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无量和循环
茶七2018-08-17 22:222,430

  回程路上寻秋池问潜渊:“我都考负分了,书画家怎么还要我?”

  潜渊说:“不是老余要你,是委员会的上层要你,老余只是甄选处处长,她没有资格决定是否录取你。”

  “反选择委员会?”

  “对,”潜渊说,“说实话我都没见过掌控生杀大权的上层,只见过上级。”

  “谁?”

  “华东局局长,是个废话很多的老官僚,和你们系统的老靳有点儿像。你把我们看做特工也对,毕竟都是秘密战线上的同志。”

  “他能决定是否录取我?”

  潜渊摇头:“他不管人事,只管狠命使唤人。所谓的录取条件,并不是看你们的考试成绩,有些人理工科大学在读,这种题目分分钟就能解决;有些人是文科生且毕业多年,连加减乘除都算不利索,一道小学五年级的应用题就能把他难死。所以考试只是个幌子,为的是把你们集中起来四小时断绝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我相信在这四小时以内,甄选处的人一定在对你们进行最后的考察,如果通过,组织就正式批准你们加入了。”

  寻秋池摆出个镰刀锤子状:“这么说我入党了?”

  潜渊冷静道:“想入党找支书去。”

  寻秋池又问:“那干嘛要千里迢迢把我们都弄到武汉去?”

  “因为甄选处余处长在武汉。老太太倚老卖老根本不肯挪窝,但新员工候选人必须得让她过目。”潜渊找了张报纸挡住脸看了起来。

  寻秋池不依不饶,夺走报纸问:“她级别高还是你级别高?”

  “她高。”

  “高多少?”

  “高一倍。报纸还来。”

  高一倍是多少?莫非是市局和区分局的区别?或者是市局和派出所的区别?那我归潜渊管,岂不是更低?寻秋池咬着指甲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回归到原来的那个问题:“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潜渊“哗”展开副版,专心致志看着上面豆腐块大小的散文诗歌:“处长累了,不想说话,到家告诉你。”

  回到家,九皋打开门问:“录取了吗?”

  “录取了。”潜渊说。

  “我就知道!”九皋快乐地找寻秋池击掌。寻秋池本来不想和他击,但再次出于公职人员の条件反射,乖乖地把手送了上去。九皋一掌差点儿把她击毙。

  “考了多少分?”他愉快地问。

  “-3。”潜渊说。

  “哪儿来的负的?”

  “她不认字。”

  “……”九皋对寻秋池说,“瞧你这点儿出息。”

  “要你管?!”寻秋池怒道。

  九皋说:“既然你们回来了,就赶紧做饭给爷吃吧,连吃三顿剩饭,嘴里能淡出个鸟来。”

  潜渊拉着寻秋池去了厨房,一转身却说:“我俩开小灶在厨房吃,把门锁上。”

  不一会儿就听到九皋在外头边哭边挠门,潜渊表示:“没事儿,等他饿死了就好。”

  他从冰箱里一样一样外外取食材,说:“在机场时我已经把置换申请提交了,明天早上会有华东局的人过来对你实施一个小手术,你不用害怕,睡十分钟就好。”

  寻秋池怎么可能不惊疑:“什……什么手术?”

  “定位芯片植入。”潜渊说,“组织得保证能时刻找到你,我们这工作有危险性,万一你不留神出事了呢?组织得派人去救你啊。”

  寻秋池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们要开我的颅。”

  “置换不用做手术,只需要签协议。”

  “什么协议,怎么签?”

  “其实就是用工合同。”潜渊道,“今晚你也可以再考虑考虑,因为一旦签署了协议,你会得到不老但必死的生命,同时你失去的也相当可观。”

  “我有退路吗?”寻秋池问,“医院都给我判了死刑了,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我是个人呢?”

  潜渊沉默片刻,说:“其实是有的。”

  “怎么说?”

  “放心大胆地去死。”潜渊道。

  九皋的夸张拍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我饿,我饿,我饿啊!!”

  “算了,出去喂猪吧,边喂我边跟你解释。”潜渊说。

  三人将简单的饭菜端上茶几,围坐着吃饭。提到在茶几上吃饭这事,寻秋池有觉得点儿魔幻,原来当初会所关门大吉时,把桌椅板凳卖了一多半,这套沙发由于造型太夸张,居然没办法搬出门。如果想出去,要么就锯沙发腿,要么就从窗户吊。

  会所都歇业了,老板也跑了,谁高兴费这样的心思。于是,另一半家具就半卖半送都给了潜渊。这其中有四组欧式中看不中用的柜子,三组一旦弄脏就没法洗的沙发,以及两面放在凡尔赛宫都嫌太霸道的屏风,就是没有桌子。

  所以几年来他们都靠茶几凑合。但茶几毕竟矮,屁股挨着沙发便够不着碗,于是三个人齐刷刷坐在地毯上。

  “你为什么建议我去死?”寻秋池问。

  潜渊说:“我不是建议你去死,我只是据实以告。死亡——尤其是年轻人的死亡——其实和普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

  “怎么说?”

  潜渊扭头说:“九皋,去拿两只空碗来。”

  九皋瞪眼:“凭什么我去?”

  “我是头儿,我命令谁去就谁去。”

  九皋嘀嘀咕咕、极不情愿地往厨房走:“重色轻义,现在她是菜鸟,应该她跑腿啊!”

  趁他拿碗的空当,潜渊说:“首先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反选择委员会华东局行动七处处长潜渊。”

  “那他是副处长?”寻秋池指着厨房方向。

  “没有副职。”潜渊问,“你听谁说的?”

  “……”寻秋池说,“我瞎猜。”

  她问:“行动七处就你们两个人?”

  九皋把碗拿来了,没好气地接口:“是啊,就我们俩。前些日子不是在小树林里面上吊死了个集资诈骗犯嘛,上级那帮臭官僚居然拿我们寻开心,指示派‘经济组’去过问此事。问题是我们就俩人,怎么分出个‘经济组’、“刑组”、“民组”、“知识产权组”以及“清算与破产保护组”?”

  潜渊微微一笑:“现在有三个人了。”

  他接过碗,将两只碗沿紧贴扣在一起,说:“秋池,我曾经问过你知不知道平行世界,主要是因为平行世界在科幻片中反映比较多,容易让人接受。但现在我们要讨论的并不是简单的平行世界,而是一个与我们既平行,又互补的世界。”

  “你直接说阴间吧,我有心理准备了。”

  “好吧,不过学名是无量界。”

  潜渊说,“我们的世界则叫循环界。这两个名字听起来都莫名其妙,完全没有‘阴间’、‘阳间’来得深入人心,但之所以官方这么叫,是有很重要的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选择委员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