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寻找
几度夕阳红2018-05-02 16:115,144

  小兰进来,就直接将行李箱搬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就在沙发上坐下,看着我,“你好像不欢迎我。放心,我是暂时没地方租,找到了地方就搬,大不了就给你租,你一个人租那么,也浪费。”

  我向小兰笑笑,回过神来,“看你说的,没事,你住吧!”

  “口渴了,你怎么不泡茶招呼一下我?是不是看到我回来了,心里忐忑不安,想法撵我走?”

  “我没你想的那样,你能回来,我的确很开心。水要烧,冰箱里有啤酒,可以自己去拿。”

  “我不客气了,你要不要?”小兰起身来,走向厨房。

  “你来不给我个电话?和好去接你啊!”

  “我昨晚给电话杨柳,她没接,后来就给她发了条微信,我说我不习惯装模作样的去旅行,一个人不好玩。我说我回来找你。后来她回了条信息给我,叫我给个惊喜你。”

  “昨夜是你打来了电话?”

  “是啊!”小兰从厨房里拿了罐啤酒出来,“你怎么知道?”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杨柳得知小兰要来找我,所以才不辞而别的。一切都解开了。我叫小兰过来我身边坐下。

  小兰笑着来到我身边坐下。

  我将她手上的啤酒拿下,“早上喝什么啤酒,我给你烧水泡茶。你不是找到了个同学吗?怎么一个人?”

  小兰嘟着嘴,“唉!我以为他是个好人,那知道是个小气鬼,连吃个饭还要和我AA制,我可受不了,我便中途偷偷的下了火车。自己一个人去玩。”

  “你这就不对了。”

  我烧好水,给小兰泡了杯茶,然后小兰告诉我,那天她收到我信息,一生气就走了,回到家里母亲看她今年二十七了,还和对象吹了,便叫了当地媒婆给她介绍一个,巧的是,媒婆找来的那个男人,是她的同学,还在家里盖了房子,又会装修的手艺,人也长的还行,决定去试试,便相约出去旅行,那男的觉得也可以增进大家感情,便同意了。刚开始还挺好的,那知一趟下来,那男人心痛了钱,又发觉和小兰没有增进一步,便小气起来,以为这样小兰就会对他好点,那知道小中途下火车了,丢下了他。后来她也去了西安洛阳,总觉索然无味,呆在小旅馆里,有种找不到未来的感觉,她就回了老家遵义那边找了份工作,但还是觉得广州待遇好,所以就回来了。

  我看着她,“你这小妮子,微信也删了我。”

  小兰偷笑一下,“这阵子,我谁也没联系,不想让人知道,我做不到杨柳那样。”

  “没事,回来了就好。这房子还有空房,你可以慢慢的找工作。”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没用。”

  “不能这么说,我就是走不开的人。”

  “我觉得我也是。”

  “我有个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昨晚杨柳在这里,你要来。她就走了。”

  小兰手中的杯“哐啷”一声,掉在地上,摔烂了,人也一下似掉进了冰屈。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去找垃圾铲和扫把,我拉住她,看着她那茫然所失的眼神,我忙摇了摇她的手,“你这是什么反应?”

  小兰眼中还是茫然的。突然她喃喃自语般说:“我困了,我要去睡会。”

  小兰说完,甩开我的手。转身回房了,还关上了门。

  我以为她经过这次外出,已经没了那种想法,但此刻她表现出来的反应,却着实吓了我一跳。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我坐倒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思。我从茶几上,拿出烟来叼在嘴里点燃。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样来和杨柳讲清楚。

  我来到阳上坐下,我望着华女的房子,痴痴的出了会儿神,然后我又看到了楼下,有几个阿姨在打招乎。

  我拿出电话打开微信,给杨柳发了条微信:小兰来了,我知道你是为了躲避小兰的,你有上车吗?你回来吧!我们当面和小兰说清楚。相爱是我们二个人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呢?这样我们大家都不开心。

  杨柳没有回。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买到高铁票,又或者她去了白云机场。

  杨柳突然打来电话:

  “唐,你还是忘了我吧!小兰比我更需要你,小兰经常和我说到,她是如何的想你。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好好待她。”

  “杨柳,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开心吗?你这是在折磨大家。”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子,以为不可能的,往往就是你的幸福。好了,挂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

  “你听我说……”

  杨柳将电话挂了。

  小兰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旁边问我,“你们什么时候好的?”

  “小兰,你听我说,爱情是要二情相悦,才能走到一起。”

  “你们好了?”

  “是的。”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要去找她,你知不知道她住在武汉哪里?”

  “没去过。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找她,我会祝福你们的,我还要做伴娘。”

  我望着小兰,很感动,“小兰,你会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你现在给她电话。”

  “我在房里打过了,她不听。发微信又不回。我担心她。”

  “哦。我知道了。”

  我第二天就去公司辞工了。区雪凤听到我要辞工,假装一付舍不得的样子。我没怎么理她。

  一个礼拜后,我独自的坐上高铁去了武汉。我走出高铁站才发现,人海茫茫,没有地点,真不知道去哪里找。武汉已有冷的感觉。我给杨柳发了条微信:我已到武汉高铁站,你在哪里?我要见到你,我要带你回去。

  杨柳复了条微信:亲爱的,别来找我了,你找不到我的。

  我复:我辞工,就是为了将你带回去的。

  杨柳:你回去吧!

  我复:我一定带你一起回去。

  杨柳没再复。

  我吃完热干面后,从杨柳的微信里找寻她照片中,工作的背景,我要先找到她的工作地方,然后就可以找到她了,然而我还是失望了,她将我拉黑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躲着我。现在已经没有小兰的事了。我打部车来到汉中街,穿过汉中的牌坊,见到匆匆忙忙的人们,对谁都不理不睬的样子。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我乱走一通,一无所获,最后我在一个旅馆里住了下来。

  第二天我去到一个照相馆,将之前存下的杨柳的照片,打印了出来,再买了一张粉红色的荧光纸,将杨柳的照片贴上,再在一旁写上“杨柳我爱你!”。写好后,我便走在街头高举起来,并大声呼喊:“杨柳,你不要再躲了,我爱你。”

  每走一段路,我就高喊几次,很快街上的人便好奇的看着我,更有人拿起手机拍照发朋友圈。还有一对情侣拍录了小视频,发到朋友圈,那女的问她男朋友:如果我躲起来了,你会不会这样做?

  男的说:你无缘无故的躲起来干吗?

  女的生气的跑开。

  到中午时,小兰打电话来告诉我,她在朋友圈里看到我了,说我火了。

  我用这种方法走遍了武汉所有街头,广场门口,社区,感动了很多人,但一个月过去了。杨柳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躲得这么深。

  这天,我在一个路边摊上吃面条。一位穿着大衣,五十多岁的大姐,看着我说:“你要找的这个人,我认识,她就住我原来那个小区。那房子是她前夫的。”

  我忙放下面条,忙说:“你可以带我去吗?我可以给你人工。”

  大姐听到有人工,便点了点头。我们便叫了部车,按照大姐家指引,右转左拐的走了二十公理,才到一个很旧的小区。

  我们下车后,大姐带着我进了小区,她还和小区的人不断打招呼。于是问起杨柳的事,他们都说,已经一个多月没看到她了,她好像还搬了好多东西走。还说她有时一年都不回来。

  这最终的寻找,还是没有结果。我却总觉得杨柳其实就会我的身边躲着,只是我没有那双尖锐的眼睛,可以把她从某一个角落里揪出来,我甚至还能感觉得到她的气息,我常常转头,却又没能发现她。

  我母亲打电话来,说浩浩的手摔伤了,叫我回去带他去好的医院看,农村医疗设施始终没那么完善。我只能带着失落,伤感,不甘心。在一个晚上,坐高铁回去了。

  我回到广州便连夜赶回老家,小兰硬要跟着我回去。一路上她没有问我在武汉的事,她还告诉我,她的微信,杨柳也拉黑了。

  我们回到家,我父母见我带了个女的回来,都看着我,似乎问我怎么回事。特别我父亲,眼中有喜悦之色。我就和他们说,是同事。我也没说我已辞之事。

  给他们介绍完后,我便问浩浩之事。父亲说浩浩爬梯子摔伤了。是伤在手腕上来的地方。我见已经处理过,用纱布包扎着。搭在胸口,看到我就说痛。我轻轻的抱起他,说:“浩浩,伤的痛吗?以后不要这么调皮了。”

  小兰从我的手上接过浩浩,“浩浩,姐姐抱你,爸爸去休息一下,吃完饭就带你去广州。”

  我们吃过饭后,便下广州了。

  小兰与唐梓浩坐在后排。小兰一路将浩浩抱在身前,生怕他的手会碰到,还不停的给浩浩讲故事。

  我们一直去到番禺中心医院。一下车,小兰就抱起浩浩和我一道进医院,俨然一个母亲般。浩浩也很听她话。

  在医院拍照的时候,那个护士说:“就小孩母进去就可以了,不用二个人进去。”

  我不好辩解。小兰便带着浩浩进了拍片室。

  浩浩是右手腕上来十公分处右边骨折,没走位,只用药傅上包扎好。

  我们出了医院,就在附近真功夫那吃饭,小兰一口一口的喂着浩浩吃。因为伤的是右手,我忙向小兰说谢谢。小兰一笑。

  这段时间都是小兰在照顾浩浩。就连洗澡也是小兰帮浩浩洗的,还有晚上睡觉也是小兰在帮忙带。这让我心存感激。

  有天夜里,我在沙发上坐着,小兰哄睡浩浩后,见我在沙发上坐着,便也过来坐下。她见我心情愰忽,便问:“还在想杨柳?”

  我叹了口气:“我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躲着我?”

  小兰:“我也给她发信息了。讲明了你们的事了。但她就是不回。”

  我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小兰:“等浩浩的病好了,我和你一道去找。”

  “我想:我能做的都做了,她要躲着我们又怎么能找的到她?”

  “那你的打算?”

  “我想回家乡去开个设计公司。我们那边还没那么大的竞争。”

  小兰听了很开心,“好啊!我给你打工,要不要我?”

  我笑笑没有说话。

  在我打算回去创业的第二天,我看到华女的房子有人,后来他们也出现在阳台,但不是华女,她已经将那房子卖了。想来华女住在那,总会想起小古,干脆卖了,不过后来听说她去了外国,所以这套房子就卖了。我也决定了回去。

  回去那天,我和小兰一起回去的。我们在河源雅居乐那边,租了个带阁楼的办公室。开始了我们的创业生涯。但生意很难做,一个月了,只接了一单。小兰倒很会鼓励着我。我和小兰在附近租了二居室的房子。每天我们一块上班,一块下班。一起吃饭。

  小兰说她要去卖楼那里蹲点,看到谁买楼了,就向他们介绍我们。我觉得没这必要,但小兰还是去做了。也就是小兰的第一单开始,我们就才越做越好。

  一天小兰带了一个胖胖的大老板打扮的人来,小兰和他有说有笑,他还时不时的瞄着小兰的胸前。我对他没好感,全部是小兰在和他交流,给他看我们在广州做的案例。没想到大老板却同意了。原来他在乡下有套别墅,找了好几家公司设计,他都不满意,正好在售楼部听到小兰向人推介装修,他便过去问小兰,一听到小兰说,是广州什么的,就过来了。

  我们去了他乡下好几趟,最终决了给我们做。后来很多人看到他别墅大气高档的风格,好多乡下的房子,都找到我们来设计。没想到的是,我们是从农村包围城市。

  浩浩终于被他母亲接走。小兰觉得很舍不得。

  一年后,我们不单止设计,还有了自己的施工队,生意也火了起来,好多人不知道,以为小兰是我老婆,都叫她唐太太。她也没有否认。当然这公司她也是有股份的。

  我们一有时间,就会顺着江边散步,去看看喷泉。还有我们去了万绿湖,那湖真的很大水很绿,坐在船上,我们会有一种放松减压的作用,我们也去了镜花缘,我们顺着那条上山的路,边走边说话,小兰说很喜欢那样。

  我和小兰虽然共住又共事,但我们从不提结婚之事。她比以前沉稳了很多。

  我这天正在设计着方案,小兰给我打来了电话,她告诉我,杨柳哥哥给了她电话,说杨柳现在广州。

  我听到后,心里很兴奋,很想立即见到她。

  可没想到我们的见面会在医院里。

  我和小兰见到杨柳时。我们都哭了,我拉着她的手,她很虚弱,已经说不了话了。但她见到我,眼角还是溢出了泪花。她的嘴唇在蠕动,戴着氧气罩,说不出来。她好瘦,头发也脱光了。

  杨柳的哥哥告诉我们,她在一年多前,去体检时,医生说她的肺部和食道之间有个肿瘤,要她住院。但她却走了十天才回来,当再次检查时,说她的肿瘤有病变的迹象,于是他就带她带来了广州。本想做手术的,但食道管与肺部中间处,很难做手术,建议保守治疗,但在不断的化疗中,她就越来越弱,昨天还能说话,今天就说不了了。她昨天就说,叫他打电话给小兰。

  我终于知道了,她怎么突然来找我了,和突然离开我,小兰只是碰巧来了,又给了她个信息,她原来已经有病了,她自都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所以就躲了起来。我在武汉拼命的找她,她却来了广州。

  我伸手抚摸她的脸,她激动的看着我,突然咳了起来,接着就咳出了血,我忙叫医生……

  杨柳还是走了……

  那天夜里下了毛毛细雨,我和小兰在附近的酒店里,相拥而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窥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窥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