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 异界都市
东旭鹰2018-10-04 08:545,203

  来到这个星球不知不觉已经有两个月,梦中的我既无法决定目的地,也无法决定归期,只能漫无目标地游荡在这陌生又新奇的星球。我如同风中的沙尘,随意漂泊,却无人注意。因为幽子这种奇特物质,难以被普通人的视觉所觉察到的。

  在这种地球科学无法解释的古怪状态中,我不渴也不饿,不困也不累,甚至无需走路,蜷起腿就可漂浮前行。我也曾差点因为好奇心的驱使,穿越人类的国界,钻入变种人的世界。

  但就在我越线的刹那,徘徊在邻界的半狼人居然流着口水立即向我扑来。幸亏我反应敏捷,及时返回,守边人类士兵以为敌人犯边,鸣枪将那畜生吓走。

  我这才明白,幽子的被动隐身技能,对变种人是完全无效的。异界人的都市实在奇特,这里见不到乡村野地,尽是摩登大厦。每栋楼也许颜色不同、建材不同,但构造高度却完全相等。

  我仔细数过,每栋楼都有一百二十层。我也曾听说过,这里曾经有高达三百层的大楼,结果被变种人潜入的鸟人特工自杀攻击轻易摧毁。于是,人类便通过立法,强行规定大楼一律盖成一百二十层。

  至于他们的构造,我暂且称之为“蘑菇楼”,因为从下往上的一百层,如同蘑菇的根茎,顶着最高层如同蘑菇伞般的二十层。

  我时常会杞人忧天般担心那脆弱的楼身,会被庞大臃肿的高层压碎。当然,这种担心无疑是多虑了,异界人的科技远远超出我们地球人的认知,而豆腐渣工程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社会各阶层的人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被按比例分配到每一栋楼中共同展开人生,任何偷工减料的隐患将是对社会各阶层的共同挑战。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

  可是,我依然感受不到公平与平等,因为这里用空间区域的划分替代了住宅区域的划分。两片五彩六色的悬空激光公路,将城市的空间划分为三层。

  最高层属于一百层以上的用户,他们所居住的那二十层蘑菇伞,随时可以脱离楼层飞往天空。我曾在一次从五十七层燃起的火灾中亲眼目睹那蘑菇伞冲天而起,直到大火完全被扑灭,才带着他们的客户稳稳回归原位。

  我不禁有个疑问,如果救火不够及时,导致那下面一百层的建筑全部被烧毁,这蘑菇伞又将归位何处?

  当然,对于先进的异界科技来说,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高层用户的公路是白色的,雪白无暇,永远飞驰着豪华的浮空车,见不到半个行人。他们的生活轨迹,往往是从这个蘑菇伞到那个蘑菇伞,绝不会在圣洁玉璧般的激光路面上停留。

  相比较而言,那蔚蓝与圣白两层路面中的巨大空间,要热闹得多。对于中层用户来说,他们的最高层就是一百,底层则是四十一楼。

  在这片空间中不断穿梭着各式浮力车,有的款式甚至不比高层差。但它们无论如何穿插飞越,却永远不能穿透那白玉般的通道。除非汽车的主人在大楼中得到提升,但我想那种人一定不多,否则“蘑菇伞”早已人满为患,不会像我看到的那样宽松舒畅。

  与大楼第四十一层平行的蓝色公路,是由无数自动人行通道组成,时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过客,或抱怨或沉默,任由通道将他们载走。

  他们仅有的自主权,就是可以在通道交叉口选择拐弯的方向。我想这种沉闷的生活很少让人快乐,因为他们稍不注意,就很可能由于交不起高额的房租或贷款,在苦苦哀求中,被机械警察们无情强迁至蔚蓝色之下。这样的中层家庭,在短短几个月中,我倒是时常能见到。

  四十层以下的生活让我略感亲切,因为它与我的故乡几乎相同,这里的发展水平仿佛还停留在几个世纪之前,嘈杂的市场、拥挤的大街,时而呼啸而过的摩托与单车,当然蔚蓝路面下还是会有浮空车飞过,那是货车、警车与消防车。

  也许有人会以为,底层用户只有四十层,比例应该小于中层用户,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他们忽略了深邃广阔的地下世界。

  最接近地表的部分,是高高在上的大老板们的厂房,为了低微薪水拼命劳作的工人们,随时可能因机器人同事们的优秀炮灰素质,而被老板们从高层发来一个电话的指令,由工头多发一个月薪水,再踢出门外。

  但不要以为这就是残酷地下世界的全部,在下水道乃至再往下数百米,错落有致地形成无数街道,无数廉价的商店、酒吧、KTV、娱乐场所如繁星般散落其中,每条商业街周围布满了从事各种贸易的地下居民。

  在这里,几大有背景的势力明争暗斗,纠纷不断。由于形势过于复杂、情况过于危险,警方表面上声称有维护此处治安的职责,但即便是刑警也被严禁在地下世界多管闲事。

  另一方面,这里物美价廉的商品,吸引了地上世界的底层与中层住户,他们为节省开支,经常下来买些便宜的日用品,因此地下贸易异常繁荣。这种热闹与繁荣,甚至吸引了高层住户家的少男少女,他们的任性又导致许多身份不明的高级保镖混迹其中,这让地下世界的状况愈加复杂多变,我身处其间即便隐身也难免胆颤心惊。

  还有一件事,让我十分惊奇,就是在这里居然看到诸多我们地球上才有的商标品牌,比如说这里有“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系列饮料,有“麦当劳”、“肯德基”的快餐店,有LV的手包、香奈儿的化妆品、皮尔卡丹的服装、欧米伽的手表、耐克的球鞋,我甚至见到了大圆碗、马兰拉面、康师傅的冰红茶……

  我的天呐!我终于能够理解那辆金光大道上空飞翔着的浮空车,为什么会镶有黑马扬蹄的盾牌,那不就是法拉利吗?看起来我们地球上的所有大小品牌都已经被抢注了,这真是TMD强盗!

  话说回来,在匪夷所思的地下世界中,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甚至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在我准备重回地上世界时,却意外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顿时引起我无限的好奇,不由想接近聆听。

  但是,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气场,那种感觉让我不由自主想起那个半狼人,却又没有那种令我恐怖的气息,甚至会感到些许温暖。

  正是这种奇妙的感觉,我缓缓接近密室,紧贴墙壁,侧耳偷听。

  “俊义,跟我回去吧,玄元社现在生死攸关,我们需要你!”

  叫俊义的人冷笑一声:“昭海,如果我肯回去,当初为什么要离开?”

  昭海:……我的兄弟,我知道现实让你寒了心,如今玄元社真正的战士已经所剩不多,真理社又违反承诺,对我们步步相逼。现在正值解决末日危机的关键时刻,我们玄元社不能在这时倒下!兄弟,现在不是玄元社需要你,是我们人类的未来需要你!

  俊义:(冷笑)人类的未来?真正的玄元社人始终是在为人类的未来努力的,甚至因此放弃了对我们自己国土的主导权,任由他们搞什么四区社会,让我们的故乡越来越乌烟瘴气,你看看现在的地下世界,穷人越来越多,他们有东方人,也有西方人,你看看他们苦苦挣扎的惨状,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玄元社的责任,说什么人类未来吗?我真不知道昆仑前辈究竟是怎么想的?

  昭海:昆仑前辈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当时变种人威胁的是我们所有人类,我们救西方人,就是……

  俊义:我知道,我知道,救西方人,就是救东方人,就是救全人类。为此,我们交出了一切,辜负了支持者的信任,来换取所有人类的同舟共济、共抗强敌!但你还记得那一天吗?你、我、铭岳,流着眼泪,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为之奋斗的赤魂旗被摘下,铭岳悲愤离去再也没有消息!我们交出了国家、交出了军队,交出了主导权,我忍辱负重和你一起参加了由赤魂军整编的救世军,我们在战场上拼命抵挡变种人的进攻,但牺牲最多的永远是我们玄元社以及我们的支持者。我们兄弟的鲜血和生命终于换来了变种人的求和,然后我们玄元社的精英就开始被一个个排斥压制。我们追求进取、发展、公平、正义的理想被无情地践踏。昭海,我无颜跟你一起住在那高高的“大脑袋”里,我宁愿在这地下世界,以我的能力,来守护一方平安!我们已经不是一路人了,要想让我回玄元社,除非铭岳归来!!

  昭海:铭岳……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

  俊义:……昭海,你走吧,让我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

  昭海:……没错,我们是应该冷静了,不该太激动,否则,为什么我们这么久都没发现隔墙有耳?!

  我听到这里,不由慌张起来,急忙想动身漂浮离开,但恐怖的事情骤然发生,我仿佛在不知不觉中被无形绳索所束缚,任由我拼命挣扎,却根本移动不了分毫,如同睡梦中的“鬼压身”。

  明明幽子没有心,我却感到自己心跳瞬间加快,我不知道是谁做的手脚,更不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大脑仿佛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对未知的恐惧……

  我这时又听到那个叫俊义的人问:“昭海,你是不是神经太紧张了,如果隔墙有耳,我怎么会听不到呼吸?”

  昭海:或许是真理社的机器人暗探,我能感觉到磁场的异动。可恨,我察觉得太晚,不知道让它听去多少,说不定录音已经发送出去了!

  说话声渐渐从墙壁内转移到门口,两个英气勃发的中年人身影,在我视野中清晰起来。但他们见到我的刹那,却立时目瞪口呆。而我也是同样的惊愕,因为我实在没想到身为人类的他们,不仅具有特异功能,而且还可以如变种人般看清我。

  这种沉默持续了足有几秒,其中一人才开口打破僵局:“你是谁?不,你是什么东西?”

  我听出这是昭海的声音,他无礼的话语激怒了我,我本能开口否认: “别胡说八道,我不是东西,不是……我……我……”

  俊义:哟,这家伙还真会说话,奇怪,能量磁场般的生命体,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难道是新品种的变种人?

  昭海:不会,变种人离不开生物体的状态,这样的进化他们是无法实现的。你……你的东方语言说得不错,你是东方人?

  我:……嗯?对啊,我在我的星球上也算东方人,龙的子孙……喂,你们快放开我,我很厉害的,我要发起脾气来,我……我能把这个星球毁灭一百遍啊一百遍!

  我的厉声恐吓,似乎没有任何效果,俊义依然在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我的身躯,仿佛恨不得立刻动手解剖,来研究我躯体的奥秘。

  而那昭海却想到了什么,呆了一下,匆忙问:“在你的星球?你是从外星来的!”

  我:啊……对啊,我是外星人,我的星球很强大的,我们有八仙、有孙悟空、有正义超人联盟、有复仇者联盟,等他们打过来,你们投降都来不及!

  我的胡说八道依然没有效果,因为昭海根本不关心这些听不懂的地球专业术语,他只是在震惊下不由喃喃自语:“外星人……天外来客……”

  俊义:(奇怪状)怎么了,昭海?有什么不对吗?

  昭海:末日预言已经被破解,关键之一就是天外来客,难道说,跟他有关?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预言、什么破解,这时我也无心知道,因为我感到那束缚似乎略微放松,我鼓起勇气,拼命一挣,立刻头也不回地全速向外冲去。

  可是我刚飞了没有多远距离,就不得不再度停下,只见无数晶莹闪烁的鳞片般物质,浮在空中将我团团包围,本能告诉我,这些东西是危险的武器,即便是我的幽子身体,也难以抵挡它们的破坏力。

  俊义:哼,我卢家帮的地盘,不是让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听到这帮派名字,我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随口说了句: “卢俊义?还玉麒麟呐!”

  俊义:哦?你从外星来,居然也知道我的名字和绰号,你是不是外星人派来搜集情报的?

  我:(大惊)什么,你真叫“玉麒麟”卢俊义?

  昭海:(惊异)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古代传说中的故事,故事里有一百零八位“替天行道、打抱不平、上应天星、下救万民”的英雄好汉,其中一个就叫“玉麒麟”卢俊义!

  俊义:哼,胡说八道,我是古代人吗?别在这里跟我装傻充愣……

  昭海:不,俊义,他恐怕不是装傻充愣!

  俊义:什么意思?

  昭海:他刚才提到了“一百零八位英雄好汉”……一百零八……上应天星……我说这位外星朋友,这一百零八人的名字,你都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西游》、《水浒》、《三国》没有我不知道的……

  昭海:……什么是西……

  我:……啊,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那一百零八人的名字。

  俊义:怎么,昭海,这一百零八人很重要吗?

  昭海:对,很重要……我看这位外星朋友,能不惊动你的重重警卫,来到这里,一定有不凡之处。俊义,你可以不回玄元社,但你务必要帮我一个忙!

  俊义:……好吧,只要我不用离开这里,我给你面子,帮你忙!

  昭海:我想如果在外星传说中的一百零八天星里,有你的名字,那么可能另外一百零七个名字,也存在于我们的世界里。我想让这位外星朋友,住在你这里,请他说出那一百零七个名字。我认为,这可能是拯救咱们世界的关键。

  我:哼,我要是不愿意呢?

  我话音未落,那冒牌玉麒麟稍微皱皱眉头,无数鳞片就霎时向我逼近了几寸,我吓得急忙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别说一百零八将,你让我默写封神榜我都干!”

  昭海:我只需要那另外一百零七个名字,什么榜我没兴趣,我想他们也应该有对应的绰号吧!

  我:……是,每个人都有……

  昭海:(微笑)那就辛苦你了,你有什么需要,跟俊义说,他一定会满足你的!

  我苦笑着点头,心中却在暗骂:“这不是非法拘禁吗?还讲不讲人权?我的自由,就这么被剥夺了吗?上帝真主如来佛祖太上老君,谁来这外星球救救我呀!呀!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