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新朋友和室友之间的战争
惊风雨2019-09-22 15:525,816

  日上三竿,舒心终于慵懒地起床。整个宿舍刚用过膳,飘扬着香喷喷的黄焖鸡味儿,大家难得陷入一片寂静。

  202宿舍传来了敲门声。

  离门口最近的舒心跟没听见一样,仍旧自顾自地描眉化妆。

  可是敲门声经久不衰——

  “没个人去开门啊?”舒心被敲门的节奏声搞得心烦,一激动眼线都画出去了。

  于璐璐和刘丽萌都在洗手间里,一个洗澡,一个上厕所。宁晨带着耳机专心看她的恐怖小说,真不知道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好这口。

  舒心不情愿地放下手里的眼线笔开门。

  “舒心你好!宁晨在吗?”

  门外竟然是秦诗雨,糟心!

  “不在!”

  舒心刚要把秦诗雨关在门外,宁晨就冲了过来拉住了门。

  “刚刚开门怎么不这么机灵!”舒心一脸怨气,又碰上从浴室出来穿着粉色袍子厚睡衣,带着紫红色包头头巾的于璐璐。

  “艾玛!”舒心被于璐璐的装扮吓得后退一步。

  于璐璐当然要报复,一看到秦诗雨,就知道碰着了舒心的死对头,掉头就殷勤地把秦诗雨迎进宿舍:“诗雨,快进来啊,好久没见你了,我们整个寝室都很想你呢!……”

  秦诗雨就这么被于璐璐拉进了黄焖鸡味道的宿舍里。为了答谢昨天的美好时光,还贴心地给宁晨带了小礼物:一个大大的棒棒糖和一盒面膜。即便在舒心恶狠狠的注视下,秦诗雨还是拉着宁晨的手说个不停。

  “差不多得了啊,我要午睡了!”舒心下了逐客令。

  “你不是刚起来嘛?怎么又要睡?”于璐璐适时地揭穿。

  “我又困了不行啊?”

  秦诗雨终究不敌舒心的凶狠,和宁晨恋恋不舍地告别了。

  “于璐璐你怎么回事啊?胳膊肘往外拐?!”

  “秦诗雨哪里是外人了?宁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可没把人家当外人。”于璐璐就乐意看到舒心这样。

  “你就作吧你!我可早跟你们说了她不是什么好人!”舒心转向宁晨,“说话就说话,拉什么手啊?”

  宁晨被吓得一声不吭,于璐璐搂着宁晨让她别怕。

  “这什么啊?能吃啊!”说着,舒心又拿起秦诗雨送宁晨的棒棒糖和面膜,“这人能用吗!”

  “你这就是嫉妒!”于璐璐赶紧插刀。

  “我嫉妒?你有没有搞错?”舒心拿起宁晨的棒棒糖就砸向于璐璐。

  刘丽萌从洗手间出来,眼巴巴地看着棒棒糖。

  于璐璐暴力拆开棒棒糖:“原本以为你脾气烂,没想到还有暴力倾向,你这个人,你看看你身上还有哪点儿好的地方?你再看看人家秦诗雨,温柔漂亮,善解人意,恬静可爱……”

  于璐璐边说,边把棒棒糖和宁晨、刘丽萌分食了。

  舒心觉得自己被孤立了,插着腰在宿舍气呼呼地走来走去。又果断拒绝了刘丽萌给她敲下来的棒棒糖碎片。

  “不怎么好吃,我不爱吃棒棒糖,幼稚……”刘丽萌嘟嘟囔囔地评价。

  “不好吃你给我吃?!”舒心把矛头转向刘丽萌。

  刘丽萌委屈地撅起嘴:“我做错什么了嘛!我就拉了个粑粑刚出来……”

  “闭嘴。”舒心轻轻一句话,刘丽萌立刻把撅起的嘟嘟嘴放了下来,做出一个把嘴巴缝住的动作。

  宁晨突然觉得吃醋的舒心还是挺可爱的,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新朋友和室友相处不到一起去呢!才学会与人正常交往的宁晨,刚及格就遇上了一道奥数题。

  自从昨天早起在食堂看到韩睿,从此以后的每一天,宁晨都会7点起床,定时到食堂吃早饭。她甚至做了个excel表,统计早饭时间看到韩睿的概率,计算出韩睿平均1个月有25.8天会早起,那自己就更不能偷懒赖床了。每天早上“偶遇”韩睿成了一种小小的期待,只要想到等下说不定会遇到韩睿和美味的早餐,宁晨就会噌得一下激动得从被窝里一跃而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样的坚持是有效的!宁晨在吃着早餐,佯装看不到韩睿,又贼眉鼠眼地偷偷瞅人家的时候,韩睿竟然端着盘子坐到了她的对面!

  宁晨拿着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夹菜了,力图保持优雅淡定,可是手就是不听使唤,怎么打了一盘滑溜溜的菠萝古老肉,在和筷子的纠缠下,宁晨盘子里的菠萝竟然干脆飞到了韩睿的盘子里!

  宁晨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韩睿愣了一下,笑着留下了那块菠萝:“来来,礼尚往来!”说着,给宁晨盛了一大勺大麦玉米粒。

  宁晨再也不敢动了,只顾着喝粥,不敢再碰那盘菠萝古老肉,等韩睿吃完都走了,宁晨还在小鸡啄食一个一个地吃韩睿给的玉米粒。筷子也变得好使了,菠萝古老肉也夹得起来了,还挺好吃。

  宁晨知道韩睿善良体贴,不会让人尴尬,可是自己出了那么大的糗,韩睿会不会再也不想在早餐的时候见到自己了?

  宁晨再一次惴惴不安地起床去食堂吃早饭时,韩睿已经坐着吃了,他对宁晨笑着摆摆手,示意宁晨坐他对面。宁晨终于释然,而且竟然意外地收获了韩睿的几乎每日早饭时间!

  韩睿只要看到宁晨,就会坐到她对面,宁晨也慢慢有胆子主动坐到韩睿对面。美好的一天从和韩睿的聊天吃早饭开始!韩睿总是会鼓励宁晨胆子大一点,多跟人交流,还会告诉宁晨大学应该怎么过,应该怎么合理分配自己的时间,哪些课要好好听,会有很大收获,哪些课根本就不用去,还不如去做自己的事,还会讲一些老师的笑话,逗得宁晨和韩睿一起哈哈大笑。

  一起吃饭是个很好的社交活动,不会在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交流中出现空白,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只管吃就好了!每天早起终于没白费!宁晨简直乐不可支!

  吃完早餐,宁晨和韩睿分别。往教室走的路上,正好遇到秦诗雨。

  秦诗雨热情地上前,主动拉着宁晨的手:“好久没见了宁晨!你怎么从那边过来?”

  “我刚去吃了早饭!”宁晨的心情很好。

  “咱们宿舍旁边的食堂不是更近嘛?”秦诗雨一脸好奇。

  “我……觉得那边的食堂更好吃!”宁晨突然就被问住了,那边的食堂是离韩睿的宿舍最近。

  “是吗?”秦诗雨有些不相信,也没追究下去。

  舒心翘课,于璐璐跑出去兼职,只有刘丽萌认真地坐在第一排,宁晨被秦诗雨拉到了后排坐。

  宁晨发现秦诗雨上课简直和舒心一个德行,根本不听课,总是在低头刷手机,偶尔会瞥见秦诗雨好像是在和什么人聊天。秦诗雨和舒心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她们也许可以玩到一起去。宁晨心想要怎么把这两个人撮合一起去呢?她悄悄发消息问于璐璐。

  于璐璐很快回复:“做梦!她俩根本不可能玩到一起去!舒心超级讨厌秦诗雨!我们可以留着秦诗雨好好气舒心!”

  宁晨还没想清楚,于璐璐又发消息:“你快好好上课吧,好好记笔记,回来我要抄!别让我挂科,全靠你和刘丽萌了!”

  宁晨放下手机和心事,正要好好听课,用着韩睿的课本,又开始对着上面的笔迹傻笑。

  “韩睿的字写得好丑啊!”宁晨嘟囔。

  “你说什么?”秦诗雨看到宁晨一脸痴汉笑。

  “没什么。”宁晨慌忙掩饰。

  秦诗雨看到韩睿的课本,就什么都明白了。

  下了课,宁晨要去宣传部,秦诗雨没什么事也要跟着去。

  刘丽萌一个人落了单,大叫:“宁晨,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叛徒!”

  宁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丽萌,她想说要不然我们三个人一起啊,还没说出口,就被秦诗雨笑嘻嘻地挽着胳膊拉走了。

  宣传部的陈迪学姐对秦诗雨很好。秦诗雨很有亲和力,和宣传部的每个人都聊得很好,尤其是和韩睿有说有笑,一片融洽。宁晨想,大概是太在乎韩睿的缘故,才会觉得秦诗雨和韩睿的谈话显得格外长,又没有专门记录秦诗雨和每个人的聊天时间。秦诗雨是好不容易的新朋友,人又这么好,还是不要这样敏感了。

  没过多久,刘丽萌吃完饭也来了,嘟嘴跑到宁晨旁边:“你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上午的课也是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前面!”

  宁晨拉着刘丽萌的胳膊,一脸歉意。

  秦诗雨赶紧解围:“都是我不好,不知道你们都是一起活动的,等下请你和宁晨一起吃晚餐好不好?你想吃什么?牛排还是海鲜?”

  “不要了,我一孤独午饭就吃多了,现在胃里还胀着呢!”刘丽萌穿了一件毛茸茸的小熊卫衣,肚子圆滚滚的。

  秦诗雨摸摸刘丽萌的小肚腩,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称赞道:“你的这件衣服很可爱!在哪儿买的?”

  刘丽萌突然受到夸奖也很高兴:“在老家和我妈妈一起买的!你这件衬衫也很好看,好滑呀!”

  刘丽萌上手摸了摸,秦诗雨补充道:“是真丝的,现在穿有点冷了,不像你的衣服这么暖和。”

  “真丝的应该很贵吧?”刘丽萌问。

  “不贵,我主要是看它设计很好看。一件衣服,除了它最基本的材料,就要看它的设计呀,剪裁呀,和我的气质是不是搭配,品牌都是其次,我不会专门挑大牌买的……”秦诗雨对着刘丽萌侃侃而谈,“我之前买过一件Prada的衬衫,穿着和一般的纯棉衬衫没什么区别……”

  “都是人民币的味道……”刘丽萌惊叹完,不忘记自己的妈妈属性,“秋天冷,暖气也没来,一定得多穿点,看你还穿着短裙,我都穿上秋裤了!我还把冬天的被子都抱出来盖上了!感觉和你们不是一个季节的人!”

  “是啊!现在的季节真尴尬,我的蚕丝被买薄了,鹅绒被又热……”

  “你再盖个厚点的毛毯啊!”

  “蚕丝被不能压的,保养起来也很麻烦。”

  “那把毛毯盖下面,被子放上面!”

  “毛毯盖着多硬啊,蚕丝被亲肤美容的功能也发挥不出来。”

  “盖个被子还有这么多讲究!”

  “哪有?你们不也都是这样吗?”

  “我们……不是这样吧……至少我不是这样的。”

  “我还是再买一条厚的蚕丝被吧!要不要一起去买?”

  “我就不去了。”

  刘丽萌不太懂富人的世界,不知道舒心都穿的什么衣服,盖的什么被子,也没听她说起过。

  秦诗雨又找韩睿说话去了,一直打听也想进宣传部。

  韩睿有些发难,丁优学姐义正词严:“我们都是招新的时候才进新人,要是想来就来还要招新有什么用?”

  “我听说宁晨都没通过面试,也是后来才进去的呀,学长你通融一下嘛!”秦诗雨见丁优严厉,对着韩睿撒娇。

  “宁晨当初进来也是在招新的时间段,而且她做事很认真,我们都是知道的。”丁优学姐不顾秦诗雨对韩睿撒娇,厉色道。宁晨都没想到面试的时候不同意她进来的丁优学姐竟然逐渐认可了自己。

  “明年我们还会有招新,到时候我专门通知学妹好不好?”韩睿安慰秦诗雨:“学妹你要是特别喜欢,平时也可以多来参加我们的活动!”

  秦诗雨不情愿地点点头,像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公主。

  “宁晨也是一个一个搞定了面试官才进去的!她第一次面试太紧张,没有发挥好,不是后来走的后门!”刘丽萌大声为宁晨辩解。

  还没把舒心搞定,刘丽萌就对宁晨直言不太喜欢秦诗雨了。刘丽萌也说不出来秦诗雨哪一点不好,就是不喜欢,没有共同语言,聊不到一起去。

  一天,秦诗雨又叫宁晨去吃饭,于璐璐忙于兼职,好久没吃好吃的,也要跟着去。宁晨在想要不要跟于璐璐说一下上次的吃饭经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跟着秦诗雨进了店。

  秦诗雨刚把大家带进餐厅,于璐璐就惊叹就餐环境,并赶紧忙不迭地问了一句:“不会很贵吧?”

  宁晨心下忐忑,怕这家海鲜店比牛排店还贵,正愁该不该说,该怎么说,还在努力艰难地组织自己的语言,正巧于璐璐随口就问了。

  “不贵啦,就一般的价格。”秦诗雨笑着保证。

  于璐璐看到菜单,大吃一惊:“这还不贵?好吧,可能我们对价格的定义不同。我建议,我们还是换一家店吧!”

  “这就是一般的价格啊!没关系的,你们尽管点,我请。”

  “诶?你可比舒心要大方多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于璐璐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但还是照顾着价格,点了几个相对便宜的贝壳和虾,不忘给自己和宁晨加碗米饭。

  扇贝很新鲜,秦诗雨又加了餐后甜点。到了付钱的时候,秦诗雨却什么都不说,只管坐着玩手机。

  另外两个人尴尬地坐着,宁晨看样子要去付钱,于璐璐不满地拉住了她。

  “诗雨,我好像记得吃饭之前你说要请我们对吧?”于璐璐试探道。

  “啊对哦!”秦诗雨笑了,翻开她精致的手提包:“哎呀我没有带钱包!”

  “可以手机支付呀!你不会不知道吧?”于璐璐目瞪口呆。

  “我从来没有吃过饭付钱,平时都有保姆跟着,从来不用管这些事,我都没有钱的。”秦诗雨面露难色地看向宁晨。

  “我来吧,我妈刚给我打了生活费。”宁晨顶着服务员诧异的目光说,她想赶快结账走人,太尴尬了,被服务员这么盯着。

  宁晨掏出手机正要扫码,于璐璐突然抢过她的手机,倒扣在桌面上,秦诗雨也愣住了。

  “大家都知道你家境好,但是我们都是贫民穷逼,我们也不让你请了,要不我们三个人AA怎么样?毕竟也是你挑的餐馆,否则也不会这么贵。”于璐璐从蹭吃蹭喝的小人得志突然变得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秦诗雨呆呆地点点头,看得宁晨有点心疼她,此刻只恨自己不是一个富婆,否则一定要包养她!

  “咱们一共吃了682块,除以3,一个人227.3333333,你转给我227块就可以了!”于璐璐说着,用自己的手机扫码付了钱。

  就算平摊到每个人,于璐璐还是觉得不便宜。227都快够她们宿舍四个人一起吃顿好吃的了,不像这个,没吃饱还贵得要死。

  回学校的时候,于璐璐在查地图找公交车站,秦诗雨说没坐过公交车,自己会晕车。

  于璐璐很干脆:“那打车也行,三个人平摊下来也划算。”

  下了车,于璐璐又提醒秦诗雨:“打车24,一个人8块,加上之前的227,一共235。现在就转给我,不然一会儿忘了。”

  在于璐璐的监督下,秦诗雨给于璐璐转了235块钱。

  虽然三个姑娘住同一栋宿舍楼,于璐璐没打招呼说一声,架着宁晨就先走了。只留下秦诗雨一个人在冷风中一边默默低着头看着手机,一边慢慢地走回去。

  让宁晨诧异的是,于璐璐一路上竟然没骂秦诗雨。于璐璐沉默思考了好久,突然大发善心,和宁晨嘟嘟囔囔地说:“也不能老让舒心请我们吃饭,下次我请好了。主要是吃人的嘴短,才不是心疼她花钱。”

  宁晨想,你才没吃人嘴短,你明明就是吵不过舒心。

  果然,一进宿舍门,在温暖的室内,于璐璐的脑力和嘴力开始苏醒并战斗力爆表,开始疯狂吐槽秦诗雨。

  “之前是谁夸人家来着?温柔体贴,恬静可爱……”舒心见证了于璐璐的打脸时刻。

  “至少人家脾气的确比你好多了!”于璐璐不甘示弱。

  “谁还不会装!”

  “有本事你也装的出来啊!”

  “你不是在骂她?为啥突然又针对我?”

  “也是哦。”于璐璐一下被舒心问住了。

  舒心大度地没跟于璐璐一般见识。

  这下好了,本来是只有一个舒心,现在三个室友都不喜欢自己的新朋友了。宁晨很惆怅。她坐在自己的小床里面思考无果,把今天吃饭打车的钱转给了于璐璐。

继续阅读:18. 烂泥扶不上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好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