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你知道吗?雨真的下很大
惊风雨2019-09-25 15:055,409

  舒心难得早起,于璐璐难得不去实习,两个人难得在美好的早晨相遇,于是又是难得的一场战役。

  事情的开始发生在舒心还没拿起香水瓶的时候。熟悉敌人一举一动的于璐璐就已经在夸张地咳嗽了。

  舒心早已习惯,不予理会。

  当一阵浓郁的花香四散在空气中时,于璐璐的表演就更加传神了。不仅故意大声咳嗽,还捏住鼻子,不停地用手扇空气,仿佛要赶走这些奇怪的味道。生怕别人没有注意到她一样,干脆跳起来打开窗户。

  一阵冷风袭来,于璐璐终于可以呼吸了。

  舒心回想起每次喷香水都会引来于璐璐夸张的回应,套路之粗鄙,分明就是没事找事,要和自己过不去。舒心早起精神不济,并不想和于璐璐吵架。可于璐璐的表演并没有到此为止,反而喝了杯水润润嗓子,继续下去,可能要直到香气散了为止。

  “咳什么?肺结核吗?!”舒心忍不住了。

  “没有公德!你跟那些公众场合抽烟的有什么两样?”表演终于得到观众回应的于璐璐战斗力十足。

  舒心香水瓶一摔,径直点了一根烟。

  烟雾袅袅升起,烟味开始弥漫,这下刘丽萌也有些不适了。

  于是于璐璐的道德高地站得更稳了,围着舒心跳脚骂了十分钟。

  “心心,抽烟对身体不好!”在于璐璐的噪音背景下,刘丽萌爬下床,和舒心并排坐一起。

  “离我远点儿。”舒心赶走刘丽萌,掐灭烟挎上包甩门出去了。

  于璐璐终于也解气地挎上包甩门出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下楼梯。舒心想起什么,停下来回头看,于璐璐也停下来在她身后固定住。舒心看了一眼于璐璐身上斜挂着的和自己身上很像的包,盯着于璐璐鼓鼓的脸。

  于璐璐心虚地哼了一声,把包甩到身后,昂起头,在舒心目光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走下楼梯。一边还想着下次舒心喷香水时,该如何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演技和台词功底。

  宿舍里,刘丽萌大手一挥拉开宁晨的床帘。

  “宁小晨,快起床!”

  宁晨正瞪着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被人点了穴一样。

  “快起呀!都醒了还不起来,快!我们一起吃早饭去!”

  木头一样躺着的宁晨被刘丽萌直挺挺地拉了起来。

  “我不和你吃早饭了,我和人有约了。”宁晨发出嗡嗡的声音。

  “谁啊?”刘丽萌诧异于宁晨还能和人有约。

  “秦-诗-雨。”木头人一字一顿的声音。

  这也就是宁晨一直赖在床上,不想迎接新的一天的原因。秦诗雨约她去公园玩的时候,根本让人推脱不掉,宁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秦诗雨是她第一个朋友,宁晨不想让她失望,可是又实在不想和她一起去公园,真的真的实在不想去。可是应该怎么去拒绝别人呢?尤其还是自己的朋友。这又是宁晨的一大难题。

  宁晨很怕看到秦诗雨,尤其是在她似乎不应该出现的场合。宁晨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去宣传部开会的时候秦诗雨也在,还坐在韩睿身边笑靥如花。韩睿说话的时候,秦诗雨托着下巴满脸笑意盯着他看,眼睛里全是对韩睿的喜欢。就连陈迪学姐都夸秦诗雨这个小公主和韩睿很相配。

  秦诗雨为什么又要在韩睿在的时候,亲热地挽起她的胳膊,说“我们明天要去公园秋游,韩睿学长你来不来?”

  韩睿没有答应要来,可是怎么就变成了她宁晨和秦诗雨今天要去公园秋游。她并不想去公园,也不想要和秦诗雨一起去。她真的很怕看到秦诗雨,更怕看到秦诗雨和韩睿一起。宁晨明明没有答应下来,但是怎么就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呢?可能只要她没有明确拒绝,就意味着她已经接受了吧?这个世界的规则有一些复杂,尤其是一些不能用语言详细说出来,偏偏需要自己去体会和感受的规则。有时候可能也叫情商。而宁晨情商之低,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刚刚迈进了新世界,又怎么能立刻掌握新世界的规则呢?宁晨想要从这个世界退出了,她很心慌,与人交往实在是一件过于困难的事情。她处理不好,应付不过来,最后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宁晨躺在床上一遍遍地回忆昨天的所有细节。开会的时候,秦诗雨有漫不经心地把手搭在韩睿胳膊上。韩睿有看到小公主甜甜的笑容,比他平时注视人的时间长了两秒。秦诗雨和韩睿的物理距离,要比韩睿和身旁另一侧——陈迪学姐之间的距离,窄了20cm。宣传部欢乐的会议结束后,韩睿第一个看向秦诗雨。秦诗雨第一个向韩睿说“回头见!”

  宁晨用力想了很多拒绝去公园的借口,最后还是没能付诸行动。她被妈妈刘丽萌明令禁止不许再睡懒觉了,刘丽萌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宁晨不情愿地洗脸刷牙,不情愿地收拾完毕,不情愿地朝门口挪着脚步。

  “没想到你这个小宁晨还能和小公主成了朋友!记得带上伞,今天会下雨。”刘丽萌伸手拽住宁晨,她觉得自己像妈妈一样唠叨,但又充满了成就感,丝毫没有注意到宁晨对今天的活动有多么充满抗拒。

  宁晨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又等了十分钟,秦诗雨才姗姗来迟。

  “宁晨,等了好久吧?”秦诗雨带着她甜甜的笑容。

  宁晨突然意识到,秦诗雨和韩睿一样,都有自己招牌式的笑容。怪不得陈迪学姐说两个人很相配。这一重大发现像做对了一道找规律题,让她心里酸酸的,不敢去直视秦诗雨的笑脸,怕太甜美,吸引韩睿的目光在上面驻留太久。

  天阴阴的。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公园里转圈,看山看水,谁也不说话。秦诗雨也收起了她的甜美笑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宁晨发现秦诗雨不笑的时候,眼角、嘴角都是向下耷拉着的,让人有些无从接近。

  又走了一段长长的路,宁晨感到了尴尬,想要找找话题说些什么,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没有什么要和秦诗雨聊的话题吗?有的,这些天萦绕于心的问题,不都是关于秦诗雨和韩睿吗?难道就不想问问她和韩睿到底怎么了吗?可又该怎么说呢?是不知如何开口,还是怕听到的回答难以接受呢?

  如果秦诗雨拉起自己的手,“就是单纯的学长啊,总是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要去问问学长。”宁晨真的会相信,不再胡思乱想了吗?如果秦诗雨笑着说“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宁晨真的能笑着祝福他们吗?

  沉默地走了很久的路,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宁晨,我喜欢韩睿学长。”

  就在宁晨胡思乱想的时候,秦诗雨突然开口了,猝不及防。

  宁晨看到一只白色的鸟从湖面飞了过去,她仿佛没听见似的,只是走路有些不自然,不知道该迈哪条腿。

  原来此刻,两个人想的是一样的,脑子里都是关于韩睿。

  “我喜欢韩睿学长,你能帮我吗?”秦诗雨停下脚步,拉住宁晨的胳膊,站到她面前,又一次。

  “为什么?”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不是吗?”

  不,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也喜欢韩睿。可宁晨始终没说出口。

  “我不帮你,你也可以的。”

  “可我没什么机会和他见面,你们不是都在宣传部吗?你们看起来很亲近的样子。”

  宁晨不说话,秦诗雨反问:“难道你也喜欢韩睿吗?”

  我不可以吗?

  又是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宁晨直视着秦诗雨,头一次发现她的可怕。死盯着人的时候,目光像一把刀子,让人压抑、害怕,如坐针毡。

  “好宁晨,帮帮我吧!我真的很喜欢韩睿学长,好嘛!”秦诗雨变了脸,恢复常态,笑容甜美,拉着宁晨的手摇起来,像往常一样对她撒娇。

  宁晨只想甩开她的手逃走,很想很想。可是她做不到像舒心那样。她也不知道原因。

  “你知道韩睿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吗?”

  宁晨迟疑地摇摇头。

  “他不是喜欢打篮球吗?”秦诗雨追问:“你没去看过吗?”

  是去偷偷看过啊,很多次。韩睿打篮球的时候,自己就藏在人群里,偷偷地注视着他。等韩睿的目光看向这边的时候,宁晨再慌忙躲开。

  “上周末韩睿打篮球,我还给他递水来着,”秦诗雨不断补刀:“韩睿笑着跟我说谢谢学妹。”

  对,我看到了。

  在人群的背景里,有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宁晨,疯狂地希望向打球间隙的韩睿递一瓶水,疯狂地希望收到韩睿微笑的那个人会是自己。虽然每次去看韩睿打篮球,书包里都会放一瓶水。可那瓶水,从来都没有递出去。

  “你觉得韩睿喜欢我吗?还是只把我当学妹?”秦诗雨咄咄逼问。

  “我觉得他看我的时候,目光好像是有些不一样。”秦诗雨一直说个不停,她实在是很聒噪。

  “是我想多了吗?你能不能帮我打探一下韩睿呀?好宁晨!”

  宁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雨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

  宁晨撑起了伞。

  秦诗雨亲热地挽着宁晨的胳膊,双手自然地握住了宁晨的手,把原本处在两人中间的伞无意地往自己这边挪。

  伞柄已经完全在秦诗雨胸前了,大半个宁晨坦露在雨中,她默默松开了原本握住伞柄的手。还好雨不太大。

  伞下,两个人无言。

  一路寂静地走到了公园门口,秦诗雨停了下来,温柔地说:“宁晨,我想去下洗手间,你可以等我会儿嘛?”说着顺便拿走了宁晨的雨伞,“我的衣服和包包很贵,不能淋湿。”

  秦诗雨撑着伞走了,满脸洋溢着若有所思的微笑。宁晨发现秦诗雨笑起来嘴是歪的,第一次觉得她笑起来不好看。

  宁晨一个人站在公园门口的屋檐下避雨,等着秦诗雨回来。可秦诗雨都去了好一会儿了,宁晨只好发消息催她快回来。

  “再等我会儿嘛,我肚子不舒服。”

  可宁晨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公园里的人三三两两地走了,雨越来越大。长时间站立不动,宁晨感到腿有点僵硬,只能小幅度地活动下。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宁晨有些担心,秦诗雨是不是被困在洗手间那边了?打电话过去,没人接,消息也不回了。

  本来天就暗,再加上公园没什么人了,宁晨不禁有些发怵。晚上的树林草丛在大雨之中只看得到晃动的轮廓,更像是恐怖片的氛围。

  现在该怎么办?秦诗雨到底是怎么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先和秦诗雨汇合,两个人一起商量怎么回学校。

  宁晨脱下外套顶着,咬咬牙在大雨中又跑回公园。可是,秦诗雨去了哪个洗手间?顺着标牌,宁晨跑到一个最近的洗手间,发现里面是暗的,根本没有开灯。

  秦诗雨去哪儿了?!难道出了什么事?

  宁晨不敢进去看,想到看过的雨夜杀手小说,又处于这样的气氛中,吓得她发抖,赶紧给刘丽萌发消息。

  刘丽萌马上打来了电话:“你别急,先去人多的地方!”

  “找个地方躲躲雨!”是于璐璐的声音,刘丽萌开了外放。

  “那秦诗雨怎么办?”宁晨冻得声音都在颤抖。

  “别管她了,你赶紧回来吧。”是舒心。

  宁晨顶着湿透的外套,又跑回原先呆的地方,这里至少有路灯的光线。

  这时,秦诗雨回消息了:

  “不好意思雨太大没等你,我已经到学校了。”

  宁晨整个呆住,大脑完全空白。

  可是你知道吗?雨真的下很大。

  衣服已经湿透,窄窄的屋檐起不到多大挡雨的作用。她怎么也想不到,秦诗雨竟然一个人走了。而且还带走了自己的伞!如果能早一点告诉自己,至少还能趁着雨没下这么大的时候回去!

  七点了。天黑透了,很冷。宁晨在雨里冻得瑟瑟发抖,湿透的外套没有任何作用。叫车的软件上始终无人应答,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被世界遗忘就是这种感觉吧!只有冷冷的雨水在脸上胡乱地拍。宁晨终于知道这首歌不是用来搞笑的,是真的很伤心啊。

  刘丽萌又打来了电话。宁晨没忍住,终于哭了起来,她根本都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全被淹没在了大雨中。

  “你发个定位啊!”

  宁晨只听到了这一句。

  按照于璐璐的指示发过去定位,宁晨继续流着眼泪。她太后悔今天起床了,今天根本就不应该起床,就应该在自己的小床上过一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好想给妈妈打电话,可是离家老远,只会让她平白无故的担心,宁晨想了想,又把手机屏幕摁灭了。

  远处车辆的灯光倒映在雨水里,被大雨浇得散乱。宁晨想自己一定要去考个驾照,公共交通很多时候都超级不方便,有一辆自己的车该多么幸福呀,就可以自己开着回宿舍了,不,直接开回家好了。开回家吃妈妈做的热气腾腾的饭。

  大雨中,一辆车从车流中开了出来,打着双闪,朝她驶过来。

  车里的灯突然亮了,宁晨一眼就看到驾驶座上是舒心!

  宁晨像看到了亲妈一样,没等车开过来,就大哭着跑了过去。

  刘丽萌体贴地带了热水和换的衣服。厚厚的浴巾一下包裹住宁晨,车里真温暖呀!

  “舒心,我把你车里弄得都是水……”宁晨的声音颤抖得不像话,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哭的,可能都有吧,让人心疼不已。

  “那怪谁?还不是怪你。”舒心从来不会安慰人。

  “没事儿没事儿,舒心不会在意的。”于璐璐的脑袋从前排伸出来。

  “你不是带了伞吗?伞呢?”刘丽萌给宁晨擦湿漉漉的头发。

  “秦诗雨拿走了。”宁晨不敢说太多,舒心一定会骂死自己的。

  于璐璐和舒心在前排一句接着一句一起骂秦诗雨。两个人难得这么统一阵线,可骂着骂着,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于璐璐,你现在坐在我的车里,可要为你的安全负责。”

  舒心此话一出,于璐璐紧紧抓着安全带不敢动弹了。

  换好衣服的宁晨心里暖暖的。她看着窗外的雨,还是那么大,在车窗上汇聚成线流淌下来,车里的光线明明暗暗,宁晨在梦境与现实之间起起伏伏。不知道什么时候舒心和于璐璐的争吵已经结束了,也不知道谁赢了。宁晨靠在刘丽萌的身上,慢慢睡着了。

  原来,这才是朋友的感觉。它一直在身边,傻宁晨直到今天才发现它的存在。

  宁晨没有回复秦诗雨的消息。

  雨下得很大。

  她和秦诗雨的对话框一直没有删除,很多年后,两人的对话还停留在秦诗雨的那一句:“不好意思雨太大没等你,我已经到学校了。”宁晨反而要谢谢秦诗雨,有很多朋友,会以这样的面目出现。谢谢秦诗雨在她18岁的那一年,教会了她这么深刻的道理,让她能够擦亮眼睛,从此安安稳稳过一生。

继续阅读:20. 太丢人了!被人欺负得抱头痛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好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