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相逢在前方 (全剧终)
晴丝2018-09-11 08:285,571

  酒香不怕巷子深,酒馆经历过一场变故后,仍然如往常一样,座无虚席。清荷又招了一位调节师,另外除了陈英又多了几个年轻的服务生。文彦也成了酒馆后厨的主管,他把他的厨艺毫不保留教给了其他后生,如果不是主要顾客,或者人手不够,文彦很少亲自下厨房。

  这天风和日丽,三月的早春万物开始复苏,大街上的白玉兰,桃花等早春花竞相开放,一朵朵,一簇簇地,争着抢着绽放自己的姿彩,生怕自己落在别的花后面,它们都想在春的枝头展示自己的美丽,喻示春真的来了。

  “文彦,张萌今天的菜都送到了吧?现在顾客多了,我们是不是要多订购一点?今年菜价好像比以往贵一点。”清荷忙的团团转,她一边安排座位,一边问着文彦。

  “今年三四线城市房价都翻倍,物价当然跟着涨,一二线调控房价跌了,小城市却涨得厉害,一些打工回到县城想买房子都难,这都是什么事情”文彦感叹。

  “陈英姐,听说你老公现在在这里买了几套房,他怎么突然对你那么好,好像还有钱了?”清荷前天看到刘大龙来找陈英,还说房子的事情,今天文彦提到房价才想起来。

  “他做项目赚了点钱……谁知道突然改变了?”陈英支支吾吾地说,她不敢正视清荷的眼睛。自从上次李欣找到刘大龙联合秦伟一起设计加害若男,惹得若男伤心地离开酒馆,她的内心就开始不安。

  是她害了若男,只是当时刘大龙跪着求她帮李欣完成愿望,只要她答应帮助他,他就回心转意对她好,并且李欣还会支付他们一笔钱,如果陈英不答应的话,刘大龙欠别人的赌债不还,债主会断了他的一只手。陈英看着苦苦哀求的刘大龙,纵使内心多么不情愿,但他毕竟是自己儿子的亲爸,她不能让他被别人断了他的手。这个善良又愚蠢的女人心软了,她答应了刘大龙。

  那天庆奇按照李欣约定地点赴约,让她提出条件,不要再伤害若男,李欣却让庆奇陪她睡一晚,庆奇没有答应。他不可能答应李欣的,他不爱她,不能出卖自己,更不能背叛若男,大不了回去让若男关闭酒馆,然后带她到深圳和自己完婚,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若男也不用这么累了。

  就在庆奇离开的时候,半路陈英打电话给他,说若男在客栈遇到李欣,二人发生了矛盾。一听到若男有麻烦,庆奇想都没想赶快开车往回走,当他满头大汗跑到客栈,却没有见到若男,只见到陈英。陈英把早已放了迷药的茶水端给庆奇,让他坐下来详细跟他说,庆奇坐了下来,由于折腾一天,又出汗多,真得感觉口有点渴,没有多想就喝了一口,谁知道一会功夫庆奇感觉头昏沉沉的,便倒在6404床上,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到一切如设想的一样,李欣从阴暗处走出,换上了睡衣,拿起庆奇的电话给若男发了短信,骗若男庆奇找她,然后就有了李欣约若男,若男见到他们睡在一起的场景。他们一切做的天衣无缝,李欣的目的达到了,刘大龙也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只是庆奇与若男这对恋人却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若男带着误解走了。我们有时感叹事情的无奈,但真得有时候善良的人斗不过坏人,这世上很多美好的事情都让他们破坏,为何他们不怕老天有眼,不怕总有一天会报应。

  陈英知道这件事自己做的太缺德,若男知道后就算能原谅她,她也会谴责自己,想到这里陈英流下了悔恨的泪,她不知道怎么弥补自己的过错。

  “陈英姐,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清荷一时不知所措,她只是问了一下她老公的情况。

  “想若男了,她走了那么久也没有信息。”陈英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谎言。

  “她现在过得很好,走了很多地方,可能忙与JOE写小说吧?我也少收到她的信息。”提起若男,清荷也开始想念起来,不过看着若男慢慢调理好心情,也真心为她高兴。

  一个人的改变是偶然也是必然,走哪一条路,遇到什么样的风景,不是我们事先设定的,都是在经过千回百转后才遇见。一只小鸟走失了翅膀,它的记忆,它对生命中所有真、善、美的诠释不会走失。若男不管走到哪里,她的美都会让人记得,都会发自内心地称赞。

  “若男,若男……?”庆奇不知何时出现在酒馆,他一到大厅就忙着四处寻找若男。

  “你怎么来了,还不快滚!”清荷看到庆奇走进酒馆,推着他就往外撵,就是眼前这个花心的男人才把若男姐气走,现在他还有脸回来找若男?

  “怎么啦?清荷,为何这样?若男呢?酒馆怎么变了样?”庆奇很是奇怪清荷对自己的态度,多长时间没来酒馆,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你还有脸问若男姐?与你有何关系?你继续当你的公子哥,不要再到这里来了!”清荷没好气地说到,想到那天他对若男的伤害真想抽他几个巴掌。

  “那天在客栈,陈姐说若男有事情,当我到达那里没有看到若男,不知怎么睡着了,等我醒来陈姐也不在了。”庆奇解释。

  “对,你是睡着了,抱着美人睡着了。”

  “什么美人?我怎么全不记得?我只知道当我醒来,我父亲打电话催着我回深圳,说我妈让车撞了,当时就没有顾上若男,急忙赶回深圳了。”庆奇一头雾水,真不知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也不清楚他不在酒馆这些日子到底出现什么情况?“我妈持续昏迷了好多天,这几天才醒来,我给若男打电话也打不通,怕她出事我就急着赶过来。”

  “就算这样,那你与李欣的事情怎么解释?”

  “什么李欣,你越说我越糊涂。若男呢?我想见她。”庆奇四处张望,寻找若男。

  “若男出门散心了,这个时候可能在草原,与JOE在一起。”

  “那个调酒师?她为何要跟他一起?为何?”庆奇很生气,咆哮着,“我一段时间不来,她就抛弃我?早觉得那个JOE与若男关系不正常。”

  “你不要血口喷人,是你先对不起若男的,害她伤心离开。”

  “我伤害她?陈英姐可帮我做证,我什么都没有做?若男现在怎么联系?我要当面与她解释。”庆奇想到那个JOE就不舒服,根本控制不住情绪,也不管形象,简直一个吃醋的大男孩。

  陈英在旁边很是内疚,就是因为自己一时心软,听了小人诡计,活活拆散了这对恋人,更何况若男平时对自己那么多的照顾和帮助,如果不是因为遇到酒馆这些人,她的生活沦落到什么地步都难说。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不能再忘恩负义,不能再隐瞒下去,不然她的良心一直不安。一个善良的人做错了事,,内心像有一条绳子捆绑,日夜让她喘息困难,那种感觉就像魔爪让自己坠入黑底。

  “你们不要说了,事情都是因为我,我是罪人,要怪就怪我吧!”陈英泣不成声地哭道。

  “那天是李欣让我这么做的,她用刘大龙威胁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呀?不过李欣与庆奇真得什么事情没有发生,我一直在房间里。”陈英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你怎么那么傻?有事跟我们商量呀?若男姐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好,怎么忍心让她那么伤心地离开?”清荷责怪陈英的一时糊涂,更可气的是李欣,她什么手段都能使用。

  “若男肯定伤的很深,你怎么不早说?我要去找若男,不论天涯海角。”

  时空旋转,镜头跟着转换,我们只不过是颗幸运星,正因为有爱的人在住在这里,我们才来到宇宙。大草原上,绿草茵茵,有几匹骏马头挨着头,亲密无间的样子像正在热恋的男女,动物表达爱情的方式简单直白,在发情期内它们会不顾羞涩。

  绿色深处,立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她穿着粉红色的风衣,风把她的长发吹起,脚下到处是野花,世上最绝妙的画,莫过于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若男,来到草原几个月了,她喜欢这种感觉,自由地行走,看着日出,看着动物们漫不经心地嬉闹,即使偶然会想到过去,也不会那么难过。这段时间JOE带她把整个草原,森林,江河,走了一遍,可能因为草原的风大,还是北方粗犷,若男比以前黑了。

  “若男,快上马,带你去参加那达慕大会。”JOE骑着他的枣红马奔过来,今天JOE穿得很正式,蓝色蒙古袍,束了一个腰带用绸缎制成,长三四米。显得精悍潇洒,腰带上挂上蒙古刀、火镰和烟荷包。

  那达慕大会是蒙古族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在蒙古族人民物质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每年七、八月牲畜肥壮的季节举行“那达慕”大会。这是人们为了庆祝丰收而举行的文体娱乐大会。“那达慕”,蒙语的意思是娱乐或游戏。“那达慕”大会上有惊险动人的赛马、摔跤,令人赞赏的射箭,有争强斗胜的棋艺,有引人入胜的歌舞。大会召开前,男女老少乘车骑马,穿着节日的盛装,不顾路途遥远,都来参加比赛和参观。摔跤比赛,摔跤手脚登高筒马靴,下身穿宽大的绸缎摔跤裤,上身穿“昭得格”(一种皮革制的坎肩),在脖颈上围有五彩缤纷的饰物“江戈”,仿古代骑士跨着大步,绕场一周。赛马也是大会上重要的活动之一。比赛开始,骑手们一字排开,个个扎着彩色腰带,头缠彩巾,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赛马的起点和终点插着各种鲜艳的彩旗,只等号角长鸣,骑手们便纷纷飞身上鞍,扬鞭策马,一时红巾飞舞,如箭矢齐发。先到达终点者,成为草原上最受人赞誉的健儿。射箭比赛也吸引着众多牧民。技艺高超者可百发百中,赢得观众的阵阵喝彩。“那达慕”大会又是农牧物资交易会。除了工业和农副产品外,还有具有民族特色的饮食,如牛羊肉及其熏干制品、奶酪、奶干、奶油、奶疙瘩、奶豆腐、酸奶。

  “你今天穿得真好看,那达慕大会好玩吗?”若男一跃上到马后背上,她现在跟在JOE后面也学会了骑马。

  “相当有趣,我还参加了节目,到时让你见识一下我摔跤,射箭,是不是很厉害!”JOE回到草原性格完全变了,有时安静的像一只草原羊,有时像狂奔的野狼,有时又像从雪堆里窜出的雪狐狸,总能给若男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如果不是这些天JOE的陪伴,若男真得失去对生活的向往。他们一起走雪地,草原,森林,空闲时与JOE一起写他的小说。经历这么多天的行走,若男见到与江南不同的风土人情,领略到草原的雄伟和博大。走完过这么多地方,若男知道她也该离开了,她的心还是在远方。她想继续走下去,不会在哪个地方停驻不前。

  “我想明天离开这里,继续行走,到不同地方,我爱上这种生存方式,更爱上了文字,摄影。”若男看看蓝天白云,几只草原大雁从头顶飞过,她的心也长出了一只小鸟,催着她带它一起去看世界。

  “哦……,明天?那么快!”JOE知道若男内心还在想着庆奇,她的那个初恋。初恋是心里藏着的一朵不知名的花,如初升的朝阳一样美好,总是惹人去怀念。有人会为初恋去力争到底,有人是迫不得已地离开,其实是放不下的感情,每个人都会回忆自己的初恋。

  “已经在这里呆很久了,你的小说也完成了,清荷与文彦把酒馆经营相当的好,也不用我去管理,正好我这个闲人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到各地看看。”

  “如果你喜欢这样,就去做吧!记得不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会支持你。驾……”JOE说完加快了马步,若男在后面张开双膊,感觉此刻像在飞翔。

  很快他们到了那达慕大会现场,会场上,已经聚了很多人。男女老少穿着节日盛装,他们每个人脸上荡漾着喜悦,幸福。有人说北方城市生活的人幸福感远远超过南方,南方的人忙着挣钱,显得很累,而北方大部分是寒冷季节,他们会呆在室内享受一家人的天伦之乐,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

  九点时分,竞技比赛开始了,JOE与一伙摔跤手开始了第一轮比赛,围观的群众把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拍手为他们喝采。若男不时的也鼓掌叫好。

  “你好,美女。”若男感觉人群里有一个人拍了她一下肩,她一转身,惊奇地愣在那里。

  “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你跑不掉的。”

  庆奇像神仙降世一样,立在若男眼前。

  “你……来做什么?”想到他与李欣床上的一幕,若男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心又一次难过,她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傻丫头,就会流眼泪,也不知道动脑筋想想。如果我真与李欣有什么还会从深圳到酒馆找你?平时看样子那么聪明,关键时刻就二了?”说着庆奇把若男搂在了怀里。

  “陈姐已经把事情经过跟我说了,都是李欣设的圈套,你为何不相信你的男人?每次只知道跑,下不为例,记住了。”庆奇怜惜地看着若男,这段时间怎么消瘦了这么多。

  “那你为何不早来找我?”若男哭着用手捶打着庆奇的胸口。

  “家里有紧急情况,我妈一直躺在医院我实在不能离开。现在我找到你了,我们一起回去,结婚吧!”庆奇认真地说。

  若男犹豫了一下,好不容易喜欢了另一种生活方式,能放弃吗?一旦放弃以后就没有这份心情了。人都要面对选择,有的为了婚姻放弃事业,有的为了事业放弃婚姻,如果一切都是按想法实现那是不可能的,十全九美,少去的“一”或许就是一条人生路。

  “我……,我想继续行走,等走累了,再回去好不好?给我一点时间。”

  看着若男认真的样子,庆奇不忍心拒绝,他愿意等。

  “好吧,只要你喜欢,我都答应你。等我把那边酒店建成后,我陪你到你想要去的地方。现在你们酒馆规模已经扩大,到时我们酒店也开个连锁,我相信清荷的能力。”

  “你来啦,庆奇,欢迎来到草原。”JOE从众多参赛者中脱颖而出,他退出赛场看到庆奇搂着若男,就走了过来,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他从内心为若男高兴。

  “谢谢,没想到你文武双全呀?有没有考虑再回到江南?”

  刚才看到JOE出彩的表演,庆奇真心佩服,他也很感谢这么多天JOE对若男的照顾,要不然若男真走不出来。

  眼前的两个男人一下子冰释前嫌,他们都希望若男快乐,只要若男快乐谁与她在一起都不重要,这个女孩从出生到现在承受太多生活不如意了。

  “我还是在草原比较好,土生土长的地方,这里有我的童年和梦想。”

  三个年轻人看着这辽阔的大地,深深地爱上这个社会,厉害的,我们的国。他们知道身处在这个新时代,未来的梦想还很多,不管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忘记从思想上充满正能量,从行动上友爱对待身边的一切人和事。

  酒馆的故事还没有结束,酒馆的人物也没有结局,人生不能用结局二字就能把它终结,时代常常带着不同的演义存在,不管世上有没有这个酒馆,有没有这些生动的人物,我们都相信总有一个驿站,可以容纳失落的灵魂,让无处安放的心找到净土。

  全剧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丝小酒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