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梦 怒迎挑战
东旭鹰2018-09-04 12:105,700

  能够再度得到宋江躯体的佑护,我真是感激涕零,就差真的连鼻涕一起流出来。

  奇怪的是,从与朱仝、雷横告别,到回家之前,无论我在宋江体内如何道谢,他都是一言不发。到进入家门,他紧闭门窗,才郑重相告:

  “天外客,你不要误会,我没打算原谅你。你也真行,居然惹出这么大祸来,虽然你让我丢了工作,但毕竟也算是好心帮我,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在这个案子破之前,你可以暂时呆在我体内,免得被其他警察或宇宙局特工抓走。但是,只要真凶落网,你的嫌疑被洗清,就请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一番不容分辩的训斥,真是噎得我够呛,我还要再说什么,这臭小子倒头就睡,看来也真是累坏了。或许,他跟我有同样的习惯,越是心头烦闷,反而越想睡觉,这叫“一睡解千愁”。

  日落日出,又是一天,受到宋江瞌睡虫影响,我居然也沉睡一夜。

  突然铃声大作,宋江猛地起身,我迷迷糊糊从睡眠状态中转换出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宋江的闹铃在作怪。

  真是的,都失业了,还上什么闹钟,你是有病没药吧?

  心中千万埋怨,我却不敢废话半句,毕竟是现在借人躯壳避祸,哪敢啰嗦什么?

  下面发生的事情,让我还是有点疑问在心,

  只见这宋江匆匆跟平常一样漱口、洗脸、拿上公文包,好像已经找到工作。下楼后又鬼鬼祟祟,看清周围环境后,才走上与平时上班完全不同的道路,真不知道他是在躲谁?

  从一个地铁站到达另外一个陌生的地铁站,宋江依然小心谨慎,一步一顾地出站前行,大约又走了半个钟头,才钻入另外一栋高楼,

  反正在这座城市里除了千篇一律的蘑菇楼,就是千篇一律的蘑菇楼。风采多姿的各式东西方传统建筑、民俗建筑,只有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区才能欣赏到。

  电梯数字变幻为“36”时,宋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让我意外的是,这一层不过是所灰区孩子们上学的中学。

  类似的学校在这座城市中数以万计,宋江来这里干什么?

  我:宋江,难道真凶的线索在这里?

  宋江:哼,拜托,我除了抓真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优先解决。

  我:什么事?

  宋江:找、工、作。

  我立刻不再言语,确实,像宋江这样的基层小人物,如果连生存都无法保证,什么捉拿真凶,什么玄元社的危机,都无从谈起。毕竟,他也是这个星球上一名普普通通、要挣钱吃饭的基层居民。

  宋江来到教师办公室,他刚从门口显露一下身影,立刻就有一位老师迎了出来:“嘿,宋江,你可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宋江:(不好意思)对不起,吴用,我如果不是真到了穷途末路,是绝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我立刻惊愕不已,眼前这个人就是外星球上的“智多星”吴用吗?在《水浒传》中,他可是宋江的忠实死党、梁山好汉的智囊中枢人物,怎么,在这个世界中,他居然是一位中学老师……不过,也对,在小说里,他不就是财主家的私教吗?现在不过是服务人民大众而已,也对得上!

  吴用:呵呵,宋江,你怎么跟我这么见外?你忘记了,我、你、花荣当年可是大学里的“三剑客”。如果花荣还在这座城市,知道你有麻烦,一定会跟我争着来帮你,走,见校长去!

  在校长室我才明白,原来宋江早就联系好,来当历史教师。不过,校长知道宋江是在赤魂国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千叮咛万嘱咐,只能按照桑迪内斯蒂教育部精神教历史,如果走赤魂国的思路,一个是太古板了,更重要的是另一个,虽然国内倡导言论自由,不会有政治上的麻烦,但可能会危及将来学校的金融贷款业务……

  吃一堑、长一智的宋江除了对校长要求照单全收,还能说什么呢?

  离开校长室,吴用突然问: “燕惜玉知道你失业的事情了吗?”

  宋江:(苦笑)还不知道,我一直瞒着她,我甚至出门都怕她看到我已经不是去公司的方向。算了,等学校的工作稳定下来,我再告诉她也不迟。反正这里的薪水跟原来公司的也差不多。

  吴用:唉,也只能这样了。一会儿我给你教材,你先回去备课半个月,半个月后,你正式来试用。

  宋江:好,多谢你了!

  吴用:(笑)跟我还这么客气,太拿我当外人了吧!最近你这么不顺,要不要我给你一颗星星转运?

  宋江:你的宝贝星星还是自己留着吧!赶紧给我教材,我抓紧回去备课。

  吴用:你呀,还是急急火火的性格,好,等我拿给你。

  当宋江从电梯回到地面,我真的有点儿可怜他,他的境遇明显比我惨得多。但是他能在失去坚持了十五年的工作后,立即从头再来,重整旗鼓,扪心自问,我恐怕在这一点上绝对比不上他。

  我正在深刻反省自身,忽然借助宋江的目光,我望见一道熟悉的背影,急忙喊住我寄宿躯壳的主人: “宋江,你不是要找那件案子的真凶吗?”

  宋江:(皱眉)怎么,你想起什么了?

  我:不是,你向三点钟方向看过去,那个穿风衣的人。

  宋江:嗯?那边好几个穿风衣的,你说的谁啊?

  我:(操纵宋江的手指过去)那个男的,走路很快那个!

  宋江:(强行把手放下)你确定是他吗?

  我:当然了,我当时跟踪他好几分钟呐,虽然当时他戴了墨镜和口罩,看不到正脸,但这背影我记得真真儿的!

  宋江:(皱眉)什么叫真真儿的?什么意思?

  我:(着急)哎呀,我们那的方言,你就别深究了,快跟踪过去啊!

  宋江也不再废话,急忙远远跟去,但他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不等我发问,就听见他说:“奇怪,好像至少还有两个人在追踪他。”

  我按照宋江的指示观察,果然,有两个人从不同角度追踪着这个嫌疑犯,一个我有印象,是在地下区宋江发疯时,曾出现在卢俊义身边的人。也是在杀人现场发现我的(据报纸说)国防部军官之一。

  另一个我没印象,但隐隐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恐怖感。

  要说这宋江也够贼的,如果不是他提醒,我都没注意到这两个人是在跟踪,他们应该互不认识,而且角度也彼此注意不到,那个我认识的远远观察追踪,那个我不认识的,拿个报纸漫不经心跟随。

  于是,随着我和宋江的加入,这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越来越有意思。

  三个人、不同距离、不同视角,追踪着同一个目标。而最后那“黄雀”,无疑就是我和宋江。

  不知跟了多久,突然我发现那个不认识的人已经不在追踪行列之内,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时消失的,真是匪夷所思。

  更让我们惊魂的是,那个人突然转过身来,逆向行走,我跟宋江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幸亏,我们不是最接近的暴露者,那个认识的跟踪者率先避无可避。

  嫌疑犯打起了招呼:“哟,林冲,这么巧啊!”

  什么,这个人就是林冲,“豹子头”林冲?!怪不得他会跟卢俊义在一起。

  我记得,我们地球中国的民间传说中:隐居俗世的武林高手周侗,曾收过几名弟子,其中就有卢俊义和林冲,但最著名的却是关门徒弟——岳飞。

  看起来,在这个星球上,卢俊义和林冲也有类似的羁绊。

  那林冲不慌不忙,立即回应: “呵呵,我说看前面那人面熟,原来还真的是你啊!罗玄,今天你也放假吗?”

  宋江若无其事地从这两人身边擦身而过,我这才看清,这所谓真凶,居然就是当初跟林冲一起的军官,难道真是我眼花了?可是那背影怎么和真凶如此相像呢?

  宋江也暗自用心声问我:“你真的确定他就是那真凶吗?”

  我:那个……我觉得像,但这个人当时并不在现场啊,我也是亲眼看见他事后赶来的。

  宋江:哼,你这个外星人,真靠不住……

  “哥,你怎么在这里?”突如其来的亲切称呼,让我和宋江都吓了一跳。

  宋江仔细看去:“宋清,你这是……”

  宋清:呵呵,哥,这附近有我们公司接的一单婚礼,我来跟着提前布置场地。刚忙完,正要回婚庆公司,可是哥你怎么会有时间到这边来散步?

  宋江:(叹气 )唉,一言难尽啊,走,找地方咱们慢慢聊。

  场景很快转换到地下区,对于在灰区挣扎生活的人来说,地面上的消费始终不适合他们,何况深广宽阔的地下世界,会有更多空间让他们闲聊谈心。

  于是,在此时间段生意不佳的某小咖啡馆里,宋江对自己的亲弟弟大吐苦水,只是隐瞒了有关我的一切。宋清也深知兄长不易,除了略加安慰,还能做什么呢?

  宋江:(忽然皱眉拍手)这地下区最不好的地方,就是无论什么季节,蚊子都有这么多。

  宋清:呵呵,哥,你还是这么讨厌蚊子啊?

  宋江:嗯,当然,听到那嗡嗡声,就烦的不得了。老板,你这里的蚊子也太多了,给我们点个电蚊香吧!

  那昏昏欲睡的胖老板没精打采地应和了一声,便慢慢悠悠地往后屋走去,看起来,这里买卖真是差得可以,不然的话,为什么客人只有两个(不算宋江体内的我),老板加伙计 总共才一人?

  我正在心里调侃着这经营不善的小小小小小小咖啡馆,突然从后屋传来极其恐怖的惨叫,那惨叫……跟武坊中控室内死者最后的叫声何等相似?

  我心头一紧,顿生不祥之感……宋氏兄弟也猛然站起,二话不说,就要往后屋冲。

  刹那间,忽然所有电灯熄灭,咖啡馆内一片漆黑,两兄弟警惕心顿生,不再胡乱移动,四下观望。

  宋清突然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杯,这平凡无奇的杯子顿时光芒万丈,犹如传说中幽墨深海中的耀眼夜明珠。

  宋江似乎已经对此司空见惯,我却极为惊奇。因为这杯子绝对平凡无奇,这一定是宋清的特异功能赋予了光明之力。

  我还来不及感慨宋清的这奇妙绝技, 眼前便有一道激光袭来,宋江吓得急忙蹲下躲避,但这激光的目标却并非宋江或者宋清,而是那光芒闪烁的杯子,如果不是宋清撒手快,恐怕他自己也会被激光穿透。

  吓倒在地的宋清并没有屈服,偷偷对哥哥说了句:“找机会就跑!”

  随即他挣扎着在地上爬行,不停地敲打着周围的桌椅,任何被他接触到的东西,立时化为发光体,也立即被激光打碎。似乎只要物体的完整性被破坏,那瞬间的光明就会消失,所以这危机四伏的咖啡厅不断在光明与黑暗中交替着情景。

  我用脑电波向宋江礼貌地传递着信息:“你还傻站着干啥啊,快跑呀,不然你们兄弟一个都活不了!’

  宋江:(脑电波)住嘴,那是我亲弟弟,而且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有人来杀我们? 一定是冲你来的,你连累我也就算了,不能连累我弟。

  我:(脑电波)那你又能怎么样,就凭你那点破水滴,你能救你弟?

  宋江:……

  宋江的沉默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一把激光枪已经顶在他的太阳穴上,但袭击宋清的激光也依然从另一个地方在持续发出。

  我脑袋立刻好像大了一圈,我一直以为凶手只有一个,没想到来的是两个。

  持枪者:(冷冷)小子,来世记的别多管闲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追踪的。

  那人正要开枪,忽然整个地板光灿辉煌,吓得他动作略为一滞。

  宋江也算眼疾手快,猛地一闪,同时手形微动,几滴咖啡冲向那人双眼。

  持枪者不知飞来的是什么东西,本能闪避,宋江也趁此与他拉开了距离。

  更有一声呼啸响起,不知从哪里飞出两面光亮醒目的东方古扇,飞旋奔袭两边。

  持枪者仓促下不幸中招,身躯与古扇同时化为粉碎。

  而开枪者及时闪避,才躲过一劫,古扇撞在墙壁上转眼消逝。

  在持枪者消失刹那,看清他打扮的我不由惊愕下脱口而出: “凶手,他就是凶手!”

  宋江:(惊奇)你确定吗?

  我:应该是吧,身形、打扮完全一样……咦,那边那个人也是。

  原来那开枪者居然与持枪者外形完全一样,他一枪打向宋清,又一枪打向宋江。两兄弟急忙寻找障碍物隐蔽,但又有什么障碍物躲得开无坚不摧的激光?

  一枪又一枪下,宋氏兄弟险象环生,我更是吓得六神无主。忽然,那开枪者发出凄惨叫声,只见讨厌的蚊子振翅声大作,一群恐怖的蚊子从他腹部穿出,而此人也随之粉碎无迹,就跟被光明古扇击中的持枪者死状完全一致。

  我与宋江惊诧望向死者身后,当蚊群转瞬消失之际,我们视野中出现的是刚才那个初次见面的跟踪者。

  他冷冷望着我们:“赶紧逃命去吧,以后万事小心,这两个家伙的主子,你们惹不起!哼,弱者,还是少惹点儿麻烦吧!”

  看那人正要离去,宋江忍不住问一句:“恩人,能否告知姓名,我想知道自己被谁救的。您为什么要救我们?”

  那人又是冷笑一声:“我的名字,说出来你们这些小人物也不会知道。至于为什么救你们,是因为我也曾经跟你们一样是个普通的东方小百姓,为了生活、为了自由,我在大乱之前去了西方,我以为那里是天堂,但最后迎接我的却是地狱。我还记得,在那场灾难到来之前,我确实曾有一个东方名字,叫作:天、山、勇……”

  天山勇?好熟悉的名字,可是我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到底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只是直觉上认为,应该它就是在《水浒传》之中。

  当我隐隐约约即将找到典故之时,才察觉到那人早已经不知去向,宋江也与宋清匆匆离开。

  地下区类似的凶杀案不少,巡警们应该已经司空见惯,但总要例行公事来调查,案子的侦破率实在低迷,可是每次相关证人都会被警方烦得够呛,还有可能被当做疑凶对待。

  何况这件案子中的两个凶手似乎不是人类,居然死后毫无痕迹,那么宋氏兄弟一旦被警方当场扣留,必然会百口莫辩。

  当然,不必担心警方去提取现场的DNA来寻找疑凶,对于地下区的案子,他们从来没有上心到那个程度。

  宋清:(边走边问)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看起来似乎是要杀你。

  宋江:(边走边答)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不过这一定和“襄国武坊”的案子有关,我无意中和这个案子发生了一点关系。

  宋清:(猛地站住)外星人杀人那件案子!

  宋江:(催促)不要停,放低声,继续走!

  宋清:(猛然醒悟,继续走)哦。

  宋江:那件案子应该与外星人无关,不要问我为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不会轻易下判断,咱们兄弟都是玄元社成员,这案子也明显是冲着玄元社来的,既然我牵扯到了,就没有不管的道理。我已经大概知道,谁是这两个杀手的后台了,真凶就算不是他,也一定是他派遣。兄弟,帮我联络朱仝和雷横到这边来,我的水滴会引导你们找到我。

  宋清:那,哥,你又要去哪?

  宋江:其实刚才我已经用自己特有的水滴,在某个人身边做下记号,那种水滴的痕迹24小时只能不会消失,而且只有我能感应到,我要继续追踪那个人,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玄元社成员,但真正的玄元社信徒是绝不会被黑恶势力吓倒的,既然他们用死亡的威胁向我宣战,那我就接受这个挑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