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予珺2018-09-02 11:112,217

  教官看起来很凶,我一直很怕他,让我们站军姿,挺胸收腹,全身拧着一股力,烈日下没多久,汗水便一滴滴从身体里渗出,从头上,一点点流下来,流到了我的眼睛里,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可是我不敢动,即使教官根本没有注意我这个队伍最边上的小豆芽。

  “土鳖。”梁贺琪小声嘟囔着,骂的是教官。

  现在想来,那小教官年纪也不大,干瘦黝黑,穿着不合身的迷彩衣,努力将它穿的精神起来,板着脸凶巴巴的,大抵也是想掩盖心里的担心,努力营造一种威严。

  终于到了休息时间,我长吁一口,坐在草坪边缘,喝着水。周围女生三三两两结对,叽叽喳喳谈论着各种各样的内容,而我格格不入。

  全世界都是人,而我夹杂在其中,但是这不是我的世界,这是一个灰色的空间不停旋转,我在里边不知所措,空气里夹杂着汗水的气息,还有夏天的燥热,令人不耐烦的感觉。

  我还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沉溺着,梁松向我走来。

  “江沐绪,你上午没事吧?”

  对于梁松的关心,我突然一阵心酸,鼻子一涩,慌忙回答:“没事的,没事的。”

  “那就好,我走了,再见。”梁松很正式的和我再见,仿佛两个参加完会面的领导人要分别时一样。

  梁松刚走,梁贺琪和木小桃突然一左一右挤到了我的旁边。

  “喂,那个小矬子是不是喜欢你?”

  梁贺琪总能最快找出一个人的特点,然后以此称呼别人,梁松长得瘦小,变成了梁贺琪口中的“小矬子”。

  “你胡说什么。”我心跳突然差了一拍,慌忙回答。

  “我看没错,梁松应该对嘘嘘有意思。”木小桃在一边分析着。

  “你们不要胡说。”我匆忙将他们二人从我身边推开。

  “喜欢”两个字,对那个朦胧年纪的我们,是一个羞于启齿的词,它无可比拟的重要,比任何字眼更令人敏感,也因此,它的重量,远远不是我所能承受的起的。

  “嘘嘘不好意思了,你看她耳朵都红了。”木小桃十分兴奋,拽着我的耳朵给梁贺琪看,梁贺琪无比兴奋。

  我扯开木小桃的手,十分生气,刚想发作时,看到李莱珺向我们走来了。

  李莱珺和我们一样,穿着不合身的迷彩服,却英气挺拔,丑陋坚硬的褐色宽腰带,在她的身上,刚好勾勒出她的腰身,腿藏在宽松肥大的裤子里,走起路来仍能看到笔直修长的模样。

  她扎着马尾,前额粘着几根被汗浸湿的碎发,走到我们三人面前,递给我们一人一块糖。

  “小心低血糖。”李莱珺对我们三人说。

  “谢谢。”面对她的我,总是有些窘迫。

  “你叫什么啊?”梁贺琪道谢后问李莱珺。

  “李莱珺,叫我莱珺就好。”李莱珺微笑对她说。

  转身离开了,李莱珺没有和我多说一句话,多一眼都没有,仿佛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江沐绪的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过。

  很多年后,李莱珺再次见到我时的表情,也是如此,那时我们在街上擦肩而过,互不相识的样子,连我自己都相信了,这个人不过是我年少的庄生梦蝶而已。

  军训的日子里,李莱珺和我再无交集,梁贺琪和木小桃倒是常常来找我,只是我实在不喜欢他们二人,但是还是和他们成为了所谓的朋友。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孤单像一只小兽,一点点吞噬着自己,仅仅靠回忆来维系,来温暖这只小兽是不够的,只有将再找一只,或者两只小兽和它一起,才是最好的办法。

  我和他们二人成为了朋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梁贺琪无数次的顺拐,将我和她的手撞得又红又肿。

  每次走方队,后边的梁贺琪总会将我的鞋踩掉,我生气回头怒瞪她,她都是嘻嘻一笑。

  “嘘嘘我不是故意的。”声音不小不大,几天下来,周围人都记住了这个称呼,都开始叫我“嘘嘘”,反而忘记了“江沐绪”。

  “说什么说!又是你!”小教官咧嘴露牙,指着梁贺琪破口大骂。

  “土鳖、村鳖、傻鳖。”梁贺琪小声嘟囔,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教官在她心中会和“鳖”联系在一起。

  “你唧唧歪歪什么呀?出列!”小教官听见她嘟囔,将她叫了出去。

  教官罚她绕操场跑了三圈,我心里暗爽,瞟了木小桃一眼,她嘴角轻扯,似乎很开心看到梁贺琪跑步。

  梁贺琪结束时,我们正好休息,在军训基地训练,我们只能带一瓶水,也不让我们去打水。

  “咕咚咕咚”罚跑归来的梁贺琪,瞬间解决掉自己的一瓶水,但是还不满足,一脸讪笑对木小桃说:“给我口水呗?”

  木小桃带了一个像个小暖壶般大小的迷彩军用壶,每天水完全喝不完,还要背半壶水回家,这是她前几天向我们讲的。

  “我的也不够喝。”木小桃断然拒绝。

  我刚喝了一口,并不想理会梁贺琪,可她向我走来了,一把夺过我的水杯。

  “你干嘛!”我十分生气质问。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被罚跑?这水我喝了。”梁贺琪瞪大她的小眼睛对我说。

  “凭什么!”我双手去抢杯子,她躲开了,背对我将杯子对准了她的嘴。

  木小桃看着我们,一边微笑。

  我抢不过梁贺琪,双手推向了她。我自己喝不到,干脆都别喝了。

  梁贺琪一个趔趄,呛得蹲在地上,咳嗽的不能自已,杯子里的水全洒在了地上。

  “嘘嘘你疯了?”木小桃尖着嗓子,无比夸张地说,只是还是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她扶起来梁贺琪,梁贺琪一脸怨恨的望着我。

  “你活该。”我抬头,梗着脖子,望着和我身高差不过梁贺琪,说出来这几天唯一硬气的一句话。

  “走!”梁贺琪拉着木小桃转身离开了,我初中友情之火刚点燃,便如此熄灭了。

  我捡起了杯子,里边一滴水都没有了,还有大半个下午的训练,嗓子干渴难耐。

  梁松看见了,将他不多的水分了我一些,我才算勉强度过了这个下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予珺千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