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疑神疑鬼
完美灾难2018-08-25 15:304,976

  1。

  一个下午过去,雨势逐渐变小。

  而秦霜的周身早已湿透。她身上的长体恤衫已布满雨点,就连脚上的帆布鞋也在狂风暴雨的摧残下,变得肮脏不堪。

  此时此刻,她的内心除了恐惧,只剩下那份揭开真相的迫切。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他不是魏宇杰,那么秦霜第一步能想到的,便是魏宇杰的同事和亲友。他们一定能帮助自己!其次,她要搞清楚现在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又为何要冒充自己的男友?

  于是,在客厅的门毫无征兆地打开的同时,秦霜果断地钻到了床下。她听到了“魏宇杰”换衣服的声音。接着,门开了。

  他要出去!

  秦霜立刻在门响之后随便换了双鞋子,跟了上去……

  但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魏宇杰”开车上了二环,秦霜的出租车在后面紧紧尾随。

  终于,他的车在人民解放军医院门前停下了。

  秦霜下了车,蹑手蹑脚地跟在了后面。直到看着他进了一间独立病房,和一个老人寒暄时,她才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他和那个老人聊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秦霜继续跟在后面,这时的他已在频繁地看表。

  难道他有重要的事情去做?秦霜脑中的弦立刻绷紧了。

  一定要跟住他!

  然而这时,浑身湿透的秦霜已拦不到出租车,尽管“魏宇杰”的车尚未走远,她依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忽然,秦霜发现了一个情况。

  她竟然有了一种被跟踪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明明是我在跟踪别人。秦霜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却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她十分确定,人群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

  不对。

  秦霜顾不上不知何时已经在自己视线中消失的“魏宇杰”,转身跑到了医院的另一个大楼,再从后门逃命般地飞奔出去。

  就在她气喘吁吁地在某个角落停下时,后面的人影一闪,接着她便失去了知觉……

  ——

  霓虹灯下。

  又到了下班高峰期。刑警队队长韩峰早已习惯了拥堵,而相比此刻待在车内等待路面通畅的焦灼,他反倒更喜欢加班时忙碌的感觉。

  车内放着郭德纲的相声,韩峰却完全笑不出来。他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信号灯,再活动了一下自己快要断掉的手臂,开始换台。车内由郭德纲的相声变成舒缓沉静的音乐,他享受般地闭上了疲倦的双眼。

  不一会儿的功夫,身后传来了喇叭声。韩峰睁开眼一抬头,果然信号灯变了,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身后那些一样着急回家的上班族们在鸣笛催促着。

  韩峰郁闷地摇了摇头,挂上档,却还没走出两百米就又停下了。

  而这时,比喇叭更加尖锐的刺耳的声音响起了:是拉电锯的声音。酷似电锯惊魂的感觉。一般人听到会吓一跳的那种。毫无循序渐进的声波,一播放便是以极大的分贝以及极其刺耳的尖锐电锯声,仿佛霎时间置身于建筑工地,令人急切地想要闭眼捂耳。

  这是韩峰的手机铃声。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接警电话,他以“牺牲”自己以及大家的听觉为代价,设置了这个令人无比惊悚的手机铃声。

  来电者是林蜀康。

  “喂?”为了让这声音少折磨自己的耳朵,韩峰每次都是以最快速度按下接听键。

  “喂。韩队,不好了,秦霜被人袭击,现在受伤昏迷了,在汇仁医院!”

  韩峰心里一惊:“我马上过来!”

  接着他再也顾不上连续出警三天的劳累,打开窗户将警示灯放在车顶,一脚油门,向着汇仁医院飞驰而去……

  2

  黎明还未到来。

  天空中如墨般漆黑,星星早已被严重的雾霾所掩盖,四周围都是禅虫孜孜不倦的叫声。今晚天气预报阴转晴,可到了傍晚时分却持续下着毛毛细雨。

  相比昨日的瓢泼大雨,天气反而更加闷热了一些。

  一个身材高瘦的男人,无声无息地守在秦霜的病床旁。刚送走了刑警队队长韩峰,结束了病房外的那一席长谈。

  此刻的他,心情既复杂又忐忑。

  他反复在想几个问题:秦霜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她头部的棍棒击打伤是受何人所致?她的手机和钥匙呢?这是不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案?受到袭击后会不会加重她的抑郁症?……

  就这样,他一夜无眠。

  他喝了一杯热水,静静地看着窗外逐渐发亮的天,以及逐渐消失的雨点。

  ——

  眼前是朦胧的一片。

  秦霜慢慢地睁开双眼,看到了陌生的天花板。

  不是在家里。

  她艰难地坐起身,看到自己的腿上趴着一个熟睡的男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

  魏宇杰被秦霜惊醒,他揉了揉双眼,略带歉意地笑道:“呀,怎么睡着了。”

  “头好痛……”秦霜这才发现自己手臂以及小腿部位有轻微擦伤,而脑后的疼痛令她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于是,那双看着魏宇杰的眼睛,由原本温润的眼神变成了十足的警惕。

  “你被抢劫了,晕倒在路边,后来让人发现送进了医院……”

  “你去哪了?”还没等魏宇杰把话说完,秦霜便冷冰冰地打断了他。

  魏宇杰一愣,不明所以:“什么我去哪了?我不是一直在病房里守着吗?”

  秦霜怔怔地看了魏宇杰几秒,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喂?呃……现在?哦好我马上出来。”魏宇杰飞快地看了秦霜一眼,冲她摆了摆手,便匆匆地走出了病房。

  秦霜当然不肯这样罢休,她强忍头部的疼痛,蹑手蹑脚地起身,打开了病房的门。

  魏宇杰就在门口。

  而站在他对面的,是从未谋面的一名青年男子。

  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穿着十分休闲。

  “文仲你怎么过来了?”

  “你上次把钥匙忘在我这儿了,我到处找你你也不接电话,后来问了韩队才知道你这边出事了……”说着张文仲努了努嘴:“现在怎么样?”

  魏宇杰皱着眉道:“这回事情有点复杂,我总感觉不太顺利,似乎不是按照我预期中的情况发展的……哎有机会跟你详谈吧,我得先回去了,她刚醒。”

  “好,保重,改日再聚。我下午也有一台手术,先走了。”

  秦霜立即跑回病床上,假装熟睡的样子。

  魏宇杰走进病房,见秦霜已经入睡,便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离去了。

  没人知道他接下来会去哪里。

  秦霜再次睁开双眼,霎时间,她感觉十分迷茫。

  方才的谈话中,他竟然听到了韩队二字。

  韩峰队长,是魏宇杰的上司。

  既然那个叫文仲的人是从韩峰口中得知自己出了事,那么也就是他和现在的魏宇杰是见过面的,由此看来,想要通过韩峰来证明他是假的魏宇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况且,方才离开房间时的那一个吻,竟然让秦霜有了心跳的感觉。

  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爱,也绝不是轻轻的一个吻那么简单。

  如果是伪装,在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这纯属多此一举。

  这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依然很确定他不是真正的魏宇杰,但秦霜的心已经从最初的敌意,转为了想搞清楚事实的真相。

  若他对自己的爱是真的,那这一切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韩峰又为何不揭穿这个假的魏宇杰呢?

  这时,后脑的疼痛再次袭来,秦霜不由得发出“呲”的一声,伸手去抚摸。

  后脑勺肿了一个胞。

  秦霜这才隐约记起,自己在跟踪魏宇杰时被人袭击了。她回忆起那个感觉,没错,当时那种被人跟踪的感觉。

  这人是谁?

  想到这里,秦霜的心忽然冷了一下。仿佛方才对假魏宇杰那一丝暖意瞬间消失。

  如果……他是做戏呢?他也许明知自己并未熟睡,所以才在自己的脸颊上深情一吻,让她降低心理防线?

  秦霜开始责怪自己的天真。

  如果真的是假魏宇杰发现自己的跟踪……那么袭击自己的人,有可能就是他。

  是他吗?”

  “你被抢劫了,晕倒在路边,后来让人发现送进了医院……”秦霜的耳边响起了他方才说的话。

  抢劫?

  秦霜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却发现早已被换成了病号服。床头空荡荡的,由于出门急,她随便穿出去的那件衣服早已被雨水浸得脏兮兮的,现在被随意地挂在床边的椅子上,而带出门的钱包和钥匙……

  秦霜仔细地看了看周围,心凉了。

  没有。

  真的只是遇到了抢劫吗?秦霜的头再次剧烈疼痛起来。

  3。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阴雨天,当第一缕太阳照在床头时,他竟然还以为自己仍旧在梦中漫游。

  直到闹钟响起,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已回到了现实生活当中。

  看了看手表,便起身开始洗漱。

  早餐吃什么呢。秦霜不在家,自己便凑合一下吧。泡面?不,还是面包吧。虽然自己是那么讨厌吃面包。

  打开冰箱,他却发现被各式各样的面包塞满了。对。差点忘记了,秦霜最爱吃各式各样的奶油面包……还有……他也是。不爱吃面包的,似乎只有自己吧。

  他用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轮廓。这么长时间,似乎快要忘了自己的存在。

  没错。他是不爱吃面包的。

  于是,打开了一袋出前一丁,开始烧热水。

  今天的太阳真好啊。

  他一边将面饼放入滚烫的沸水中,一边回想昨日发生的事情。

  回到家以后,便接到了秦父的来电。今晚他和秦母会过去,自己便可以在家休息了。毕竟像秦霜这样患有抑郁症的病人,最好还是有人时时刻刻陪同着,尤其是夜晚。

  出了门,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事……

  对了!今晚要去秦家住。他只好返回家中,准备了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品,再次出门。

  十点多钟的太阳开始强烈起来,接近中午的灼热威力使得人每走一步路便淌下一丝汗水来。

  好在很快钻进了车里。

  到了医院,他明显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僵硬。

  秦母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他,招呼道:“宇杰来啦?快先喝杯水。天气怪热的。”

  接下来是秦父求救般地过来拉住他:“小魏啊,医生说今天霜霜中午就可以出院了,你快带我去办出院手续吧,咱们回去休息一下,晚上一起出去吃一顿好的我做东好不好?”虽然是以问句的形式,但还没等魏宇杰回答,他便立刻拉着他走出了门。

  病房外,他一头雾水地看着秦父。

  秦父的表情好似终于避开了瘟神一般,重重地叹了口气:“你再晚来一会儿,我可就招架不住了……你说她这个病是不是加重了?怎么疑神疑鬼的?”

  “伯父,其实……她不是加重了……”他顿了顿,终于下定决心道:“反而可能是快要好了。”

  “好了?!”秦父的眼珠差点瞪出眼眶:“这种精神状态叫好了?疑神疑鬼捕风捉影!再这样下去我看人都要完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伯父你先听我解释。其实……霜霜之所以有现在的精神状态,恰恰是因为她不再只看到自己所想看到的……也就是说,她开始能分清身边的人了,您懂我的意思吗?”

  “不再只看到自己所想看到的……”秦父将这句话回味了一番,忽然如梦初醒。

  寂静的走廊忽然传来一声咳嗽,近在咫尺。

  二人抬头一看,韩峰正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站在了几公尺开外。

  “韩队,你什么时候来的?”秦父立刻满面堆笑。

  “就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听到了……秦叔您放心吧,这方面我也懂一些,他没骗你,秦小姐真的比以前好了很多了,至少您也不希望她一辈子糊涂下去吧?”韩峰为二人打着圆场。

  秦父看了看二人,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先回病房了。一会儿霜霜一出来你就到楼下开车吧。

  “好的。”

  秦父走后,韩峰这才靠上来, 压低声音到:“你过来,有点事跟你说。”

  “爸爸,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秦父漫不经心地走回病房门前,不料与女儿撞了个满怀。

  “啊?什么说什么?”见女儿阴沉着脸,秦父有些惊慌失措。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秦霜提高了音量。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跟你说在病房好好等着我们吗?”秦母端着热水走了回来。

  “让你看好女儿,你干嘛去了?”秦父责怪道。

  “我现在已经不头晕了,你们不用像看管犯人似的看着我。”秦霜气鼓鼓地坐回床上。

  接下来的一天,她不知自己是怎样度过的。事实上,一家四口人都各怀心事,维持着表面的祥和。而事实却告诉秦霜,连父母都和那个“魏宇杰”站到了同一战线上。

  他究竟是何人?

  秦霜努力搜索着大脑中的记忆,而她惊慌地发现,自己居然遗忘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她到底有没有带魏宇杰见过父母?这个问题,方才秦霜已拐弯抹角地问过父母。而他们却十分坚定地说早就见过魏宇杰……一切的一切,好像插播片段一样毫无顺序地出现在秦霜的脑内,但无论她怎样努力,似乎都只记得他们毕业前,以及毕业后同居,工作,再后来自己就莫名地得了病……然后……身边的“魏宇杰”变了……

  中间的记忆去了哪里?如果根本就不存在,那就证明她根本就没带魏宇杰见过父母,如果他们是存在的……

  秦霜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魏宇杰”每晚喂她吃药的情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