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予珺2018-09-02 10:462,239

  这是一家新开的咖啡馆,门口摆满了半人高的绿植,房檐上是繁复的的欧式雕花,白色镂空花纹门,外观是一面巨大的棕色落地窗,外边看不到里边,里边却能将外边看的一清二楚。

  我在里边,临窗而坐,看着马路对面的李莱珺向这边走来,和一个陌生男人谈笑风生,那男人穿着宽大的圆领半袖,还有一条路边摊随处可见的大短裤,走起路来甩的二五八万似的,李莱珺挽着他胳膊,扭得像条水蛇。

  他们停在一个甜品售卖口,那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拇指从嘴里啐了一口,捏出合适的币值给了售卖员,李莱珺接过甜筒,只舔了一口,便给了那男人,那男人三下五除二,吞了一个甜筒。

  我知道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只吃甜筒最上面的那个尖。

  他们离开了,渐行渐远,李莱珺笑得花枝乱颤,那男人手搭在她的肩上,他们就像所有普通情侣一样,看起来甜蜜恩爱,但也是普通至极。

  “小绪,你来的好早啊!”一个圆圆白白胖乎乎的身影,坐到了我对面。

  我回过神来,看着对面的胖童,收回思绪。

  “好久不见了。”我微笑,只是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只要碰到关于李莱珺的事情,对于我都是一场灾难。

  “真的是啊,你变了好多。”胖童要了一杯果汁,她应该又在减肥了,从小到大无数次。

  “哪里变啦?”我看着眼前的胖童,微笑问道。

  “模样还是以前的样子,你的眼神好像沧桑了。”胖童认真回答。

  “因为老了吧。你到还是以前的样子,真好。”我捏着拌棒,搅着杯子里的液体,思绪飘散,胖童的话有一问没一问搭着。

  自从刚才见到李莱珺那一刻,我的思绪,我的心,我的感情,我的一切一切,都随着她走了。

  我荒废时光在有你的年华,可是我不后悔,如果可以重来,我还是会像原来一样的选择,只是,我想做的更好,好到不用现在的我只能独自一人自欺欺人。

  我和李莱珺小学六年同学,六年没有丝毫交集,因为李莱珺从小就是女生公敌,作为一个普通到极致的女生,对于李莱珺这样的,唯恐避之而无不及。

  当年我们还穿着纯棉印花背心裙子,一看就是无比纯良的良家幼童的时候,李莱珺就已经穿上了露肚脐的牛仔上衣,走起路来,整个人像条电鳗,一扭一扭的。

  李莱珺还涂口红,摸眼影,现在想来有点像电影里的如花妆容。而且李莱珺身上总是香香的,香到呛人。

  “我妈说了,她妈妈好不干净的。”

  小七经常给我们讲李莱珺的事情,小七是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眼珠子圆溜溜的,如果用一个合适的的词形容,最合适的莫过于“狡黠”二字了,她是我们三人小团伙的主心骨。

  小七妈妈和李莱珺妈妈一个部门的,小七又和李莱珺一个班,所以两位妈妈交往自然多了些,只是小七妈妈似乎并不太喜欢李莱珺妈妈,严令禁止小七和李莱珺玩。

  “她妈妈和一男的在一起了,没几天然后又分开了,那男人不要她,然后她就只能又回来。”小七压低了声音,和我们转述她偷听到的她爸爸妈妈的谈话。

  “那李莱珺她爸呢?”胖童悄悄问,声音比小七还小。

  我们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其实并不会有人来,大人们没时间管我们这帮熊孩子,他们要忙着赚钱,养家,还有不下岗。

  我们三人一个家属院住的,家属院的房子是单位分配的,单位效益不好,很多人辞职后,就有很多房子空出来了。

  楼房只有三层,一层住着四户人家,每家不到四十平,因为年久失修,三楼常漏雨,夏季常听见人们怨天载道的声音。

  楼房外表是灰突突的水泥墙面,房子的阳台是露台,只有一圈到大人半腰的铁栅栏围着。

  房子地基很低,一楼的台子也就很低。虽然我们三人只有三年级,但是爬进一个一楼无人居住的房子并不是难事。

  窗户也是破败的,没有玻璃,一截横断的木头挡在窗框上,我用力一推,腐朽的木块便被推开了。

  我无比瘦小,而且善于攀爬,翻窗进入,然后打开通往露台的门,让胖童和小七进来,从此以后,这里便成为了我们的秘密基地。

  在灰尘激荡的毛坯房里,蛛网遍布,偶尔还有不知名的小动物出现,只是我们并不在意,从家里拿来笤帚墩布,简单打扫下,从此以后,“三剑客”成立了。

  “李莱珺他爸啊死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听我妈说的。”小七回答了胖童的问题。

  “反正她妈啊,就是水性杨花,不想管她了呗。”

  胖童理智分析,胖童从小胖乎乎的,像个肉团子,行动迟缓,但是,思维无比灵敏,特别招人喜爱。

  “反正我妈说了,看她妈那样,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反正坚决不让我跟李莱珺玩,你们也是吧。”小七对我们说。

  “那可不。我从来不和她说话的。”胖童点头。

  我在一边听着,也点头应和,懵懵懂懂,但是还是伸出手,和他们握在一起,一起作为“三剑客”的一部分,抵制李莱珺。

  只是心里有点担心,害怕他们发现,前几天,我和李莱珺一起玩了双杠。

  那天我路过家属院的运动场,里边有一架双杠,对于三年级的我来说,真的太高了,之前有小孩因为玩双杠,胳膊摔断了。

  所以,爸爸妈妈严令禁止我接触双杠,不仅双杠,一并其他的爬架,篮球场也都禁止我接近。

  那天黄昏,隐隐约约看着一根杠上倒挂着一个女孩,我走进,女孩双腿勾着横杠,整个人顺着重力垂落,长发垂直下落,像一条黑色的瀑布,夕阳下,闪着光芒。

  我一直看着,静静的,默默的,觉得有种莫名的好看。

  女孩抬起头,发觉了我的存在,双手向上抓住横杠,用力往上起身,长发一甩,她坐在了单杠上,双手握在两遍,保持平衡。

  扭头,看着我,长发半掩脸,因为背光,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对我说。

  “江沐绪,你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