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把一张韩睿送给你
惊风雨2019-05-26 15:074,573

  大学同学之间的联系远没有高中同学之间那么紧密。可能都过了好几个月,甚至都毕业了,还能不认识同班的同学。所以你尽可以自己选择想要在一起相处的人,不必像高中的时候,不喜欢的人还是不得不去面对,互相折磨。

  大学,朋友全是自己选的。你乐意被自己挑中的人占用时间,分享你的全部。

  这样的道理,最先明白的是舒心。

  舒心这样认为的前提,是舒心似乎从心底里,隐约想要把三个室友当作朋友了。可舒心又是那么的没有安全感,不经过时间的洗礼和反复确认,可没那么容易成为她的朋友。

  舒心这样想的时候,她还需要经过一番考验的朋友——于璐璐,正在宿舍骂她。

  “这是谁送的东西啊?舒心怎么就放我床上了?连着快递盒放我床上!放我每天睡觉的床上啊!快递盒多脏啊!这人是不是故意的!良心坏透了!……”

  于璐璐很生气,快递盒都被快递员放在地上,这舒心竟然直接扔她床上了。而且不仅仅因为舒心把脏兮兮的快递盒随便放在她的床上,这还是别人送的礼物,重点在礼物啊!

  于璐璐更生气了。

  舒心每天都会收到别人送的礼物,从来都不会正眼看一眼,甚至收到就扔掉。但是自从觉察到于璐璐的小嫉妒情绪,舒心总会当着于璐璐的面,笑着把礼物收下,让宁晨和刘丽萌帮她拿回宿舍拆开,当着于璐璐的面认真欣赏一番,再送给室友。

  刘丽萌收到的最多,宁晨收到的也不少,唯独没有给过于璐璐。甚至还要有意无意把礼物随便扔到于璐璐的床上,再拿走送给宁晨。

  于璐璐大怒!

  于璐璐想,我还帮过你好多次呢!你的烂桃花,好几次不都是我帮你处理的!竟然这么恩将仇报地对我!

  舒心每次出现都是众人焦点,走在路上会有人搭讪要手机号,也总会莫名奇妙地收到礼物。舒心已经探索出规律,每到一个新环境,她的烂桃花都会热烈盛开一段时间。再过一段时间,人人都发现了她本人根本就是和表面展现出来的一样冷淡、无聊、刻薄。于是,没人敢跟她说话,讨厌她的人会迅速增多,她就会成为别人在背后议论八卦的对象,这股火烧起来后,她就索性成了众矢之的,更别提还有人有胆子追她了。

  已经是晚上了,舒心回宿舍的路上,又有人问她要手机号。舒心看都不看,就像是不想接路上发的传单一样,径直走开了。

  可谁料到被拒绝的“传单”仍然穷追不舍,一直跟在舒心后面和她搭话,说个不停。

  那人头发蓬乱,衣服皱皱的,身上一股汗味儿。舒心丝毫不避讳,捂着鼻子,满脸嫌弃地躲着走。可那人还是往舒心的身上凑,两片干到起皮的厚嘴唇还在一张一合,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干瘪的。

  “美女,给我你的手机号好吗?”那人不断重复。

  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样的人跟我搭讪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舒心很生气,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舒心本来想说“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正巧斜眼看那人一眼,就把张着的嘴闭上了。

  还是躲着些吧!舒心想,她深呼吸,把怒气压了下去。

  这人的眼睛红红的,眼神看上去极其固执。凭借舒心看人的经验,这人多半有些偏执,得不到还要死缠着的类型,极容易想不开。舒心很害怕,本来就没有安全感,她总是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会不会被这个偏执狂打一顿,被泼硫酸,被毁了容,被奸杀……

  舒心越想越怕,越走越快,偏执狂也越走越快,跟得很紧。

  路灯虽然明亮,路上却没有什么人。舒心呼吸加快,根本不想听这个偏执狂在说什么,只知道这个偏执狂的语气已经几近哀求,干瘪又粗大的嗓音听上去几近绝望。

  “美女,我是你学长呢!不给我手机号就算了,你见了学长都不叫一声吗?这么没礼貌!……”

  你是我哪门子学长!舒心跑了起来,偏执狂也跟着跑,舒心加快速度,偏执狂也要跟着,非要舒心一定要同他说一句话,他才肯罢休。

  舒心一句话也不说,她的性子,说出来的一句话怎么可能会让他罢休,不激怒他就算是好的了!

  舒心一路狂奔,跑到宿舍楼底下,一眼就看见了于璐璐!

  此刻的于璐璐真是熠熠生辉!舒心一把抓住于璐璐。

  正巧于璐璐下楼买东西,舒心一下子就撞在于璐璐的枪口上。于璐璐满脸怒气,正要发作快递放她床上的事,就被舒心拉着跑。

  于璐璐看到了跟在舒心后面的男人,忙低声问舒心:“那是谁啊?”

  “我不认识!快走!”

  于璐璐也觉得不对劲,她把舒心拉到自己的左手边,离那个男的远一些。两个人手拉手跑回了宿舍,只听见那个男的在后面大叫,没一个人理会他。

  “怎么回事啊?舒心!”于璐璐在关键问题上还是拎得清,把快递的事放到一边。

  “走在路上问我要电话,就是直觉这人很危险的样子……”舒心扶着于璐璐,刚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怎么了?”刘丽萌放下手边的事,赶紧凑上来。

  于璐璐给舒心递了杯水,去窗前往下看,那人竟然还在楼底下。

  “怎么办?”

  “去叫韩睿来!”舒心斩钉截铁。

  躲在小床上的宁晨一个激灵。干嘛要叫韩睿!韩睿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宁晨从床帘后面钻出来,把三个室友吓一跳。宁晨没有声音,平时就一个人躲在床帘后面,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宿舍。

  “不提到韩睿你还蹦不出来呀?”舒心已经平静了下来。

  “我们要不还是跟宿管或者老师保安啊什么人说吧?要不我们直接报警吧?”宁晨答非所问。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用找他们了。”平静下来的舒心看着楼下狂追自己的“偏执狂”,立刻做出了判断,这人并不危险,只是有些较真罢了,非要舒心理他,跟他说话。

  四个人一起并排站在窗前,伸着脖子往楼底下看。

  果然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一直盯着宿舍的入口。宿舍只有一个入口,舒心早晚要从那里出来。

  舒心打电话跟韩睿说清楚了情况,韩睿像是没什么事儿,专门接舒心电话,帮舒心处理事情一样,又是随叫随到。

  宁晨看着韩睿从远处走来,和楼下的大叔说了几句,大叔不甘心地抬头往上看,那双眼睛像是要把舒心从窗户背后揪出来一样。

  离舒心最近的宁晨赶忙把舒心推到身后,一脸恶气地瞪着大叔。舒心瞧见宁晨的样子,扑哧就笑了。

  “小心心你还笑,我都快吓死啦!”刘丽萌不满。

  “你说咱们的窗户这么低,那个变态不会晚上从窗户这儿爬进来吧?”于璐璐是实证派,此刻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楼下的变态,在设想要如何作案,被自己吓得哆哆嗦嗦。

  “别害怕,没什么事儿的,放心吧!”舒心胸有成竹。

  还好大叔走了,四个人噌噌噌地下了楼。

  “那人是很久以前被劝退的一个学生,现在还经常在校园里出没。”韩睿解释,“有时候非要跟学生们说说话,让人家叫他一声学长。”

  “他追着舒心要干嘛啊?”于璐璐问,自己竟然对舒心的事这么上心。

  韩睿安慰她们:“他也就是想说说话,没什么别的意思,不用害怕!”

  “那你都跟他说了什么呀?他就走了。”刘丽萌瞪着眼睛。

  “我…就说舒心已经有男朋友了。”韩睿有些不好意思。

  在那样的语境下,意思就是“我就是舒心的男朋友!”吧。韩睿又高又壮,满脸正气,那个大叔肯定不敢惹,只得悻悻然走了。

  “噢——”刘丽萌看看舒心,看看宁晨,小小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了。要是韩睿和舒心在一起了,宁晨该怎么办呢?

  “学长!真是太谢谢你啦!我请你吃饭!现在就去!”舒心和韩睿说话好像已经成习惯了,还是用之前那种矫揉造作一点也不像她的语气。

  “不用不用,学长帮学妹不是应该的吗?”韩睿连连拒绝。

  “去嘛,去嘛,要好好感谢学长,正好我还没吃饭呢,学长一起去嘛……”舒心拉着韩睿的胳膊撒娇嘟嘴,把刚刚死都不肯叫出口的学长两个字叫得甜甜的。

  韩睿架不住这阵势,只得被舒心挽着走了。

  刘丽萌轻轻地搂住宁晨的肩膀,替宁晨叹了一口气。

  生猛的于璐璐上前拉住舒心,直接把她和韩睿扯开。

  “我们也帮了你啊!也要请我们吃饭!”于璐璐理直气壮。

  “那我也可以去吗?我好饿呀!”刘丽萌晚饭也没吃呢!

  舒心瞪了于璐璐一眼,只好带着她们一起和韩睿吃饭了。

  于璐璐招呼宁晨一起去,宁晨却拒绝了。

  一个人回到宿舍,宁晨觉得很累,也许是整个心都拽着她往下沉。没了那三个吵吵闹闹的人,宿舍变得格外安静。

  一抬头,就是墙上舒心贴的韩睿的肖像画。还是宣传部招新那天回来,舒心面试时候为了气自己,亲手贴到墙上去的。

  舒心画得很好,肖像画里的韩睿还在笑着,完全画出了韩睿阳光的样子,就是一直以来宁晨心目中韩睿的样子。

  宁晨抬起手,摸了一下韩睿的脸颊,又连忙把手收回去。

  韩睿,你真的会喜欢舒心吗?

  宁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也不知道韩睿和舒心到底在想些什么,感情的事情真是太复杂了。不仅要知道自己的心意,还要能准确地猜测出别人的心意,对于宁晨来说,实在是太难了。舒心真的是为了气自己吗?还是早就已经动了真感情却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呢?

  宁晨控制住自己的想法,接着看那本韩睿看到过的恐怖小说《死在校园的幽灵》,一个人大晚上在宿舍独自呆着,只觉得背后冷飕飕,只好把小说放到一边,重新躲回自己的小床。

  吃完饭的三个室友唱着歌回来了。于璐璐和刘丽萌似乎也忘了舒心刚刚磋磨过宁晨的事情,被美食一熏陶,什么糟心事都没了。

  于璐璐现在就想舒舒服服地在床上躺一躺。

  去你妈的!快递盒!

  于璐璐又看到舒心的快递盒!

  本来就要躺下去的于璐璐,蹭的一下跳了起来:“舒心!!你的快递盒为什么扔我床上!”

  舒心顿了一顿:“送你了!”

  舒心以一种傲慢的姿态,把快递盒送给了于璐璐。

  于璐璐以同样傲慢的姿态接过来,迫不及待地拆开,以为送舒心的,怎么着也该是什么贵重礼物吧,毕竟还包得这么严严实实。

  于璐璐心情大好,一边唱着:“就让我一层一层地剥开你的心……”一边拆到最后,发现不知道是谁送的家乡特产——咸鸭蛋!

  于璐璐一脸晦气地看着舒心,舒心都快乐喷了!

  刘丽萌大喊:“明天的早饭就吃咸鸭蛋配粥!”

  快乐的舒心拉开宁晨厚厚的床帘,看到宁晨正在里面黯然神伤。想到刚刚为了保护她,与人交往有障碍的宁晨都能把自己挡在身后,还能摆出一脸幼稚的凶恶,虽然更多的是显得可爱。舒心竟然有点感动。

  舒心在宿舍里转了一圈,从墙上撕下一张纸,塞进了宁晨的床帘里。

  宁晨打开,竟然是韩睿的画像!

  “快出来吧,给你打包了好吃的,把一张韩睿送给你,以后就放过你,不开玩笑了!”舒心难得像个知心的大姐姐。

  宁晨百感交集地拿起舒心扔在她床上的韩睿画像,把它认认真真地夹到日记本里,好好放到枕头底下。终于委屈巴巴地跳出了床帘,一边吃饭,一边嘟嘟囔囔地说好吃。但是三个室友根本都听不清宁晨在说什么。

  “宁晨,我求你件事行吗?”舒心对着宁晨哀求道。

  宁晨觉得这时候舒心的求助可以考虑答应,虽然很多时候她都不得不答应。但是还是试图带着高傲的姿态,一脸冷漠地看向她。

  “我能送你个话筒吗?听你说话我都快神经衰弱了!”舒心真的是在哀求了。

  宁晨一脸冷漠地把脸转走了。

  舒心觉得宁晨这是在把自己的面子扔在地上踩!还是自己独一无二的有着漂亮脸蛋的面子!对着这样的一个宁晨,除了拿韩睿来气她,自己根本无可奈何!

  一旁乐的于璐璐问宁晨有没有开心点?

  “……”又是只看到嘴仿佛在动,听不到任何声音!

  “大点声!”三个人一起对宁晨怒吼。

  宁晨被吓得虎躯一震,蹭得一下钻进了自己的小床。

继续阅读:15. 有韩睿的地方,就有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好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