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山海关之行
德德2018-08-26 21:571,416

  身份不一样了,什么都变了,尤其是在封建朝代。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有掌权的太监会如何?更是青摇直上吗?我不就是一个例子吗?没有王承恩,哪个太监肯听命我?哪个太监畏惧我?没有王承恩,就没有我。是的,早在我的灵魂住进她的身体时,就成就了我就是她她就是我。于是,我漻溯抛开不快的记忆在明朝末期那个战火四起英雄枭雄到处可见的年代重生了。

  次日,王承恩领着我来到了他家的祖坟前,旁边不远处也有一座坟,相较而言王的杂草丛生。

  “几十年没有回来了,爹今天不孝子回来看您了。不孝子现出息了,权倾朝野。不过,等不孝子作古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来扫墓了。”他边说边作揖,而我也拜了三拜,他是亚父的父亲自然受得我拜。

  “亚父,你入宫是因为您的父亲吗?”他摇头。

  “不是,是我自己自愿的。这些年来,我爬到了太监最高的地方。那又怎样?表面看来威风八面,可事实上在这世上最卑贱的就是我们太监和那些娼妇。”

  “不,您不卑贱,在我眼中您是了不起的。”最卑贱的是太监与娼妇,这是什么歪理?在我看来,都一样,都是被需要的。如果皇宫里没有了太监,那些所谓的帝王后妃找什么人使唤?如果没有了青楼女子,那些所谓的离人骚客去哪里发泄?行业没有卑贱。

  “走吧。”

  “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往北而行。”

  “我们会经过山海关吗?”

  “会,你想见吴三桂?”

  “不,我不想见他,我只想看看山海关。”在历史的漩涡里吴三桂是我最讨厌的男人,除了吴三桂我对顺治也存有厌恶之情。时常想,倘若我是孝庄,我会恨不得杀了顺治然后再杀死我自己,可我毕竟不是孝庄,自然改变不了历史。顺治我不想一睹尊容,就算有机会也不想。可我知道,我有机缘见到吴三桂,很快就可以看到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了,很快就要见到这具躯体心爱之人也是杀她之人。

  山海关,不愧为雄关,气势宏伟,坚不可摧,难怪皇太极都有些忌惮,难怪吴三桂因开关而封王。关内的红衣大炮,是保卫关的最要保障之一,大炮就大炮嘛,干吗要加上红衣二字呢?

  “亚父,为何要叫红衣大炮?”

  “红夷者红毛荷兰也,因此大部分人认为红夷大炮是从荷兰进口的,其实所有从西方进口的前装滑膛加农炮都称为红夷大炮,而我朝官员往往在这些巨炮盖上红布,所以又为“红衣”。”

  “原来是这样啊。”红衣乃是红夷。

  “瞧,那个走在最前头的不是吴三桂吗?我们回避一下吧,我不想见他。”这个男人就是吴三桂?我此刻为我的躯体悲哀,如此粗鲁的武将也能入了她的眼?爱情,当真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我这个灵魂是绝对不会爱上吴三桂的,没有那种感觉,就算再过很久,那种感觉也不会突然产生。有些人曾说,感觉会随着变化而转变的,也许吧,但就我来说,那对我有些困难。

  “好。”我们转身步入了一家酒肆,要了一些吃的喝的,先喂饱肚子紧要,民以食为天嘛。我狼吞虎咽起来,我饿坏了。

  “慢慢吃,没人跟你抢。”王承恩像慈父般对我这样说着。不知道爸爸妈妈好不好?他们是不是认为我已离开了人世?好想家,好想他们。

  “亚父,您也吃啊,别看我吃。”

  “我不饿,等你吃饱了,我们就启程回京吧。”若是有外人看到我这样的吃相,真是损了一世英名。

  “亚父,我吃饱了,这里的东西还真的好吃。我们走吧。”走进马车,忽然觉得不知何年何月还会有机会来山海关,再一次走了出去,站立在马车上,好好的看了一眼这个闻名遐迩的雄关。启程了,马车轱辘吱吱扎扎的响起。别了,山海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