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进宫
diaodiao零2018-08-24 22:472,126

  “京城真繁华。”楚珞珞放下帘,靠在香软的马车壁上,对正在闭目养神的弘天辰道。

  弘天辰没有言语,楚珞珞见此有点无趣,干脆也闭起了眼,在马车的微微晃动间有点昏昏欲睡。

  不知过来多久,外面终于传来了洪武让人精神一震的声音:“主子,到了。”

  楚珞珞雀跃地冲出马车,可看清眼前的建筑后,脚下却一个踉跄。

  “这、这是哪里?”她目瞪口呆地着眼前庄肃的朱墙金瓦,及排排站立的羽林军,心带侥幸地问着洪武。

  “这里是皇宫。”弘天辰低沉的声音在他掀帘时响起。

  随着他落下的话音,楚珞珞见众羽林军即洪武等人,纷纷跪下齐声道:“恭迎陛下回宫,吾皇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云霄,楚珞珞站立在一群跪下的人中间,有几分鹤立鸡群的意味。

  “你居然是皇上!”

  随着众人的话落,楚珞珞在一片安静里突兀的惊讶道。

  “大胆,居然御前放肆!”

  突然,一声刺耳的女声传入楚珞珞的耳中,她不由顺声望去。

  只见一位盛装打扮的华服女子带领着几位侍女,艳丽的脸上带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楚珞珞抬眼在弘天辰和她之间来回打量,心中有了猜测。

  而弘天辰,只冷冷瞥了那华服女子一眼,便径直向宫门里走去。

  “皇上!”那女子见此,委屈瞬间涌上心头,转眼看向楚珞珞,眼里带有几分狠厉。

  “我……好像没说要去皇宫吧!”

  走在前面弘天辰,听到楚珞珞的话后,脚步顿了顿,转身看着她道:“杀手们见过你,你只有在皇宫里才是最安全。”

  听到这话,楚珞珞迟疑了。

  见此,弘天辰不动声色道:“如今只是先避一下,日后你要离开,朕绝不阻拦。”

  虽然楚珞珞不喜宫廷,但弘天辰也说的有道理,她初来乍到的,又惹上了杀手,现在还不如先跟在他身边,毕竟小命要紧。

  弘天辰见她这神情,便知道她的选择了,随即转身离去。

  她抬眼打量着这国家权利的中心,只见在灼人的日光下下,皇宫那金黄色的琉璃瓦殿顶,显得格外辉煌。

  一路上,不知转过多少回廊,在进了一个巍峨大气的宫殿后,弘天辰停下了脚步,他身后的楚珞珞也是一顿。

  “陛下,微臣不负圣望,已将反叛之人已经缉拿归案,如今已压入天牢,只是牵扯甚广,贤王也涉及在内。”

  此时,楚珞珞只见迎面上前一位中年大臣,他坦诚的目光里带有几分正气,如果忽略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狡猾的话。

  弘天辰听后,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虽然声音极淡,却带着冰冷的气息。

  “辛苦丞相了,能让朕的好皇叔露出马脚,也不枉朕以身犯险。”

  在一旁看着楚珞珞不由觉得周身气压倏地骤降,她心里暗叫不好,幸而这时走来一位宫女。

  那侍女的眉眼间带有几分温婉柔顺,她双手在眉间放平,微微垂眼颔首道:“陛下,洪武大人命奴婢前来侍奉楚姑娘。”

  这时,弘天辰才想到一直在他身旁的楚珞珞,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柔和:“你先下去沐浴修整一番吧,晚上还有宫宴。”

  楚珞珞巴不得快点走,所以没有任何异议。

  走远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毕竟天子一怒,伏尸万里,她可不想在这时触了弘天辰霉头。

  此时,那位侍女转头看向楚珞珞,柔柔道:“楚小姐,奴婢叫春柳,子晟宫的掌事宫女,现在将带你回宫,侍奉你沐浴。”

  “只是不知道有多远?”楚珞络闻着身上的酸臭味,心里有了几分迫切。

  “再走几步便到了。”春柳嘴角有一抹善意的微笑,垂眸谈吐间带着几分书卷气。

  说谈间,便已经到了目的地。

  一入殿,楚珞珞便见上好的羊脂白玉铺就的地面,雕琢着淡雅的芙蕖,在烛光下散发着一层柔柔的光,宽大水池腾起的雾气晕染了整个宫殿。

  春柳为她缓缓褪去衣衫后,她用脚尖触了触水,温度刚好,便缓缓走下了白玉台阶。

  待她整个身子都沉下去后,只觉得灵魂都被烫慰了,口中不由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就在春柳熟练地为她轻按着酸痛的肩背时,楚珞珞突然出声问道:“这后宫有哪些嫔妃?”

  春柳听着楚珞珞因沐浴而沙哑的声音,一时猜不透她的目的,斟酌之后如实道:“陛下只有丽妃娘娘一位妃子,是潜邸时的老人,掌管后宫事务。”

  听此,楚珞珞不由想到了宫门前的跋扈女子,有点头疼道:“那……和丽妃娘娘结梁子了会怎么样?”

  春柳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眼观鼻鼻观心道:“您不是宫妃,且受陛下看重,日后避着点她就行了”

  楚珞珞听春柳这么一说,又想着自己反正是要走的,不由将这些烦心事抛在了脑后,放松地泡着自己的澡。

  安神香的气味晕染到了每个角落,一池柔水中竟带有几分静好。

  可此时的丞相府,却与子晟宫的和谐静谧不同,正面临着一场风暴。

  “你确定是亲眼看见那个女人随陛下进了皇宫?”身为丞相嫡长女的苏婉柔狠狠盯着前来复命的婢女,刺耳尖锐的声音回响在空阔的房间。

  “是、是的,小姐。”可怜跪在地上的婢女,看见她家小姐狰狞的面容,一句话都有点结巴。

  “哗啦――”

  随着苏婉柔的一拂,桌上的瓷器全部应声而碎。

  那婢女看着溅起的瓦砾朝她飞来,只觉得脸上一痛,可却一动都不敢动。

  屋里的其他人噤若寒蝉,只恨不得将自己缩在地下去。

  “小姐,何必如此动怒?”这时,外面走来一位较为发福的中年女子,柔声的劝说道。

继续阅读:第六章 风雨欲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皇霸宠,妃不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