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无魂无魄
酒乾猫2018-09-20 10:271,183

  向丹阳听了他这一通声厉色荏的责备心里却是暖洋洋的,他自小父母双亡,也没什么亲戚,自从做了熊主任的学生他就扮演着亦师亦父的角色,就连他的夫人对向丹阳也极好,几乎把他当作自己孩子。要不是他家里是个男孩,估计都招了向丹阳做了上门女婿。

  这边熊主任一行人刚走又有人敲门,向丹阳心说自己这屋有点火爆就见到贾秋菊走了进来。看样子她也没来得及打理头发,还顶了一双媲美大熊猫的黑眼圈,竟比向丹阳这个病人还要憔悴。

  “向医生你醒了。”

  听声音也是中气不足。

  “小贾过来,我这正要找你。”向丹阳问,“那天晚上齐珩是不是来了,我胸口的伤是不是他处理的,我们又是怎么到的医院?事无巨细,把这些都告诉我。”

  贾秋菊伏着脑袋目光闪烁片刻,向丹阳也没发现她那点异样。

  “那天你在水下跟女鬼纠缠,我本是打算下水救你没想到你留我的符掉了,掉的那张和其它的都不一样。我照着上面的四个字念了,没想到召来山神大人正好救了你,后来也是大人送你到医院的。”

  这不是向丹阳在意的点,他指了指胸口的位置追问:“你见没见我那时心脏怎么样,还在没在这里?”

  贾秋菊早就估摸到了他会问这个,出于某种隐晦的保护心理她没跟向丹阳说实话:“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胸前受了伤流了许多血,虽然情况很危急可是心脏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寅时三刻,夺心之疼处处恫瘝在身,向丹阳自觉不会记岔。他盯着贾秋菊发现她虽然淡淡地看人,但眼神是说不出的清澈。

  他暗觉自己多心,贾秋菊怎么会骗他呢,她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兴许是她说的只是别人让她看到的一面。既然齐珩不想让她知道,他也不反复诘问,而是提起另一件事:“那女尸和陈姓女鬼是怎么如何处理的,你有将当夜之事告知山神吗?”

  贾秋菊:“送你回医院的时候说过,但不知道后续如何,大人离开时说自己择日再来看你,应该是想亲口向你提及。”

  向丹阳笑了,容光就像水上波觳,一圈一圈漾及全脸。他轻松了些,自己从旁边夹了个枕头支在后颈,那神情就像饮了三杯元亮酒乐陶陶的。他说:“那夜吓着你没有?你可真够老实,我让你半个小时后走你竟然还留在那里,还想下水救我。”

  向丹阳开始讲起那时候自己在水底与三个尸枞搏斗是如何骁勇,讲到自己被女尸缠身的时候他说:“当日我在水下还在想一命抵一命,就算变鬼了也不能放过她,到时候我的战斗力可是她的两倍。便是火炎昆冈,玉石俱焚也不叫她好过。”

  这话一落,贾秋菊耳旁惊雷般的记起齐珩的话—丹阳乃是无魂无魄之人,一旦命尽绝无回旋的余地。

  那时她忽略这句话,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心惊肉跳。

  她清楚得记得向丹阳先前给她的书中所说,魂者,精气也,人生始化为魄,既生魄,阳曰魂。魂之魄者,人人皆有。无魂无魄之人,绝后空前。

  那么向丹阳又是什么?

  作者的话:本文已签约起点 女生网,即日起在爱奇艺停止更新,如果有追文的请挪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神大人来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