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语心经杀人剑
天霸动霸2018-08-28 11:593,190

  此言一出,怀里的傻妮立时哭出声来,“屎蛋儿哥,傻妮不吃包子,咱不去,咱不去……”上一次就是因为傻妮病倒,独孤九才会冒险去偷,结果被包子铺的掌柜和伙计当场捉住,暴打致死。

  虽然独孤九命大,奇迹般活了过来。但却在傻妮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如果不是她嘴里喃喃着想吃肉包子,独孤九也不会‘死’。任凭独孤九怎么安慰,傻妮都哭闹个不停,归根结底却是不想他的‘屎蛋儿’哥再次送命。

  牛二看独孤九的表情,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凶狠地道:“俺发现你不仅人叫屎蛋儿,脑子里装的也是大粪,这次……你要是再被打死,俺可不挖坑埋你了,就把你扔在雪地里!”虽是赌气的气话,但其中的兄弟情谊自不难发现。

  独孤九心中一阵感动。如果他还是以前那个落魄乞儿,当然不敢再回去招惹‘包子张’。但现在的独孤九融合了前世的记忆,早已今非昔比。

  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谁更多一些,刺客无名?上将军夏侯建业?还是脚踏仙剑的叶风云?记忆融合在一起后,独孤九是他们,他们也是独孤九。

  之前,他确实死了,魂魄也确实被带到了冥界,甚至见到了城隍和十阎王之一的秦广王‘蒋’,更有主宰阴曹地府的鬼主!

  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离奇,他一时无法让两个乞儿相信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就算说出来,以他们的思维模式也未必能够明白。况且,就连独孤九自己也不知道鬼主放他还阳以及赠送他前世记忆的目的何在。

  独孤九只得对牛二道:“那天你埋我时,我是否死了?”

  牛二没想到独孤九会问他这个问题,愣道:“死了。”

  那日,独孤九没有了半点生机,尸体都已经僵直,怎么会没死?牛二查验过很多次,简直是死的不能再死。这些天他也一直疑惑,独孤九为什么能够死而复生,但却一直没有机会了解。

  “死透了?”

  牛二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笃定道:“死透了!”

  “那就是了嘛!”独孤九为了说服牛二,开始信口开河,“你没说错,我的确是死了。不仅死了,还被两个鬼差用锁链锁着,一路带到了阎王殿里……那里驾着油锅,吓人的紧,有罪的人都被扒了皮,被小鬼驱赶着往里跳,就像下饺子……轮到我时,阎王爷对我说……”

  他一通半真半假的谎话,立时将牛二唬住。这时候的独孤九,倒是像第三世那个邪魅的‘武尊者’更多一些。

  牛二跟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一样,虽没有亲眼见过恶鬼冤魂,但骨子里却是敬拜鬼神的。他天生胆小,又见独孤九说的绘声绘色,难免信了几分。以他对‘屎蛋儿’的了解,如果对方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不可能说的这么详细。

  “俺说你死都死了,怎么说活就又活了……那、那阎王老爷对你说什么?”

  “他说,你这辈子注定要长命百岁,儿孙满堂。冥冥中自有老天保佑,不仅如此,还教了我一套剑法口诀,让我替他老人家保卫人间太平……”

  独孤九说的太过玄乎,牛二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憋了半天,只道:“切。你咋不说你是神仙哩,连阎王老爷见了你都得给你磕头!”

  独孤九故作严肃,呵斥道:“莫瞎说!这要是被阎王老爷听到了,死后下油锅的就是你!”

  牛二立时噤若寒蝉,随即又高声道:“那你前些天咋不告诉俺,现在才说。”

  “那套口诀,名为‘不语心经’,全凭一口气机支撑剑意,说了你也不懂。所谓‘不语’,唯一的缺点就是……修炼的时候不能说话!”

  “世上哪有这样的功法!”不过回想起独孤九这些天怪异的行为,就像变成了哑巴一样,站在院子里不动弹,于此倒是有了一个牵强的解释。但他还是不想让开,指着独孤九腰间的棍子,道:“你别告诉俺,你管这个叫剑。”

  独孤九笑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对了,阎王老爷还说……”

  “还说啥?”

  “他还说,谁拦着我的路,他就把谁带走!”

  牛二猛的噎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两步,独孤九趁机迈步出门,步入风雪。

  不语心经是真实存在的。

  但却不是得自阴间的阎王,而是独孤九第一世身为无名刺客时自创的一种剑法心诀。这种剑法与众不同,主修剑意,更加注重人与剑的共鸣。

  缺点已经说过,在打坐行功其间,不许开口泄露体内存留的一口气机,否则就会功败垂成。心法也并不完善,只有上篇,没有下文。

  刺客无名年幼时创下这门口诀,但很快便悟出更加高深的剑术,二十岁便以卓群的剑术独步天下,直至二十七岁那年,御纸鸢入皇城,血洗王庭。

  但这门功法也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速成!体内的气机与手中的长剑彼此相生相克,长则两月,短则十数日,便可入门。

  入门之后,剑意流畅,其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

  杀一人,剑意便重一分!

  与其说是心法剑诀,还不如说是一种杀人的技巧,面对强者时无法与之抗争,但对付凡人却是绰绰有余。

  配合独孤九前几世那些丰富的‘杀人经验’,一根坚韧的藤枝无异于一把封喉的利剑!

  所以这门功法也唤作——不语心经杀人剑!

  目前而言,这是最适合‘屎蛋儿’这副身躯的修炼法门。

  ……

  ……

  雪。

  漫天的雪,纷纷扬扬,将大地涂抹成一片惨淡的白。

  风。

  冷冽的风,萧萧索索,如同亿万冤魂凄厉的吼。

  独孤九迎风逆雪、怀里抱着傻妮,腰间有‘剑’,在雪地上留下一行清晰地足迹,向镇子走去。他走的不快,步调却出奇的稳,每一步之间的间距,都差不过毫厘。对于精通武道的人而言,走路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还阳之后,独孤九还有很多疑问需要搞清楚,但是眼下最紧要的事情,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提升实力,最起码要保证不被凡人凌辱。所以当记忆在脑中仆一融合后,立马开始修炼不语心经。

  怀里,傻妮的哭闹声渐弱,圆嘟嘟的小脸通红,嘴唇青紫,意识有些迷离。如果今天还呆在破茅屋里吃不饱饭,她很可能撑不过一晚。独孤九小心翼翼的将破布罩到她的头上,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不多时,牛二从后面追了上来。先是满脸担忧的看了看傻妮,将身上裹着的破布脱下一层,一同盖在了傻妮身上。随后一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架势,跟独孤九一起向镇子走去。

  独孤九道:“我还以为你不饿。”

  牛二还没说话,他的肚子先发出一阵‘咕咕’的声响,直如闷雷,替他回答了独孤九的问题。他手中拿着一根棍子,比独孤九腰间的藤枝要粗长很多,平时外出讨饭时都会带着,用以驱散野狗,这次攥在手里格外紧。

  “屎蛋儿,就算俺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可你这劳什子心经到底咋样,厉害不?”

  牛二随即解释道:“俺不是不相信阎王爷的本事。俺是想说,那‘包子张’的小舅子在县衙当的可不是一般的官差,据说是个班头,手底下可有十几口子带刀的!上次包子张敢把你打成那样,这次一样敢!先不论他手底下那三个伙计,咱们若是把他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得想好了。”

  牛二看着独孤九腰间的‘小木棍’,心里其实根本没有多少底。

  上次,独孤九惨遭殴打时,傻妮并不在场,但是牛二却目睹了独孤九惨死的过程。他蜷缩在远处的街角,眼泪鼻涕横流,拳脚每每加诸到独孤九身上,牛二都会感同身受的浑身发抖。他几次想要冲上前,一想到茅屋里病着的傻妮,又哭着缩回角落。

  这就是乞儿的真实命运。如果当时他敢上前,下场无非是被几人联手打死,白白搭上另一条命。但如果换做独孤九,是拼死都会上去救人的。

  牛二害怕,也更愧疚。

  ‘愧疚’同样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能够把人变得‘莽撞’。所以,这次他跟在了独孤九左右。

  牛二边走边哆嗦,嘴里反复小声念叨:“俺一定会后悔……俺一定会后悔……”但他却没落下。

  只不过这一次,他完全想错了一件事,独孤九根本没想过去偷包子或者打架脱身,他去,是为了杀人,仅此而已!

  “……阎王爷教你的心法,你到底练成了吗?”

  茅屋距离镇子并不是很远。一路前行,不多时,青牛镇已在眼前。

  “没有,只是入门。”

  牛二惊呼:“没有!?那你……”

  独孤九加快步伐,又道:“放心,虽只入门,请客却是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