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紫气横空,仙苗出世(下)
天霸动霸2018-08-28 12:023,430

  令独孤九不解的是,第八世既然已经魂飞魄散,为什么还会有第九世乃至第十世的为人经历?飞升失败,灵魂散失,他本不应该以任何形态存在于所有世界中!

  这就是修仙的残酷,不成功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只能被大道抹杀,连鬼都做不成!

  还有,为什么第九世的记忆……一片模糊?明明存在于脑海中,却一点都记不起来!第九世究竟经历了什么?鬼主帮他的目的又何在?

  感慨万千的同时,独孤九也有很多疑惑。

  ***

  “蹬蹬蹬蹬蹬!”

  外面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

  不多时,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推门跑了进来。她身穿雕花纹绣白领小皮袄,头扎两个俏皮的羊角辫,在脑侧甩来甩去。一张小脸肉嘟嘟的,又白又嫩,好似瓷娃娃一般。

  “屎蛋儿哥!”小姑娘兴奋的跑到独孤九身前,一下子扑进独孤九的怀里。不是别人,正是经过了精心打扮的傻妮!

  那日,独孤九驾车北上,在长河县城外下了马车,打马向西,三人则在独孤九的引领下,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棉衣,用雪水清面,一番打扮伪装,绕城走了半圈,从东门入城。独孤九十世为人,就算缺失了第九世的记忆,也算得上老奸巨猾,入城藏身并不难。

  风雪掩盖了车马的痕迹,官道又是去县城最快的途径,一路上并没有人赶到独孤九的前面去县城报官。县衙的官差接到案子时,已经是当天下午,那时,独孤九等人已经在一家客栈安顿了下来。

  长河县鱼龙混杂,外来人口居多。杀人时,三人是乞儿装束,脸上比锅底好不到哪去,长相不好分辨。就算张生财的小舅子身在县衙当差,有很多便宜,这种案子,也多半会成为悬案,鲜有能破。

  之所以选择长河县城,是因为这里是距离青牛镇最近。当时,傻妮的身体经不起车马劳顿,三人急需落脚之地,长河县城无疑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各种事宜,独孤九自有应对,倒是没什么好怕。

  临行前,独孤九从张生财那里‘取’来的三百两银子,正好派上了用场,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三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任凭独孤九前世再怎样不凡,今世也只不过是一个落魄乞儿,眼下若想安身俗世,必不可少。

  ……

  独孤九爱昵地捏了捏傻妮的脸蛋,引得她‘咯咯’直笑,在独孤九怀里乱拱。

  ‘屎蛋儿’的灵魂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毕竟是今生的主导,独孤九的性格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冷血,但并非无情。对待傻妮和牛二两人,从未有过的温柔体贴。在独孤九眼里,他们是家人。

  “屎蛋儿哥,外面又下雪了呢!”傻妮大眼扑闪,极为有神。笑起来脸上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正是换牙的年龄,口中少了两颗门牙,添了几分童趣。

  这些日子,独孤九对傻妮和牛二交代一些事情后,大部分时间都忙于修炼,希望能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式,重返仙途。

  傻妮和牛二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再不是卑微的乞儿,闲暇时便由牛二领着傻妮到街上瞎转,以一个全新的角度认识这个世界。天空还是原来那片天空,但两种人生终归有着天壤之别!

  牛二对独孤九的态度有些难以言喻的变化,他们之间,横亘着五个死人!

  牛二知道,不管‘屎蛋儿’经历了什么,他都不是以前那个‘屎蛋儿’了,适应这一切,着实废了不小的功夫。尽管他面对独孤九的时候大都很不自然,但是却再也没提起青牛镇的发生的事情。

  傻妮却是个机灵的丫头,也许她猜出了那天青牛镇上发生的事情很血腥,但是她却从不问,因为在她眼里,‘屎蛋儿’哥无论做什么,都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童真自有童真的好处。

  此时,外出的牛二碰巧回来。

  牛二也早已换了一副模样,一身粗布短衫,身材略显魁梧,憨厚中带着几分刚毅,重眉环眼,算得上异人异象。反倒是独孤九长相平凡,并不出众!

  “屎蛋儿,你们快出来看,外面天空中好大的一片云彩,紫色的云彩,眨眼的功夫就把把整座县城都罩住了,好吓人哩!”

  三人从客栈走出时,街道上已经站满了人,大都在驻足观看天空中的异象。

  正值隆冬白日,雪已停。

  本应放晴的天空却笼罩在一片紫色的雾气中。紫气氤氲,在县城的上方不断蒸腾,亦真亦幻,将下面的城景辉映上一层绚烂的色彩。

  “这种景象,老头子我只在二十年前见到过。”身边,一位驻足的老人道。

  “是哩,我也听说过。就是那时,咱们县的县名才改作‘长河’,就是因为那个娃儿的缘故……”

  “不几天,怕是还会有上仙从那仙宫里出来,来寻能够做仙人的娃儿哩,咱们这儿可真是一块宝地啊!”

  “也不知谁家的孩子有此福气,刚出世就能做那神仙。”

  ……

  长河县原本不叫做‘长河县’。之所以会更名如此,是因为二十年前,一名婴儿的出世引发天地异象,紫气当空,引来‘仙人’接引,去‘仙宫’做了上仙。

  那个婴儿,名叫李长河。

  县里还专门为他立了一座庙宇,以滋祭拜。

  融合记忆之后的独孤九眼光超俗,早已非昔日可比。他心中明白,身边人口中的‘仙人’,指的无非就是修仙者。经过一个多月的了解,独孤九猜测,大燕国境内,应该有一个修仙门派存在,而不是什么所谓地‘仙宫’。

  对于这种异象,他并不陌生——紫气横空映苍穹,这是仙苗出世的征兆!

  生来具有修仙资质、三大秘境有先天开化迹象的婴儿,降世时会勾动天地气机。这种新生儿,叫做仙苗。

  仙苗比普通人的体质更适合修仙。

  修仙路讲究一定的机缘,这种仙苗并不能代表日后的成就。相反,有些仙苗甚至连第一境界都无法突破,还比不上后来人。例如,独孤九的第八世就并非仙苗体质,最后还是成就非凡,甚至遭天妒!

  修行之路,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其发现也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与其说这种体质是一种优势,倒不如说成是一种好运,降生时便得到了一定的天地惠顾,少走很多弯路,机会确实要比一般人大很多。

  正如人们所说,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修仙势力的‘引路人’前来,寻找仙苗,将那新生婴儿接入山门。

  紫气浓郁,有若实质,足足过了数个时辰,才渐渐散去,天地复归清明。

  “恐怕很快就会见到这片空间的修仙者了。”独孤九暗自想道。

  ……

  果不其然。

  第二天。

  长河县沸腾了,因为数位‘上仙’的到来。

  数九寒冬,冰冻三尺。

  在这种恶劣的极寒天气下,人们恨不得钻进火炉里取暖。可‘上仙’们却只穿着薄薄的单衣,不惧霜寒,从凛冽的罡风中御空而来!

  上仙共有四位。为首一人,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少女。彩衣罗裙,肌如凝脂、颜如玉,生的极美。仿佛真的从那九天的缥缈高寒处谪落凡间,不食人间的半点烟火气,亦不识烟火中的红尘。

  少女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冰清玉洁的气质,莲步款款,行走在被世俗之气污秽的县城街道上,整座城似乎都因她的存在而彰显出几分圣洁。长裙迤逦,脚下并未踩实,而是踏虚,玉足与地面始终保持着三寸左右的高度,看似是走路的姿态,实则是凌空踱步,好似闲庭!

  少女身后,三名年轻男子个个气度不凡,亦步亦趋,众星捧月似的将少女拱卫在中央。他们身上,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神采奕奕,顾盼间自然流露出上位者的冷漠以及不容亵渎的威严。

  “小师祖,仙苗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身侧,一名随行的年轻男子语气恭谨,对前面的少女道。

  妙龄少女对于‘小师祖’这个称呼似乎十分受用,以说教的语气回道:“那是自然,仙苗出世,紫气横空,降世时就受到了上天的惠顾,三大秘境有先天开化的迹象,各大门派怕是都会抢着要的。”

  “未必见得。”那男子接着道,“依我看,仙苗说白了只不过是一股狗屎运罢了,并不能代表日后的成就。小师祖您虽不是仙苗之体,但短短几年的时间已经金丹九转,迈入仙道第二大境界,已经祭炼出属于自己的丹道法器,恐怕就算十个百个的仙苗加在一起,也比不了小师祖万分之一的天分。”

  另一侧的男子也忙出言附和:“张师弟所言极是。小师祖天资冠绝、美貌无双,是修仙界的奇才,白日飞升指日可待!我苍梧山福地日后必要仰仗小师祖的威名而崛起,将其他福地踩在脚下,休说十个百个、哪怕千个万个仙苗加起来,给小师祖提鞋都不配!”

  那‘张师弟’又道:“让小师祖亲自来接引仙苗,师门长辈也真是小题大做,屈尊的紧。”

  起初,少女听到对方的话后有些不悦,但没想到对方语锋一转,一席话将她捧上了天,又变得有些暗自得意。但又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极力板起俏脸维持‘长辈’的气度和威严,半真半假的呵斥道:“不许乱讲。接引仙苗是各大门派的传统,沿承万古,师门这样安排,必然自有深意,我们依命行事就好!”话虽是这样说,可她眉宇间的傲然之色却无法完全遮掩。

  作者的话:

  求支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抑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