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飞的自白
iuv2018-09-05 22:082,568

  我叫薛飞,我应该不是主角,也或许是主角,不过谁说的准呢,这得看作者怎么写,读者怎么期望了。

  白天的事情使我身心疲惫,所以就早早睡下了。三爷则安静趴在在我的床边。

  好像在前零点一秒还完全沉浸在无意识的黑色黑洞里睡觉,突然就有人拉扯了整个地平线,我在黑暗里睁开眼,感觉视线猛地下坠了几层楼的高度,向是掉进了另一个维度的空间。这个空间里只有黑色背景,和绿色的线条,线条间隔交叉组成了一个立方体的透视图的形状。而我就在这个立方体空间内部的一个角落上坐着,像一个被关在一个巨大箱子里的老鼠,抬起头看着“箱子”的墙壁,只有黑色的背景,和绿色的线条。

  这是穿越到了某个维度?

  不,这里,就是我的梦境。没错,我,在自己的梦中醒来了。

  您肯定对很多设定一头雾水,接下来听我会慢慢给你们解释听。

  首先介绍下一直提到的“组织”,这个组织在2000年正式自命名为“千年虫”。活动范围仅限于建在深山老林,与世隔绝的神秘基地中,其背后是政府还是商业财团在支持不得而知,主要目的是进行生物脑电波科学与软件编程的科研工作。这看似两个毫无关联的技术,在二十年前被两个大学的教授将它们串联在一起:使用软件编写虚拟的梦境,然后通过辐射干扰脑电波,进行精神的干扰甚至攻击。目前此项技术还未公布于众,因千年虫目前还不具有能够保护技术不被抢走的能力。

  接下来值得一提的是梦境。每个人都会做梦,绝大部分在梦中的事情在醒来之后便模糊遗忘了,那还有极少的一些在清醒之后还能记住的梦,这些梦会让人产生认知上的偏差:也就是分辨不出到底是现实中发生的还是做梦梦到的事情。千年虫组织便掌握了这种技术,程序编写好梦境(类似3d游戏cg动画般生动形象),在睡眠时间,因为人在睡眠的时候大脑最松懈,并且脑电波频率是相对平稳,方便由梦境辐射器进行发送,植入,运行梦境。在掌握这种技术之后,组织的创始者果断的进行了自我隔离,将组织隐居起来。时间久了,这个与世隔离的组织出现了阶级甚至分裂为多个立场的派别。

  然后是“梦境辐射器”。就像他的名字体现出来的一样,它其实就是一个信号发射器。分为众多版本,其中主要核心版本有二,一是“user版”,此版本可以用于将编写好的程序通过电波发射到人的大脑进行运行虚拟梦境;二是“dev版”,也就是开发者(devloper)版本,此版本可以作为一把钥匙,打开梦境的大门,让使用者可以在梦境中醒来,并且不影响正常的睡眠,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在睡觉的同时工作学习,而且不会疲惫之感……各个版本的辐射器功能不尽相同,它们的形态也是形形色色,但目的都是为了在使用的时候不引人注意,比如之前将发射器隐藏在bb机,怀表,甚至还有将生物作为载体,比如宠物,因为宠物会长时间呆在主人身边,方便电波的辐射范围持久覆盖。“三爷”就是最早的一批用于发射梦境的生物辐射器载体,当年有十三种不同的生物参与了实验,最终在值入机械芯片后没有出现排异现象,并活了下来的只有四个,在这四个之中三爷的各项指标排名第三。

  再和大家聊一聊“梦境编程者”。“千年虫”秘密挑选了一批天才级别的的程序员签订了契约,也有部分程序员甚至分散在世界各地,任务是完成组织分配的编写不同的梦境的任务。他们就是“梦境编程者”,也有艺术点的名字,叫“织梦者”,“dream coder”或者简称“dc”。一个人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有限的,但是组织有巨量的虚拟梦境的需求需要编写。所以组织专门为dc开发了“dev”版本的梦境辐射器,能够让dc们在梦境中醒来,在梦境中继续工作,并且不会影响正常的睡眠质量,最为重要的是,在梦境中的时间流失的比正常时间慢。一个低级dc的时间比例是1:1(一阶),表明该dc在梦境中的度过一小时就等于现实中的一小时。目前已知最强的dc达到了十阶,对于一个十阶的dc每天理论的可分配时间是12(白天非睡眠时间)+12(睡眠时间)*10=132个小时。当然“阶”的高低和dc的天赋与后天的努力都是分不开的。我现在等级是三阶。

  不知道各位读者是否在我的介绍之后对本书的设定有一定的了解,不了解也没办法了,我也懒得继续解释了,你可能还会有疑问,比如我在研究院这些年都干了什么?我和向东的父亲王军是怎么认识的,他现在是否建在等等。

  这些事情都都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慢慢告诉你们。接下里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忙。

  提醒一下大家,我目前正在自己的梦境的空间中。鉴于我现在还在“地上”坐着,就先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说是地面和墙壁,其实都是虚拟的,这里是一个虚拟的三维正方体空间,绿色的线条勾勒出正方体的形状,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些绿色的线条其实是由无数的发光着的数字0和1紧密排列在一起组成的,除了绿色以外到处都是空洞的黑色。

  这里是我的梦境,可以按照我的想法操纵。

  打了一个响指便开始播放起了音乐,我喜欢边听歌边做事,播放的是我最近经常的一个叫jay的歌手的歌曲。

  身体自然的向后躺下,并没有“乓”的倒到地上,而是被一个无形的力量托举着,慢慢的倾倒,悬空倾斜到一个最舒服的半躺姿势。

  挥了挥手,墙壁的一角开始逐渐闪烁着绿光,并且绿色的光芒面积越来越大,野火一般蔓延到整个墙壁天花板和地面,越来越亮,最终一闪之后周围空洞的黑色变成了碧海蓝天的海景,我可以任意切换墙壁上显现的景观。

  但是我今天对海边不感兴趣,继续挥了挥手,周围的景色跟随我挥手的速度快速切换,最终我选择了一个最普通的背景,一个年轻人的卧室的样子,墙壁上挂着游戏,nba,女星的海报,而我则躺在铺着格子床单的床上。稍远点的地方,右手边的窗外正下着雨,淅淅沥沥的清洗着茂密的泡桐树,这最平凡的场景对于我来说其实才是最难得最向往的生活。

  最近有很多知识需要学,既然答应和他们一起完成创业的app项目开发,那么就要全力以赴。

  目光扫了一眼这间屋子,觉得少了点什么。正对着的这堵墙除了贴满了的海报什么也没有,我举起手,凭空“抓”着这些海报,一部分海报跟着我手的方向移动,我给他们摆放到左边的墙上。又指了指前面,紧挨着面前的墙上的地方便多了一个摆满it技术书籍的书架。我从其中挑选了一本产品设计的书籍《神一样的产品经理》,书像长着翅膀的小鸟从书架飞到我的手上。

  抱歉,我开始学习了,就这样,拜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码创世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