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雷
德德2018-09-03 12:237,868

  妹妹入关快半年了,还是没有见她回来,我很是担心,就扔下了所有的事务入关去寻她。她是我最疼爱的女人之一,我岂能不担心她吗?此生我的心里只有两个女人在里面,一个是唯一的妹妹,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母亲已离开,妹妹还在。在路上走了好些个日子,好不容易抵达了目的地。一进城先找了个茶寮想解解渴,被一个陌生的女子吸引了目光,她的容貌不是我见过女子中最美丽的,但是她却是如此的超凡脱俗让人不想移开,我感叹也只有江南能造就出如此非凡的女子。我突然很想认识她只是想认识她,并无他意。

  “这位小姐,我可否能与你同用一个桌子?”

  “我想自己一个坐一坐。”她抬起头看了我很久,我以为她会让我一起坐,因为我从她的眼睛看到了欣赏二字,但是,我猜错了,她拒绝了我。

  “抱歉,打扰小姐的雅兴了。”我径自找了另外一个台子坐了下来喝茶,可眼睛不听使唤的看着那位拒绝我的小姐,她是个很奇特的女子,这么出色的女子,一个人竟在这样吵闹非常的地方静静的心平气和的品茗。没错,她确实在品茗。很难想象她是如何静得下来的?她是化外之人吗?还是早已看透世事?我是做不到的,没有欲望的人才能做得到吧。一面之缘的女子,却让我欣赏非常,惦记非常,回味非常。

  从没有想过我还可以见到她,她原来就是妹妹一见我面就赞扬不已急于要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位女子,在同时我从她的眼神看到了惊喜。我知道,这个女子对我已有了异样的情愫,她喜欢我,或甚至爱上我了。

  “哥哥,这个就是骊姬姐姐,骊姬姐姐他便是我的兄长,他叫……”妹妹不知道要不要说我的名字。

  “我叫拖雷。”我知道她是可以信赖的,便把自己真实的姓名告之于她了。

  “你就是拖雷?当今蒙古监国?”她听说过我的名字?不然,怎么会如此激动呢。

  “正是。”

  “我就是为了拖雷才要去草原。”为了我?

  “为我?”

  “对啊,我要帮你成为一代仁君。”

  “姑娘要帮我成为一代仁君?哈哈哈哈哈哈,姑娘你可在说笑?”她脸色微变,但又很快隐没了。

  “那就当说笑了吧。”

  “骊姬姐姐你生气了?”妹妹忽然点破。

  “没有,你兄妹二人许久未见,肯定有很多的话要讲,我不便打扰了,就此告辞。”好一个刚强的女子,敢爱敢恨的女子便是如此!

  “姑娘别走,拖雷得罪了,就此赔礼了。”我想都不想拉住了她。

  “骊姬姐姐你就原谅我哥哥吧。”

  “看在起舞妹妹的份上就原谅你了。”

  “姑娘……”

  “我叫岚虞骊姬。”你不喜欢我称你为小姐,对不对?

  “骊姬姑娘,既然你已经原谅我了,那,你可否还会与起舞妹妹一起回草原?”

  “当然要去的,到时还是要叨扰起舞妹妹的。”

  “不止叨扰起舞,还要叨扰我的。”

  “拖雷你不乐意?”很惊讶你能脱口而出我的名字,你是这样的不谙世事,好怀疑你是进入凡尘中的仙子。

  “不,不,骊姬姑娘你误会了,我只是说句玩笑罢了。”

  “那就好。”再次疑惑。如果你真的是仙子,那你还能留在凡尘之中吗?我若对你有了非分之想,算不算唐突了你?你说你去草原是为了我,是真的吗?不应该呀,你该是第一次见到我才是,那你又是为了何事出关找我呢?你是宋朝派出来的美人计吗?就算是美人计,那我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回到草原之后,我册封你为坤妃。既然我是乾,那你便是我的坤。我很清楚自己还不敢爱上你,我怕匹配不起。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真心实意地对你好,把所有最美好的东西给你,把世上的全部荣华给你。来表达我对你的爱了。

  我克制自己对你的情感,我怕自己的爱给你带来危险,所以,我一直不敢向你表明心迹,毕竟,王族后庭的战争比战场上还要惨烈,我怕我无法护你周全。我只能掩饰我对你的情意,可我每每看到你受伤的眼神时,我的心便会隐隐作痛。

  “哥哥,骊姬姐姐生病了,你快去看看吧。”起舞带来的消息,让我心头一颤。我伤你如斯吗?

  “你找太医给她瞧瞧不就好了吗?”我只能装作无动于衷,可内心却着急的不得了。

  “王兄,她毕竟还是你的王妃。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何还要册她为妃呢?你这样是害了她的一生啊。”起舞在很生气很生气的时候称呼我为兄长。

  “我还有许多政务要忙,你回去歇着吧。”我毁了你的一生吗?我只是想天天看到你,就是想这样啊,难道我的爱成了毁掉你的武器了吗?我的爱变成了最自私的爱了是不是?你会恨我吗?你会把你对我的爱转变成恨吗?我真的要你将来恨我吗?不,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绝对不接受!

  自你来到草原之后,我每天深夜时,便偷偷的去看你,看你好不好看你睡熟了没有,我只能偷偷摸摸的,难道我真的只能如此吗?我不能光明正大的去看你去担心你去爱你吗?今夜的你,安然入睡了吗?你的病好些了吗?我从外看帐内的情形时,惊呆了。你怎么可以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你怎么可以带着病猛喝烈酒呢?我毫不犹豫的冲入帐内夺下了你的酒壶。你直勾勾的看着我,不敢相信我的出现。

  “拖雷,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喝醉了吧?”

  “骊儿,是真的,真的是我。”我脱口而出在心中叫了几千次几万次的名字。

  “不,你骗我,拖雷不会来我的帐内的。”

  “为何不会来?”我急于知道原因。

  “他们说我只是个形同摆设的妃子,拖雷册立我为妃,只是看在我千里迢迢来到草原的份上。”这是谁在胡说,真要是这样,那我得册立多少个妃子才算?

  “你信吗?”

  “不,我不信,可我知道,他不爱我。”不,我爱你,从第一面见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会爱上你的。

  “那你爱他吗?”

  “我爱他,很爱很爱他。”我是不是有些卑鄙了?竟让你在不清醒时,来确定你的答案。

  “我也是,我也好爱好爱你。”

  “你是谁?”

  “骊儿,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拖雷啊。”

  “你真的是拖雷吗?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你好好看看我,就知道我是拖雷了。”你看了我好久,忽然扑到了我的怀中,口中喃喃叫着我的名字。

  “拖雷,拖雷你来了就好了,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拖雷,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只要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就好。拖雷,你听到了没有?”我何德何能,让你如此深爱着。

  “骊儿,我不是不爱你,我是怕我的爱害了你,你可明白?”

  “你说你爱我?”

  “对,我爱你,我的爱与你一样,深刻非常。”罢了,今夜就让我开怀畅言吧。我不再自欺欺人了,我不再怕你知道了,等你明天醒来后,就会不记得了。

  “拖雷,成为你的妃子快半年了,你从不踏足我的帐内,我一直以为你是不爱我的。原来,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

  “骊儿,你有没有吃过药?”

  “你来了,我的病也就不是病了。”我对你是最重要的是不是?不然怎么这样灵验呢?

  “骊儿,我也是,我每晚没见到你,第二天就会没了精神,无法处理政务,你合该是我最重要的人才对。我们彼此对彼此都是重要得很呐。”

  “拖雷,你对我来说,比任何一个人在我心里都重。”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好了,别再说了,我扶你去歇息可好?”

  “不好,我只要拖雷你抱着我就好。”就这样我抱着你坐了一夜,直至天明。就在我想把你轻轻放下时,你睁开了那双慧黠的眼睛。

  “我没有做梦,你真的来了。”

  “要不是起舞来求我,我也不会来的。好了,我要回我帐了。”

  “你不能走。”你怀抱住了我。

  “放肆,还不快快松开。”我斥责你,可疼在我身。

  “拖雷,你不要在掩饰了,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情的。”

  “我只能给你名分,再不能给你其他。”

  “没错,昨夜我是喝了酒,可我并没有醉生梦死,你昨夜说的话,我历历在耳。”

  “我只是想让你安心养病而已。”

  “你可以不在乎我,你可以不爱我,可是,现在你明明对我有情,为何不认?你是不是当真想让我恨你?”最可怕的就是这样的结局,我不要。

  “不,你可以不爱我,但,我不允许你恨我。”

  “那你是承认了?”

  “是,我承认了,我爱上你了,我早就爱上你了,可我害怕呀,我怕我的爱会害了你的性命,你可明白?”你笑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笑容,你的笑如同阳光明媚如沐春风。

  “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伤害了你,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弥补我对你伤害的这半年的。”

  “不,不用弥补,我只要你爱我。”

  “我爱你啊,我要用我的一生来爱你,直到我死。”

  “够了, 足够了,有你这句话,我无求了。”这一刻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深深拥入怀中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把我从你身边拉开了。从今天起,我只会来你的帐中的,而且是当着所有的人面,既然我爱你,我便会用我的全力和权利来保护你。为了让全部的人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当着所有的人下了一道王命。

  “传我的令,坤妃雍容华贵蕙质兰心,从今而后,我若为乾,她便为坤,是为乾坤。所以,害她之人,就是谋朝篡位与我们蒙古各部为敌!”这是我下得最严厉的命令,而且却是为了一个毫无建树毫无军功的女子。于是,这个诏令在蒙古各部着实掀起一阵沸沸扬扬。

  “监国到。”刚到你的帐前,便有人匆忙通报。这可是头一次。

  “你来了。”你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深入我心。

  “是啊。”

  “用过晚膳了吗?”

  “没有。”

  “我就知道你没有用过,我早就预备好了。”

  “你呢?也没有?”

  “我要跟你一起。”我们边进食边聊。

  “骊儿,你今天做了些什么?”

  “拖雷,我今天找人帮我教这凡间里的文字。”这凡间里的文字?你用了一个好奇怪的字眼,凡间。

  “为什么要学呢?”

  “因为你啊,我要了解更多的你呀。你说你喜欢唐诗,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唐诗,但我都会去学的,免得你说的时候我不懂。”为了爱我去接受我的全部,你的爱是如此的真如此的浓,我感谢上苍把你赐予了我。我庆幸你是属于我的。

  “蒲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这首诗是唐朝一个叫王翰的人所作。”

  “好,我记得了。总有一天,我也会用一首诗来应对你的。”

  “嗯,我等着这一天。”

  “你累了没?要不要躺着歇会儿?”

  “不,我不累,看到骊儿你我的精神饱满极了。”

  “拖雷,你不要任性,身体重要。”

  “骊儿我可不可以有个要求?”也许我的要求有些过头了,然则,我此时此刻是多么的渴望着。

  “你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便是了。”

  “我,我可以搂着你入睡吗?”我知道这样是唐突你了,明明我们是相爱极深的一对伉俪,可我却不敢没有征求你的首肯便莽莽撞撞搂你入怀,要是让他人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至于唯一一次那次抱住你,是因为我的心情激荡所造成的。

  “嗯,我的人早就是你的了。”这是承诺,你对我的承诺,这个誓言对我太重要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是会问你这个问题的,等到你点头了,我才会做我想做的事。我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你,唯恐我的激动会吓走你。

  “我想成为你的男人,你仅有的男人。你可愿意?”我在你耳边低语,你知道我说出这句话时,耗费了我多大的勇气吗?我用尽了我所有的勇气。

  “拖雷,我说过了我的人早就是你的了。”你软语如哝,你害羞极了对吗?我何尝不是?面对你我像个初尝禁欲的大男孩。况且我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唐突佳人啊。我是因为恐惧,恐惧会失去你,所以感情轻而易举的战胜了我全部的理智。我得到了你的心也想得到你的人,因为是你,我无法从容,我只有占有欲,而且它越来越强烈了,我渐渐的驾驭不了它了!我想一辈子拥有你!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射入帐中,我幽幽转醒了,看着怀中熟睡如婴孩的你,我笑了,我开心你这样的信任我。骊儿,抱着你,我心安。你的嘤咛声使我知道你醒了。

  “昨夜睡得好吗?”

  “嗯。”

  “我有没有弄疼你?”我从来没有问一个女人这样的问题。

  “没有,你没有弄痛我。那你呢?你会不会疼?”单纯如你才会问男人这样的问题。

  “男女有别,男人是不会觉得疼的。”

  “那就好,拖雷不疼就好。”没有一个女子被宠幸之后会像你一样担心我的身体,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会担心彼此。

  “骊儿,你再睡会儿,我要去议政了,等议完政我就回来陪你。”我起身走出了帐,回到我的大帐,只见大臣们早已等候多时了,议政时我的脑海里只有昨夜发生的一切。

  “监国,敌人屡次来犯我境,我们应当予与迎头痛击。”

  “监国,让我出征。”

  “监国,由我去。”这些人就知道打仗,难道就没有人知道征服也可以不用打仗的吗?不过,我也不会允许敌人犯境却视如无睹。这仗,我们打了。

  没几天,我的军队凯旋而归,并且俘虏了五千人。朝堂上,大臣们为了俘虏成了两派——留与杀。

  “坤妃在帐外求见。”有人来禀报。

  “是谁敢挡她的驾的?本王不是说过坤妃可以自由出入主帐的吗?”我就是要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最特别的一个我的王妃。你款款而来。

  “监国,妾身请你下一道王命。”这是你首次来我帐中。

  “骊儿,不要自称妾身。你要一个什么样的王命?”

  “监国,请你放那五千俘虏一条生路。”

  “为何?”

  “上苍都有好生之德,更何况你是一代仁君,不便枉杀无辜手无寸铁的战俘。”你真的是派来辅政的,你每做一件事情,都是为了成就我为一代千古帝王。

  “好,这王命我下了。”你的善良救了五千条异族的性命,你无形中成了这些俘虏心中的女神。这还不算是开心的事情,最开心的事情是你有了身孕,你有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此事,我大摆宴席,来宣泄我的高兴。

  没多久我出征了,正在战场上的我,收到了起舞派人传来的消息之后,我立即策马而回。因为,我高兴得太早了,我的宠爱真的害了你以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没有了,也就在同时我差一点儿失去了你,我一气之下把害你的韵妃打入了冷宫,她成了我的第一位被打入冷宫的王妃。自此,你每每做噩梦,梦见的都是从未见过面从未出生的孩子。你的身体比以前更羸弱了。

  “拖雷,孩子没有了,孩子没有了。”

  “我们还年轻,以后我们还是会有孩子的。”

  “不,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他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啊。”

  “骊儿,你不要这样,你是不是害怕别人再害你?我这就把我所有的妃子全部遣散好不好?”你的样子使我想起了母妃弥留之际惨然的神情,我骇然。

  “拖雷,我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了。”你的心里装着所有的人,唯独不装着你自己。你闭上了你的双眼,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再提废了所有妃子这件事,你不想听我也只有不说了。看着眼前真实存在的你,我却心头一颤,忽觉得你飘忽不定,总有一天你会选择离我而去我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你若离去了,我也无法独活于世的。这是我对你的诺言,更是我对我爱情的诺言!生死相随!我很想仰天大笑,来庆祝我虽为监国,却还能品尝到为世人所羡慕不已的生死相随的爱情。

  “你当真接着要御驾亲征?”

  “没错,我是蒙古的监国,当然要为蒙古亲征开疆扩土。”

  “拖雷我也要与你一起去。”

  “不,你身子还虚弱,更何况我不能让你涉险。”

  “可我不放心你。”

  “没事的,打仗的事儿是常有的,我们蒙古每个男子都是马背上长大的,骑马行军早已习以为常了。”

  “拖雷,我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的,骊儿有你在我这次仍会平安的回来的。”

  “可你能斗的过命运吗?”

  “骊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无心瞒你,但我不能向你明言什么,只想你知道,你死我便不能苟活于世。”

  “这就够了,骊儿我不管你是人是仙是妖是魅,我早已准备与你生死相随了。”我越来越觉得你不是凡人,从你的种种我可以看出你并非属于人世间,就算如此,我还是决定了,你是妖魔也好是仙子也罢,我爱定了你。就这样我独自留下你一人,远征在外了。就算我离你很远,我都可以天天接到你的书函,你总是问我有没有用过膳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打胜战,可你独独不问我有没有思念你。聪慧如你,也只有你忧心忡忡于国事与我。我会尽快结束战事,返回到你的身边的。我同样想念你甚深。今天的这次战役是非常激烈的一场,我们战士死伤无数,至于敌手更不计其数了,这仗真不知道何时完结,都战了一天一夜了,参战的人都早已疲惫不堪了,我也又累又饿了,也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嗖的一声传来,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于此同时一个身影扑到了我的怀中,等我看清来人时她被箭穿心而过,倒在了我怀中。

  “随行军医何在?快救坤妃啊。”这不可能,骊儿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替我挡箭呢?

  “不用了,拖雷没用了,这箭直穿我的心脏没救了。”

  “不,有救的,一定有救的。”

  “没用了,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躲是躲不过的。”

  “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拖雷我有话对你说。”

  “你说。”

  “我早就说过我是特地为你而来的,你还记得吗?我从未想过你就是我要爱上的人,这一年多来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有你陪着我。我早就知道若爱上凡人,就注定我该遭此劫,谁也斗不过谁也逃不过,我也不例外。”

  “凡间?凡人?你真的不是凡尘中人对不对?”

  “你早就猜到了是不?我确实不是凡尘中人,我来自冥界,是冥界将来的冥后,这是我一生下来就注定了的命运。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安排我的命运,于是,借着冥界与天庭的一场豪赌,我来到了人间。遇见了你,也遇见了我的爱情,我知道我爱上你的那刻就知道,我会为此丧失所有甚至是我的性命。但是,我不后悔,不后悔爱上你不后悔为你丧命。所有的一切,我都是心甘情愿半点儿不违我心!”

  “骊儿你当真要走?那我该如何是好?我不能没有你。”

  “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贞妇贵殉夫,舍生亦如此。波澜誓不起,妾心古井水。这是我的心声。”

  “你这是第一次用唐诗表明心迹,这对我有多震撼,你能体会吗?骊儿,你死我死你活我活。”

  “不,你不能死,你是蒙古伟大的监国你不能死,你还要成为一代千古明君,这是你的使命。而我也不会死,只是我再也不能回到人间回到你的身边了,可我会回到冥界的。”

  “但你不在我身边了呀。”

  “拖雷,我的心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骊儿,此生我再也不会纳妃了,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我的心与你的心一样,我的心只属于你,他会紧紧地跟随着你寸步不离天涯海角陪着你。”

  “不要说傻话,你该怎么过日子就要把日子怎么过下去,不要因为我所改变什么!你是伟大的监国,你不可以轻生,你有你的责任,你必须完成它,好好活着,成就你的仁君造就一代圣朝。这是你对我的誓言。”你出气越来越多入气越来越少,你就要走了,我清晰的可以感觉到,我就这样失去你了吗?我有着无上的权利,也都不能留住你吗?我不是监国吗?怎么也不能留下我最爱的女子呢?每个人在世,都会有遗憾,失去你,便是我今生唯一的最不能接受的遗憾。我的孩子没有了,我不怪天不怨地,此刻我却怨恨命运的安排。总不能让我失去了孩子还要让我失去孩子的娘吧?天,我若失去了你,我该如何?没有了你的日子还叫日子吗?没有你陪的人生还叫人生吗?就算我做了千古明王,那又如何?没有你,什么都不再是什么了。骊儿,来世我就算不再是帝王也要遇见你,与你相识,与你相爱到老。一定会愿望成真的。所有神明,你们要记得我的愿望,我拖雷来世别无所求,只有这一求,还望成全!我们蒙古族人都以战死疆场为荣,我是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儿子更该视死如归的命丧沙场才是。可是我万万没有料到自己非死于战争之中,而是死在了无限的思潮里。在这个世上没有惦记我的人也没有我所牵挂的。

  于是,在骊儿离开一个月后,我郁郁而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尘往事的牵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尘往事的牵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