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没有心了
浮生三千2019-10-12 02:151,459

  沈晨南蹲下,捏着我的下巴,阴冷一笑“那你就好好的活着,我忽然发现一年未见,今天这个重逢我很惊喜,这张脸蛋,还是这么动人,你再努力点,我或许会让你进沈家的门,最不济,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也能给你点钱,接济接济你。”

  “可我已经不稀罕进你们沈家的门,沈晨南,你们沈家门槛太高,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人进,刚才你怀里搂着的小美眉,是哪个夜场的吧,那种身份上不得台面,不过倒让我知道你沈少的品味真是越来越低了。”

  “夜场的女人也比你楼笙干净一百倍,她们是光明正大的拿着身子赚钱,总比你当了女表子还要立牌坊的好,楼笙,在我面前,装什么傲气,不过就是被我穿过的烂鞋,如果你吃醋,明说,我会考虑让你回来,欲擒故纵这招,还是别来。”

  丢下这句话,沈晨南转身离开,上了一辆深色轿车,很快消失在雨幕里。

  努力?

  欲擒故纵?

  我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入肉里也不觉得疼,我坐在路灯下,雨如我的泪水,没完没了,越来越汹涌。

  我努力了三年,可最终换来的是你的绝情。

  我付出了一条生命的代价也没走进沈家……

  沈晨南,以前我稀罕你,现在,不会了。

  我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公寓,没有开灯,寻着记忆,凭着感觉,从客厅摸着到浴室。

  我每一步走的艰难,每走一步,我都能听见水从裤腿里滑出滴落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因为静的可怕。

  浴室里,我的身子凉透了,牙齿都在打架,唇角都已经紫黑了。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我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伸手打开莲蓬,站在花洒下,我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用身体去感受温热。

  热水从头上淋下来,可我感觉不到暖,有的只是刺骨的冷。

  我缓缓蹲了下去,紧紧,紧紧的环着自己,将头埋在双腿间,失声痛哭。

  若说一年前我被沈晨南逼至悬崖边上,那么刚才,他的话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将我轻轻往下一推。

  坠入绝望悬崖,白骨森森,万劫不复,我无能为力,唯有抓住,傅容庭的手……

  痛哭之后,我还是楼笙,傅容庭的妻子,为了不活得狼狈,我必须收起眼泪,骄傲的活着,在沈晨南面前。

  但今晚,我该放纵自己,一年来仅有一次的放纵。

  擦干头发,我裹着浴巾出去,整个房间,除了浴室开着灯,没有一丝光亮。

  我没开灯,借着窗外的光,适应一会儿,房间里的格局摆设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走到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给自己点燃一支烟,坐在飘窗上,看着远处的灯火阑珊。

  以前我不抽烟,这还是在这一年内学会的,酒和烟有时是个好东西。

  傅容庭回来时,我已经喝了半瓶红酒,红酒的后劲儿大,我的脸颊烧的不行,脑袋也有些重,看着傅容庭的身影都是晃来晃去的。

  我瞥了眼傅容庭,之后收回视线,喝了一口酒,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烟,头靠着墙壁,缓缓吐出。

  傅容庭伸手,只听啪的一声,卧室骤然明亮,亮的刺眼,我下意识拿手去挡,刚适应,傅容庭已经大步走到了我面前,将我手里的酒和烟都抢了过去,眉头微蹙“酒喝多了伤身,烟抽多了伤肺。”

  傅容庭从来不会安慰人,声音清清凉凉,跟他人一样,我低声笑了,双手抱住傅容庭的腰“伤身伤肺都不及伤心。”

  我在清醒的时候绝不敢这样抱傅容庭,喝了酒,我是醉,但不至于看不清眼前是谁,可我就想这么抱会儿。

  我只想贪恋一会儿,谁让傅容庭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跟他睡了这多次,渐渐的也习惯了,我等着傅容庭推开我,可讶异的他没有,反而抬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动作温柔,就像狗主人摸自己的爱犬,但一如既往的,说出的话却很刺人,冷冽的,夹杂着讽刺“楼笙,你还有心吗?”

  对,我楼笙已经没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婚试爱:薄情总裁契约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