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寻找
完美灾难2018-08-26 18:003,858

  1。

  窗外阴风阵阵。

  这个阴森的傍晚有些凉意。雨点见缝插针地从窗户缝里钻进来,落在了陆欣蜡黄的脸上。

  她已经连续失眠了两周。而在这段时间里,她以身体不适为由,取消了心理咨询。因为她生怕一出门便会被人盯上。

  他们迟早会发现那个东西是假的。

  所以,现在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守株待兔?坐以待毙?

  似乎都不太现实。

  思来想去,陆欣最终决定确认一下“它”的安全。

  那些人,要的就是那个东西。而那个东西里面记载了焦羽甯的秘密。虽然他已不在人世,但陆欣就算拼尽全力,也要保护住丈夫仅有的声誉。更何况,自己已然蹚了这潭浑水,只得硬着头皮走下去。陆欣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虽然从头到尾都知道丈夫参与的所有非法勾当,但自己绝对不会介入。那么对于一个知情人的身份而言,那将是极度危险的。一旦拿到了装有数据库的硬盘,自己离被灭口的那天也许就不远了。

  实际上,若不考虑到焦羽甯,陆欣完全可以选择报警来保护自己。

  有时,太过执着并非一件好事,比如陆欣对前夫的爱情。

  雨停后不久,陆欣一身运动装,站在了康永健身的门口。她收起伞,礼貌地冲着工作人员微笑,并将卡放在了前台。签到后,她面无表情地走进了更衣室,却正好迎面撞上了背着双肩包的秦霜。

  “哟,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怎么那么晚啊!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这都练完了。”秦霜甩了甩头发,一股洗发水的香味飘进了陆欣的鼻子。

  “我这些天身体不舒服就一直没来……今天感觉好点就过来了,活动一下。”

  “要不一会儿一起吃饭吧,我陪你进去,你跳操,我在旁边玩游戏,反正我带了iPad。”秦霜说着便放下包,拿出衣服来准备换上。

  “这……不用了啊,你既然都已经运动完了,不用特意陪我啊,再说你刚洗完澡……”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要被破坏,陆欣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

  “没事,我一般都会在柜子里多放几套运动服,有时候下班就直接过来了。”说话间,秦霜已三下五除二换好了衣服。

  陆欣没再说什么,原本她过来只是想确认一下东西的安全,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是不想运动也要装一下样子了。

  看着在一旁等待自己的秦霜,陆欣忽然觉得健身房不太安全,自己应该将东西转移一下,可是今天显然已经没有时间了。

  秦霜看来一时半会一定不会离开这里。

  果不其然,一个半小时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回到了更衣室。

  “哎,说好就在旁边看你运动的,结果一看到拉丁舞有新动作教我就控制不住了……这下可好了,我又得洗一次澡了……头发一天洗两次是很伤的……”秦霜虽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无比轻松。

  “你得了吧,跳得最HIGH的就是你了,我跳两下就累得动不了了,你还有力气跟教练聊天……”陆欣一边回答,一边假装找换洗的衣服出来——其实她除了包和水之外,什么都没带。

  秦霜满身是汗地走进了浴室,陆欣擦了擦汗,用最快速度打开铁柜,手伸向最里面那个长方形的黑色布袋……

  拉链拉开,里面空空如也。

  冷汗,顺着陆欣的头皮渗了出来。

  这时,她感觉到有个人默默地站在她的身后。

  2。

  “你在干嘛?”

  秦霜的头发湿哒哒的,身上包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

  “我……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陆欣直视着她的双眼,似乎想要捕捉到什么。

  “你丢了什么?”秦霜一边问,一边走上前去:“诶?这是我的柜子啊,你在干嘛?”

  “什么?”陆欣定睛一看,果然,她手里的钥匙打开的竟然真的是秦霜的铁柜!而她摸到的那个空空如也的长方形布袋,是秦霜用来装iPad的……

  “对不起,我搞错了,我的应该是下面那行的……可是……因为我用自己的钥匙直接打开了,所以就……”

  话还没说完,两个人一愣,立刻找到了服务台。

  对于一把铁柜钥匙能开n把锁之事,二人在投诉时便找来了很多会员的围观,并一直要求经理将所有的锁都换掉,经理答应了此事并贴出了告示,让所有人近期先将柜子中所有的物品拿回家,表示等换好锁之后再开始铁柜服务,大家这才得以罢休。

  一场纷争结束,时间已接近晚上十一点。

  秦霜和陆欣二人走出了康永健身中心,来到了附近的咖啡馆。

  陆欣看了看表:“你老公什么时候来接你?”

  “还不是老公啦,应该十分钟以内就能到了。今天可真够窝火的。不过看你平时不怎么说话,这关键时刻还真厉害啊,你看刚才把那个经理吓得,要不是你这一闹,估计以后这里的人都得丢东西,到时候他们可不光是换锁那么简单了。”

  “是啊……”陆欣又看了看表。

  “你好像很赶时间?”秦霜问道。

  “啊?没有啊……只是练完了还没洗澡,浑身不太舒服,所以想早点回家洗澡呢。”陆欣陪着笑。

  “不然你先回去吧,他应该很快就到了,我一个人等就行。”

  “没事,我陪你等吧。”

  桌子上的手机忽明忽暗地亮起。

  “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那我先走了啊。”秦霜拿起包,欢快地朝着门口走去。

  这一刻,陆欣伪装的笑脸终于凝固住了。

  她摸了摸包里那个黑色的袋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那一厢,秦霜上了车。魏宇杰打了个瞌睡:“怎么今天那么晚?”

  “哎,别提了,我跟你说啊……”秦霜将今天的“奇遇”说了一遍。

  “以后你还是少跟陆欣接触吧,又不了解人家。”魏宇杰皱了皱眉,婉转地说。

  秦霜白了他一眼,暗自想道:“我真正该小心的人,应该是你。”

  3

  又到了晚高峰时间。

  今天是星期五,炎热的夏日将人们上班的日头拉长,在无穷无尽的“公路堵塞”中,许多出租车上的乘客都歪头睡了过去。

  一辆尾号为7404的车上,司机悠闲地吹着口哨,时不时地从镜中偷窥着这位美女乘客。二十分钟前,在丽河小区,他用滴滴打车接到了她。上车以后,这位乘客只是跟司机确认了一下地名,便一言不发地坐在车上。虽然许多乘客都是这样,但司机还是发现了她的反常。

  她的反应比一般乘客慢了半拍,司机说话通常要到第三遍她才会作出反应,而且她总是回头看后面的车辆,似乎在担心被人跟踪。

  大晚上的,去那种地方怎么会有人跟踪?

  司机虽然心里有些发毛,却还是硬着头皮朝着目的地方向驶去。而他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若非因为一天都没有抢到生意,自己也不会因为路途遥远,路费丰厚而抢下这笔单。

  估计正是因为这位美女想去的目的地,才没有司机敢接她的单吧。

  然而,因为堵车,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车一停,司机见那美女依旧头靠着窗一动不动,便轻声叫道:“诶,到了。”

  她似乎这才如梦初醒,回过头看着司机,那惨白的脸在车灯的照映下显得十分虚弱。

  付完车费后,她下车了。

  司机转了个弯,想看看有没有生意。不过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么晚了,公墓附近怎么会有人用车呢?

  月光如洗。

  陆欣不知在焦羽甯的墓前呆立了多久。

  四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陆欣将祭品放在他的目前,并在附近随手找了一块土地,用手挖开,将一个长条状的东西埋了进去。

  —最危险的地方也许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秦霜独自坐在咖啡馆,不停地看着腕表。

  她当真会出现吗?要赶在魏宇杰来接自己之前回到健身房门口,这样才不会让他起疑。

  咖啡馆的空调开得很足,然而秦霜每看一次表心跳又会加快几下,就这样,她的额头已微微渗出冷汗。

  老天爷保佑,她一定要来。

  就在秦霜掏出手机,决定打电话时,一个窈窕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咖啡馆门口。

  她姗姗来迟。

  见她迟疑地朝自己走来,秦霜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想喝点什么?”

  “不用,有事直接说吧。”庄敏一脸的戒备。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我到底要问什么。”秦霜原本就不打算拐弯抹角。

  “秦霜,你病了。”庄敏看了看她,说道。

  “不管我是不是病了,他确实不是魏宇杰。为什么要跟他们合伙骗我?”

  “秦霜,你听我说,我不管你是不是能接受现实,既然你已经把我约出来,说明你早就察觉到他不是魏宇杰了。让我来告诉你,你的未婚夫早就在几个月前就殉职了,你真的回忆不起来吗?你身边这个人是你的心理医师,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嘛?”

  如同遭到重击,虽然这些早在秦霜的预料之中,但当亲耳殉职二字,以及“魏宇杰”的真实身份时,依旧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什么心理医师?他接近我一定是有目的的……阿杰什么时候殉职了?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嫉妒我幸福故意打击我!”秦霜一拍桌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许多目光朝他们投了过来。

  庄敏叹了口气:“秦霜,没错我一直很嫉妒你。从大学开始到现在。我比你漂亮,比你优秀,但魏宇杰喜欢的只有你。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出现,魏宇杰原本打算追我的!但后来我看开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只要他幸福我的感受其实并不重要。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那么脆弱。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他看了会有多伤心吗?没错,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瞒着你,因为我不想你再把别人错当成他!”

  秦霜扭身跑出了咖啡馆,在晴朗的夏夜中,她仿佛听到了雷声。

  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寻找的真相?

  ——

  他开车到了健身房门口,却迟迟不见秦霜的踪影。

  她的手机关机了。

  把车停在路边,问了工作人员,问了从健身房里出来的路人,都不见踪影。他留了个心眼,打听了一下今天陆欣有没有来。

  答案是没有。

  陆欣没有来,秦霜凭空失踪了。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终于,多番寻找无果后,他拨通了韩峰的手机。

  秦霜失踪了。

  那熟悉的不祥之感再次袭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