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请你吃包子(下)
天霸动霸2018-08-28 11:592,303

  回到茅屋前的空地上,独孤九盘膝坐下,开始甄别他折回来的藤条树枝。他做的十分专注,每一根都检查的很仔细,不时来回折几下,甚至侧耳聆听是否有声响发出。

  最终,他选中一根比拇指稍微粗一圈的藤条,劈去杂乱的枝桠。又去捡了两块火石,用傻妮抱回来的枯枝生了一堆火。将选定的藤条探在火堆上方烘烤,每隔一会儿,都会试一下藤条的韧度怎样。

  时值深秋,天气早已转凉。

  傻妮抱膝坐在篝火旁,看独孤九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时‘嘻嘻’傻笑几声。在她眼里,独孤九能回到她身边,便是最大的快乐。

  “屎蛋儿哥,你就算成了哑巴,傻妮也不会不要你的。”傻妮信誓旦旦的说。独孤九只是笑笑,帮她擦去淌出来的鼻涕。

  独孤九的火候把握的很好,篝火烘干了藤条内的一部分水分,让藤条变得既不太干脆也不太柔软。最后,他将藤条从中折断,用瓦片的棱角将一头磨尖。此刻,如果有人量一下他手中藤条的长度,就会惊异的发现,其长度正好为三尺三寸,一分不长,一分不短!

  做完这一切,独孤九便横枝于膝,双手摆出一个奇怪的手势,闭目凝神。呼吸也变得有节奏,时而急促,时而悠长,时而平缓。半刻钟后,他起身,手握藤枝,侧身而立,藤枝斜指,一动不动。保持了一刻钟左右,再次坐下,开始调息。

  如此反复,任凭傻妮再怎么唤他,也不再理会。

  ……

  天快黑时,牛二乞讨归来,见到这副场景,先是一喜,急忙冲过来:“屎蛋儿,你醒了!”

  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触到独孤九身体的时候,闭着眼睛的独孤九一个跨步,便出人意料的横移三尺,手中藤条一抖,已抵在牛二咽喉!

  “咣当!”

  牛二手中的破海碗摔在地上,裂成数瓣,讨来的残羹剩饭撒了一地。牛二吓得面如土色,紧接着恼怒道:“你疯了!”急忙俯下身去划拉地上的米粒。

  独孤九抱歉的笑笑,急忙俯身去帮他,但米粒跟泥土混在一块,无论如何是不能吃了。晚饭泡汤,三个人都要饿肚子。

  听傻妮说起独孤九醒后的怪异行为,牛二也开始盘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说话。但不管两人怎么问,独孤九只是笑,就是不开口。气得牛二一阵咒骂。

  ……

  独孤九就像变了一个人,每天不是打坐就是像石头一样站着不动。牛二别无他法,让傻妮盯好这个‘疯子’,他则继续负责乞讨,希望独孤九过几天就能变回以前的样子。

  但事与愿违,独孤九反而变得让牛二无法接受。因为每次他要饭回来,独孤九都只顾自己吃,不理会牛二,甚至不再照顾傻妮。

  有一天,牛二带回来半条吃剩的鲤鱼。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难得的‘大餐’。独孤九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的那份,似乎并不满足。

  傻妮见状,将咬了几口的鱼肉递给他:“屎蛋儿哥,你吃。”独孤九真就接了过去,几口吃了个干净。牛二实在看不过去,对他大发脾气。

  “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早知道你这么不要脸,俺就、俺就……”支吾了半天,‘把你埋了’这几个字还是没能说出口。

  傻妮忙劝牛二道:“没事,牛二哥哥,傻妮不饿。”一边说一边偷偷咽口水,冲着独孤九傻乎乎的笑。

  独孤九回笑。

  一晃又过去十多日。

  这天清晨,牛二从草堆中醒来,便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他们身上的衣服太单薄,寒冷对于乞丐而言,和饥饿一样可怕。傻妮也被冻醒,身子蜷缩在草堆里,涩涩发抖。她年纪太小,更禁不住寒冷。

  北风呼啸,从墙缝里钻进来。外面,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的特别早。

  独孤九负手而立,站在屋外的空地上,望着飘落的雪花出神。

  他的腰间,别着那把他自己精心制作的‘木剑’。

  过了一会,他转进茅屋,将裹在身上的破布脱下一层,罩在了傻妮身上。傻妮嘴唇冻得发紫,牙关打颤,道:“屎蛋儿哥,傻妮不冷。”

  独孤九心疼地笑笑:“披上吧。来,哥抱着你。”

  其他两人皆是一愣,傻妮随即惊喜道:“屎蛋儿哥,你……你说话了!”这是独孤九大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

  “嗯。”独孤九将她抱起,对愣着的牛二道:“走。”

  牛二不明所以:“去、去哪?”

  “镇上。”

  独孤九真的变了,那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也许他的模样还是原来那个落魄乞儿的模样,但无论是脸上从容不迫的笑还是眼中清澈又深邃的光,都隐藏不住其中所蕴含的神采——那是自信。

  自信的背后,有一种力量,叫做强大!

  牛二大惊,急忙爬起来:“去镇上做什么!”

  独孤九神秘一笑,附耳上去,对牛二悄声道:“请你吃包子。”

  “吃包子?”

  牛二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像老鹰似的样张开双臂,挡在屋门前,不让他出去。

  “屎蛋儿,你、你到底想干啥!”

  “方才不是说了吗?”独孤九脸上始终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语锋一转,“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数尽八世前生,我杀孽滔天、一念之间定人生死,虽风光无限,却从未有过一个朋友!没想到今世沦为落魄乞儿,却能有你这样一个兄弟,岂不难得?”

  言罢有些唏嘘,郑重地拍着牛二肩膀,道:“牛二,你且记下,你是我独孤九的恩人,只要你一句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牛二不买账,把独孤九的手从肩头打落,大眼一瞪,恼怒道,“你说话怎地变得跟镇上的说书先生似的,又是朋友又是兄弟的,独孤九跟你是啥关系,俺怎么一句也不懂!屎蛋儿,你是真疯还是假疯,俺就问你到底想干啥!”

  独孤九微微摇头,苦笑道:“不懂也罢。我其实是想说,这些天都是你一个人外出讨饭,总吃你的终归不成,我也应当有所表示,今天跟我走,我请客。”

  “你请客?”牛二犹疑片刻,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俺知道了。你这记吃不记打的夯货,是不是还想去‘包子张’那里偷包子!”

  作者的话:

  上帝们,持续笼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