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解忧酒楼
悠扬悠扬2018-04-26 13:021,444

  蒲家村,竹林下花灵认真的晒着草药,在尘俗花灵懂了很多,她似乎喜欢上了尘俗的生活,比起在安山一个人看着花开花落,她更喜欢听着逸庭弹琴。

  暖暖的阳光照在竹林,花灵将晒干的草药收好,屋子里传来一阵饭菜的香味,竹林里的团子嗅到了香味,立马窜进了屋子,它用爪子从盘里夹着菜放在嘴里嚼咽着,花灵一进屋便看见这样的情景,她看着贪吃的团子将桌上的菜弄得一塌糊涂,抱着团子:“你又贪吃了对不对。”

  团子看着花灵心中有些不满,桌子上的菜自己还沒吃完,讨厌啦,团子抓住花灵身上的衣服表示自己的不满。

  逸庭从厨房里出来,看着桌上被翻乱的菜,脸上浮现一丝宠溺,团子见逸庭这幅模样眸子露出精光,花灵觉得不好意思:“那个饭菜被团子搅乱了。”

  逸庭看着花灵一幅娇美的容颜带有些羞涩,眼神深髓,他笑着说:“沒事,我再做一遍。”

  花灵一听,心中更不好意思了,她看着逸庭连忙说:“我帮你一起做。”

  逸庭看着花灵,明白她心中所想,心中有些愉悦,她怎么能那么可爱呢,于是便回答了一句:“好!”

  睛空万里,风吹走了夏日的酷热带来一些清凉,锦玉脑海里全是书生的影子,想起碧溪被爱所伤,姥姥的告诫,她心里郁闷了,书生应该不会是那种人吧,锦玉心里十分纠结,心里面一边说书生不是薄情之人,而碧溪的教训告诉她离书生远点,锦玉想了想,书生的容颜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锦玉抵不过相思,瞒着粉蝶,偷偷的下了山,竹屋上空袅袅的云烟,她心中十分忐忑不安,她偷偷的溜进竹屋,这一幕刺痛了锦玉了眼睛。

  只见书生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子,笑的十分开心,锦玉心里有些苦涩,有些失落,书生有喜欢的女子了,那人却不是自己。

  下午,蒲家村,村长屋外挤着一堆妇女纷纷议论着,村长一见赶忙的躲在屋里,妇女们见村长这样子,不停的埋怨,最后无可奈何纷纷散了。

  村长通过门的细缝,看见一群人散了之后松了口气,拄着拐杖推开门一步步往竹屋的方向走去。

  竹林里传来一阵轻悠的琴声,村长推开门只见逸庭正在弹琴,一位少女在阳光下整理药材,村长走向他打趣道:“真羡慕你们年轻人能如此惬意。”

  逸庭听了听放下手中的琴,搀扶着村长说:“爷爷是不是遇上麻烦了。”

  花灵放下手中的药材,走进屋里将荼沏好摆饭在桌面上,村长一见她花灵惊艳了几分,又觉得她有些面生,疑惑的看着逸庭道:“这位姑娘是?”

  花灵只见老人童颜鹤发,精神矍铄,慈眉善目,心里多了几分好感,逸庭将荼彻好递给村长:“这位是我的朋友,花灵。”

  村长听了恍然大悟,笑吟吟的看着逸庭接过他手里的荼,心里在想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逸庭将荼摆放好,荼壶里的水翻滚着,袅袅的云烟袅袅,显得他俊颜更似谪仙,老人品尝着水叹息道:“听说仙人来蒲家村了,在山上开了酒楼名为解忧。”

  逸庭一听,觉得这挺新奇的:“即然是仙人驾监应当开心才是,村长为啥唉生叹气呢!”

  村长摸了摸胡子,将事情缓缓说来,原来是那些猎户看上了酒楼的姑娘,变得整天沉迷酒色,夜不归宿,妇人管不了自己相公,纷纷找我诉苦。”

  花灵一听心中有些好笑,明明是妖孽,还要挂着仙人的名号来愚昧凡人,花灵有些气愤:“什么仙人,分明是妖孽吗。”

  村长一听脸色大变:“不可胡说,要是被仙人听到,可是要怪罪的。”

  逸庭听到十分赞同花灵的说法:“爷爷,你确定那是仙人?”

  村长叹了一声,脸上露出忧色:“不确定,逸庭你能帮忙劝劝他们吗?”

  逸庭看着村长操心的样子,真是个好村长,心中涌出一丝暖流:“嗯,我尽力一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额上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