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一夜致死
老师2018-05-05 22:071,258

  净空对于离开后红月楼发生的一切自然是不知晓,对于银雪送给自己的发簪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他并不懂男女之事。

  回到西山寺,将李富商的事跟师傅交代了一遍后,便开始继续在大殿门口坐下为太平县前来上香的人们解签。

  入夜后便前往土地庙给李富商送饭,此时的李富商脸上只有绝望,这一天一夜他喉咙都喊破了,发现并没有任何作用,最终搞得一丝力气都没了,只能摊倒在床上,人在失去自由的时候,就会开始思考,思考一些曾今的所作所为。

  当地下室的门被打开时,李富商肥胖的身体犹如利箭一般弹起,朝着大门口冲去,这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但还没等他跑到门口,门就砰的一下关上,李富商看着门口自己的口粮,眼泪竟然不由得往下掉。

  太平县清风观,隶属于临安府道宗,虽说道宗也只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地方,不过道宗宗主与京城的国师乃连襟,故而在临安府招摇过市,无人敢惹。

  清风观内,一名老道看着被抬进来的徒孙,双眉一皱,老道座下有三位弟子,二弟子坤鼎是一名脾气火爆的家伙,见自己弟子受伤被抬进来,不由得上前一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山羊胡道士见到自家师祖师傅后,直接演技爆棚,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嚎道:“师祖,师父,你们可要给徒儿做主啊,昨晚我在红月楼被一个和尚打成这样,都是徒儿武艺不够,给清风观丢脸了!”

  红月楼妈妈站在一边,看了一眼坤鼎,接着对主位上的老道说:“观主,昨晚西山寺净空来到我红月楼,为了争夺银雪姑娘与令徒孙大打出手,今日家主特意让我来给您陪个不是,并将银雪带来了,全凭观主发落。”

  老道看了一眼妈妈,再看了看银雪,点点头道:“有劳你家家主了,这女娃儿就留下吧,你去账房结钱便可。”

  妈妈眉毛一挑,清风观果然财大气粗,都不谈价钱就让自己去账房交易卖身契,可见现在这些道士是如何的权势滔天,如何的敛财无度!

  老道看了一眼下面数人,不免揉了揉额头道:“乏了,这件事就交给坤鼎你全权负责吧!”

  等老道士走后,殿内的其他人也陆续离开,毕竟这是坤鼎这一脉的事,事不关己,自然是高高挂起。

  坤鼎上前检查了一番自家徒弟的伤势,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打伤徒弟的人内力略显深厚,不过他只是微微一惊而已,这样的实力还不是他坤鼎的对手。

  看完徒弟伤势,坤鼎起身来到银雪身边,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个风尘女子,有些失望道:“比起那些头牌还是差了一些!既然我徒儿是在你房间受的伤,红月楼为了撇清关系又把你卖给了清风观,那可就不要怪本道喽!”

  坤鼎对着自己徒子徒孙道:“今晚大家不用客气,带下去随意玩!”

  顿时在场的道士们脸上露出一抹邪笑,毕竟这种免费的午餐可不多得。

  银雪被众道士带走,坤鼎对断腿的徒儿道:“明日随我去西山寺,你这条腿可不能白折喽,要不然我们清风观以后还如何在太平县立足?!”

  “多谢师傅!”

  第二日清晨时分,坤鼎带着徒子徒孙十几人出了观门,人群中有两张担架,一张是断腿道士躺着,另一张则是银雪躺着,不过此时的银雪已然没有了气息。虽然她是青楼女子,可如何能承受的了十几个男人的轮番攻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佛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