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府邸
陌上ys2018-05-13 22:433,005

  那六人都单膝跪地,统一身着砖红色的军服,脚下瞪着长靴,腰间配着大刀,那最前的人,还穿着护胸皮甲,看起来壮士的很。他单膝跪在秦锦年的身前,毫不掩饰脸上的敬佩激动之色。

  秦锦年待那自称陈钟国的男人行完礼后,立马上前双手搀扶起了陈钟国,口中还说道:各位将士快快请起,不必多礼。陈钟国这才站了起来,脸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大笑道:殿下终于平安归来了,不妄臣在此恭候多日了。

  秦锦年一贯严肃的脸上也有了笑意,拍着陈都尉的肩膀说:“让爱卿担心了,我只不过在路上耽误了些许时日,我们回营再叙,回营再叙。”陈都尉与秦锦年站着说了些话,秦锦年又向他介绍了姚深深二人,陈都尉这才转过身来,邀姚深深与二虎一同前往军营。

  直到这时,姚深深才看清了陈都尉的长相,只见他浓眉方脸,阔鼻厚唇,身长六尺,一副忠厚老实的样貌,一身军服在身,更是衬的他正气凛然,无端合了姚深深的眼缘。姚深深自小就喜爱这等忠厚老实的样貌,似秦锦年那等翩翩公子的样貌,在她眼里,其实都是一个样子,叫她一眼都不想多看。

  这时候,姚深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般,推开了二虎搀扶着她的手,甚至还抚了抚自己的鬓角。只可惜姚深深现在穿的是男装,这抚鬓角的动作,此时由她做来,着实怪异的很,让人看了不禁莞尔。

  众人在码头寒暄一番,终于上马,启程向着军营去了。这马是陈都尉备的,他不知同行的还有姚深深跟二虎,因此只多备了两匹,姚深深跟二虎只能用了两个士兵的马,麻烦两位士兵跑着稍后回军营了。

  南、越两国以淮水为界,淮水作为两国的天然屏障,让将士们难以跨越,因此两国平日里都只派了少量士兵在两岸安营扎寨,日夜巡逻,而大军则征用了部分百姓民宅,驻扎在距淮水五十余里的临江镇里,作为军营。

  一行人打马疾行,不过片刻就进了临水镇,直奔秦锦年在临水镇的府邸。

  姚深深虽然知道秦锦年非富即贵,但是从未想过秦锦年竟是一国皇子。从船上晕乎着下来的姚深深,此刻站在秦锦年的府门前,已经彻底清醒了。那府门上的匾额上书将军府三个大字,把姚深深吓了一个哆嗦。

  此刻秦锦年意气风发,对着姚深深跟二虎做了个请的姿势,便当先向府中走去,季白三人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

  一进府门,姚深深就看到满府的家丁与丫鬟分立两侧,迎接秦锦年平安归来。这时,姚深深才当真有些惧怕,皇子,那是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极其尊贵,她早前听的那些茶楼里的话本里,这些个人,一句话便能主宰了别人的性命,可怕的很。

  姚深深怕了,她以前见过最大的官就是知县了。她还记得,那知县来的时候,她也到街上凑热闹去了,那知县的排场可大的很,她们这些平民百姓跪了一地,恭恭敬敬地迎接。可这皇子,不知比知县大了多少倍,也不知比知县厉害了多少倍,叫她想着心就打颤。可一想着父母满地的血,她只能把心里的怕都吞了下去。

  秦锦年回了府,自然是让各人都去梳洗歇息一番,解解身上的乏。甚至特意在将军府为姚深深和二虎专门安排了屋子,专门派了两个丫鬟去春桃,春英服侍姚深深。春桃与春英引着姚深深便去歇息去了。

  姚深深从小在家里自己做活做惯了,自然是不习惯丫鬟服侍的,春桃与春英为姚深深打好了洗澡水,便要给姚深深更衣,姚深深千辞万辞,这才讲春桃与春英劝了出去,留她一人在屋里独自洗漱。春桃与春英娇笑应了一声,就退出了门去,为姚深深带上了门。

  姚深深褪去身上的男装,把头发全都挽了起来,进了浴桶。

  浴桶里是春桃与春英为姚深深准备好的花瓣浴,各色的花瓣浮在水面上,厚厚的一层,香的姚深深打了个喷嚏。姚深深从未洗过这么香的澡,在家里洗澡都是用清水洗去污物,怎么会这么享受。

  姚深深这澡洗的新鲜的很,坐在浴桶里花瓣玩了许久,亏着是初夏了,这南方也暖的很,姚深深在水里玩了这许久,这水也没有凉到哪里去,叫姚深深着了凉。

  等姚深深终于玩够了,取了皂角将自己洗干净后,重新挽好头发,出了浴桶,取了旁边早就准备好的白色布巾,把自己身上的水擦干净了,取来了干净的衣物往身上套去。

  此刻姚深深身无寸缕,身上只裹着用来擦身的布巾,取了那最上面的裹胸就往身上套去。这裹胸是棉质的,挨着皮肤舒服的很,不似她原来穿着的粗布衣服,布料名贵的很。

  姚深深好不容易才穿戴好,这偏南的衣服果真与北边的衣服不一样,不光轻轻软软的,款式也柔美的很,穿在身上让姚深深很是不舒服,没有她自己的衣服那般随意,自由。可如今在皇子府里,她那身衣服自然是不能穿了,只能扭着自己穿了这名贵衣服,坐在了梳妆台前,为自己绾发。

  春桃跟春英两人,在门外等着姚深深沐浴完了,推门进去,一人为姚深深整理沐浴过后的浴桶,一人走到姚深深身后,为姚深深绾发。姚深深平日里只会绾两个鬟髻,如今在春英的手里,那不听话的头发绾成了垂髻,将后面的头发披散下来,又为姚深深簪上了几个珠花,陪着姚深深身上的浅杏色的衣服,更添娇俏,只可惜姚深深的皮肤不怎么细致,有些美中不足了。

  姚深深跟春桃春英两人相处了小半日,刚刚熟了些,三人在院中玩闹,正笑的开心,就听见脚步声传来,不一会儿,就有两个人踏进了屋里。

  这二人正是二虎与陈都尉,秦锦年歇了半日,正要召各位将领到正厅里议事,专门派了陈都尉来叫二虎一同去正厅议事,二虎应了,同着陈都尉 向正厅而去,正路过姚深深的院子,听着了姚深深的笑声,便想进来看上一眼。

  二虎跟陈都尉踏进院子里,就看着姚深深笑弯了腰,大大的杏眼都笑眯了,也不遮着嘴,咧着嘴大笑着,一边儿笑,一边儿追着春桃,要抢春桃手里边拿着的手帕。那手帕上一片墨迹,不知上面是谁的墨宝。打扮了的姚深深,叫二虎觉着更加好看了,二虎不觉又红了耳根,看着姚深深笑闹着去抢手帕。

  姚深深看着二虎跟陈都尉走了过来,立刻闭上了嘴,作大家闺秀状。可姚深深从小都没有规矩过,也不知道大家闺秀是什么样子,只得自己忸怩了一阵。这时候,春桃春英才看到了进来的陈都尉跟二虎,一时惊慌,把手里拿着的手帕给掉了。

  姚深深自小就被自己老爹教育以后找夫家要找个忠厚老实的,今日她见了陈都尉,觉着他就是个忠厚老实的,是个适合当夫婿的人,因此一见着他,红霞就爬上了脸,她心里想着,一定要私下里打听陈都尉有了家室没,或许还能找个媒人给她说清。姚深深正想着,就看着那手帕飘了下去,那上面还带着她画的乌龟。

  姚深深本来就是个没读过书的,跟着丫头们玩闹,一时兴起就在丫头的手帕上画了她最拿手的乌龟,被丫鬟笑话了一通。她正要把手帕拿走,谁知陈都尉就进来了。

  姚深深把地上的手帕捡起来踹进袖子里,只能暗中陈都尉没看到这手帕上边儿画着的乌龟,至于二虎,他自小就知道了她的这幅样子,肯定是不会见怪的,想来,二虎也不会破坏她的姻缘,专门去与陈都尉说些什么。二虎自小就宠着自己,等私下里她一定要告诉他自己的心思,让二虎多替她在陈都尉面前说些好话。

  把手帕藏了起来后,姚深深词不达意的,同陈都尉聊了几句,一改大大咧咧的个性,细声细语地谈了几句,跟陈都尉讲了天气,又讲了些风俗,觉得自己很是含蓄,像个娇羞的女子样子。至于二虎,全程被姚深深当做了空气,直到出了院子,都没开口说上一句整话,每次都是刚叫了声深深,就被姚深深给打断了。

  就这样,二虎跟陈都尉出了姚深深住着的院子,往北边正厅去了,而姚深深见了自己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也很是心满意足,把刚刚藏在袖子里的手帕忘到了天边儿,跟着春桃春英玩闹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许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许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