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 不白之冤
东旭鹰2018-09-04 12:076,529

  那一夜,当我通过宋江的双眼,望见前方窗户内骤然现出卢俊义的身影,我着实吓得不轻,我甚至担心对方会察觉到我依附在宋江体内。幸好,宋江也因为被人发现自己的窘状而一时手足失措,匆匆离去,不然,要让这两个水浒中著名的家伙碰上头,我还有活路吗?

  不过……如果说这个世界的宋江并不是坏人,那么,卢俊义……也应该坏不到哪里去才对。

  现在顾不上这么多,宋江这里我是万万不能呆下去。

  在我研究的镜像世界专业书籍(某漫画)上,在地球上有羁绊的文化人物,在异世中会不由自主互相吸引,卢俊义和宋江既然能见上一面,就必然会继续这种羁绊。

  当宋江刚刚脱离地下区,回到家中又要跟我啰嗦时,我昂起高傲的头颅,迈开……不是,漂浮起优雅而略胖的身姿,毫不犹豫地跟这臭小子88了。

  我相信刚才还气急败坏的宋江,此刻的表情一定是惊诧,因为他居然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哈哈,别以为我在这星球上只能赖在你身边。我相信,一定还会有一副高富帅的身躯适合我,我再去找一个白富美,回头来嘲笑你这穷屌丝。

  怀着崇高伟大的理想,我再度流浪街头,与其说我真相信这个理想,不如说只是跟宋江那小子赌气,当然也是为了躲避卢家帮的追查。

  以我对黑社会的长期研究,比如《无间道》啊,《门徒》啊,《卧虎》啊等等,他们必然会找到宋江,追查我的下落的,我就算躲得过初一,我也躲不过高三啊……老子信了你的邪……我这又是哪部电视剧看多了……

  胡思乱想、没精打采了不知多少天,一个兴奋的声音让我突然产生了全新的兴趣,那是一个年轻人向他的朋友们通报:“快看,快看,‘襄国武坊’的短信,半小时后,鲁智深与武松修炼室比武!”

  他的伙伴也跟打了鸡血似地从座位上蹦起来: “太好了,万钧拳对幻影飞刀,已经是十平了,这次他们弄不好真能分出输赢来,哎哟,时间不多了,快走,快走!”

  于是,几个大小伙子在饭馆匆匆结账,就往外奔去。

  鲁智深?武松?天呐,梁山好汉还真在这个世界中,我不由自主紧跟那些追星族而去。别说,这外星的武坊我早有耳闻,但从来没敢进去。俗话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俗话又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这两句话真够矛盾的,反正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踏入那种不知隐藏多少高手的险地,但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悄悄踏入那充满众多疯狂武术粉丝的喧闹场所,其实,仔细看看,这不就是一个超科技强化版的地球健身房嘛!

  你看,周围也有器械、也有杠铃、也有跑步器,虽然比我们地球上的高级那么“一点点儿”,但不一样贴着什么爱康、诺德士的商标嘛!

  突然,我看到一道奇怪的身影,可谓特立独行,与众不同,他悄悄闪身进入一道大门,这人肯定是文盲,大门上的电子屏幕,明明写着“闲人莫入”。这标准的中国字,也就是这个星球上所谓东方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么他还往里面乱闯?

  难道说这貌似生长在东方的家伙,只顾着学外语……不,西方话,把自己的母语都忘了?

  我的好奇心再次被挑起,我如同被无形的魔鬼诱惑着,走向那无人注意的大门,很想知道门后到底有什么?

  当我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只有通往下面的楼梯,这里已经是一楼了,再往下岂不是地下室?我愈加好奇,就算我是只注定被害死的猫,我也要如同扑火飞蛾,去探个究竟。

  我以意识驱动着幽子身体,沿着楼梯慢慢漂下,其实,我也可以不走楼梯,一跃而下,但是,如此危险的高难动作,我可以幻想,如果让我真尝试……心里总是难免怕怕。

  眼见那神秘人打开一扇门,门上赫然有“中控室”三个大字,我想这中控室和我曾经工作过的监控室应该差不多吧!不过……这个人开门为什么如此谨慎,而且几乎是不出声响……

  这不可能啊!看这大门的结构,除非是我这种幽子,才能做到悄无声息地开门啊,难道说他也是幽子?

  不对,不对,这家伙裸露出来的手,绝对不是幽子体质,他……他难道也是个异能人,糟糕,那样会看见我的……

  我不敢进入屋中,那样会被对方逮个正着,我只有偷偷将大门打开一条缝隙,继续偷窥。

  那个人真的是如鬼似魅,已经进入中控室这么久,那在忙碌敲打的操纵员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也完全听不到那人的呼吸声。

  不过,要说这老板也真够违法乱纪的,我忘记了,从哪里看到的,像这种中控室,至少应该是两人值班,怎么这里只有一个?

  这时,只听到那中控员说:“放心吧,老板,我都准备好了……”

  那神秘人忽然拍了那中控员肩膀一下,让对方不得不回头惊望,并脱口喊出:“咦,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这里严禁客户入内!……你要干什么,别,啊!~~~~~~”

  我瞪大了双眼,如同中了定身术般半点不敢动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目睹凶杀案现场真人表演。那神秘人单手如同钢刀般,从中控员后背直接穿过胸膛,随着最后的惨叫,血手的收回,中控员的尸体无力落地。

  那神秘人随即熟练地在键盘上运作起来,那只认指令、不认主人的机器,立即发出了刺耳的警告:“警告两位客户,你们的战斗已经严重超越了武坊的限斗规定,你们必须立即停止战斗,否则我们将采取紧急措施。”

  不等屏幕中的两位战士做出反应,警报随即升级并发动了措施。神秘人的双手时忙时停,很快就调出了战斗机器人。

  我有心上前相助,但扼住心灵的恐惧感让我失去了勇气,这一刻,我再度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懦弱,就像近二十年前,我亲眼目睹同学被歹徒围殴,有心上前却被吓得无法动弹一般。

  我就这样傻傻地透过门缝,注视着胡作非为的神秘人,以及危机四伏的屏幕中场景,这样的僵硬状态我不知维持了多久,直到听到背后有声音响起:

  “你是什么人,变种杂种吗?”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吓得急忙回身,只见两个貌似身手不凡的家伙,一个虎视眈眈望着我,貌似恨不得将我立刻吞掉。另一个则若有所思、犹犹豫豫。

  我心中顿时了然:这必定是两个异能人,否则怎么会看见我?当那愚蠢老板提出质疑时,我忽然发现旁边有个通向地面通气孔,我急忙扑了过去,以我幽子体质的漂浮术加缩骨术迅速逃出,还好,那两个异能人并没有追来,我如果没猜错,他们应该是忙着和那真凶搏斗,顾不上我吧!

  就这样,我又心惊肉跳地四处躲藏起来。

  第二天,我无意中瞥到某报纸头版,上面明明白白地用东方字写着大标题:《武坊突现血案,凶手杳然无踪》

  奇怪,当时真凶明明被堵在只有一个出口的中控室内,那屋子并不大,藏不了什么人,怎么会凶手杳然无踪?

  再细读下去,我心中又慌又惊,因为根据新闻所说,当时两位国防部军官察觉有天外客出现,而进入中控室后,屋中只有死者,也没有密道或其他出口,他们在及时停止战斗机器人,放开武松和鲁智深后,刑警及时赶到,并进行技术取证,也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存在的任何痕迹。所以警方断定,这个案子最大嫌疑犯就是天外客,司法部将与宇宙局联手,抓捕疑凶。

  我的天呐,我真要给那所谓国防部军官和警察跪了,明明真凶在屋里就没有出来过,怎么可能会消失无踪?凭什么就把我这手无缚鸡之力,只不过貌似偏胖的穷书生加穷屌丝,就当成这外星上的杀人嫌疑犯了?你们这不是坑爹吗?

  我此时再也没有附身高富帅、追求白富美的心情了,现在抓我的人不仅仅是宇宙局的特工,更有数不清的警察,我只想尽快找到安全的藏身之所,在我从梦中醒来前躲过这一劫。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鬼使神差中,居然再度来到宋江家附近?难道要让我去向宋江下跪求饶,让他借躯体给我藏身?不行,绝不能这样,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不能丢……可是性命攸关啊,如果我就这么挂了,我……

  真是在这破星球上,万万没想到,即将节操不见了……你个爷爷的奶奶的爷爷……悠悠切克闹……

  我灰溜溜地溜上宋江的住所,宋江居然不在家,不知道这失业的小子还能去哪里?

  我相信此处应该已经被卢家帮监视,按道理说应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行,我不能走,除了宋江躯体,实在没有其他安全处所,我只有先离开这里,在附近等待宋江的归来。

  打定主意,我便溜下那五楼,找个犄角旮旯紧紧监视着通往楼门的每一条道路,期待着那个傻乎乎的家伙能早点回来,到时我霸王硬上弓,先上了他的身藏起来再说。

  想象是美好的,计划是周全的,谁知道从日出到日落,就没看见这小子回来。

  望着愈加黑暗阴沉的蓝区“天花板”(这倒霉星球,灰区亮的最晚,黑的最早),我此刻心情真是愈加战战兢兢,黑暗让我的恐惧感渐渐N次方强化。

  我正踌躇不定该留还是该闪,忽然察觉到背后传来强烈的动静,我一回头,我的妈呀,什么时候有两个巡警钻到我的背后?不过还好,他们一副对我视若无睹的样子,自顾自聊着天打算与我擦肩而过,看来也是普通人。

  我稍稍安定一下我那刚才瞬间加速的波状小心脏,身子稍微往路边偏偏,就让这两个傻警察快点过去算了,我还是专心等我的宋公明哥哥……或者弟弟吧……

  当我正打算与巡警们和平相处的时候,忽然,其中一个巡警手腕微抖,手铐居然便铐住我的右手。我正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惊讶,对方冷冷地发出“礼貌用语”: “对不起,我是巡警朱仝,他是巡警雷横,你涉嫌一起凶杀案,我们以司法部名义,请你回去配合我们调查!”

  我:(惊讶)你,你们能看到我?

  雷横:(不耐烦)废话,你大大咧咧站在这里,你当我们瞎啊!

  朱仝:(微笑)小雷,他大概以为我们跟别人一样,看不见他。根据上级传来的公文,这个外星人在咱们这里,应该只有异能人才能看见。

  雷横:(诡笑)嘿嘿,巧了,虽然我们是小巡警,但偏偏在战争年代,也是玄元社异能战士,你就别废话了,接了我们的铐子,就跟我们走吧!

  我突然手腕一缩,那手铐立刻落到地上,切,这种最基层巡警用的普通手铐,怎么能铐住我的幽子手掌?

  面对他们的惊疑神情,我可顾不上多解释,转身就跑……不是……漂移……

  按照我对地球警匪片的研究,估计他们两个会大呼小叫地追上来吧!嘻嘻,普通行人可是看不见我的,他们两个如果那样做,明天一定会被当做神经病开除的。

  不过,我飘移了不知多久,却完全没有听到什么“站住,不然我开枪了”之类的传统警告语,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这真是奇了怪了,灰区巡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淑女?

  我忍不住停下脚步,四下张望,这才发现我慌不择路地又跑到一个偏僻区,我说这路怎么如此顺呢?按道理说,灰区的地面应该是人挤人才对,大概是逃命本能让我选择了一条荒凉的道路吧?

  等等……宋江好像跟我说过,在他家附近有荒废楼群,那两个“过劳死”的网络作家就是在这里被“灭魂”的,难道,这里就是我们幽子的不祥之地?

  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转头就想离开。

  “怎么,你不跑了吗?”头顶传来貌似耳熟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只见那个叫雷横的巡警竟然悬在半空,冷笑俯瞰……

  等等,雷横,难道说那两个字是雷横的雷,雷横的横?我晕,那不就是梁山好汉中的“插翅虎”雷横吗?怪不得他会飞,可是他不像虎啊!

  我正胡乱琢磨,只见数道银光如流星闪电般,从天而降,钉在我四周,就如同孙悟空用金箍棒给唐僧画的金圈……不对,金圈是用来保护唐僧的,而这几道银光,天呐,是虎牙。

  如果仅仅是虎牙,也就罢了,虎牙居然还会发光,大约七八道虎牙光,从不同角度钻入我的躯体,剧烈苦痛让我喊叫倒地,虽然苦苦挣扎却丝毫于事无补。

  雷横缓缓落地,依然冷笑挂在嘴边: “哼,手铐铐不住你,我的虎牙镖阵,可是任何变种人都逃脱不了的!”

  我:放……放过我,我 没有杀人……我是无辜的……

  “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没有杀人?”说话者是慢慢走来的朱仝。

  对了,这朱仝两个字一定是朱仝的朱,朱仝的仝,他一定就是那个焦恩俊演过的“美髯公”朱仝,我真笨,朱仝雷横从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嘛!

  朱仝:(继续质问)当时现场只有你和死者,没有其他人的痕迹,你一定是被死者发现,然后杀他灭口。

  我:(忍痛高声辩白)没有……我……没有,我当时……没有……进屋。

  雷横:哼,根据当时老板口供,他在通话器中听到死者质问你为什么进屋。你没有进屋?那死者质问的是谁?是鬼吗?

  我:我……我不知道那是……谁,我……没……看清他的模样,但……但他……真的……真的存在……

  雷横:哼,你这番鬼话,谁会相信?

  “小雷,放开他,他的话,我信!”这是谁呀,真让我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我循声望去,却惊讶地看清傻宋江的身影。

  朱仝:小宋?难道你当时也在现场?也看到了另外有嫌疑犯在?

  宋江:我没在,但是我相信死者看到的不是他。小雷,先放开他再说,他是我朋友!

  雷横:你……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个朋友,我们都不知道?

  宋江:(着急)好了,这个回头再解释,你要疼死他吗?

  雷横:好,好,我放!喂,外星人,你可别跑啊!

  痛苦的感觉终于消失,那几个虎牙也转眼消失了踪影。我挣扎起身,确实没敢再跑,一是跑到哪里也不如在宋江这边安全。二是在雷横这种异能人面前,我干吗自讨苦吃?

  宋江长话短说,将与我相遇的一切经历告诉了两位朋友。

  朱仝:(皱眉)小宋,就算照你所说,他本性不坏,但也不排除杀人可能啊!

  雷横:(犹豫)但是,确实没有杀人动机,看他那窝囊样,也不像会那么残忍的杀人手段!

  “靠,什么窝囊样?你才窝囊样,你们全家都窝囊样。”我心中暗暗咒骂,脸上却只能笑呵呵应对,就像当初卢俊义叫我阿熊一样。仔细想想,我这不是窝囊是什么?……

  宋江:不说别的,“襄国武坊”咱们都去过,那个死者咱们也接触过,异能人与异能人之间,能彼此感知到对方的与众不同,咱们碰到过那个死者已经不止一次了,你们觉得他是异能人吗?

  朱仝:嗯,确实不是,我们司法部内部传递的死者资料,也证明死者尸体解剖时,肉体没有发生异能人的基因突变。

  雷横:那又说明什么?……哦,这个家伙,只有异能人才能看到,如果死者不是异能人,那么死者根本看不见外星人,怎么又会质问对方为什么进屋?难道说……确实有另外一个人?

  朱仝:可是,现场调查确实没有其他人存在的痕迹,除了外星人以外,不管是变种人,还是异能人,只要经过的地方肯定会留下痕迹,何况凶案发生后,国防部的林冲与罗玄迅速赶到,只看到这个外星人在门口。对了,外星人,难道说他们赶到之前,真凶就已经逃跑了?

  我:(摇头)肯定没有,在那两个人冲到我身后,质问我之前的一秒,我还明明看见真凶在中控室里操纵电脑,我还以为,我逃走后,他们就可以把真凶抓个正着,怎么会?

  宋江:虽然我不敢肯定,但也许这是某个异能人的杰作,咱们的异能有千万种不止,各种奇特本领往往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这种看似毫无痕迹的密室杀人,肯定也有还没察觉的疏漏所在。不管怎样,我能够肯定,死者看见的不是我的朋友。两位,你们都是执着真相与公平的好兄弟,你们希望是把凶手绳之于法,而不是抓人交差吧?

  雷横:当然!如果不是司法部高层压制我们,我们早就能当刑警为民除害了!

  朱仝:放心吧,小宋,这个外星人既然是无辜的,又是你的朋友,那也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但不会抓他,也会保护他。不过,这个案子……不能让死者白白遇害啊!

  宋江:不仅如此,差点遇害的是鲁智深与武松,他们都是我们玄元社的高手,这是针对玄元社的阴谋!只是不知为什么,媒体上刻意模糊了这一点。我最近失了业,今天本来想找工作的,看到这个新闻,一为查清真相,二为找我的朋友,特意赶去了“襄国武坊”,可惜那里已经被封锁,但是我想,让这位朋友继续住在我的体内,他既然是目击者,一定能帮助我们找到那个真凶!

  朱仝:好,这位朋友就交给你了,如果发现真凶,不管在不在我们辖区,一个电话,我跟小雷一定到!

  宋江:(笑)当然,没有你们两个,靠我那微不足道的“水滴功”,还真没把握抓住那心地歹毒的凶手,也许这个大案子,就靠我们三个微不足道的玄元社成员来破了!

  雷横:嘿嘿,就算立不了功,我们也绝不放过那狗娘养的!来,加油!

  雷横伸出手掌,三只大手叠在一起,仿佛签订下无悔的正义契约。

  望着三个人微笑而又坚毅的神情,《水浒传》的情节似乎又在我脑中上演。

  我心中暗暗感叹:“羁绊啊,这就是异界梁山好汉的羁绊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