俩摆摆手,“留步吧。”

  听到她电梯下行的一刹那,九皋往沙发后背上一靠,仰头说:“处座,你与人谈话技巧的得分是0。”

  “……”潜渊说,“要不下回你和她谈?”

  九皋说:“我和她谈说不定还容易些!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能把弦理论都扯出来,果然是天赋异禀。不过你放心,没有下回了,我敢发誓这姑娘这辈子都不肯见我们了!”

  潜渊说:“她不肯见我,那我就去见她,反正她是户籍警,始终坐在窗口后面。无论如何,我已经把最重要的信息传递给她了,希望她能略微信我一点,早去检查身体。”

  “她很容易就能看见你吗?”九皋问。

  “嗯,比起其余人来是的,而且一次比一次容易。”潜渊紧锁眉头,“今天晚上我去见她的时候,她居然在二十米之外,从人堆里把我认出来了。”

  “哦,不妙。”九皋说。

  “是啊,这意味着……”潜渊凝视着暗红色、极为气派的重型入户门,那是寻秋池离开的方向,“她的时间不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