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要一起住四年了
惊风雨2019-09-16 10:077,734

  202宿舍,在二楼。宁晨提着行李箱,吭哧吭哧上楼。

  箱子真的很沉吗?韩睿竟然说箱子重。这学长这么会给自己加戏,宁晨想着韩睿刚刚气喘吁吁的样子,不自觉就抿起嘴笑了。

  韩睿累得浑身是汗,把箱子给宁晨拖到楼下,气喘吁吁,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那个……学妹啊,我还要接别的新生,就不送你上楼了!你……那个加油!看哪个学长闲着找他搬箱子!别不好意思!学长人都很好,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韩睿说谎时,不会看人的眼睛,还带着一脸心虚的憨笑。

  宁晨还没回答,韩睿就把行李箱塞给宁晨一溜烟跑远了。

  宁晨望着这个“逃兵”的背影,只见韩睿两条大长腿往前一跃,就跑进了夏末的阳光里。

  宁晨伫立在那里,看了很久,直到他的影子消失了,她这才转身,单手提着箱子就上楼了。

  因为来得早,宁晨第一个到,光明洁净的宿舍里飘着阳光,暖暖的。

  收拾好床铺,宁晨就挂上床帘,缩在自己的小床上看书。她喜欢被小空间包围的感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特别自在。这样的自在不会持续很久,就像宁晨担心的那样,大学宿舍总要过集体生活的,只是她的室友比她想象中来的还要早,一只脚迈进宿舍门,宁晨的清净就烟消云散了。

  “202!是这儿没错了!住得真不错!”刘丽萌像一只小麻雀一样蹦蹦跳跳地进来,打破了宁晨的清静。

  “欸,没人!我是第一个来的!真是好兆头!一定预示着在新的学校,我也永远都是第一名!”刘丽萌回想起自己在高中三年一直保持第一名的英勇战绩,骄傲不已。

  她放下行李箱,转身看到宁晨的床铺已经收拾好了。

  “啊!已经有人来了!怎么来这么早,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没关系,她是笨鸟先飞,枪打出头鸟,我还是最棒的!还是个好兆头!”

  笨鸟、出头鸟宁晨在床帘里面沉默不语。这姑娘也太会给自己加戏了,这里不会是戏精大学吧!这姑娘那么开朗,要是跟韩睿碰上了,万一韩睿第一个接的新生是她,两个人该聊得多欢乐!她肯定不会像我一样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声音甜脆脆的。韩睿也会离她那么近吗?那是最佳亲吻距离。宁晨心里升腾起一丝莫名其妙的醋意。

  不对!她的嗓门这么大,韩睿离老远都听到了,不可能凑上去!

  “我的新室友为什么要挂床帘呢?她那么害羞吗?我就不挂!都是女生,随便看!”

  小麻雀在宿舍里飞来飞去,摇头晃脑打量着宁晨的床铺和桌子,想要从物品上猜出主人的样子。

  “我的新室友怎么挂了个这么土的床帘!”

  我的新室友怎么这么活泼!宁晨一点看书的心思都没有了。

  韩睿现在在做什么呢?他一定还在外面接待新生吧。宁晨很想下楼去找他,躲起来远远地、悄悄地看他的样子。可要出去,就必须要跟外面活泼的小麻雀说话打招呼。宁晨稍稍犹豫,果断放弃。

  刘丽萌来到新宿舍高兴得很,在房间里蹦来蹦去。这么大空间,踢腿打拳,撅着屁股深蹲,拉伸手臂做伸展运动,还若无其事地放了个响屁。宁晨捂住鼻子,暂停呼吸。

  刘丽萌不忘偷偷一笑:“哎呀真臭!早上豆子吃多了!”

  她转悠来转悠去,离宁晨的床铺越来越近。

  “床帘又厚又丑!人在里面肯定觉得压抑。”刘丽萌最终评价道。

  宁晨心想这人话怎么那么多!屋里又没有人!长久以来,宁晨习惯做一个人肉背景,甚至自己都把自己忽略了。不过对于刘丽萌来说,屋里的确是没有人的。

  就在这时,刘丽萌凑近了宁晨的床铺,想要掀开床帘,看看里面的样子。

  里面的宁晨屏住呼吸。

  别过来,别过来,别掀我床帘……

  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刘丽萌蹦蹦跳跳地去开门。

  宁晨松了一口气。

  门外是一个打扮洋气的女孩,编着根麻花辫,利落精神,上前主动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于璐璐,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还请多多关照!”

  “我是刘丽萌,新室友你可来了”,刘丽萌开心地拉着于璐璐的胳膊:“我一个人呆好久了,特别无聊。”

  躲着床帘后面的宁晨心想,你一个人就是一出大戏,哪里会觉得无聊。

  刘丽萌拉着于璐璐不放,拽拽衣服又摸摸头发:“哎呀真好看,璐璐你好会打扮啊!还有你头发可真好!又黑又直!……”

  于璐璐也很自来熟,再加上受到夸赞,两个姑娘很快亲近起来,互相帮着收拾东西。

  “靠窗那张床的人呢?”

  于璐璐的话让宁晨心头一紧,完了,又来了,又要掀我床帘了。

  “从我进来就没人,她可能出去玩了吧。璐璐,我想睡靠窗的上铺可以吗?”刘丽萌转移了话题,宁晨再一次松口气。

  “当然可以啊!那我睡靠门的下铺,进出也方便。”

  本来刘丽萌话就多,再来一个人话就更多了,两个姑娘相谈甚欢。宁晨躲在里面听她们嬉笑说话,安静地做一个背景。

  突然外面的嬉笑声没了,空气有一丝寂静。

  宁晨听到刘丽萌轻声说:“这位也是新室友吗?真的不是明星吗?也太漂亮了吧!”

  于璐璐有些不高兴,她特别要强,在高中从来都是成绩最好最漂亮的女生。然而北易大学作为重点大学,招进来的每个新生都很优秀,在一群优秀者中间做到出类拔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于璐璐不由得觉得道阻且长。

  刘丽萌的注意力全在新来的室友身上了,全然没有注意到于璐璐。

  一个御姐装扮的高个儿漂亮姑娘挎着包走了进来。

  “这什么破地儿啊!”舒心拿眼睛瞟了一眼宿舍,卷发垂到眼前,她随意地捆了起来。

  “不破啊,我觉着挺好的!新室友你好!你好漂亮呀!”刘丽萌主动和舒心打招呼,小花痴一样盯着人家看。

  舒心直接无视刘丽萌,后面跟着进来了一个保姆一样的女人,很明显不是母亲。

  “就剩这一张床了?我可不想靠门睡,还在上铺。”

  “心心,要不,还是回家住?”后面的保姆迟疑地说,她也觉得这儿条件挺好,又怕说错话让大小姐不高兴。

  “刘妈,快收拾东西吧。”舒心宁愿住宿舍也不想回家,那栋大房子根本没有家的样子,宿舍里至少还有点人气儿,舒心觉得自己要是在家里再呆几年非得出家不可。

  宁晨躲在里面偷听,暗自好笑。看来舒心不是很好相处,还要一起住四年,这下可热闹了。不过这是刘丽萌和于璐璐该头疼的事情,不关她的事。她只是个人肉背景,跟桌子椅子没什么区别。

  可宁晨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个不好相处的大小姐舒心,接下来居然真的会针对她这个人肉背景搞事情。没办法,大小姐没见过的不多,宁晨独特的存在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

  刘妈收拾好了就离开了,舒心一个人坐在窗户边玩手机,刘丽萌围着舒心傻乐。

  舒心的五官精致完美又大气,让人忍不住想要盯着细看,再研究一下是怎么排列组合成这一张漂亮的脸的。还有身材,怎么就搭配出来这么个大美女呢!

  舒心低头看手机,周身散发着慵懒随性的气质。一抬眼,全是生人勿近。

  于璐璐不明白刘丽萌为什么要对一个女生献殷勤,难道一个女生能漂亮得让别的女生来献殷勤吗?还是说舒心的御姐气质能够让人毫不犹豫地拜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这傻子看不出来者不善这人绝对不好相处吗?还要巴巴地腆着脸凑上去?于璐璐把刘丽萌批判为奴性。

  “心心!”奴性的刘丽萌甜腻腻的。

  舒心仿佛受到了惊吓,语气仍旧冷冷的:“我叫舒心。”

  “我听刚刚的那个人,噢刘妈,这么叫你的,那是你家阿姨吗?你家真的好有钱啊!竟然还请阿姨!那我可不可以也叫你心心啊?我们是室友了呢,小心心!”

  “叫我舒心就好。”舒心特别不适应,皱起了眉头。

  于璐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哼了一声转身收拾床铺去了。

  “舒心,你真是好漂亮呀!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我叫刘丽萌,也睡在上铺!我们的床挨着……”

  舒心连忙打断刘丽萌:“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就咱们仨吗?”

  宁晨再次心头一紧,在新宿舍,她的存在感太强了,这不符合她这么多年来的生活习惯,也不符合她的磁场人设啊。

  “那个人出去玩了。”刘丽萌还是紧紧盯着舒心不放,笑眯眯的。

  舒心被刘丽萌看得不自在。新室友真是奇奇怪怪,这个一直缠着自己的过于活泼,那个一句话都没说的太争强好胜,都不好相处。她完全没想到还有一个有社交恐惧的更奇怪的室友,此刻正躲在床帘后面不敢出来。更不会想到,自己才是大家眼里最不好相处的排行榜No。1。

  “我饿了,你去吃饭吗?”于璐璐象征性地问问刘丽萌。

  “我们一起去吧!”刘丽萌拉着舒心。

  “外面那么热,我叫个外卖吧。”舒心说话终于缓和了一点。

  她并非不想跟刚见面的新室友好好说话,然而天性如此,没法改变。毕竟要一起住四年,还是好好的吧,彼此相安无事最好。舒心虽然家就在北易市,可并不想回到那么冷清清的家里,一回去,就会陷入到不好的回忆里。还是在学校的好,虽然室友们奇奇怪怪,但毕竟热闹。对付奇怪的室友,要比对付孤独容易得多。

  食物的香气氤氲在宿舍里,本来早上就没吃东西,宁晨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了起来。好像有炸鸡,披萨,薯条,宁晨闻着味儿把食物辨认出来。刘丽萌吃得可真开心,吧唧吧唧的,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好吃的都堵不住她的嘴。在美食面前,于璐璐也被收买了,暂时放下了对舒心的成见。

  宁晨把书放到一边,不停咽口水。那些好吃的要是能自己长脚走过来该多好啊!

  “咕咕!”一声巨响,宁晨连忙按住肚子。

  刘丽萌好像听到床上有声音,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猛地拉开床帘,竟然有个大活人!

  宁晨突然暴露,每个人都瞪大眼睛盯着她,她吓了一跳,一个激灵。

  刘丽萌也被吓了一跳,她刚咬了口鸡腿,瞪圆了眼睛,含混不清地说:“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们怎么也没看见你啊?”

  宁晨没想到自己的肚子有那么渴望这些吃的,叫声比自己平时说话声还大,能径直穿透床帘,传到新室友那里去。

  “你不会一直在里面吧?是你比我来得还早吗?难道一直在里边没出来?你怎么不出来呢?你在睡觉吗?我们这么吵你睡得着吗?”

  你也知道自己吵呀,你说我床帘好土我也听见了,你放屁我也听见了,你叽叽喳喳的每一句话我都听见了!宁晨快速进行心理活动,却什么也没说。

  刘丽萌看着宁晨低头不说话,觉得自己好像语气有些重,面目有些狰狞。毕竟是新室友,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

  刘丽萌赶忙关上瞪圆的眼睛,换上一副可爱的笑脸,把咬了一口的鸡腿塞给宁晨手里,挽着宁晨的胳膊,把她从小床里拖了出来。

  “快出来嘛,跟我们一起吃好吃的,舒心点的外卖,喏,就是最漂亮的那一个。”刘丽萌指指舒心,并没有留意到撅嘴的于璐璐。

  丑媳妇还是要见公婆,宁晨也不得不面对新室友了,虽然她怎么也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不管怎么说,宁晨终于可以扑向好吃的了。

  这种见面条件好像还不错,宁晨可以接受。

  舒心看着狼吞虎咽的三个人,很好嘛!新室友好像还不错!虽然奇怪了点,人还不坏,可以接受。

  用餐结束!大家瘫在下铺宁晨、于璐璐的床上,如此美妙幸福的时刻。解决了温饱问题就要进入到精神交流的阶段了。

  “202宿舍齐了!让我们互相认识,做好朋友吧!我们要一起住四年了!”刘丽萌大叫。

  没一个人说话。吃饱了都不想动脑子、动嘴。只有刘丽萌是个例外。

  “你们怎么都不配合我?新朋友见面不都要热情一点的吗?”刘丽萌委屈巴巴地戳戳于璐璐。

  “你说吧,我们配合。”

  “我现在没得说了,我都说完了。”

  “那接着吃吧。”舒心把包里的零食全都倒了出来。

  “哇!这么多好吃的!还都是进口的!”

  “舒心你这么有钱!”

  刚刚还安静如鸡的宿舍突然炸了锅,气氛一下热烈起来。边吃零食边聊天好像对每一个女生都特别管用。舒心虽然脾气不好,但用收买人的胃收买人心从来没有失算过。

  “来来,我们重新自我介绍,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刘丽萌,我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和小可爱,平时特别喜欢画画,可以给大家画肖像画哦!”

  “大家好,我叫于璐璐,喜欢唱歌,大家可以一起出去唱K!我可是麦霸。”

  “真好!我也喜欢唱歌!可以和你一起唱!你喜欢唱谁的歌?”刘丽萌还是个捧场王。

  “周杰伦、陈奕迅都很喜欢,这几天在听《一吻之间》,很喜欢!”

  “我也喜欢周杰伦!”刘丽萌特别兴奋:“我也会唱《一吻之间》!”

  “真的?”于璐璐说着,立刻从手机里找出这首歌,开始外放。

  “就让所有往事随风而去/让那回忆落地化成泥/静静地/轻轻地/我的世界又下起了细雨/你也无需有太多的言语/也会拥有不同的天地/我可以慢慢地忘了你……”

  “一吻之间的你/给我最美的回忆/在无法抹去/深爱的你留下的痕迹/挥手之后离去/也许就是结局/别再傻傻地留在原地……”于璐璐陶醉地跟着唱了起来。

  宁晨听着歌,情不自禁想起韩睿,想到了早上的最佳亲吻距离,如果自己真的鼓起勇气,踮起脚尖……她不觉脸红了,连忙低下头。似乎任何事情都能扯到韩睿身上,韩睿一直就在她身边似的。无论在做什么,韩睿总是会时不时地从她脑海里蹦出来,提醒他一直存在着。

  宁晨的这一幕正好被舒心看到,她不怀好意地冲着宁晨打了个响指,宁晨连忙从回忆里拔出来。

  刘丽萌也跟着嚎了起来:“一吻之间的你……”

  音乐戛然而止,于璐璐快笑趴下了:“刘丽萌,咱俩唱的是一首歌吗?”

  坐在旁边的舒心指着宁晨嘲讽:“刚刚她唱得都比你好!”

  “啊?她唱了吗?我怎么没听见?”刘丽萌瞪圆眼睛。

  “人家是用心唱,我听见了。”舒心不怀好意地把胳膊搭在宁晨的脖子上。

  宁晨把头深深地埋下去,舒心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心理活动一样,有点可怕。

  刘丽萌一点都不在乎室友的嘲笑:“可能这首歌不太适合我的音域,我再唱首别的,心心你觉得我唱什么比较合适啊?”

  “儿歌吧!”

  “假如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刘丽萌站起来,一本正经地唱了起来,配合着自己独创的舞蹈动作,十分滑稽。

  宿舍里从一开始的神色各异到突然爆笑,刘丽萌真的太可爱了!本来还不熟悉的室友间很快亲切起来,就像是她们本来就是一起住了很多年的室友一样。

  宁晨突然发现自己很羡慕刘丽萌这么活泼开朗,这样就能跟韩睿说很多话了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宁晨就把自己圈进在安全的小世界里,呆在舒适地带不想要出来。可小世界的外面有韩睿啊!

  “别嘲笑我了,你俩还没做自我介绍呢!”刘丽萌突然一转。

  “舒心。”舒心只说了名字。

  “这就完了?”

  “完了。”

  “那你什么星座啊?”于璐璐问。

  “处女。”

  “我是金牛座,那我们真的搭呀!我说怎么一见面我就那么喜欢你!”刘丽萌全然不管舒心冷淡的语气,只管往上贴。

  舒心瞟了刘丽萌一眼,完全忽略。她可不想和小傻子一样的刘丽萌那么搭。

  于璐璐看舒心没反应,气氛尴尬起来,于是主动问舒心:“那你喜欢什么啊?”

  “没什么喜欢的。”

  刘丽萌和于璐璐在舒心这里碰一鼻子灰,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宁晨。

  “你别坐后面啊,坐过来点儿!”刘丽萌说着把宁晨拉起来,帮她把凳子移到中间。

  “这后面还有个人啊!我说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少点什么。”

  “对啊,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宁晨。”宁晨的声音自己都听不见,也许是因为骨传导,她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三个人异口同声:“她说什么!”

  “她没说话吧?没理你。”

  “说了吧,嘴动了。”

  “都先安静!”刘丽萌凑近宁晨,用幼儿园阿姨的语气说:“不要害羞,小朋友,你叫什么呀?”

  “宁晨,宁静的清晨。”宁晨的声音仍然小小的,不过刘丽萌全听见了。

  “宁晨!宁静的清晨!”刘丽萌大声翻译。

  “那你为什么躲在床上不跟我们说话啊?”

  “你不开心吗?”

  “你出什么事了吗?”

  室友叽叽喳喳地问宁晨,好像在宁晨面前,她们一起被刘丽萌同化为了小麻雀。

  刘丽萌凑近宁晨的嘴边,整个宿舍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次她没说话。”刘丽萌翻译。

  “没说吗?嘴动了吧。”

  “是我幻听吗?好像有声音。”

  大家一起被宁晨吸引,宁晨觉得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这个人肉背景这么感兴趣,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最多的还是麻雀。大家又一起叽叽喳喳,要采用科学的手段,测量宁晨声音传播范围。

  刘丽萌贴到宁晨脸上,宁晨刚刚想起与韩睿的最佳亲吻距离,这都已经跟刘丽萌亲上了……

  “宁晨,说话!”刘丽萌戳戳宁晨的小脸蛋。

  “嗯!”

  “她嗯了!我听得见!”刘丽萌翻译。

  刘丽萌一点点地跟宁晨拉开距离,舒心测量出来在距离宁晨20cm时,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以后听宁晨说话要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跟目标中心保持20cm之内。”于璐璐得出实验结论。

  宁晨从小内向寡言,即使成绩优秀也没有存在感,基本上是人肉背景,说话声音极低,这是宁晨从小的习惯。也许正因如此,她才这么没有存在感。高考的红榜上,同学们才知道有个他们谁也不认识、谁也没在意过的人考上了大名鼎鼎的北易大学,这个人就是宁晨。

  “没关系,以后我给你当翻译官。”刘丽萌拍拍宁晨的肩膀。

  “没关系,这个距离跟男朋友说悄悄话正合适。”

  女孩子们的话题转得就是快,突然就转向了男朋友。大家开始相互询问对方的感情生活,竟然是四只单身狗,于是大家其乐融融。

  舒心故意逗宁晨:“你怎么脸红了?”

  “我没有!”宁晨嘟囔,显然舒心没有把她当成人肉背景,已经主动逗她两次了。

  “宁晨这句话我可听见了!”舒心洋洋得意,她猜宁晨一定有喜欢的人。

  “天呢!”舒心悄悄埋怨自己:“我怎么离你这么近!”

  舒心刚刚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宁晨的20cm以内,她还是第一次离人这么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不觉就凑到宁晨身边了,这沉默的姑娘真是有一股魔力。

  宁晨觉得今天一天的大起大落,要比她过去的十八年还要跌宕起伏,再这样下去心脏可真受不了。宁晨想要赶紧回到自己熟悉的人肉背景角色,不要再这么频繁被人艾特了。

  然而,室友间欢乐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

  晚上,舒心不小心打翻了于璐璐的护肤品,于璐璐大呼小叫,心疼不已。

  舒心却满不在乎:“多贵啊?我赔你就是了。”

  “好几百呢,我攒了好久的零花钱才舍得买!”于璐璐快要蹦起来了。

  这么贵!于璐璐也太舍得花钱了,果然女人的脸是最贵的。刘丽萌差点惊掉下巴。

  “这还贵?还值当攒好久!”舒心一副豪门千金看不起小门小户的样子,一边铺床,一边随手从包里抽出钱包,居高临下地递给于璐璐:“随便拿。”

  这回刘丽萌的下巴真的掉了。

  “有钱怎么了?真没素质,你碰翻人东西一句道歉都没有吗!”于璐璐顿时火气上来了。

  舒心拿钱包的手僵在空中。

  刘丽萌连忙劝架,接过钱包帮舒心放回去。为了缓和气氛刘丽萌捏着嗓子:“不要生气嘛,好璐璐,我替小心心给你道歉好不啦?”

  “真恶心!”舒心和于璐璐同时说。也不知道是在骂刘丽萌还是骂对方。

  大家都躺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舒心突然叫于璐璐,大家长舒一口气。

  刘丽萌开心得不行,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看吧璐璐,舒心还是要对你道歉的,果然室友之间跟夫妻是一样的,没有隔夜的仇。”

  “于璐璐,你翻身吵得我睡不着!”

  “你这人!是你在上铺哎!”于璐璐气得坐起来。

  刘丽萌和宁晨各自蒙上了被子。

继续阅读:4. 新生班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见,好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