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沦为最卑贱的
德德2018-08-29 09:511,511

  由于身体的虚弱,我们往回走得很慢,战乱一起,人人都处于危难之中,就算尊贵的身为公主的我也不例外。只是,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公主而言,太过残酷太过悲凉了。不过,我不是真正的她,所以我可以坦然面对所遭受的一切。京城被攻陷,王朝又覆灭,于是,京城内外,暴民四处可见,他们乘火打劫,无恶不作。我们不幸遇到了这些暴民,我被他们逮住了,我想逃可力不所及,体力根本没有恢复,我能逃离吗?那个从宫中把我救出来的那个大婶,为了我,命丧于我的眼前。至于我,下场只有一个,被暴民强暴,夺走了清白。

  “你们最好杀了我,不然等我体力好了,就等着我来复仇吧。”我可以不为我自己报仇,但,我一定会为大婶讨回公道的。我以为自己这回是活不成了,亚父不在了,亚父派来的人也死了,此时还有谁能救我于水火呢?其实活着,比死更艰难更痛苦。突然耳边传来了几声响箭,我身上身边的男人们应声倒地,会是谁呢?会是亚父的人吗?我体力早已不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我虽迷迷糊糊的,可我能感觉到有一双温柔的手,为我擦拭我的脸我的手,有这样一双手的人会是个怎样的人呢?也是亚父遣来的吗?

  “我好渴,给我水。”

  “姑娘张开嘴,我给你弄来水了。”温柔似水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手是温柔的,声音也是温柔的,这是第一次一个男人给我留下了温柔的印象。水,一点一滴的进入我的嘴中,喝了好久,终于喝够了,这才看了看喂我喝水的人。他,是一个让人初初一眼就可以记住的男人,他拥有着明媚的面庞炯炯有神的眼睛,这个人就是伺候我的人吗?左看右看也不像。

  “你是谁?”

  “北宫浥亓,姑娘你能告之芳名吗?”我的名字?我从来不知道我这个身体有着怎样的名字。崇祯给的名字叫薇婧,亚父从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如今亚父已去,我更是无从得知她的名字,而崇祯给的名字我是决计不会用的。

  “漻溯。”

  “漻溯姑娘,等你的身体好些,我会向闯王禀明后,我们便成亲。”闯王?李自成?救我的不是亚父的人,是李自成的人?那这个北宫浥亓是李自成的部下?等等,他刚才还说什么与我成亲?他不知道我被强暴了吗?古代男人不是最在意清白的吗?他为何不提及呢?

  “北宫公子。”他出声打断了我的话。

  “不要叫我公子,直接叫我的名字浥亓。”

  “你不知道我已非完璧吗?”应该是这么委婉的说吧?真不懂,古代的人怎么那样矜持呢?直接说已经是女人就好了嘛。

  “漻溯姑娘你好好歇着,我不再打扰了。”他出门而去。他知道我非清白之身,他也知道我是怎样成为女人的,那他为何还要与我成亲?在古代女人的贞操不是最重要的吗?怎么还有人会要我呢?怎么敢?怎么会?一个月后,我身体恢复健康了,近一个月来这个叫北宫浥亓的男人日日夜夜侍候我于床前,半步未曾远离。一个月之后,我们成亲之日,李自成见到了我,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欲望,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欲望。

  “这位女子就是月前你救起的那个姑娘吗?”

  “是的,闯王。”

  “北宫啊,你不能娶她。”

  “为什么?”

  “她是崇祯的妃子,就该陪着崇祯。”用这样的借口想逼我就范?李自成,啊,李自成你枉为一代枭雄,面对女色竟是这样的混淆视听这样的颠倒黑白。

  “李自成你这不是明摆着夺臣妻吗?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于你吗?”我怒火攻心,口无遮拦了。

  “大胆刁妇,来人,把她拿下。”

  “且慢,她现在是我北宫浥亓的妻子,谁敢拿她?”可,毕竟李自成才是闯王,而非浥亓,此刻唯有武力解决了。经过一番殊死搏斗我逃了出来,逃到了泓嬉坊的门前,我出示了那个随身玉佩,唤为宝妈妈的人便收留了我。经过宝妈妈的调、教,我成了泓嬉坊的顶梁柱。到头来,我成了亚父口中最卑贱的,我与亚父相等了,终于相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苏聿并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