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有来历的
段子英语2019-01-05 20:291,757

  电影剧本

  铿锵玫瑰

  (背景音乐起,铿锵玫瑰主题曲)

  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最最可贵的是一颗纯真的心。

  医院的门被猛的推开了,一辆医护车快速驶进急救通道,伴随着人们杂乱的喊叫声和刺耳的车轮摩擦地板声,刘琨终于来到了半个小时前就准备好了的1号病房,此时此刻,她并不知道,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即将来临,命运的魔鬼很可能会把她推进无尽的深渊,让她后半生都痛不欲生。

  “她为什么一定要飞身救这个球呢?头都给撞歪了!”

  “是不是没进?”刘琨突然睁眼问道。

  “没进,你放心吧!我们守住了,进决赛了!”

  刘琨把头费力倾斜在一边,泪水一颗一颗的留了下来。

  让我们在回到大概一个小时前的比赛现场。

  彩旗飞舞,人头攒动,整个体育场声如洪水来袭,看似巨浪翻滚,所有的一切被高度紧张的比赛激荡得无以复加。

  刘琨的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山中小城,没有世人在意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贫穷不一定不让一个人的童年不快乐,一排一排的别致有序的木板房散落在凹凸的山坡上,这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地方,不论是上房顶捉秘藏,还是去河边掉鱼抓虾,她都是最棒的。

  父母辛劳的耕作,让家里的日子吃穿不错,且单纯快乐。

  对刘琨女儿的以后,他们心里也没个准谱,不管怎样,自己孩子的未来是头等大事,命运就是这样,该你得的早晚会找到你。

  “我从县里开会刚回来,有个大事!”赵书记如是说,他是村里的书记也是村里的小学校长,主要还是有文化的人不多,组织部的人就这么安排了。

  “咱们家里没有搞体育的人啊?行吗?”刘琨的母亲说到。

  “反正我觉得这是个好事情,让孩子去外面试试总比这山沟里强。”

  琨爸走过来,拿起个小板凳坐下,声色有些凝重。

  “咱乡下娃到外面行吗?会不会受欺负?”

  在没有问孩子的情况下,家里还是同意让村长下周二顺路带刘琨进城,见见县里体育局的领导,刘琨只是被嘱咐了听赵大伯的话,不要乱跑。

  天有点阴,不好走。

  “自己能走吗?东西给我吧!”老书记说。

  “不用,我行!”稍显稚嫩的脸庞露出了憨厚可掬的笑容。

  “你也不问问我走不远?”

  “呵呵!我还没有出过山呢,不对,我爹带我去过一次城,不过我当时还小,都不记得了。”

  县里的礼堂很大,大到一眼望去都看不全。红色底的柱子虽然有些褪色,还依旧十分显眼,由于刚下过雨的原因,可以闻到一股水泥返潮的味儿。刚走进局长办公室,就听到几个人谈话,一边说还一边拿着两个大白瓷杠子反复倒水,热气呼呼的冒出来。“这位小同志,你找谁啊?”孩子瞪大了双眼,往旁边一退。

  “你就是李主任吧,久仰久仰!”

  “哦,小赵,坐坐。”刘琨还是呆呆的愣在一旁。

  “咱们就开门见山,今年市里要组建女子青少队,要在全市选苗子!”

  “这可是好事啊!我们县一直都是体育困难户,没法子啊,就那么点经费,谁来练啊?”

  “这个补助多,有大企业赞助,钱不愁,关键是看成绩!敢不敢给我打个保票?”

  “打就打,我们有什么好怕的!”

  “小姑娘看着挺结实的,行,明天有试训,我现在马上安排住处。”

  刘琨随着一个工作人员来到了宿舍,天已经擦黑了,看到楼下的人来人往,夹杂着她还没来得及适应的喧嚣,一种莫名的孤独感嘎然而生。

  “这个是住的地方,后面是训练场!”进来后,先听到的就是好多人在过道砰砰的走路,震的人心一跳一跳的。刘琨生活的环境与之相差太多了,从未感觉人和人可以这样形式的共存,忽然就有些自然而生的拘束感。走了好久,到了三层的尽头,不知道灯是不是坏了,就这黑,工作人员随手就推开了门,一个比较奇特的房间出现在了眼前,一个巨大无比的办工,黄褐色的,后面有三张小床,确切的说是两个半,有一张床一半放了东西。空间的大小有时候完全在人的心境,本来有些狭窄的房间在工作人员走了以后突然变得空旷起来,一条腿搭在床上,抱着脑袋,刘琨心里五味杂陈,不断翻腾。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后悔,因为当一个人离开了自己熟悉的环境时,总是会觉得陌生的一切来的那么应接不暇。

  一声无比清脆的哨声,将刘琨酣睡中唤醒,人往往想多睡一会的时候总是不能如愿的。大家马上跑步到门口集结,这时齐刷刷的队列跑步声由远及来,从操场上突然扬起一阵旋风,在响晴白日的大地空中肆意的吹拂着所有的过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铿锵玫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铿锵玫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