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浮云
饶亘2018-08-28 23:342,597

  连续了几天灿烂的天气让大地的温度略有上升,但是今天的天气一扫前几日的灿烂——多云。风吹着大树使叶儿发出了铃儿般的响声,哗~哗~。湛蓝的天空中白云在在闲游,漫天的白云与蓝天的背景相衬相显出蓝白色斑驳的痕迹,优哉游哉的自由也就是如此。又想到了我在医院的时间也快走近尾声,自由也离我越来越近,不久我就可以出院,但是想到这些我并没有感到有一丝丝快乐,反而莫名其妙地不舍。

  那个优雅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我装作熟视无睹地继续仰望着天空中的浮云。“有个好消息!”她的声音饱含着笑意,也将快乐传递给了正在担忧未来的我。

  “怎么了?”我缓缓转过头,迷茫地望着她。

  “医生说,你的腿已经好了,一会我就帮你拆掉石膏,之后你就可以自由走路了,就能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了。出院的日子不晚了!”

  “哦?是吗那太好了,我早就想好好观摩一下咱们的医院的风景了。”我故意表现出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激动与喜悦之情,可是其实我想去的地方,就是这家医院,这里就像是我的出生地,不过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

  “哦,对了,我好像有时脑子里会冒出某种幻觉,同时还会伴随着恐惧,这是后遗症么?”我突然想起了之前令我恐惧的幻觉。

  “不知道,一会我去问问医生吧。”

  “嗯,还有一件事。”她稍稍低下头说。

  “嗯?”

  “我有个新的病人来。”说着她出了门搀扶着一个男人进了我的病房,也许现在应该叫我们的病房。

  这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一条腿有伤,拄着拐,皮肤稍黑,穿着还算光鲜但不招摇,面貌朴实,身高不矮,中等身材,但总感觉他傻傻的。

  “这是我的新病人……”

  “你好。”

  “你好。”

  我们相互认识了之后幂怡就安排他在旁边的病床休息了,就这样我多了一个室友。然后她领着我去拆石膏去了。不知为何,对于他的新病人,我的心里充斥着不满与不甘。

  她让我坐在床边,取来一个放着工具的铁盘。她把我的腿轻轻地扶起,搭在了一个小凳子上,她蹲下身抚摸我腿上的石膏。多云的天气,太阳在云层中与人们玩起了捉迷藏若隐若现,时而用它全部的能量将明亮洒满大地,时而躲进了它温暖的棉花褥,只从被子的缝隙中窥视人间,时而又完全躲进棉花褥睡起了大觉,不过依稀可以看见太阳放射的光在云层边缘映现。

  医院的房间也被这淘气的孩子弄的时亮时暗,又有哪个孩子没有对时暗时亮的变换二感到奇妙呢!

  她从盘中拿起了一把剪刀,她的头依然低着,目光也没有离开过她的工作,她纤细的手指穿过剪刀的环,三指抓着剪刀慢慢穿入绷带的缝隙,剪刀小小的两个剪臂一张一合得,发出“吱吱”的响声绷带在她轻柔的动作中慢慢放松成两段。

  拆石膏这样的事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心里怕的不得了,我不清楚自己的腿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是否可以完全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有些不敢去面对了。但在幂怡的安慰鼓舞下我也鼓起了勇气。我屏着呼吸,额头上也渐渐地•冒出汗珠,我也许就是如此胆小,腿仿佛是易碎的玻璃一样,害怕别人碰触。

  我把手掌张开握着床单以便让手心的汗渗入床单,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就好像自己比她还紧张一样。

  忽然传来一堆金属撞击地面的“叮当”声,我把目光从幂怡细心的操作中转向房间外,我透过窗户并没有发现什么,只看见一个护士正指责着什么人,一定是有什么人把铁盘或金属架什么的碰到了吧。由于我的眼睛并没有发现什么具体的事件,目光便又回到了幂怡的身上。她已经开始为我拆除绷带了,她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刚刚的声音一样。她用一只手扶着我的腿,另一只手把绷带从我的腿上一圈一圈绕下,动作是那样的轻巧。光线仍旧明暗不定,她也依然那么专心致志。她的头从未抬起来过,让我无从欣赏她的面容,胸部因呼吸而起伏着,十分规律。

  突然我的大脑又一下子空白了,无法思考,意识模糊。那似乎是在一个教室,不过恐惧感比上次小很多,也许是因为适应了吧。

  朦胧中幂怡迅速抻开了我搭在桌子上的脚上的鞋带,然后心满意足地坏笑的走开了。

  恐惧感渐渐消退,僵住的身体也开始可以被控制,幻想是药的不良反应吗?我心想。当我意识恢复时她已然拆下了绷带,摘除了石膏,她正拿着一种药膏轻轻地涂抹在我受伤的腿部。

  肌肤的接触令我不免感觉到羞涩。

  “我自己来吧。”

  “没关系,你坐好就好了。”

  “下楼走走吧,你的肌肉需要锻炼,你已经可以自己自由走动了,康复得很好。”

  “嗯,好。”虽然康复了,我却多了一丝忧愁。

  不久,幂怡涂好了药,叮嘱了两句就离开了。我走出房间通过走廊,进了电梯,按下了通往一楼的按钮。

  走出大楼,我望着一直伴我窗前的树,我甚至不需要去寻找它。它的高大显而易见,同时也标志着这家医院的悠久。

  我拖着笨拙的步子一点一点地靠近这片小树林,我模仿的他人走路的样子。我难以相信走路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能力,居然在我卧床一个月后忘记了如何去使用它。如果你有相似的经历,你一定会理解,真的可以啊,把如何走路忘记。

  走上林间的小路,脚边的草儿向你点头,远远看去草尖随风摇曳,毛茸茸的。树木那样高大,树冠高高得架在我的头顶,令人感觉空间十分宽敞。茂而不密的树冠,我抬起头就看的见,一丝丝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撒在草儿上,小路上,洒在我的身上。还有那些被光亮照得半透明的叶子伴着青草味儿,使得一副清新自然的画卷展现在眼前。

  “哒哒哒”我的脚踏在小路上,石子打着节拍送我到长椅前。我坐在长椅上,手扶在长椅的扶手上,光滑的木质长椅。我拍了拍有着古典之韵的木椅,一阵微风拂面而来,风中夹着花香,我回头望去却不见来自何处。说道花香,我不禁联想到幂怡身上的香味儿,那淡淡的香,令我心醉,我有多少次想保留住那种香香的气味儿,但遗憾的是气体并不像景物那样可以用照片保留,也不像音乐那样可以录制下来,味道是抓不住。

  光线暗了下来,我知道又是太阳在恶作剧。我不舍得离开这家医院,真的不舍得。

  当光线渐渐明晰,两个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她,幂怡正扶着那个男人在树林中散步,靠近的两个身体十分亲密。然我知道那是他的工作,是我仍然过意不去。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想起从前的幂怡搀扶我的情景,我不禁感叹道时,流逝如匆匆江水。这样的画面,我不想再看于是闭上了眼,坐在长椅上小憩起来。

  我的腿已经好了,像自由的浮云,但我用能漂泊到何处呢?我的身体康复的同时也意味着离开的日子不远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